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在大城市待得有些郁闷,我自己就吃些逍遥丸,吃了也不见得能逍遥开心起来。

甚至跑到白云山去,做自己最喜欢的登山运动,虽然能够暂时在毛孔发汗、深呼吸之时忘却烦恼,但这只是稍安之策,并不能从根本上解除我心头的苦闷与疑惑。

眼看着大半年过去了,老师在课堂上讲的那些精彩案例,我在临床实习中都很难碰到,没有这些中医验案疗效的积累,很多人对中医开始慢慢淡忘了。

连中医博士生、硕士生床头都不放《黄帝内经》《伤寒论》了,书架上全是那些分子生物学、生理学、解剖学之类的西医书。

中医西化太厉害了,衷中参西的思想只是一个“梦”而已。

难怪有位国医大师愤愤不平地说,中医学院是在培养中医的掘墓人。

古人讲,礼失,则求之于野。于是下半年的实习,我决定到基层乡镇医院去,反正大医院里的整套疾病诊治流程,我基本都熟悉了,全是按诊疗规范走,自己自由发挥的空间太少。这有点像城市的绿化带,树木该长多高、多宽,甚至要长成什么形状,早就事先安排好了。即使绿化植物有意长高长大,也会被裁剪、修理得完全符合城市的绿化要求。而我更想看到的是大山里的林木,各得天机自成长。

它们可以在岩石缝里作一棵小草,在深谷里作一株幽兰,可以在峭壁上作一棵迎客松,可以在荒野里成为参天巨木。

宿舍的舍友们很不解,问我为何不待在这么好的三甲医院里,将来还有可能留在医院工作,如此难得的机会都放弃?

我苦笑着说,能留得住,我当然不想走,中医需要自己的沃土,需要发挥的舞台,没有这些,中医谈何发展?没有沃土何来参天巨木?我不想在花盆里待太久,既然发芽生根了,就应该到更广阔的天地中去。乡镇小医院动手机会更多,发挥空间也会更大。

在申请得到学校同意后,我就被安排到某个地级市的一家县人民医院实习。

免责声明:本站所含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