瘀血病:下瘀血汤(补充:兽炭,温白丸,耆婆万病丸) 桔梗汤;吐下衄血:柏叶汤,黄土汤,二黄泻心汤,当归赤豆散(痔疮方补充:《千金》痔疮败,枯痔散〕、吐下衄血、痔瘡

各位同学啊,那原则上今天就是我们的课的最后一堂课了。当然我这个课一开始说起来,就是那个时候的庄子班的同学随随便便撸我两声,我就说好啊就开啊就开了。

所以一开始我是真的没有设定什么期望值,可是等到这课真的要结束的时候呢,我又觉得我以一个我教书匠的角度,心里头有一点贪心,就希望各位5年、8年之后都是一代经方大师啊。所以就变成有一些原来我根本没有打算推荐的书,我今天又抱过来,会觉得说这本书大概同学如果用功不懈的话第3年可以读喔,然后这本如果同学够用功的话第8年可以读,这样子这样子的这个想法会有一点忍不住冒上来啊。

当然我也知道—人对别人不能要求太多,这个只是自己随便说说,所以同学也就姑妄听之。所以最后一趟课的推荐书单呢,我是想说大陆那边的教材,比如说伤寒论的教材通常以教科书来讲的话,我是最喜欢郝万山教授跟刘渡舟教授的讲稿。那《金匮要略》的教材我上次也讲了,我最喜欢的是四川的张家礼教授的讲稿。但是如果你要说当年北京的这个中医教学《伤寒论》,应该跟刘渡舟老教授这个中分天下的还有一个胡希恕教授才对,那么我觉得他们两个的流派是这样子。

就是刘渡舟教授在讲这些方剂的时候比较会讨论到这个病人的病机如何,就是这个人可能是肝气不舒畅或者怎么样,然后就会以这个病机如何,然后把这个经方推扩到另外一个角度去应用。就比如说张仲景的柴胡汤类的方子都是治少阳病,但是刘渡舟教授就以这个理论发明了很多用来调理肝脏病的方子。那其实张仲景的这个少阳篇事实上不是直接指向我们这个肝的,是指向少阳系统的,那这是以病机讨论。

那胡希恕教授就是非常非常的那个,比较是专心的就是说看主证再开药的,所以我觉得像这一本大陆他们收集起来的胡希恕的《医案》啊其实看起来,我觉得同学说不定这个课到这个阶段同学看这个医案说不定会觉得很过瘾的。

因为每一医案都非常铿锵有力,好像钉子钉在木板上的那种感觉,就是这个症这个症有这个症所以这个汤开下去然后就好了,那个药都不加减一味,就是完全伤寒论的原方就这样打下来就对了。就是你会让人觉得说哎呀这种硬功夫的出手,仿佛在看武侠片里面那种拳拳到肉的打法,会不会有一种快感呢,所以我就觉得胡希恕教授的医案集最好也能够有一两本。

那至于他的上课稿虽然市面上都买得到,我老实说我觉得看胡希恕教授的上课稿啊,除非他顺便讲到一点说什么情况下怎么开药的那种临床技术,不然的话那个上课稿跟读原文没有差很多耶,因为他不太多做解释嘛,就随证开药。那原文你们自己也会读啊是不是。这个是他的医案,胡希恕的医案是很好看的,以现在各位的功夫来讲的话说不定看起来会觉得有快感啊。

至于说我们今天的课今天如果教了《吐血肠痈篇》,我这课就算是收摊了噢。这里面还有一些东西我是这样说,就比如说里面的风、暑、湿、燥、寒、火这个六气篇,我觉得同学是可以自习的。然后温病篇呢,因为是太后出土的篇章,所以那些方子没有人临床用过。

温病篇理论上是对的,因为温病这个病,就好像是病毒在帮细菌护航,就是这个人在感冒的症状里面同时有很多细菌感染的并发症状就叫温病嘛。它的药理我觉得以理论来上讲是看得过去的,可是因为临床这样用的还是偏少,所以我不敢教,因为我想再等个15年,大家这些方子再用一用,再用一熟点才能教。

那至于这本伤寒杂病论前面的平脉辨脉法,我是觉得同学如果喜欢学把脉的话可以揣摩看看。古时候当然说把趺阳脉是把脚背上,把少阴脉又不知道把哪里?不过你就把趺阳脉就当脾胃脉好了,少阴脉就当肾脉好了,大概这样子,带到我们现在的脉法,所以不要要求对得很齐。那你有事没事,如果看到他里面平脉辨脉篇讲的东西,你可以遇到人把把他的脉练一练,练久了的话我想还是会有一点心得。

平脉辨脉篇我个人是根本不敢讲,因为是这样子,因为在大陆那边刘渡舟教授他教《伤寒论》教了很多年,他差不多教到30年左右的时候他才开课讲平脉辩脉篇。那我就觉得说我现在讲未免太骄傲了,就是还没有到那个功力,讲起来会让人觉得我在硬撑什么东西,所以我就觉得这一块就先搁着吧,大家慢慢揣摩总是会有收获的。

但是我就觉得像是《伤寒论》里面很精彩的其实不是六经脉法,因为六经脉法非常单纯,太阳浮、阳明洪滑、少阳弦,所以六经脉法没有什么把脉的这个发挥空间的,但是杂病脉法其实是很有一些临床价值的,那我在上课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很用力的在跟同学强调这件事。

比如说,我前几天有一个朋友的朋友带他妈妈来找我看她的手麻,她说她的手发麻,那我一把她的三部的脉呢,哎,就是照着杂病里头血痹写的寸口关上微尺中小紧,就是这个人她是气虚,所以气血不流通的这种脉,所以她手麻。

