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讲到那个什么子宫啊、卵巢囊肿之内类的那种方子啊,我今天要再补了一个方,这个方是这样子,就是你把这些药做药丸,做不要太大的药丸,就是梧桐子大的药丸,那每天就分几次,一天吃到70g到90g,那理论上呢,有这个穿山甲那么多,加上申水治的话,大概一个月到3个月内的话,就会把那个囊肿全部都磨碎掉了。

可是磨碎了之后呢,你就要跟这个病人或者跟你自己要好好沟通,就是说你是不是有身体比较脾湿、容易生痰的体质,有没有肾虚、或者有没有肝郁这些问题,那你要接下来他一次磨碎之后,你就要花8个月左右把这些体质上的问题全部都调理好,不然的话,一年之后又会返转着回来了。

那这个药呢,我是觉得穿山甲哦,长期吃重剂量,还是会有一点肝脏负担的,不是很凶,但是会有一点,所以呃如果你要用这个药丸的话,大概你吃一个月左右,就赶快去到西医院检查一下看有没有缩小,那吃到差不多缩小了就可以,就是说确定它有疗效再继续吃,不要跟它这样的瞎耗。

像我觉得上一堂课到这一堂课,我好像多多少少给了同学一些就是这个病用这个方应该比较好用、那个病用那个方应该比较好用就是所谓的专病专方,当然我这个课程从一开始到现在就一直重复的在跟各位讲,就是我们千万不要迷信专病专方这个东西哦,因为以医术的框架来讲的话,比较扎实的基本功,还是你能够抓出主症,然后开出对的方剂,因为如果你抓主症的功夫够好的话,其实很多时候你是不会需要用到这种专病专方的。

比如说像临床上的报告来说的话,也有人他的什么肌瘤啊、或者是囊肿啊,他因为那个人的体质是一个温经汤症的,那他就吃温经汤也就吃好了,就是因为他从最根本的地方能够调理到整个人的大结构的体质,我觉得在开药的效率上才是最(比较)好的,所以如果我们去看那个很多这种现代的中医药房(方)剂的这种相关论文及(跟)研究报告的话啊,他常常都会说这几味药做出来什么治甘愿(肝炎)特效药、或者是大(打)肿瘤特效药,这种中药房(方)啊,他会说临床的治疗(愈)率是有百分之80或者百分之70。

那为什么一个病发明了一个特效药他不能够达到(到达)百分之百呢,那我想这就关系到大的主证框问题了,对不对?就是你只是针对一个病毒或者针对一个肿瘤的话,那我想(觉得)这比较是一个见树不见林的开药的思考,那像是我之前讲到说像那些(种)很不值钱很不起眼的古方,比如说像消胆散,对不对?消胆散原则上是可以把这种个性肝炎那些(的)病毒杀的认不出来转阴性的。

可是消胆散你要让它有效,你一定要搭配一个调理体质很对的药,是不是?就像你单是用这个消胆散的话,那个病毒好像在一直(一只一只)杀,那怎么样能(可以)杀到一只都没有,非常的难,可是如果你能够看到一(这)个人是脾胃很虚(湿)冷,对不对?你同时就开一个能够暖他脾胃的药,他有这种血虚便秘的或怎么样,就是那个主症方(框)有出来,那你用一个调理整个体质的方子去带这一点特效药的话,那它就会变得很有效,就说我就觉得如果是小涣(消胆)散搭配一贴什么什么方来治疗这些(个)

肝炎的带忍 者的话,你主症抓得好的话,治疗的效果如果以二个月到七个月算的话,治疗的效果照理说是不会低于百分之九十六吧,那剩下的一两个人可能有太奇怪的地方不太好搞,但基本上就是将近百分之百了,可是这个就是要大结构你要抓好,而抓主政(症)抓大结构开药这件事情,那我们这个伤寒论里面就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们都在经验这个东西啊。

那但是呢,如果我们不看主证框和大结构,我们就在那边看现在那个从实验室里面出来的什么临床中药报告的话,你会觉得说啊这个方子治疗什么什么病有效率百分之44,那个方子有效率百分之56,那是不是44就不如56呢,那不是这样算,对不对?就是我们要放眼的点并不是(在)这个地方。

但是呢临床上面他们要做一个比较科学的实验,他们就只能够把这个方就是这个病人用这个方,就不能再调体质了,是不是?就是要这样子才能证明这个方能够有多少多少疗效,那这样子数据出来当然就比较难看一点了,那可是如果你就顺便帮他调整体框架的话,那对不起那就不能写成这种有公信力的论文报告。

这就是为什么sars流行期间,大陆莫老医生治疗sarsr的病人治好了100还是200个,然后呢可是他们要把他们中药的成果交给有关当局说我们中药可以治疗sars的时候,有关当局不接受这种报告,他说因为你治疗了200个,用了157方哦,所以没有办法形成有效的数据啊,在统计学上无法过关,所以他们就是要这个当局能够接受的就是要这个方就一点都不变,然后什么sars都能医啊,所以这个上了风邪是不是?,

那我就想说我们自己在处理的时候,一定要能够抓得住这个原则,就像是你如果我们常常用的方法,或外面开业常常用的方法,就所谓的a方+b方,你看到这个人血比较虚,就是你的左关脉把起来比较浮大而空血虚脉的话,那你就加一些补血的药,把他的体质上面会调的比较好,那如果是怎么样,你就要用不一样的框架。

伤寒论给我们提供一些重要的主证框哦,那我觉得各位如果是中医的初学者啊,这头一年的功课,这一个一个的主证框你都要想办法让人家对号入座,这个是先把伤寒论这一块练熟,然后你再慢慢推扩,因为如果我要说中药材来讲的话,光是常用中药材呢,就有我认为随手会开的到的中药材,还不要说那种很罕有很罕见的棺材板上长的香菇那种都不要算哦,就是那种随手会开的出来的中药材,那个我们粗略的抓一抓,大概也有六七百种跑不掉,那方剂如果是普遍使用方剂的话一万四千个方是有,那常用方剂的话两千个方剂也跑不掉。

那可是我觉得这样的一块版图,对于初学者来讲也未免太辛苦了,那可是呢,如果你是学伤寒论的话,你就会比较轻松,因为伤寒论里面常用药物可能也就五十味左右啊,五十味之外在伤寒论里面都还是少用药物,就是偶尔一个方用到一个什么,你只是需要把这五十味的药性把他摸的比较有感觉,那你开药就会比较舒服的开。

那伤寒论这本书里面如果是用宋本伤寒论来说的话,方剂差不多一百一十几的方而已,那这个以读书需要记忆的量实在是少很多,当然你说是不是我们有需要记那么一千四百个方以上的方子,去扩充我们的版图呢,我觉得的确是有,但是我们不急于现在,对不对,我觉得学习这个东西我们要做最有效的利用。

