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县医院不像省医院那么热闹,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明显感到轻松多了。

呼吸着山城的清新空气,我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拿着县医院医政科的实习安排表,我到呼吸科去报到。呼吸科的江原老师看了下安排表,没有跟我讲太多的客套话,知道我有半年大医院实习的经历,当下就用他粗犷的声音说道,今天你就跟我去邻县会诊一例慢性肺部感染的病人。

我心中一喜,刚来实习,就遇上会诊,会诊的病人一般都是疑难杂症,众医束手无策的,像这些难啃的骨头,一般的医生都会皱眉。

但我看江原医生口气和缓,面容安详,似乎不把这些疑难杂症当回事。

江老师说,这例肺炎病人住院快一个月了,用了各种顶尖的抗生素治疗,花了几万块,还是没有效果。患者意见很大,强烈要求中医介入。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到了病人床前。我一看病人,面色晦暗,他旁边放着一个痰盂,不一会儿就吐出一大口浓痰,痰液偏白。严格意义上说,这不全是痰,属于中医饮的范畴。痰比饮要浓稠,饮比痰要清稀。

我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这不是一个寒饮留肺的症候吗?

江老师身体一震,回过头仔细地打量了我一下,像X线机,左右上下扫描一样,好像这样的话,不可能出自我一个实习生口中。

确实,一般的实习生首先要看各项检查指标,去判断炎症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江医生上前把了脉,又同主治医生做了交流,得知这个病人是个渔民,连续几天在船上捕鱼,又逢上刮风下雨,劳累加上受凉,没睡好觉,突然一场感冒,就导致肺部严重发炎,咳吐脓浊,刚来时痰中还带血。用消炎药暂时控制住了病情,但是慢性感染始终没有得到根治。

江老师说,应该先停掉抗生素,把中药用上。

医院其他西医师非常不解,说,停掉抗生素,如果炎症扩散,病情加重怎么办?

江老师说,抗生素对于急性感染性炎症效果不错,但病人现在处于慢性感染过程中,身体抵抗力严重下降,加上长期卧床打吊瓶,导致肺部气机不通,就像不通风、潮湿积水的阴沟,容易发臭,滋生蚊虫一样。

主治医生还是不同意停掉抗生素,除非病人签字。当病人听到江老师的说法后,边咳嗽边说,我想按这位医生说的,用中医的思路进行调理。于是病人毫不犹豫地签了字。

江老师把处方单丢给我,他念药,我写方。

江老师说,《伤寒论》的苓甘五味姜辛汤,你知道吗?

我马上反应过来,把茯苓、甘草、五味子、干姜、细辛写上。

江老师看我快速写出,点点头说,这汤方专治肺部寒痰留饮,但治疗痰饮不能只看到痰饮,要看到气机。治疗肺部炎症感染的原理,跟清除阴沟积水腐臭的办法是相通的,不在于你在阴沟里喷射各种高效杀虫药或香水,而在于你能否改善整个大环境,使局部保持通风透气,水湿气化流走。所以江老师又加入枳壳与桔梗两味药。

就七味药,在里面没有任何消炎杀菌的思路,就连一位西医学中医的大夫看后也摇摇头,他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以为这次会诊估计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但既然病人同意了,而且强烈要求用中医,那就是病人的事了。

随后江老师还交代病人别老躺在那里,中医认为久卧伤气,老是躺在那里,气机不流通,就算是正常人也会胸闷、多痰、烦躁。于是教病人对着窗口外面的树木做深呼吸,白天尽量多站,少坐卧。

江老师说,解决问题不在于消炎灭菌,而在于有没有保持胸肺气机通畅。局部气机闭塞,就像道路堵塞,再强的兵马,再先进的武器运不过去,再好的抗生素也白搭。

江老师只开了三剂药,就坐车回去了。三天后,邻县医院打电话过来,说病人吃完药后很快痊愈出院了,想请江老师过去,给他们的医师讲讲慢性肺部感染的中药治疗。

他们非常不解,不用消炎药,怎么能治好炎症,停掉抗生素,怎么能防止炎症扩散,为何几万块钱没有拿下疾病,十几块钱的中药就治好了?

江老师早就料到有这种结果,叫我把他关于慢性肺部感染性疾病中药治疗的讲课视频发过去。因为江老师每天很忙,很多医院都请他去会诊,会诊多了,就要经常讲课,所以他把一些经典的讲课录成视频,哪个医院来请江老师过去讲课,江老师一般就给他们发视频,让他们先看了再说。

免责声明:本站所含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