就是杂病脉法还是有它相当重要的地方,所以它讲说糖尿病会是什么样的脉,痛风会是什么样的脉,其实这些都是临床上是可以观察的,所以我觉得这些是同学可以把握的,因为有方可以开的你们也会把起来比较有快感嘛对不对。前面平脉辨脉篇一大堆然后一个方都没有你在想这要我干嘛,是不是,就是说心里头可能比较觉得空虚一点。所以有些东西我就觉得可以留给同学慢慢的揣摩就好了。

那还有呢,一些老医生的个人专门著作,我想还是要鼓起勇气跟大家推荐三个人。一个是大陆那边已经过世,应该可能已经过世还是还活着?江尔逊老医师的这个书。

因为江尔逊老医师的书有几个点我觉得很重要,就是他有提到所谓的假柴胡证,就是其实是有一点偏十枣汤的那个痰饮,就是肋膜积水的,但是很多人会把它判断成柴胡证,那这个部分我觉得学经方的人要会,不能把假柴胡证当成柴胡证医。

然后另外就是江尔逊老医师很擅长,就是我们在讲厥阴篇的时候不是讲到说厥阴啊“厥热胜复”,我那个时候抄黑板复字还写错了,伤寒论里头那个复是光复大陆的复,就是不是比赛胜负的负,“厥热胜复,中见少阳”对不对。那江尔逊我觉得他在使用少阳药的功夫上有一个地方强过其他的医生,就是他知道怎么样用少阳去开启厥阴,就是他把握住所谓的中见少阳的理论,就是这个厥阴病如果在厥阴那边厥的太黑了的话我就整个嗲到少阳去打。

那这几个点我觉得是蛮厉害的,因为厥阴篇搞得好的人其实非常的少,所以这种技术面的东西,我觉得一套书里头能够有几个点很值得学习就值得买,因为大陆书真的不贵对不对,那人家行医了几十年的那种江湖一点秘诀你才花了一两百块就买到了我都不觉得贵。

而且中医书是这样,大陆的中医书很容易绝版,所以有就赶快先买了,现在看不懂没关系就先放着,就是我们学中医的人常会变成买书狂,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觉得现在不买就绝版了,到时如果要找又很累,所以我就觉得江尔逊的书是这几个点上是特别值得学一学的。

然后大陆这边的陈潮祖老教授跟台湾的马光亚老教授呢,陈潮祖现在还在不在?应该还在吧。马光亚是已经过世了,就是在等病人来看症的时候就静静的就头一低就走了,就非常了不起的死法。那我觉得陈潮祖跟马光亚呢,都是我心目中在某一个向度来讲,他们是我的偶像人物。

就是我很少有遇到一个医家能够开药如此豁达自在,就是他一出手你根本想不到他是要开哪一个经方或者时方,反正他觉得开得对了就对了。因为我觉得我们纯粹学经方的人,很容易那个套路会老掉,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就是差不多这样子系统就葛根汤,这样子差不多柴胡汤,就是很容易套路老掉。

可是居然有这两个,也不知道我应该说是奇才还是怪胎啊,就是见过没有试过的方都不会予以忽视,都会觉得有机会要用用看,所有用方的范围之广,那个挥洒自在,实在是很恐怖。

当然陈潮祖以经方的世界来讲的话,也是非常有名的厥阴少阳专家,他对少阳的整个理解是,我觉得同学看他的医案开始会有点挫败,因为你看他的医案,你会有种感觉说好像我学不来。可是我觉得这没有关系,因为你至少要从他的医案里面知道说,原来还有这种做法存在。

那这样子的话,不要觉得说我学到了吃到了东西才是我的,就是有的时候中国人有句老话说“为学日臻,为道日损”,有的时候看这种书是为了要打松我们觉得的套路,就是你学了经方可能觉得说,“哦,大概就是这样开”,然后遇到不是这样的你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对不对,但是你如果看到,有人原来还可以这样旁边划出一刀出去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哦,原来我的心胸太狭窄了”,能够打松我们的套路这也是很重要的。

所以要学他的路数呢,你慢一点再学也没有关系,但是先看着用来撑大我们的胸襟也是不错的。所以我就觉得陈潮祖的医案是值得有一本的。那马光亚的台湾出版的医案集跟大陆出版的医案集我都觉得很好看,但是当年啊,几年前有一次我记得好像是台中的皮莎士先生跟我推荐马光亚的书的时候,他就说了一句马光亚的医术他的学生没办法学,那我看马光亚的书我也有这种感觉。就是马光亚开药的那个开对的那个点,与其说是技术面的东西不如说是在靠心力。就是说怎么会千个方万个方里面他就会选到那个方呢,这实在是很悬的一件事情。

像那个一般所谓的经方大师,就是大陆的一些经方教授、或者美国的倪海厦院长那种所谓的经方大师,他们开药我觉得我看得到的叫技术,就是好像我们修水管一样那个螺丝钉就是要这样扭,那个是我看到就是以技术面可以解决的。

可是马光亚的书我常常会看到,很多他开药的点我会觉得这个不是技术面可以解决的,就是他怎么会这样开。我记得有“他身上长了一团好像癌细胞的东西,然后马光亚把把脉就说,哦,这个人很阴虚那开点六味地黄丸就吃好了”,我从来都没有听过六味地黄丸可以吃好癌症的,就是我觉得那个是心力的境界了,所以就让人觉得很为难。

可是在为难处也有不为难处,就是马光亚的那个关于各种类型肚子痛的分类,他做得非常好,各种妇女病的分类他做得非常好,然后各种肝病的治疗、肾脏病的治疗,他的这个技术面的东西都非常的扎实这都是可以学的。

那至于他偶尔遇到一个很怪的病人,这个中风我开什么风饮汤,那个癌症我开了耆婆万命源那这个没办法,这个真的是千方万方怎么会铆到这个方的,这个就不知道。但是我是觉得这个还是值得学习一下,就是看得还是很过瘾的啦,至少知道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心力能够走到那一步啦,可能现在还不行,那也不要太挫折,有个目标总比没有目标要让人安心一点。