就是这一本伤寒论其实如果你耍的漂亮的话,我就觉得其实你人生能够遇到的问题,就身体上的问题大概三分之二你是可以处理的很轻松的,就不会很困难,那剩下的三分之一才是拼你所谓的功力,那功力这个我们也不用在第一年拼吗,对不对?就是你已经行医十几年以后,然后再来慢慢的提升就好了吗,是不是?这个是这样的一个学习上的策略啦。

学习伤寒论,主症方一定要记,常用的一定要抓得很稳,等到每个方混的很熟之后,那可能还有一些参考书可看,就是说比如说伤寒金匮使用的很好的医生,他们临床的医案你可以参考,但是无论如何我想都是先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这个一个一个的主症框要非常非常熟悉,那这个在使用上也是比较有效率。

那你要整篇背下来,也会背到一些其实你不背也没关系的东西啦,那既然是你知道,如果你是要整篇伤寒论整本伤寒论都能背下来的话,我就觉得你钱可以省下来,不用来上我的课了对不对?我就是因怕大家懒惰,我才把他整理成就是我们平常看这个这个就是开这个药,那如果你整本书可以背的话,你可以不用来上这个课对不对?你在家就可以自由地把这个医术练就自己在家就可以练起来了。

但是我一点都不反对这种事情啊,因为我们中医的历史呢,一直都是有所谓的古方派跟后世方派的拔河,就是在某一个年代,后世方派会比较兴盛,然后大家都不太用古方,然后这样的情况之下呢,常会偶尔会有一些人会想,他觉得他想要重新试试看这些古方的可能性,然后才重新的学古方。

可是像这样子的人,我随便举例,像民国初年的恽铁樵,或者是曹颖甫这类所谓的经方复兴的重要人物,那他们要学这些古方的时候,他们已经没有老师了,因为那时候的医生们都已经是用惯了后代方的,所以他们都是所谓考科举的那种文人出身,就是以他们丰富的中文能力,然后就拿起一本伤寒论,然后从0开始,然后变成所谓的经方家。

所以伤寒论的学习是一直一直都是有很多人都是从0开始的,那我也听说台湾中部还是哪里有一位神医,他的学历只有小学毕业,他也只是一本伤寒论他自己这样读,现在已经治好了很多重大绝症的神医了,非常有名,那非常有名,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就是人家知道他的人都不告诉我他是谁,但是帮人家保密其实神医都很怕会坏病人对不对?那我既然我是神医何必怕受你的气呢对不对?

所以就是从0开始的学习是存在的,那当然你可以说我上课的时候可以帮各位稍微规避一点风险,就是说我会跟同学讲说,根据比较可靠地考据,那汉朝上面写所谓的一两,就要大家开四钱,那你开三钱就好了,那你可以不用开太大包,可是这种由0开始的经方家,汉朝也有写一两,他就开一两的。

那个时候应该是民国初年的那个闽南四大医家里面的陈伯坛,他就被叫做陈大剂,因为他就是伤寒论写一两就开一两,那这个就是岭南就是比较广东地方对不对?像广东人啦什么事情我们说糟糕了,广东人就说大剂了就是那个时候陈伯坛创出来的流行语啊,今天还在用啊。所以有时候的话那还是很有疗效的,有的时候搞错了也行,就是药比较猛,那就是吃一口就发现已经撑不住了,然后病就好了嘛,是不是?我今天是在逃避什么现实还没有开始教正课呢。

那我们现在如果回到少阴篇来说的话,这个少阴篇我就有很多条文想要跟同学讲,说我们姑且省略,少阴篇几个主轴的方剂,我想跟同学讲讲他的用药的层次,那么同学能够在理论的层面有个理解就好,那首先少阴篇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这些条,是所谓的少阴死症条。

就是他讲这个少阴病,病到什么程度下,这个人就要往生了,那这种条文呢,各位同学你觉得学跟不学有什么差别吗,就是好像简单来说,你怕冷啦,那个人缩在那边,不管你怎么搞,他都继续冷下去,或者是又吐又拉,然后再床上滚来滚去烦躁的不得了,那这样就已经脱阳了,不然什么息高者死、头眩者死,就已经少阴病了。

就是他开始像一条鱼拿出水那样,气已经吸不进来了,那个不用张仲景讲,你也知道他要死了,对不对?然后这个,脉把的越来越沉,越来越稀,脉把不到,那也死,或者是一直在拉肚子,拉到最后空掉了,然后那个人说不得了,房间在转,你也觉得差不多了,就是这种故事你大约听一下,心情上有个谱就好了。

那我是觉得这些条文同学你不用背,等到有一天家里面的人死了,你再回想一下,哎哟果然跟这一条一模一样,我不要有罪恶感了,就没事了,那这样子就算了,像是我这个死症条,我从前一条一条的教的课,每一条都详细解释,可是呢大家都很没觉,是不是? ,眼前坐在这就能够来上课的,当然病的也不是很重。

这个就好象刚好那段时间,小黄助教有一个朋友他得癌症过世了,然后他就跟我讲说,哎叔叔就这个我认识的那个人死前就好像少阴病讲的种种死症的现象都显现出来了,那我想各位同学这些所谓的死症,当然除了少阴病的这个死症之外,还有很多很多很基础的这个你会看得出这个人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情形。

比如说象是以脉象来讲,出现真脏脉的时候,就是脾胃之气,因为中国人判断人死不死,一定是看这个人胃气绝了没,就是他已经完全不能吃饭了,是不是?东西都完全没有消化了,因为中国人的观点是觉得,胃是经过虚里通过肉体的心脏,所以胃气绝了,心跳就会停了,可是如果你把脉,心脉没有、肾脉也没有,那现在很多人没有心脉、没有肾脉活的好好地,这个那个是一般来讲这样子说。

那脾胃之气没有了,你的脉象就会呈现很极端,就是肝脉非常弦,心脉非常洪,肾脉沉的跟石头一样,就是这样的脉象会出现,那另外一个,我们常常会把得到的这个会往生的脉,就是比如说,你现在随便搭上你自己的手把自己的脉,如果你的脉比你现在宽度宽三倍,强度强四倍,大概也会死了,就是人的元气已经要离开的脉,就是非常有力的脉。

有一件事情就是我自己在这边讲,我也觉得蛮不好意思的,就是我们班上的同学在过年的期间有一位过世了,然后这个事情是他过世以后,有同学跟助教讲我才晓得的,那其实这位同学他原来的身体状况就不是非常好,可是其实我觉得我跟这位同学的关系,一直让我自己觉得很困惑,通常如果遇到一个人,他的身体状况不好,然后人家也有来问我他的状况的话,照例来说我是要稍微更认真一点去面对这个同学。

