来源:《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疑难病之所以疑难,是因为没有找到真正的病因,不知道如何下手。中医治病,就像侦探破案一样,找到了主谋真凶,把这主谋真凶绳之以法,使之不再作案犯科。

有时我看到江老师桌旁摆着福尔摩斯、神探柯南,还有卫斯理等书,当时以为江老师只是忙中偷闲,借小说来愉悦身心,放松放松,想不到江老师还有一大堆理论,看病就像侦探断案,有一种侦探断案的思维,更有利于中医临床。所以跟随江老师的学生,都慢慢地迷上了这些侦探小说。

江老师笑笑说,你能够在案件开始时,就猜到结果,看一部电视剧或一场电影,能猜到结局,那你就够资格学中医。所以江老师有时下班后就带我们到电影院去看电影,而且是看一些逻辑类的大片,以锻炼我们的逻辑推理能力。

今天从消化科转来一个病人,刚好归我管,这病人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反复拉肚子,后来又着凉感冒,导致咳吐痰浊,胸肺一片阴云密布。

消化科尝试用各种治拉肚子的方子,消炎解毒,清热除湿,无所不用其极,像葛根芩连汤、白头翁汤,纷纷登场,但治了半个月没治好,病人还增加了肺部感染,意见很大,不得已就转来呼吸科,毕竟胸肺方面才是急着要解决的。

当我了解这病人是个退休老干部,因为喝了一场喜酒,吃得太多,酒后又吃了不少反季节的水果,才导致腹痛拉稀时,我压根儿就没去想这拉肚子有多难治,而是想到这病人一直耗气,连讲话都没力气了,卧在床上,转身都嫌费劲,脸色晄白,黑眼眶明显,这不是一派气陷、气不足之证吗?如果懂得在气上思考,疾病便会变得简单。常见的疾病总离不开气虚、气滞、气陷、气逆。我就随口讲道,虚陷当升提。

这时,江老师拿起刚拍的片子,仔细地看,发现这病人膈肌明显比以前下降。

中医通过无形的气机不足可以断知他体内有形脏腑肌肉下坠。

江老师问病人,老人家,你是不是动一下就容易出汗?

病人听了猛点头,说,我就是怕动,稍微活动汗就止不住,背部很快就湿了。

这时江老师就叫我开方。我以为江老师会念方,便在等。

江老师笑笑说,你还等什么,你心中想到什么方就写吧。

我就把补中益气汤八味药,一味不缺地写了下来。旁边有个硕士研究生,也是来实习的,他看得一头雾水,这究竟是老师在开方,还是学生在开方,怎么这方子里没有一味药是消炎排痰,帮助清理胸肺痰饮的,这样难道不怕炎症扩散、感染加重吗?

江老师看了方子,点点头,又叫我加上姜、枣,调和中焦脾胃,还是没有一味消炎抗感染的药。科里其他医生也都很纳闷,这是什么方子?这可是急症,首先要把感染控制住。

江老师笑笑说,正强邪弱,正弱邪强。补中益气汤升脾肠,治气虚拉稀,同时也充胸肺大气,令痰浊排去

第二天,病人不拉肚子了,能坐起来,呼吸有劲。第三天能下床走路,自我感觉良好,原本动则汗出居然消失了。一检查炎症消退,痰浊减少,胃口大开。

江老师看到病人胃口开了,就点头说,这场仗打赢了,病人能不能顺利出院,胃口好不好是关键。有胃气则生,这补中益气汤很快把病人中焦脾胃的生机给培养出来了。

李东垣讲,脾胃一亏,百病丛生;脾胃一旺,万邪顿息。

没想到用消炎药消那么久,都没把炎症消掉,感染控制,用这补中益气汤,三招两下,就把病人补起来,把拉肚子、肺部感染一起扫掉。花极少的代价,不费吹灰之力就将疑难病症一举扫出体外,这使得病人家属与跟诊的西医院校学生莫名其妙。

经过这几次和江老师出诊,江老师看我的眼光都特别不同,而我对江老师临床用中医、行中医,也相当佩服。所以从此碰上了一些疑难杂病,江老师总是会叫上我,并且叫我要记录下来,分享给其他实习的学生。

免责声明:本站所含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