另外呢,我觉得像是傅青主的方书总是要一本嘛,傅青主男女科合编之类的很多版本你随便总要有一本,因为有的时候随手来开的药还是傅青主的好用,尤其是妇科的药,张仲景的药你觉得太猛的时候傅青主的方书好用。

那你说傅青主资料比较完整的版本,当然是清朝的陈士铎《医学全书》啦,可是呢陈士铎《《医学全书》》就是因为太完整了,你进去就迷路了。就是你会觉得这个人他有一点心慌气乱,然后你就会觉得他说的18则好像都很像哎,你会觉得有一种乱。

当然要仔细分辨还是可以,比如说陈士铎他教牙齿痛就教了6路,那我觉得6路都是有道理的,但是你就是要很花心思去分辨才能够使用。那傅青主的话就比较简单,就是比较要紧好用的方子比较嗲出来了,所以我觉得傅青主医书有一本是不错。

我为什么要说什么傅青主、陈士铎资料,是因为陈士铎的《医书》他是说,他有一天在茶楼喝酒,然后有几个陌生人来跟他搭讪,然后那陌生人就自称什么,我其实是神仙来的,我是张仲景,我是岐伯天师,我是什么华佗什么的,就是这种有的没的,然后就说我们要把秘密的这个,就是仙人世界的医学教给你,然后就给了他一大堆资料让他去出书。

那傅青主呢,他的资料跟陈士铎的资料是同一个来源,那傅青主也在他的著作里面屡屡有讲到“山得异人之传”,就傅青主叫傅山嘛,也是说遇到一些奇怪的人教他的东西。那因为中医从经方派慢慢转到时方派,其实有一些套路已经在时方派里面慢慢定型了,可是这个所谓的傅青主陈士铎资料,会能够完全跳出时方的套路,造成这个时方里面完全一个新的境界,就是完全是不同的设计感在开药的。

那我觉得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我其实都有一点想相信他们真的是遇到神仙了,不然的话就是江湖上面有什么秘密门派,什么一千年才开门一次的那种门派哦,要出来一两个人,然后教会一两个人这样子,不然的话那个医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是跟整个中医的历史是有那种断层落差的。就好像物种在进化的过程忽然多出现了一种生物好像是外星来的,就是那种感觉是有一点啦,所以我觉得傅青主医书当然要有一点啊。

那还有就是,我这次在给你们上课的时候我抄在黑板上面一些补充方,我发现我的补充方常常是抄自这两本书,所以就干脆把源头告诉你噢。这本书呢,是保留了《敦煌辅行诀》的那个张大昌先生的弟子写的一本书。

这个人他是拜过11位不同的老师,然后他就把他11位老师的秘方全部都公开出来。那如果你需要一些那种偏方其实这本很好用,虽然他每一个老师对治某一种病的偏方不见得一样,但是其实都是算得上是江湖那种如汪洋牛毛蚊蝇般的偏方里面算是很强的,所以这个可以用。

然后呢,那以收集江湖上的这种验方的书来讲的话,清朝这个鲍相璈编的《验方新编》我觉得好用,就是他里面的用到好用的药的那个中奖率比较高,中奖率高这点很重要,因为你当然也可以去买大陆随便那种很多出版社都有在编的民间验方集成对不对,然后治每种病都有几百种验方,可是那个中奖率比较低。所以我觉得以实用价值来讲的话我觉得《验方新编》的中奖率是比较高的。

那《十一师秘要》的中奖率当然更高一点,而且他里面也有一些经方的教学我觉得是可以参考的,所以这就是我觉得在最后的最后想跟同学推荐的一点延伸阅读的东西。哎,又好像第4台在卖电锅,就是花了那么多的时间浪费你们的学费,然后在那边推销别人的著作,这是我在上课吗?实在是太可怕了。

伤寒杂病论卷第十三

辨疟病脉证并治

那这个我们杂病的部分有一个《疟病篇》,因为现在疟疾整个的不流行所以我都不想讲。那疟疾的话照理说,我随便说一个大意,就是这样子,照理说我们治疟疾好像是要用一些能够对抗疟原虫的药对不对,那对抗疟原虫的药物以实验室里面证实有效的一个是常山嘛,常山的苗叫做蜀漆,那常山蜀漆这个植物对抗疟原虫是有效的。

那另外一个实验室里头证实有效的就是所谓的青蒿制剂,当然那个要新鲜的青蒿,就是用冷榨汁的,不能加热的。那新鲜的青蒿汁也是有抗疟的效果,那那个应该是晋朝葛洪的《肘后方》的一个方子吧?那这个都是已经西医的研究说可以用了,那其实现在对抗疟疾的话也有西药可以用嘛,所以这个已经不太是中医的问题了。

那可是呢,这种不是实验室里面证实对抗疟原虫有效的药物呢,居然可以治疟疾那就很奇怪了对不对,就是说以现在西医的角度就会觉得不能理解的。因为病毒这个东西,virus这个东西多多少少还有一点玄学层面的感觉,因为它会沿着六经传对不对,所以你会觉得在能量上它好像是一个灵魂体一样的东西。

可是原虫就是你真的是在显微镜底下看到一只东西在那边爬来爬去的,所以这个时候就会让人怀疑说,有一些不像是有抗疟效果的药物怎么会能够对疟疾有效呢?那结果很奇怪,就是像疟病篇有一个白虎汤加桂枝的这个白虎桂枝汤,真的对疟疾有效,可是其中哪一个药物是有效成分到今天不知道。就是有效。但是实验室里头搞不出这个有效成分。

那至于说柴胡桂姜汤会对疟疾有效,那个比较有实验室的观察,就是说我们讲柴胡汤以前讲过,就是什么疟原虫的孢子要寄生在红血球里面才能够繁殖,可是柴胡类的汤一下去,那个寄生了疟原虫的那个红血球就会被柴胡打破掉,那这样子的话它就没有办法繁殖了,所以就能够截疟这样子。