可是这位同学还在班上的时候,我一直记得一件事情,就是我现在知道他过世了才想起来,就是我在班上最后一次,他不知道问我什么问题的时候,我顺手把了他的脉,那个时候他的脉就是比我们一般人宽四倍、强大四倍的脉,那样子的脉你把到的时候,你大概会觉得这个人不会超过一个月,可是呢我自己觉得很奇怪是,把到那个脉,我马上就念头一闪,想别的事,就把那个同学丢掉了。然后到他过世,我才回想起来就是说,对哦那个就是要走的脉。

那我自己到现在都还有一点困惑,就是我把到那个脉的当下,为什么没觉得事情就比较严重了,因为那个脉是我认得的脉,我就想说,为什么那个时候会一下子我的念头被什么东西一下子切断一样,那到底是我内心深处的声音说,让我不要打扰人家上路,还是他的周遭的什么东西叫我不要管这件事,我不知道,但是我那时候的念头就一瞬间被打掉了,然后就再也没有想起来,一直到他离开这样子。

可是我的意思是说,的的确确那么强而有力、那么宽的脉象,那个真的是不能活了,就是已经那个状况的话,你要努力帮助这个人,恐怕是搞到焦头乱额也帮不到,就这样的几率是很高的,所以在中医里头一直有一句江湖老话是说,你要帮人医病,一定要先看得出来这个人是不是要死了,如果这个人他已经是从气血和脉象来讲一定要死的,那你花了很多力气去医他的话,等于是在折磨他。

就是说把他一个可能他这个脉象是这么虚弱,他可能回家就越来越虚,然后慢慢昏迷,可能过一段时间,就离开了,他可以就走的比较平静,可是你这时候说不得了,我一定要救你,然后什么什么这个药那个药这样子打下去,对不对?那你可能会让他的痛苦时间拖长好几个月,但他最后还是要走,那这样子的话,这个医术这件事情就变成一种对人的虐待,是不是?

所以我就觉得,就是张仲景有这些所谓的死症条文,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很重要的提醒,就是当然你知道不要说现在的世面上,现在的世界上也有一些所谓的神医,他会觉得他应该有办法克服张仲景这些所谓的死症,就是说这些死症是有原因的,后面还有一些条文会讲叙这些原因,就是说这个人已经阴阳隔绝,那我们用附子已经不可能打进去了,那如果我们用道家的丹药,比如说硫磺和用铅练成的黑锡丹之类的,是不是可以把那个阳气打进去之类的,就是有一些人会想要再努力挣扎看看。

那站在医者要尽全力救人的立场来讲,我当然不能说不对,那当然也可以说是我自己觉得我的医术还不够好,我不太想挑战太难的东西,但是我认为我自己的想法学医这个东西,不是要我们变成一种狂傲的想要扮演上帝的一个角色,就是我认为学医这件事情,让我们从身体的种种症状,能够好像从这些症状可以开始跟自己的身体有一个对话,我觉得比较重要的是为什么这个人有这样这样体质的话,他会呈现烦躁、有这样体质他会酸、有这样这样体质他会失眠,对不对?

这种种身体发出来的声音,如果我们长期都漠视他,忽视它或者用一些西药什么的止痛剂来切断他,那我觉得站在一个人的角度,好像是自己活得越来越分别,所以我们要能够听一听自己身体跟我们主动表达的一种对话,我觉得这对我们的人生是蛮有意义的,可是人是一定会死的,这个人从出生就注定了有一天你就要离开这个世上,所以关于这个部分的话我就觉得……

如果我们学医,就觉得我们可以让一个人永远不离开这个世界的话,那是有点妄想哦。我想不是这样的。但是,从面对一个疾病开始,然后渐渐能够深入到,就是说我们能够借由自己的疾病呢,探索到我们疾病背后的那个心情的问题,或者是能量的问题。那这样的一个自我沟通的过程,我是觉得还蛮有意义的。

因为《伤寒论》根本不是一个太多道理的书,对不对?它就是讲说哦,怎样怎样不舒服我就吃什么药,怎样怎样不舒服我就吃什么药,就是一个很单纯的,好像学手语一样,对不对?你的身体用这样这样的语言在跟你沟通,就是这样这样的时候它会吐,这样这样的时候它会拉,是不是?这样这样的时候脉会浮,这样这样的时候脉会沉哦。就是这样在跟一个叫作身体的东西沟通。

那我觉得中医很有意思的一点,就好像是你在学一种外国话。你在学这个语言之前,你不知道你的身体会说话的。就是你学这个语言以前,你的身体在说话,你就会走掉吸烟,然后叫他闭嘴。对不对?就是这样的一个感觉。但是,学会中医以后,你就会多听到很多的声音。那以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是它比较有意义的地方。那至于说死,那谁都是会死的。

那就以我自己来讲,或者是各位同学是一个初学者的话,我觉得不要太努力地去扮演上帝哦,就大概这个程度就可以了。那至于说疾病背后的心理因素呢,那我想有些是可以触及的,有些也可能还是需要所谓的专业协助,是不是?

我前一些日子哦,有一个很久很久没有联络的朋友,他忽然跟我联络,然后聊到这个中医药跟心理疾病的这个话题。因为他过去啊,自己是有忧郁症的,那他现在这个主要的工作就是做这个忧郁症的辅导,跟这一类的机构啦。

但结果呢,他就跟我聊到说,那如果是这种精神方面的,比如说忧郁症啊,躁郁症啊,之类之类的状况,你用中药,它的药效上来讲,到底是怎么样啊?我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哦,我是觉得,如果我们对于一个人的人格的偏差,或者是精神的异常哦,我们就认为说完全可以用中药医好,未免有一点太骄傲了。

我跟你讲,有些人他生病是因为他风水太烂,这个你给他开药,因为(笑)……这个,这个,其实你开药管不到这一块,是不是?这个我们看不到的世界有很多层面,我们中药、中医管的就是这个那个完全看不得的层面跟看得到的身体的交接点,那十二条经。我们大家还可以借由它的这个交界点的变化能够观察到一点点,对不对?但是更多的东西是我们无从感知的世界哦!那更何况还有所谓的“灵障病”,对不对?就是他身上有跟一些不对劲的东西,等等等等的问题。

哦,那这些我都不太敢讲。可是呢,你说这个人他非常忧郁哦。那可是我也经历过这种事情,就是这个人他是重度忧郁,那可是我叫他吃一点附子理中汤,吃一点吴茱萸汤,哎他就觉得好很多。那这个还是会有医得到的啊。

那到底这两者之间,它的这个拿捏的分寸在哪里呢?那我个人的想法是这样子:是我跟那个朋友是这样讲,我说我觉得呵,这个自我的修炼,或者是心理的辅导,说不定还是有某种程度的必须的。因为我自己是教《庄子》的啊,所以我连心理辅导这一块都不是很有信赖。你知道,我觉得庄子就是比较是……比较笨一点,就是闷头苦练,就是说有很多很多的这个心理结构,你一个一个把它克服了。慢慢慢慢人会比较开心一点这样子。

