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膝无力:三痹汤;皮癣方示例:重剂消风散;保养方:菊花枕;阴阳毒:升麻鳖甲汤

厥阴及杂病下痢:柏叶阿胶汤;白头翁汤及加味汤,紫参汤,诃黎勒散

倒数第三堂课啊,呵呵呵呵,而且我已经被工作人员告知说“你的庄子课应该生意会很差啊,下半年就不用活了。”呵呵呵呵。。。没关系,我实在是比较爱教庄子,不爱教中医,那是个人喜好问题。

这个黑板上抄的方子啊,先大概说一下,这是因为上个礼拜有一个同学递单子,说这个老人家膝盖无力的话要怎么医。其实啊我这样说,你本来就是自己在学中医的啊,对中药比较有一定的信赖度的人呢,其实你一整年吃肾气丸的话,其实也会有改善的,就是不太需要用到太大阵仗的方子。

可是呢,如果是这个你想要给他吃药的人呢,他本身对中医的信赖度就没有很高的话,那叫他这样子天长地久吃肾气丸,他可能会觉得不是很开心,因为短期间不见得有明显的疗效。

那这样的话呢,像上次我不是有教一个什么热痹方、寒痹方跟虚痹方,那那个虚痹方也是治老人家筋骨不好的,可是那个一次也是要吃七个月,那个都是小剂量吃很久的。所以呢,如果是用这个三痹汤的话,这个三痹汤应该是大陆一个中医——岳美中先生用孙思邈的那个独活寄生汤改出来的,就是把千金方里面的那个独活寄生汤啊,去掉黄芪跟那个桑寄生。

独活寄生汤它那个桑寄生就是桑树上面掉了一个别的树的种子,在桑树上面长出一个别种的树的树芽。那这个的话呢,是用来把药引到腰的,因为是寄生在树的腰上面的。那我们现在要治手脚的话,就不必加桑寄生。

那老人家通常都比较气虚嘛,所以就加黄芪,那筋骨的话加一点续断也是好的,这样子改出来的方。那这个方子的话呢,就比较有可能如果是每天一帖煎剂的话,大概二十天以内,这个老人家他会觉得比较舒服了,就是手脚变得比较有力了。

那如果你那个膝盖无力是有膝盖本身的酸痛的话,那那个还是膝盖的酸痛,我觉得还是你先吃个十帖阳和汤比较快,就阳和汤把那个膝盖里面的那个风寒啊逼出去以后,再用这种比较补的药,效果会比较好。

那吃二十帖,通常这个三痹汤在二十帖以内,可以感觉到有一定的疗效。那你吃了一个月之后呢,你可能就会照这个比例做药丸哪,就是每天吞一把当保养,这样就可以了。没有什么特别啦,只是以效率上来讲的话,可能三痹汤会比较对某些情况的患者合用一点。

这个怎么煮啊?我看,以这个药量来讲的话,大概五碗水煮成两碗水差不多吧。那如果你要加一点点酒其实也是可以的,(学员:加酒下去煮?)加个半碗绍兴酒其实也是可以的。

第二个方子呢,就是上次讲到这个治什么牛皮癣之类的病啊,我是把这个各个版本的消风散的方子里面呢,我姑且抓了一个剂量开到最重的,也就是一般来讲消风散没有要开到这么重哈。像他什么浮萍放到一两什么为了要发那个风邪哦,豆豉哦,有放到五两那么多,那还要加七根葱白,这个都是以一般常规在开消风散来讲的话,这个开法是太凶了。

我之所以会挑这个最凶猛的版本的消风散呢,是要跟同学表达一件事,就是说治皮癣,我们说啊,以补养来讲要养血,可是,滋阴养血,那以发散邪气的话要能够祛风,但是皮癣有的时候呢,你要用到差不多这么重的剂量才会开始好转。当然你里面可不可以加一点蛇肉啊?是可以的啦。那个中药行啊,你买个三钱什么乌梢蛇啊、白花蛇啊那种不太毒的蛇,加进去是可以的。