【13.14】问曰:疟病以月一日发①者,当以十五日愈,甚者当月尽解。如其不差,当云何?师曰:此结为癥瘕,必有疟母,急治之,宜鳖甲煎丸。

鳖甲煎丸:鳖甲、射干、黄芩、鼠妇、干姜、大黄、桂枝、石韦、厚朴、瞿麦、凌霄花、阿胶、柴胡、蜣螂、白芍、牡丹皮、庶虫、蜂巢(炙)、赤硝、人参、半夏、葶苈子、桃仁

以上23味药,为末,取煅灶下灰一斗,清酒一斛五斗,浸灰,候酒尽一半。着鳖甲于中,煮令泛烂如胶漆,绞取汁,内诸药,煎为丸,如梧子大,空心服七丸,日三服。

那在这个治虐的事情里面呢,张仲景的书提出了有一个状况叫做疟母,就是疟原虫筑了巢了,好像在身体里面突出一坨东西,那这个疟母的现象用今天的医学来说的话,就是所谓的肝肿大或者是脾肿大。那用的药物是鳖甲煎丸。

那鳖甲煎丸我们这个桂林本里面的药物比较少一点,当然其实桂林本的药物也是很精华的啦,所以你如果是不严重的,就是你不想要—–我这边把《金匮要略》本的抄上来,就是《金匮要略》本的我抄上来的时候,我都觉得有一点不太确定这个药要怎么做出来了。

就是要拿这个炉子里面的柴灰泡在酒里面,就是柴灰是1,酒是15,然后呢,再拿这个碱性的酒去把鳖甲煮得稀巴烂,然后再把这个糊去把这些药裹成药丸,(同学:生源)生源我看也做不出来啊。我想你们做的话就是差不多这些药直接做药丸,然后灶下灰你就灶心土一拌随便加一点什么,还有一个百草霜,那也是各种草烧成的灰随便加一点意思意思就做普通药丸就算了。

我想要什么把鳖甲先溶了然后再这个什么我想做不出来,但里面当然比桂林本就又多一些比较厉害的药,鼠妇是一种虫,有点像螽斯、纺织娘的形状的东西,但是因为它喜欢叭在老鼠身上所以叫鼠妇。那听了你们也不想吃了嘛,好,删掉,不要吃。

那其他的药呢我想—-鳖甲煎丸里头应该是有乌扇,就是鸢尾花,就是比菖蒲要毒一点的那个,不是射干吧?等下有人说乌扇是射干。。。。,什么是射干什么是鸢尾啊?我一直记得这个方里面用的鸢尾。那这个赤硝是什么硝也不管它了,反正用火硝就好了。这种虫你如果药局没有的话你也只好认命了反正没有就不要放。

但是我觉得鳖甲煎丸要稍微教一下,就是说如果是肝脾肿大的患者,如果你比较初期的话,其实你用大黄蛰虫丸就很好,尤其是肝硬化的初期大黄蛰虫丸就很好。那大黄蛰虫丸是比较走得透,可是鳖甲煎丸的药效来讲比较能够就是让它消得快一点,所以我觉得可以同用。

而且内脏肿大的话,通常牡蛎壳我觉得可以放多一点,就是可以加一些牡蛎壳下去。这是对这个内脏肿大的病比较有效,所以你说早期的肝硬化、初期的肝癌或者是卵巢的一部分囊肿的病,其实鳖甲煎丸都是还可以用一用的。

所以就是说虽然我们今天不太有机会会治到疟疾,但是这个虐病篇的方子有可能派得上用场,所以就跟同学介绍一下。

伤寒杂病论卷第十五

辨瘀血吐衄下血疮痈病脉证并治

接下来呢我们就看到第15卷,第15卷我们就把这个淤血、吐血、鼻血,下血,疮痈病赶快把它讲过去就好了。虽然抄得满黑板实际上没有那么多东西要讲,这个课听起来不会很伤脑筋的。

【15.1】病人胸满、唇痿、舌青、口燥,但欲漱水,不欲咽,无寒热,脉微大来迟,腹不满,其②言我满,此为有瘀血。

首先15篇的第1第2条,就讲说你要用什么样的一些状况,来推测这个人可能会有淤血。我们中医一般的说,就是好像舌头如果翻过来舌头底下都比较是偏那种深蓝色的感觉的话,可能这个人体内是比较有淤血的。所以他第一条就写病人胸闷、唇痿,舌青、口燥。那这个地方就是说通常有淤血的人,这个胸部到腹部之间都是比较会觉得有一点塞塞的感觉。

那嘴唇呢,通常有淤血的人营养不会运行得很好,所以通常那个嘴唇看起来就比较不会有那种很红润很漂亮的感觉,就至少不是布莱特皮特的那个同居人的嘴唇。那这个舌头底下通常那个青筋发深蓝的感觉是有一点明显的。

而口燥但欲漱水,不欲咽,就这个人他随时会有一种嘴巴发渴的感觉,可是你真的要他去灌水,他又觉得我肚子并没有真的在渴,那这样的一种感觉通常是出现在大家吃味精之后对不对,就是这个人常年累月的处在吃了味精的感觉。

那这些这些征兆呢,然后他的脉呢,脉微大来迟,就是脉跳得慢吞吞然后又松松的、空空的。那这个人明明肚子不胀,他也跟你讲我觉得我的肚子胀胀的。就是有这样这样的征兆,其实这五六点里面,比如说你看到两三点的话,那你就可能要考虑一下,这个人其实可能是有淤血的体质。那这个时候用化瘀血的药去清一清是比较好的。

当然你说以我们现在,我想各位同学吃药也都是嘴巴比较刁了,就是蛮贵妇的啦。那我想各位的选择与其用一碗下淤血汤打掉,你会宁愿用3个月的大黄蛰虫丸才对,因为大黄蛰虫丸像舔棒棒糖一样这样慢慢化开觉得很温柔。