所以,如果说这个人他的忧郁倾向,是需要心理的治伤辅导,或者是某一类型的协助的话,那我就觉得……中药哦,能帮的部分是让他能够有多一点片刻,感觉到自己是舒服的,是正常的。那这些让他觉得自己是舒服的、正常的片刻,能够让他在这些时间里面有办法好好地做一些治伤,或者是做一些内省,来调整他的人生的种种的蓝图或者是结构。

那可是如果你完全不会中药的话,你连这些让他比较好一点的片刻都制造不出。制造不出来的时候,那这个人他怎么样能够好好地来面对自己哦?如果是以精神类型的,西方的、西药的那种药物,对不对?大部分都是把人打笨了,就不烦恼了。对不对?就是说你烦恼是因为你感知到太多的事情,那你不要感知到就不烦恼了。那我就觉得这些西药有它比较不可取的一面哦。那我当然还是希望能够用中药。

那我们今天是在讲少阴病嘛,那少阴病最直接关系到的那个心理状况。像同学有一个单子写的是说,他要问我说“失智”怎么医啊,这个我下一堂课会讲。可是我们少阴讲的是“失志”,是这个“志”。就是说提不起精神,不太能够面对现实,这样子的一个倾向是少阴经受伤的时候常常会有的。

像各位同学学中医到现在,是不是多多少少有得过少阴病啊?有?有哦!那得了少阴病是不是就觉得很多事都不想做了,对不对?那你吃好以后,是不是就觉得好像又可以继续做事了?对,就是这样子的一个疗愈的感觉哦!那我想,多多少少大家都还是有一点经验到的。

那我觉得比较冤的是那种……就是什么……感冒了,没有医好,然后它就一直留在少阴经,然后就变忧郁症。那这个就是从身体伤到心,你知道,就是蛮冤的。因为他本来只是一个感冒,对不对?可是他从此以后就一直变成忧郁的状态了啊。当然,我下一堂课会跟同学谈一谈这种关于精神上面的疾病的这个我们中药的一些方略和方策。

那只是说,我窃以为哦,就是说如果有中医药的帮忙的话,可能这个人的精神上面的种种的问题哦,他的心理治伤的时间,或者是自我反省的时间,可以大幅度地缩短。就是本来要治伤八个月的,他可能可以两个月就让他调理得还可以。就是这样子的一个过程,我觉得中医药还是可以帮到蛮多的。

那你像一个人如果是完全发疯,或者是精神错乱的时候,那我们之前有教过太阳蓄血的桃核承气汤,或者是抵挡汤,对不对?当然,这是要抓主证啦,人如果癫狂,如果他是那种从易怒到暴怒,到狂怒,到发狂,这样的一条上来的话,那你用破淤血的,然后让他拉肚子的那种药,那效果还是很好。就是他可以恢复一个好像比较正常的状态,然后才能跟他继续沟通嘛!

那阳明病,因为我教得很粗略,其实阳明高热的时候,人也会讝语的对不对?所以,发疯的人有的时候只是关系到这个便秘的体质。就是疯子哦,就是疯人院里面的疯子,我不晓得哦,有没有人有在注意,他到底几天上一次厕所。就是如果他根本就是一个长期便秘的体质的话,那说不定你把他的大便疏通了,他很多……把他毒封掉的那个……就是他内在的不能代谢的毒素,他会好起来。女人的那个“热入血室”的那个时候,那个热,就是我们讲柴胡汤都讲到,那个时候也常常会让人发神经。

这个就是我们《伤寒论》里面已经讲了一些蛮代表性的。那如果不是这个热淤到,或者是便秘,或者淤血这一路的,那发疯的情况就有很多是痰这一路的。就是脑神经搭错线的那种感觉。

痰证一路的话,如果你能够把得到他的脉有点偏滑,知道他是痰多的体质,就是体内有很多的水代谢不掉。那你给他吃一些,比如说比较完整的方,像我们中医有什么滚盘桓之类的,就是让你吃了之后,就一直吐痰的。那如果你比较……不要用那么高级的方,就是买一点那个绿矾,绿矾和到桂枝水里面,然后吞下,然后就一直吐、一直吐,吐到痰都吐完了,人也好了。那人会好很多,就是那个痰一直呕出来,一直呕出来。

还有就是什么,还有针灸上面来讲的话,我觉得其实即使是初学者,两个人一起,一起施针的话,就连“鬼穴十三针”其实难度也不高。不过就那十三个穴道嘛!第一针、第二针、第三针……就这样一针一针插嘛!那发疯的人如果是因为跟那个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啊,沾到一起发疯的,那你那个“鬼穴十三针”你一针一针插,那它下到第五针、第六针,那个人就开始清醒了,就是已经把他那个着魔现象打断了。

就是这些都是临床上是很容易操作的,我觉得在技术面是可以做到的,就是还不太需要讲究到精神修养。

那我觉得精神修养这一块,那当然我觉得不是别人可以帮得到你的事情,那是每一个人自己的修行啦,是不是?但是,如果我们以一个比较大范围的概论概率学的说法的话,我们如果用病理学来说,这个忧郁症的患者哦,我们可能会讲到说他,是血管里面什么什么素不够,或怎么样,就是西医一个非常病理学的角度来说。

可是如果我们用一个……比较是一个人的行为的角度来看一个忧郁症的患者的话,我觉得好像比较大部分的情况哦,是这个人他是一直在努力扮演别人眼中的好人的一个人,这样的情况陷入忧郁的比较多。但这个话题也不便多作延伸了哦。像上次黄助教,你不是有跟我说,提到一个可以说是躁郁症的,那个后来怎么样了?(黄助教:没有继续)没有继续了哦。就是黄助教讲的这个,像忧郁症哦是一个类型。

那忧郁症这个类型呢,我们如果用中医的五脏的观点,比较会认为这个人是肝阴实,或者是肾阴实。就是他的肾气动不了,他的肝也动不了。那他的整个人那个脑子的机能就整个当掉了。哦,那这样子的情形的话,我们用一些补肾阳的方子,比如说要破这个肾阴实,我们可以用四逆汤。我们少阴病,四逆汤是一个很基本的方子。

那如果是疏肝的方子,我下堂课会抄给同学。就是基本的疏肝的方子用一用。那这个人他就会觉得好像那种什么事都不想做的感觉,会好一点的。那好一点之后呢?接下来我觉得这个人就要反省。就是:我是不是一直在做一个我不想做的人?对不对?就是说我在扮演妈妈眼中的好孩子,还是上司眼中的好员工,就是这样的一块可能要慢慢处理。我觉得这个不是每一个,但是比较多的忧郁症是要处理这一块的。