那下淤血汤那样咵,然后肚子痛然后打下一坨血,感觉比较难受一点是不是?所以它的这个下淤血汤我就觉得到底是不是一定要很用力讲呢,那也不必了。因为其实我们在讲桃核承气汤的时候有随便带到下淤血汤,就是有土鳖虫它修补的效果就比较好。

【15.2】病人如有热状,烦满,口干燥而渴,其脉反无热,此为阴伏,是瘀血也,当下之,宜下瘀血汤。

下瘀血汤方 大黄三两 桃仁二十枚 䗪虫二十枚(去足)右三味,末之,炼蜜和丸,以酒一升,水一升,煮取八合,顿服之,血下如豚肝愈。

他的状况就是这个人看起来觉得很燥热,口干、发渴,可是你把他的脉就是没有这个热象,那这个时候你就要考虑用下淤血汤。那其实这样的人现在多不多呀?很多。

当然有些口燥,发渴可是脉象没有热象的这种人,那个人她会说“我是虚不受补,我吃一点什么都上火,满脸都是痘子我超热的体质”,你就不要被这种话唬住,她是全身被淤血塞到了所以补不进去。那这种时候比较不严重的可能,你多给她喝几天温经汤也可以,那严重一点的话那还是下淤血汤,因为有的时候,开药要给人家一点被打到的感觉,哗啦啦就把淤血打下来了,那你那个人就会觉得好像比较有改善。

因为大黄蛰虫丸的问题点只有我们这些内行人能够用,因为大黄蛰虫丸是你知道它会有效的,静静的等3个月就会有效的,这种漫长的这种守候期,那外行人谁跟你这样子一点效都没有,然后跟你吃3个月啊是不是,所以以开业术来讲,有的时候下淤血汤还是必要的。

那同学要记得这个药是酒一半水一半煮的啊,这个不是完全用水煮的。当然有了这一半的酒的话,大黄的这个泻下的力道也不会很猛。这个汤我就不会主张说什么你要乘以0.1,当然这个大黄如果不乘以0.1还是有点凶,可是如果你是真的乘0.1的话,又显得这个药有点不够力道,就是要把那个淤血一下子踹下来啊踹不下来。

我跟你讲,在你们家里面如果要谋杀亲夫的话,最怕就是在楼梯上推他,结果他没有被你推下来,这样你就完了对不对,所以这个有的时候踹淤血还是要那一脚要下得狠一点。

那这个下淤血汤,其实在张仲景方里头,一个是产后淤血一定要用下淤血汤,因为土鳖虫是特别能够修补组织的,土鳖虫是那个你一刀把它切两段盖在一个碗里面,它的屁股还能找到头粘回去的一种虫,修补能力比较强,所以产后的淤血必须要用下淤血汤不能用桃核承气,因为那个只破不修,怕那个人会漏血而死。

可是终究来讲,下淤血汤在我们中国治淤的方子里面并没有很红,因为清朝的王清任开发了血府逐瘀汤、通窍活血汤那些方子,大家就比较喜欢用那一路的,就是里面放什么桃仁、麝香感觉就好像比放几十颗土鳖虫看起来要可爱点。

可是我当然用经方的人就是爱这个土鳖虫,就觉得好可爱就是这个虫子超好,又破淤血又很温和。那就是说下淤血汤,一直以来被后代的一些其他的那些比较不严重的淤血,后代还有桃红四物汤,就是四物汤里面加桃仁、红花这个也散淤血,所以就是它是一个被排挤在很边缘地带的一个方子。

那一直到什么时候它才有一点点又变得稍微有名一点呢?就是在民国初年的时候,好像是张锡纯的书里头讲的,他就说下淤血汤应该是可以治疗狂犬病,狂犬病其实是一种病毒性脑炎。就是你被疯狗咬了之后,这个疯狗身上的那个病毒进入了你的血液以后,经过平均来讲二,三十天的潜伏期,然后就开始发脑炎,发了之后人就快要疯掉一样,又怕水又抓墙壁什么的。

那个脑炎一旦发作了如果是在西医的手上的话,这个死亡率是99.99%吧,就是一万个人里面可以活一个人左右这样子,那活的那个人脑子也已经烧坏了。但是没有发作以前,西医是赶快打狂犬病疫苗,就是赶快产生抗体去中和这个病毒,那还有点办法。

可是中医就一直是,我觉得中医这件事很厉害耶,就是这种很猛烈,潜伏期只有20天然后发作必死无疑的一种病毒性脑炎,中医在脑子完全烧坏以前,用药的存活率可以到95%,这很强唉。当然最常用的方子是马钱子那一路的,然后还有另外一路是什么,其实我这只是随便聊聊,因为现在也没有人得疯狗病嘛乱讲。

另外一路就是什么荆防败毒散加墨竹根,就是有一种竹子的竹竿是黑色的,叫紫竹或者墨竹的根。那另外一路就是张锡纯提出来,就是说某一个中医师发现有一头牛被疯狗咬死,然后这个死掉的牛他们一解剖发现肚子里面一大坨血块,你知道学经方的人就会这样想,人在蓄血的时候会发狂。

所以西医说是脑炎,中医说是蓄血,结果他们后来就决定说如果遇到了狂犬病的患者就用这个下淤血汤下去,然后把他的腹腔的蓄血打掉。当然刚被狗咬的那七天是没有蓄血的,这个汤打下去也没什么效,就是他七天以后再喝。那发作的话如果那个人还没有死,从鼻子用管子灌进去就还可以。

就是民国初年这么玩了一轮,然后到了1959、60年代那个时候好像又搞过这么一轮,证实是可以救活狂犬病的。当然一般民间偏方还是以用马钱子为主,就是马钱子的药效,可能比较能够把脑子里面的病毒逼出来。所以这个汤是近代因为治疗狂犬病所以变得有一点红。

以狂犬病来讲,因为他们讲蓄血发狂的病机,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真的神经错乱的时候,有没有可能可以从淤血治呢?那那个可能性还是有一点点的,所以这是这个汤未来的发展空间,就姑且提一提。

至于说还有一种淤血,我这边再说一个药,昨天叫小芳帮我炒了一点,所以就顺便跟大家推销推销,反正我已经是第4台卖药的电台一样,什么东西都乱推销一通。

就是有一种淤积,我其实在教大黄蛰虫丸的时候应该有提到过,就是这个淤积是,你如果看他的鼻梁,他的鼻梁两侧是有一点发绿的。那这个的话,民国初年的彭子益的医书里面讲是肠胃里头有老积,那那个要用什么东西来打得出来啊,要用猪肉碳。

就是买一两斤瘦猪肉切成碎丁丁,然后用热开水窜烫一下,像窜火锅一样窜熟了以后就炒菜锅一直炒,不要让它起太大的油烟,把它全部都炒到一点黄都没有,完全碳化为止,就全部都黑掉为止。当然都会炒出猪油啦,不过你就认了吧,反正那个猪油它干了之后不太粘,就是脆脆的,然后把它送到药房去磨成粉。那这个每一次吃的时候,就差不多一天一、两次,每次吃一公克半左右。

那他说如果是这个鼻梁两侧有发绿的这种肠胃里面的淤积,你吃猪肉碳这个粉末,你会拉肚子拉出好像黑泥巴一样的东西。通常有这样的老积的病人会有交节病,就是说每次节气转换或者季节转换的时候他就会全身上下不舒服。所以如果有这种症状的话你就看一看,如果他没有鼻梁旁边的这个青色的话,你就可以看看他有没有大黄蛰虫丸症,什么两目黯黑、肌肤甲错之类的。那如果有鼻梁两侧的青色的话可能猪肉碳效果快点。

温白丸【来源】《外台秘要》卷十二

【组成】紫菀22克吴茱萸22克 菖蒲15克 柴胡15克 厚朴15克(炙) 桔梗15克 皂角22克(去皮、籽,炙) 乌头75克(熬) 茯苓15克 桂心15克 干姜15克 黄连15克蜀椒15克(汗) 巴豆7.5克(熬) 人参15克

用法】上十五味,合捣下筛,加白蜜和匀,更捣二千杵,为丸如梧桐子大。一服2丸,不知,渐增至5丸,以知为度。

那至于说打淤血的药,其实历代还有一个很强的方子,我忘了要抄黑板了,就是《医心方》里面的这个阴先生阴太太的温白丸,就是那家人姓阴,就是阴阳的阴。那这个方子是一个道士交给他的。那《医心方》是隋唐时代传到日本的古书篇编传出来的,那如果你不说医心方里面的话,温白丸在宋朝的《和剂局方》里面应该也有收录。

那温白丸是这样子,它那个药方的结构有点怪,就是说它其实并没有很多的化瘀的药,比如说有柴胡、菖蒲之类能够运行的药,可是里面有放一些巴豆,就是把这个巴豆用各种拉经络的药拉散它的药性,让它在你身体里面转。

温白丸的吃法就是说,当然你们详细吃法最好是能够上网看下有没有《医心方》或者《和剂局方》的记载,就是你可能每天就吃一两颗,因为巴豆很厉害你吃多了你会拉死,不要。就是每天吃一两颗,维持那种不拉肚子的状况,但是它说你这样子每天就是不拉,这样吃一点吃一点,可能吃到第5天、第10天、第15天的时候忽然一坨淤血哗啦这样掉下来,然后你肚子里面积的那个什么肿瘤啊,或者是什么内伤啊,就什么从马上摔下来,那种摔马的人身上的那个东西就打掉了。

就是温白丸其实可以说是一个很粗的方哦,中医的世界里面,凡是说这个方子是个道士教的你们都要小心,都很粗鲁的,就是道家用的方子比医家用的方子要不细致。所以这个温白丸,我觉得也是一个我们用来打淤血淤积的一个会用到的方子。

当然莹莹吃了之后也没吃出什么名堂嘛,对不对?就吃一吃不舒服后来也没吃了嘛,是不是?会有一点反胃、烧烧的。当然这一类的药还有一个方子,就是孙思邈这个《千金方》里头有一个耆婆万病丸,这个耆就是黄耆,那个老日耆,婆是老太婆的婆。

这个耆婆万病丸,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发音的翻译吧,就是古印度时代这个佛陀的时代,好像印度有一个神医叫Ji^vaka,Ji^vaka的字翻过来可能就念耆婆。那这个耆婆万病丸,如果你要在台湾配的话可能会配不全,里面有一两种好像是壁虎、蜥蜴类的东西你在台湾好像买不到。大陆那边有人配全了,我有一个大陆的学生配成了。

那这个耆婆万病丸,也是吃了一颗两颗以后你就会拉,但是就把身体里面不好的东西拉出来。因为耆婆万病丸,如果你说今日临床的话是有一些患者他的小腹异常肿胀,就是你不太确定它是肿瘤还是什么东西,但他就是小腹就鼓的,那那一种的话就要用到耆婆万病丸。

当然这个药其实是肿瘤科好用的药啦,就是它拉拉拉拉那个肿瘤就开始散掉。在台湾配的话不用求全,比如你少那几味药就少那几味药好了,就少掉一种蜥蜴,你就说不然我换一个我们平常当补药的蜥蜴比如说蛤蚧,那是用来补肺用的蜥蜴,不然有毒的药少用,我就放点补药下去凑合着了,少了什么都放土茯苓好了,就是凑合凑合。