那至于说躁郁症哦,这个躁郁症的那个“躁”字呢,我觉得这个……一直是好像是这个病名哦,中文翻译得不好。因为躁郁症的那个……原来英文的定义是说这个人高兴起来的时候是得意忘形的,那难过起来就觉得我不如死了算了。这个还有高兴跟低潮的那个交替的,这样子的现象哦。那我个人的观点哦,

当然你要治躁郁症的话,当然也是因为有郁啦,所以我们中医开药的话,大概还是疏肝解郁这样的药。可是呢,我觉得躁郁症那一块啊,比较需要治的是“躁”那一块。就是他太high太高兴的那一块,那个时候已经是心阳要散掉,要怎么搞呢?二黄泻心汤就下去哦。就是古代那个《汤液经法》另外一个版本里的古方里头讲的,对不对?人如果是心脏那个能量太旺,要狂喜的话,赶快吃二黄泻心汤这个药,泻那个心火。

但是,我不是在说躁郁症就要用这个方子来医哦。我只是在《庄子》课里头,我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讲,说躁郁症你要对付的不是那个“郁”,是那个“躁”。就是你这个人他能不能有觉悟就是不要高兴。就是你知道现在很多人他是追求一种高兴的人生哎,就是希望别人夸奖他,对不对?希望别人器重他,希望谁谁谁对他好,对不对?希望所有人能够送他surprise的生日礼物,对不对?就是每一天都在希望自己高兴的。

那这个“希望高兴”这个东西多了哦,那有高兴就有低潮嘛,这是一个自然的摆荡,对不对?所以,要从不追求高兴做起。这个结构比较好修啦,大概这也是题外话。

可是上次,黄助教讲的那个那个例子哦,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但是,你告诉我了之后,我一直会有一个揣想的画面,就是那个例子了,就是你看起来会觉得这个家庭里面哈,这个爸爸妈妈都没有什么问题,可为什么这个小孩子怎么那么多不对劲的地方?那我要说的是哦,我们一般人的人际关系里面常常会有这样的现象。

就是……我姑且用爸爸跟小孩的……爸爸跟小孩的关系来讲呵,但是这其实不一定是一个家庭啦。就是比如说这一对父母,他是那种……他周遭的很多人哦,都觉得他们是好人是善人的时候,那可能他们靠近的家属的某一个人呢,会为了要平衡这个声音,就拼命看这个父母的缺点,然后觉得这个父母百般不顺眼,觉得父母是坏人。这是一个辩论性的结构的跷跷板。

所以,要治愈那个小孩子哦,一直冲着父母,用很多负面的东西对付他父母的这个部分。比较有效的方法是,那个父母哦,能够让自己的面子跟位格,瓦解到很多人都看得到他们的缺点。那这个小孩子就觉得他不孤单,不用当我一个反对党。就是在人际关系里面比较常有的是这个现象。我只是说常有,不是说你(黄助教)那个情形,你说的一定要对号入座哦,不是。

但是我是觉得哦,我常常觉得自己身为教书匠是很危险的。因为人家叫你老师,人家很多时候不好意思讲你缺点。然后你就会越来越习惯于大家都觉得你是好人,其实人家不觉得的人说不定很多。但是我觉得我随时随地地,都要提醒我自己的一件事,就是这个世界上面还有一些人,他心目中的我是那种猪狗不如的坏人。这是我必须要随时随地提醒我自己这件事情。

我觉得一个人如果真的是已经很道德完美的人,如果他已经很真的到完美的话,他应该心理已经强到……就某种什么?类似神通,或者什么灵魂离体之类的。你如果没有的话,不是说有这些能力的人就是完美的人,有些有这个能力的人就是怪怪的哦!我只是说,就是说我自认为我还是一个很……就是一个普通人。

因为,你知道学中医哦,中医为什么我可以教书?是因为我的中医非常的低级。我教的中医就像什么……就像教你做菜,教你修水管,差不多就是这样子。就是因为这样子才能教,不是因为我中医很高级。如果是中医非常高级的话,那就“存乎一心”了,一念之间,就是“医者意也”,那就不能教啊,对不对?就是我可以把这件事处理得很低级,所以我才能够教书,跟初学者比较好沟通一点。

所以我会觉得在人格的层面我不敢自命清高哦,就是我觉得大家都是一样啊,看到这双鞋子便宜,就会赶快想到趁机要买一买。就是大家都是平凡人哦。那医病也是一个平凡人的平凡人生之中会做的事情,对不对?那如果是真的是古医书说的高级人的话,那你这个有病来就可以运一口气,运行三周天,病就好了嘛!被车撞到了什么,运行十二周天,吐出一口淤血出来,内伤就好了嘛。就是高级人做事情,我们低级人就要学中医哦!就是不要自命清高。

那就是在这样子的小小的世界里面哦,那我想说精神上面的东西,还是……我讲得自私一点,还是自求多福吧。我觉得从前在教《庄子》的时候,教到《人间世》篇,那常常觉得说,有人会对你犯怪,也是因为你吃他这一套啊!对不对?就是说如果他对你犯怪一点用都没有的话,那他也没有办法对你犯怪啊。

我觉得我的父母有点可怜哦。就是我因为自己当了老师,很怕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敢讲我缺点,所以我一定要留住我的父母,让他们能够大鸣大放,对我有什么不满在家里面随便就可以骂出来哦。就是我必须要留这样的人在身边骂,才能平衡我的心理健康,对不对?就是我妈对我的不爽,就会轰我啊,我爸有什么不爽,也会一直讲啊,对不对?就是这样的情况当然是存在的。

可是呢,我觉得在另外一个角度呢,我又很会“修理”我的父母。就是我的妈妈有的时候是有情绪当然是敢跟我发作,可是她发作以后就会说:“算了,我不要讲了,讲了你也不会听。”因为我一向都是给父母一个态度,就是说你们讲的话我是不一定会听。因为她知道她怎么骂我都没有用的时候,她也不会强骂下去。对不对?所以我妈妈有时候要生气就说“算了算了”。

比如说她上一次她对我生气,是因为她要我去投马英九吧,那我就觉得好无聊,一直都告诉她我不要去投,那她只好说“算了算了,真烦,讲了你也不会听”哦。我觉得这一点上他们还是蛮可怜的,被我“修理”到这样。

那我爸爸的那个平息时间呢,比我妈妈要多差不多五分钟。就是我爸爸要先说一个故事,他才会平息。就是我爸爸有什么话跟我讲,然后忽然意识到这个小孩是不会听他的话的人哦,他就会开始讲说:“哎呀,我就说嘛人生在世,会碰的话的,只有你开的那个车的那个……那个叫什么?(学生答:方向盘)方向盘,对,不是你开车的方向盘,谁会听你的话呢?”哎,所以人真不能叫人听的话,要说一长串这一类的故事让自己平息。然后就算了这样子。

所以我就觉得这是做人的两难哦。你不能真的性格已经冲到没有人敢讲你,这样子不好。可是呢,老实说我也是那种很不会吃人家那一套的人。因为这样子,所以我觉得我在人际关系上面比较轻松。就是我是很省油的灯,就是你让我感觉到跟你相处有点伤到,对不对?我就躲到你找不到的地方,然后事情就结束了。就是我不太想跟人家多花力气纠缠。但这不是唯一正确的方法,只是这是我习惯的方法,就是比较没有压力一点。

那如果你是一个在精神的层面,就是比较受苦的一个人的话,那我想,这些很多很多的待人接物的细节,都是需要做另外一个调理。那我们下一堂课讲到的一些这个治疗的方略哦,就是因为这个东西它已经……就是从精神的层面,已经具象化到你肉体的层面了嘛,对不对?就是已经造成你的这个内分泌失调,神经错乱。那内分泌跟神经都是有形的东西嘛,那对不对?已经到了这个层面的话,那我就觉得,哦,可以就是用药物哦,来让你觉得比较舒服。

就像班上有一个同学,他说肋骨这边刺痛了好久都不好,那就是肝气郁结,对不对?那当然我会跟这位同学说:“哎,你会不会常常在生气啊?”但是,我还是可以开药嘛,对不对?就开点疏肝的药,加点鳖甲粉什么的,他睡了一觉就不痛了,就舒服了嘛,对不对?就是大概是这样这样的。

我这堂课在这边鬼混,我少阴篇还没有……助教用非常严厉的眼光对我点头哦,糟糕!这个……(同学:发下毒誓)我已经发下毒誓,要准时下课,说出来之后,也不能修复了。那这个发下毒誓为前提,那现在的时间还够我讲黄连阿胶鸡蛋黄汤啊。我想至少讲一个了,好不好?

不行?黄连阿胶鸡蛋黄汤很危险?一讲话题扯开,又是半个钟头?(同学一:当这个毒誓没发生过就好了。同学二:这样太宽容了。)不行,太宽容了,那这样放人回家啊?好,我说少阴死证刚刚随便扯一下。那那个条文整块就带过了哦。

至于说接下来那个21、22条麻附辛跟麻附甘,这个上次讲过了,好不好,那同学就知道一下就好了哦,就是刚开始有少阴病的时候,你想一想用麻附辛或麻附甘,我跟同学讲一个比较重点的事情就是,平常在打少阴病的时候,紧接着麻附辛,因为麻附甘都不常用,就是紧接着麻附辛之后的收功药,其实你只要日常考虑,你要考虑你是要开真武还是四逆,这是最基本盘的转法。

就是,如果是开真武的话,真武汤症是什么?是水毒为主,对不对,所以这个人他会有,就是肚子痛,拉肚子的同时,但是他是那个,呃,或者手脚发重,小便有点白茫茫的,小便不顺,或者尿尿的时候,觉得诶,觉得尿完没?我都没感觉,这种事情,如果你能够判断得出来,他是偏水毒的,那你就往真武开,那真武系的还有附子汤,对不对,附子汤也是真武汤的加强版。

那如果这个人他就是手脚冰冷,然后脉好像沉得很沉,这个时候你就往四逆汤那边开,这是真武跟四逆这两路,我之所以在这里先很用力的在讲这件事情呢,是因为我从前教书的时候哦,都太早也太用力的讲真武汤了,所以变成我的学生哦,有一点重真武而轻四逆的问题,包括我本人都有这个问题。

就是很多时候没有那些水毒症的时候,其实真武是不必开的,直接用四逆暖肾比较有效,那这个四逆汤,如果我们跳开少阴的这个感冒的话,那么忧郁症也是要常常用四逆汤的,就是脉沉手脚冷的忧郁症,你用几次四逆汤,那如果是脉沉手脚冷又很烦躁的用吴茱萸汤,这样听得懂吧,那就是这样,就是四逆那一路喔。

其实以广谱来讲,治到的少阴病比较多,真武汤反而是比较专对性的,就是你积水了,那个时候真武汤就要用,当然我会那么地重视真武是因为真武比四逆要没有副作用第一个,就是四逆吃多了人会被烧到啊,就是还是有一点上火,真武比较不上火。那另外一个就是说,真武它以台湾人的体质来讲的话,就是说水毒体质的人多,所以比较常常会用到真武,就是这个人水毒肥用真武,这个人水毒高血压用真武,你知道,就是真武在感冒之外的时候,用的机会多,所以真武汤好像被看得比较重。

但是,四逆汤,其实它的重要性,我这边要反省啦,就是说它是不下于真武的,那我好像,前一阵子在樊助教的部落格里面,也看到樊助教在微微的替我反省这件事,是不是,就是其实少阴病,如果是四逆汤症的时候,四逆汤是比较快的。

但可是我的学生,有的时候就是习惯性的就一直开真武,真武的话就是要有那个真武症啦,就是肚子绞痛啊,尿不顺啊,拉肚子啊,那个时候真武汤才会好用哈,好,所以这个重点呢,我们先记得一下。

那另外一个就是这个,黄连阿胶汤呢,比较是像少阴,它有寒化的部分也有热化的部分,就是它的主轴来讲,这个身体他阳气不够,所以它整个身体冷掉了,这是寒化的部分,可是少阴还有另外一般,就是因为阳气不够,所以水转不上来,所以上面就烧起来了,那这个是热化的部分。

那少阴病常常发了一阵之后,就会出现这个热化的部分,那这个热化的部分呢,像之前教喉咙痛的时候,就有教一个叫猪肤汤,对不对,就是猪皮煮米粉加蜂蜜,是不是,那这个猪肤汤也是治疗你全身性干掉的这种感觉为主,那么其实你说,这个朱鸟汤呢,它是鸡蛋黄剂,猪肤汤它是猪皮剂,按成分来讲是不是都是油油的,胆固醇类的东西。

只是中国人讲究就是说,如果是吃皮的话,这个药性就比较走在你的三焦走在你的皮里面,那如果是吃蛋黄的话,那蛋黄就是永远悬浮在鸡蛋中间的东西嘛,那它这个就比较润在你的这个,聚在这个地方,那如果他是全身性的,我们说肾阴不够的话或是心阴不够,就是全身性的话,那你用猪皮的话,那个你的身体感觉应该是燥热,全身性的燥热。

可是如果是凝聚在这边的话,其实,这个人主观的感觉是很烦,就是,那朱鸟汤,伤寒论的主症,它说,伤寒论叫黄连阿胶汤,我是照辅行诀,叫它朱鸟汤喔,青龙白虎,朱鸟,玄武,哦,那这个朱鸟汤哦,以伤寒论来讲,最长最主要的主症就是说这个人呢,他失眠,而他失眠的时候是觉得很烦的。