那耆婆万病丸近代的使用案例的话,应该是岳美中的《医学全书》里头有一则,那也是大陆的老医生,也已经过世了。所以这些都是我觉得今天来讲这些破积的药蛮好用的。

【15.3】膈间停留瘀血,若吐血色黑者,桔梗汤主之。

桔梗汤方 桔梗一两 甘草二两 右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温分再服。

那第三条这个桔梗汤又是老朋友了。他说如果你吐血是吐黑血的话,代表你是这里面有塞住一些脏血嘛,那要把它挤出来,那当然是桔梗甘草啦。只是看到桔梗甘草汤你会觉得,如果这么便宜的药就可以把这个淤血挤出来的话,我干嘛要去喝血府逐瘀汤,那价钱差很多唉,这是价钱的问题,所以张仲景方家庭主妇省钱这点也很好,所以就知道一下。

【15.4】吐血不止者,柏叶汤主之;黄土汤亦主之。

柏叶汤方 柏叶三两 干姜三两 艾叶三把 右三味,以水五升,取马通汁一升,合煮,取一升③,分温再服。

黄土汤方 灶中黄土半斤 甘草三两 地黄三两 白术三两附子三两(炮) 阿胶三两 黄芩三两 右七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分温三服。

那么接下来第4条止血的方呢,仲景最代表性的就是柏叶汤跟黄土汤,简单来讲就是你有出血性的现象,柏叶汤和黄土汤都可以用。我觉得以理论上面来讲的话,同学可以看到一点,就是说张仲景用的这个药物比后代用来止血的药物要暖一点,也就是说后代止血有的时候会说,要用生地黄煮下去来凉血以止血。

可是张仲景开的这个止血药却是有时候比较暖的,那我觉得这个在我们今天的临床很要紧,因为我之前教理中汤的时候有讲,就是比如说有的人他专门冬天吐血,那是寒到他的肠胃有血栓,所以前面塞住了后面的血管才侧着爆出来,所以那个一定要用暖药才能通血的呀。

那这个柏叶我们讲过嘛,“柏叶西指,百脉朝肺”,就是让这个血全部乖乖的归经就用柏叶。当然它的这个药煮起来也是有点讨厌,要用马尿来煮,那你没有马尿的话你就水煮吧。那干姜艾草都是比较热的,那有一点马尿其实那个药会比较不那么燥啦。

那至于黄土汤呢就是灶心土,当然药局买的话,跟他讲伏龙肝,这个药是超级止血药、超级止吐药。这个药,你想想看,在这个古时候的炉灶里面烧了又烧,那些灰尘慢慢在柴灶里面结成的土,那当然是火走到极点就变成土的这种东西,像那个药性你说暖呢也是满暖的。

可是它这个止血药灶心土我觉得好用是,就是说你其实平常什么月经崩漏不止,什么药你都可以加点灶心土那都很有效。如果你要走这个黄土汤的打法的话,我想黄土汤我们今天开的时候,都是可以瞧一下的,就是如果你本来就是一个肠胃比较冷的人,你的那个生地黄跟黄芩可以放少一点,就是不必放到张仲景这个比例。因为今天开黄土汤,我觉得常常遇到患者他真的脾胃比较冷一点,就是他平常就已经有一点理中汤证的那个调子。

那你地黄跟黄芩开足这个量,那病人会拉肚子,就是他血止住了,他的肠道出血止住了,可是他拉肚子了。所以我就觉得你看着办,地黄、黄芩可以少一点。那如果你这个人体质比较燥热的话,那你这个白术、附子也可以少一点,这个是随你瞧,稍微照着那个人的脉象或者是主观的感觉作一点点小加减那开起来是比较舒服的。

那这个柏叶汤比较是往上吐的血用柏叶汤,那黄土汤后面还有一条就是往上吐的血跟往下面从大便流出来的肠道出血都是可以用黄土汤的,效果都非常的好,差不多一贴两贴那个血就止住了,很好用的。

【15.5】心气不足,吐血,若衄血者,泻心汤主之。

泻心汤方 大黄二两 黄连一两 右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顿服之。

那至于说第4条跟第5条的差别呢,是这样,第4条是讲你吐血。有些人,像从前拍的那个连续剧里面常常有人气得哽到了吐出一口血,可是他吐完了就停了呀,所以重点不是吐那一下,所以第4条治的是不停的问题,不停的问题你就比较麻烦,你要用止血药去收工。但是如果只是当下这个人刚好比较上火,所以喷了个鼻血。

就比如说这个人他没有止血上的问题而是急性的,就像我们现在看日本卡通片,那个小孩子看到卡通片动不动就是什么,男生看到漂亮妹妹鼻血就这样哗就喷出来,我觉得有没有这种事啊?但是这种一下子血冲头而喷出来的血呢,那就是用这个二黄泻心汤降一下就好了。

那这个二黄泻心汤在连续剧里面充分的被羞辱啊,就是从前有一个大陆连续剧李保田演的叫做《神医喜来乐》,就是他有一个王爷留鼻血不停,然后那个御医就给他开二黄泻心汤,说这是仲景方。然后开了没有效,然后喜来乐就拿了一把大蒜敷在他的脚底板,给他引火归元把它止住了,然后王爷从此就很信任喜来乐,然后喜来乐就一直被这个御医排挤、嫉妒啊、陷害啊。

我就觉得说,二黄泻心汤跟脚底敷大蒜比起来并没有孰优孰劣耶,为什么你们就是这么要跟张仲景过不去要把戏拍成这样?这个它这边写心气不足,那我是说在《辅行诀》里头,因为辅行诀等于是张仲景的这个《汤液经法》的更前一个版本的内容。辅行诀里面讲到朱鸟汤证的时候也说心气不足,所以你就会知道,好像在古方世界说到肾气不足会觉得是肾阳不够,说到心气不足会觉得是心阴不够。

艰艰艰所以就是当你心阴虚了,热往上冲了,你就用二黄泻心汤给它打下来,当然有些时候高血压是可以用到二黄三黄泻心的,就是因为就是热气往上升的时候你就降一降,所以泻心法有的时候用在高血压是可以的。