你知道有些人失眠是不烦的,就是他可以一直睡不着,然后电视机开着,这样很轻松的看电视,就是不烦的失眠,但是呢,很烦的失眠是那种,就是人在烦的时候,就好像一点点事情,他都有种不顺眼的感觉,对不对,所以就是觉得哎哟电视不好看,然后吃点心点心不好吃,然后最后处处都好像拂逆了他的心意,然后到最后整个房间跺圈圈他也不知道怎么办,就是睡也睡不着,就是人气得在房间里转圈圈,就是当你的失眠是伴随着很烦很烦的感觉的时候,那朱鸟汤这个伤寒论四大滋阴药之一,就很有用。

四大滋阴药是什么,猪油煎头发、炙甘草汤跟这个猪肤汤跟朱鸟汤,那这个很滋心阴,那其实你说,中医说的心,其实你也可以说是安定这个脑啦,哦、那这个伤寒论里头写说这个,黄连四两、黄芩二两、这个比例上来讲,有一点,有一点多,就除非你是很烦很烦,或者是朱鸟汤有另外一个症,就是朱鸟汤还另外一个症就是说,因为这个人,心火太旺造成热毒痢。

这个伤寒论里面没有写,就是他下痢哦,拉出来的是那个,肚子好像刀割一样的痛,拉出来的那个大便是像鸡鸭肝剁碎的样子,然后很烫,这种热毒痢的时候,你黄连跟黄芩要放到那么重,比例要象他这样。可是我们平常煮朱鸟汤哦,如果失眠你是有一点烦,这种情况的话,你大概黄芩嘛,开个两钱到三钱就可以了,黄连呢一钱半就可以了,那这个芍药呢,三钱四钱可以了,大概这样子的量就好,然后呢,阿胶因为很贵,那你如果开重了,你也会心痛,那这个,因为你已经很烦了嘛,不要给你太多刺激,所以呢,阿胶也就两钱三钱的可以了。

那这个药的煮法呢,是先用水煮黄连黄芩跟芍药,然后呢,把这个黄连黄芩芍药,他说六碗煮成二碗,但是你其实三碗煮一碗也可以啦,因为加那么少嘛,不用那么多水,那这个三碗煮一碗呢,但,那一碗水,这个,关了火,把那个植物药捞掉,再把阿胶捶碎了,搅进那个烫汤去搅化,也就是阿胶不用跟药材一起滚,就是阿胶真的很贵,你如果滚了,它在里面溶解,然后就粘在那个黄连黄芩上面,你就会觉得很心痛,然后就伤,心上的伤上加伤。

所以你就是,阿胶是等到它滚完了,药渣捞掉了,再搅化在那个汤里面,然后,阿胶其实很难化,你在搅的时候呢大概也会很烦啦,那这个那等到阿胶呢,已经搅到完全化掉了,那碗汤啊,大概也变成温的了,那温的话就烫不熟那个鸡蛋黄啊,那就是用它烫不熟,因为这个把鸡蛋黄烫成蛋花汤也没有用,就是你拿两个鸡蛋的鸡蛋黄,再和到这个温汤里头,那加了两颗鸡蛋黄,这个汤温到有点冷冷的了,就是已经不太温了,那这个时候把这碗汤喝下去,就是很烦很烦的失眠,这个药就是仙丹一样。

但是,请说,煮这么轻剂量,那个蛋黄是不是还是两颗?还是两颗,对、轻剂量蛋黄还是给他两颗,没问题。那你当然可以挑好一点的蛋黄了,我要买什么,shougou的高档的乌骨鸡蛋等等,这是随便你,蛋黄生的打进去,但是你放一颗也是可以的啦,就是因为看你烦不烦,那这个药是非常的滋阴,那它的这个,这个药一下去心火就被收掉,就收下去了。

那通常如果你觉得你的体质是什么阳虚体质,冷底体质,你可能附子剂吃多了哦,吃到有点上火的时候,那你记得,玄武系的东西吃上火了就吃一碗朱鸟,把那个火收进来,就是可以把补性都吸进去,就是不要去吃什么青草茶之类,下火的药,去浪费药性,就用一次朱鸟,比如你吃十天附子剂吃到有一点补到上火,你用一次朱鸟就把补性全部都收进去,这样子才是有吃到赚到的感觉哦。

(那,老师,那个烦是脑袋停不下来的那种烦吗?)诶,不,是心情上百般不顺眼的烦,因为脑袋停不下来的烦不一定是这个,因为有些时候,一个人静静的在床上哦,睡不着,然后呢,思绪飘来飘去,什么东西都会想到一下,那这种不烦,可是思绪飘来飘去的,我觉得首先是这样子,中医的五脏理论是脾主思对不对,你要看他的脾胃是不是烂,就是你要用一个方把他脾胃调好,他比较不会想那么多。

那这种,如果是这个思绪飘来飘去哦 但是不怎么烦,但是慢慢想着很多事情的那种睡不着,我们不是朱鸟汤症,朱鸟汤症我们叫做是阴虚失眠,那这个不太烦的这个淡淡然的失眠,我们叫做是阳虚失眠,那阳虚失眠哦,我讲的再单纯一点的话,就是这个人的身体的含,那个含氧量不够,所以睡不好,那这种阳虚失眠型的情况呢,它是比较需要用那种补气药加上一些能够提高含氧量的药。

比如说,全身的含氧量你要提高的话,你就去中药房买一包五加皮泡酒,就是现在很多健康食品,不是也吃刺五加什么的,可是我觉得那种吃法有一点浪费,因为五加这个药是泡在酒里药性特别好的,它跟酒很和,所以你如果五加皮泡酒这样喝的话,那身体的含氧量会提高。

那他里面的药呢,俗名叫淫羊藿,听力来很难听,就是羊吃了会发春的,那我们现在讲雅一点就是写仙灵脾哦,其实是一样的东西,这个淫羊藿和仙灵脾呢,它是比较增加一个人肝脏那个系统的含氧量,所以如果你是那种淡淡然的失眠的话,那你用补气药为主轴,比如说补中益气汤。

当然你是不是可以用酸枣仁之类的,可以,但是酸枣仁汤或是那个温胆汤之类的,它都是顺胆经用的,就是你要有一点少阳调子的问题,酸枣仁是通胆经的药,就是到了晚上十一点了,气通到胆经了,人就要睡觉,对不对,那这个时候,我觉得酸枣仁汤比较常用的情况是这个人熬夜熬过头了的那一种,那个是酸枣仁汤。

那如果你是单纯的阳虚失眠,你就用补气药,比如说保元汤,比较补中益气汤,然后里面,科学中药哦,你可以挂一点酸枣仁,也可以挂一点什么宁心安神的菖蒲、远志、龙眼肉,那都可以挂,那你也可以挂一点什么淫羊藿,仙灵脾,或者是挂一点什么五加皮都可以,提高含氧量,那这样子话就会比较好睡。

那如果是,有一种人他的睡不是失眠,叫时差,像我就是这样子啊,睡白天啊,天快亮了睡,睡到下午起来啊,那我睡一定要睡,哇睡的好沉,我只是时差,对不对?那治时差是什么呢,何首乌跟何首乌的藤,何首乌的那个藤叫做夜交藤,就是晚上会缠在一起的,就是这个植物,它晚上会合起来也会睡觉的,那这样子,吃了以后会治时差。

有人就会问啊,那我看那个花生米的藤,晚上也会合起来睡觉啊,那行不行?可以。就是你吃那个带皮的花生米也有一点治时差的效果,其实,晚上会睡觉的事物,那个合欢皮有没有调子,也有哦,那比较代表,就是,你可以到药局去买两钱何首乌,两钱首乌藤,其实,我教书到现在,我开补药很少开何首乌,为什么?

因为何首乌很怕铁器,就是,现在的何首乌,你用铁器做过以后,都会就是药性有一点伤到,那我就,开补药我常常绕开何首乌,可是,这个是何首乌两钱,夜交藤两钱,这个治时差,不是在开补药,对不对,就是有铁器也没关系,你知道哦,那这样子,两钱两钱加在一起吃的话,理论上是时差会调好。

这个时差调好包括,你如果什么出国到美国,到欧洲去,你可以把这个科中调好,带在身上多吃几瓢,那个时差就会转过来,就是用一点提醒你的,那小孩的时差用什么,用知了壳煮水,小孩子半夜喜欢哭对不对,那就是中国人会说,知了都是叫白天的嘛,晚上就休息,所以知了壳煮水,其实严格来讲应该是整只知了煮水啦,但是你会觉得太恶啦,对小婴儿喝那个怪怪的哦,所以就,这个大约讲一讲。

那当然其实时差病的人哦,有的时候是阴实体质,就是他体内有需要破的阴实,他的经脉才能重新运转回来哦,所以这个很难说,甚至有些不是病啦,就是他生活习惯就如此,他如果就这样就算了也没关系,但是如果你真的觉得有困扰,想要调整的话,那你就阴虚的就朱鸟汤,阳虚的就补气药,然后阴实的时差病的话,用这种调时差类型的药。

那另外呢,朱鸟汤还有一个用途,就是说,有些时候,那种皮肤长藓的病,它会治得到,但是,长藓的这一块,以后会安排一个小专题跟同学讲,我今天不用力讲长藓的问题,因为长藓的话,通常就是一个,能够养血熄风的药,因为中医讲说,血虚就会有风,对不对,那血不够的时候就有很多风气会进来,然后长一些奇怪的东西,那所以,通常是以滋阴养血的药为主,然后再加一些化淤血的药,就是最常用的套路。

那如果你是有一些这种藓类的毛病的,你如果刚好又觉得哎睡觉的时候,容易烦烦的睡不着,就是比较合到朱鸟汤症的话,那朱鸟汤会蛮有用的,可是,不是很合症的时候哦,朱鸟汤也不见得会有用,像那个藓类我一直想摆在后面再教,因为它有的时候是朱鸟汤有用,有的时候是乌梅丸有用,有的时候是什么消风散有用,就是不一定,就是要看,那个体质上面有一点有一点那个难以辨识的点。

因为就是像伤寒论里面那个什么乌梅丸症那个体质其实就很难辨识,就是你可能这个人啦他看起来就没什么症,然后他一吃补药就上火,那这样子你检查他是不是乌梅丸症,它有一些比较暧昧的地方。

今天呢,我就觉得伤寒论的部分,同学至少记得一个朱鸟汤哦,那如果你是那种顽固、严重、发烦的失眠的话,你就用。那上火发烦的你也用朱鸟汤来收,好不好。那这是可用的几个方,但是,我们失眠的方我们前面也讲过,桂龙牡或者柴龙牡,对不对,那就是自律神经松不开的,对不对,那个是龙牡剂,桂龙牡,柴龙牡,那如果是上下不交通的,那还有栀子剂,对不对,就是你觉得食道这边梗梗的失眠,那么栀子剂比较有用。

那当然,中国人讲心肾不交会失眠,对不对,那交心肾的话,你可以说用远志跟菖蒲这一组可以交,那你用黄连跟肉桂这一组也可以交,哦,就是你的药里面,如果你是很自由自在的开方,比如你开一帖酸枣仁汤,然后你觉得有一点心肾不交,那我酸枣仁汤里面加点菖蒲加点远志,或者是加点肉桂加点黄连,可不可以,其实这是可以的,哦那这个,张仲景比较把它拆开来,就是朱鸟汤是比较用黄连那一边,就是把这个心火降下来。

那肾阳那边再另外用什么补上来,所以有的时候那个失眠,你说用真武汤把水转上来才治好,有没有?那也有。哦,那真武跟玄武跟朱鸟两个汤哦,我觉得玄武的话的效果,其实有它很暧昧的一面,因为真武汤哦,它的那个修补的人体的很多机能的这个效果来讲的话,常常会觉得真武汤喝下去之后,它好像是会让你动用到一个东西,就是现在西医学说的那个叫干细胞的东西。

因为真武汤修复的那个什么,比如说什么听力减弱,视力减弱哦,很多都是今天的西医学认为说,不可逆的退化,那这个不可逆的退化为什么吃真武汤就变成可逆了呢,那以今天的西医学的讲法就是说,那一定就是有动到干细胞,那人体呢,是除了脐带血之外,就是肾上腺里面还有一些干细胞,就是还没有分化的细胞,可以修补人们的神经组织啊或是什么的。

那这个,这当然是一个高度假设性的说法,这是不是一个运转肾阳的这个真武汤哦,它能够让你的那个肾上腺里面的干细胞,能够多分裂出来一点,然后能够离开你的肾上腺,然后来修补你的这些组织,到今天还是在研究、探索当中啦。

但是以效果来讲,真武汤可怕的地方在这个地方,就是好像觉得不可逆了,就是它已经神经退化了,已经脑部怎么样了,可是你如果是真武汤症的人,你用真武汤这样子,吃个长时间这样调理,居然就修复了,这样子的情形是这个汤可贵的一点。

但是以治感冒来讲的话,有的时候是四逆汤好用,那四逆汤也有四逆汤强的地方,那我们下一次上课再,就是讲到四逆,什么通脉四逆,四逆人参这些东西,我们再把四逆一组哦,再这个顺过一遍哦,因为四逆汤的走法上来讲,跟真武汤又是不同的。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