就是我过去说真武汤治高血压,同学不要把这东西学死了,因为真武汤只是针对水毒型的高血压,如果这个人不是水毒型的体质那当然有别的做法。当然我们今天好像流鼻血大流特流的人也不多嘛,所以这个方恐怕真的比较是汉朝的人才会用得多啦,就是我们如果中医那边比较讲体质研究的人会说汉朝的人比我们现代的人要阴虚一点。那我们现在的人就比较阳虚阴实一点,所以体质的调子不一样。那这个地方我想泻心汤就这样讲讲也可以了。

【15.6】下血,先便而后血者,此远血也,黄土汤主之。(方见前)

【15.7】下血,先血而便者,此近血也,赤豆当归散主之。

赤豆当归散方 赤小豆三升(浸令毛出曝乾) 当归十两

右二味,杵为散,浆水和服方寸匙,日三服。

那至于后面第6条、第7条是讲下血,就是你大便里头有带血,那它就是说如果你是先大便再有血,就是血在大便后面,那是肠道出来的用黄土汤来止。如果大便的时候先流血再有大便那是血在大便前面,那是痔疮出来,那用当归红豆散。

其实你不用那么龟毛说我这个血一定是大便前大便后,但是你在概念上要知道这个血是肠道破裂的出血还是痔疮的出血,就知道到这样就好了。痔疮类的出血,那当归赤豆散把这个直肠的湿热去掉那还是很好用的方子。那至于说黄土汤治疗肠道的出血、胃出血什么那都是很好用的方子。所以知道到这样子我觉得就ok了。

那我们的补充方是这样子,如果你真的要说到痔疮,我们后代方有很多方其实我在治疗人痔疮的时候都是常常开的,比如说有一个日本方,我们有做科学中药的叫做乙字汤,乙字汤是有一些消毒的药有一些升提,升麻之类的药,其实有的人就是乙字汤的始终拥护者,就觉得很有效。

那像我们的科学中药店随便买得到的顺天的乐世舒,那个药是胃癌的调理药,可是那个治直肠的湿热也很有用。那或者是槐花散、清肠饮或者你说我要用经方,大肠热就是肺热我开一贴麻杏甘石可不可以啊?也可以。就是急性的直肠忽然红肿热痛的,你能够清到大肠热的药物什么黄芩啊、地榆啊、槐花啊那都可以用,急性就这样子你什么方都会有效的。

但是如果你的痔疮就是有那么一坨东西已经老不好,开始有一颗一颗的,当然痔疮主要的理由,还是这个人身体里面有一些湿热之气掉下来,就像从前我遇到一个人,他是那个很喜欢很喜欢喝酒的人,他就说他的痔疮是他用手去摸,是像葡萄一样一颗一颗的,就是像一坨一坨葡萄一样在直肠里头的。那我就说这样要戒酒我才能医啊,那不医了,人生乐趣比较要紧,就直肠反正没人去摸它。

所以去湿清热的药,我觉得当归赤豆散还是很好用,如果你用地榆、槐花、黄芩之类的药都有可能会把人打虚掉,那你同比例的能够把这个湿热去掉来讲的话,当归赤豆散是最吃不伤人的。

所以这是很要紧的,因为我看那个外面一般药局在卖那个消痔丸,我就会觉得说,哎呦这个消痔丸,一个人如果能每天大把大把吃是受不了吧,就会被寒到,虽然它是去湿热,但是效率上来讲的话整个人会吃冷掉。那当归赤豆散就是这点好,它药性是温的,但是可以把血液里面的湿热拿掉,就不伤你的体质跟元气而且又能够消毒,所以这点是很不错的。

当然李东垣的医书里面有秦艽白术丸、秦艽苍术汤,那个也是不太伤元气的,如果要使用的话也是可以的,那也是治痔疮的。可是到后来我开始觉得用起来很爽的几味药,是孙思邈用的这些药,就是孙思邈他的痔疮篇它的前面就列出这五种药,就是如果你是气候变化或者人太累就发作的痔疮的话,你就放蛇蜕皮,那如果是一小颗有的时候大便会让你感到磨到的话就放鳖甲,如果是红肿的会有一点流脓血的放刺猬皮,那这几个都中药房有哦,这个蜂房也是中药房有,这个母猪左蹄甲啊悬蹄甲应该是左前的手吧,这个菜市场买了把它的蹄切下来送到中药房去烘干打粉,这个是有一坨东西,因为很多人是它这种,就是上大号的时候会那一坨掉出来,然后再慢慢的把它推回去的,那这个流鲜血的时候用蜂房。

基本上这五种药都用,但是哪一个症状特别明显,那种药就乘以三倍,就是原来是一比一比一嘛,你哪一种症状特别明显就乘以3倍,然后就打成药粉,然后每次就2公克到3公克。孙思邈说用井华水吞服,就是去seven买一瓶矿泉水,不行,seven好像磁场太差,买的东西然后会吃出问题。

我们的张启轩助教吃这个便利商店饮料好像吃得,前几个月帮他委中放血那个喷得啊,我就觉得你那个时候喝什么饮料啊简直是可以喝的平益灵啊,可以喝的地狱灵,所以我就觉得那就是好一点的矿泉水。没有关系,就叫我不要再讲了对对对,我错了我错了。那个没关系啊,助教吐老师槽很好的。

所以我觉得如果你能够用当归红豆散,再搭配这些古方的世界用的这些动物药,那治痔疮我觉得会治得很舒服,就是比你用外面的什么消痔丸要舒服,就是不会有被那个药凉到的问题,就是药都是温温的吃起来都是很好消化的,那是效果很好。

那如果痔疮治到完全没有红肿热痛,但是剩下来你觉得它是一颗息肉的时候那,我讲过第一个是僵蚕跟乌梅一比一做药丸,每天这样一把一把吞。

不然的话你可以用枯痔散,就是用毒药马钱子跟枯矾一比一打成细粉,然后用一点口水沾一点粉,然后伸进去插在痔疮上面,那一颗息肉就会结成一个硬疤,然后慢慢脱落这样子,把它毒死才可以。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