但是这个汤呢,我也是觉得啊,尽量不要用啦,我觉得你如果那个皮癣啊,能够什么吃三个月的土茯苓跟大黄这种玩意收功的话,你就用那个方法比较不难过啦。这个药,我光是看那个方就觉得恶心了,就是感觉是十分不美味,要我喝我可能喝不到几口就开始受不了了,因为苦参很不好吃。

然后那个,豆豉,臭臭的,然后加上葱,一点都不会加分。所以,就姑且写了。就是如果你要挑战这一块的话,就是跟你讲,这个药呢,有的时候是可以开到这么凶才能够把那个皮癣的一些问题逼出去,这样子。而且还不一定逼得出去,这个是有点讨厌的。

然后这个药呢,其实开得那么重啊,而且它的建议的服法呢,最好是全部都集中在睡前喝,那你喝了之后就上床裹棉被,然后就发汗,这样子。那一两的浮萍其实可以发得出很凶的汗的哦,那个发法是不会输给麻黄汤的哦,只是那个用浮萍就是比用麻黄要不伤元气了,就这样。

那至于说养血的药,这个方子你如果用了,皮癣有一点点改善的话,那你就要跟这个方子交替的使用类似什么四物汤啊、或者是加味逍遥散啊,这种比较滋阴一点点的药来做收功。

然后呢,抄在黑板上的第三个方子啊,这是一个做枕头的方子。你知道,枕头套呢,你其实可以找你们家附近帮人家改衣服的阿姨叫她帮你缝一个有拉链的枕头套。那这些药材如果你用的话,半年换一次就好,所以还蛮耐用的。

(学员:半年就要换一次啊?)哦,你还嫌太短啊,呵呵,真正是不得了啊。那这个菊花、川穹、丹皮、白芷呢,做枕头呢,其实它原来的主治是治疗精神官能症跟高血压的。

那我个人是认为,如果你高血压是肾虚型的高血压呵,还是什么真武汤加石斛之类的比较有效。这个只能够把那个血压弄到稍微那个数据好看一点,不会真的能够到治根。

那我之所以提出这个方子呢,是因为,第一个,同学,大家都有共同的感觉,就是上这个中医课呵,老师是这个中药的推销狂啊。所以这样子,家里面已经堆满了来不及吃的药了,所以,就是已经药排在那边都没有空档可以吃了,如果再多给你一个用来吃的药,我想你已经排不进去了。所以,就是这个做枕头的话,就可以不用用吃的,比较轻松一点,哦,是这样的想法。

(学员:精神官能症是不是要安神呢?)对,安神,就是那种容易心烦意乱之类的。因为我个人的想法是这样子的啊,就是因为我们现代人的生活习惯来讲的话,比起古代人其实是比较多洗头。因为古时候的人不太洗头的,就是说,可能到了年底才用篦子篦一篦之类的,就是他们没有那么爱洗头。没有那么爱洗头的人,其实相对来讲,很多风气跟湿气比较不会从头进去。

但是呢,我们现代人,因为你,就是你如果不洗头的话,你同事都会闻到你馊馊的,就会觉得不太妙,所以都会通常都洗头洗得比较勤快。可是每天有这个水啊、湿啊这样子往头上去哦,渐渐地你可能会陷入一种状况,就会觉得好像头就闷闷的,不很清爽。你说晕眩也不是晕眩,说头痛也不是头痛,但是你的头就不是很清爽。

那这种时候我觉得用一个菊花跟其他药材的枕头哦,来做一个调整的话,人会比较舒服。它又比较是通这个脑部的血路跟醒脑的,那这个的话,人会比较舒服。那这个你如果是轻微的头痛或者什么,说不定换一个枕头就可以医好了。所以就姑且抄给大家哈。

那那个,您的A-mi网看看要不要列入商品的考量是什么东西。(学员甲:应该很棒啊!学员乙:很大诶。)看看你们巷口的那个帮人缝衣服的阿姨肯不肯帮你缝(学员:扎不扎人啊呵呵)会不会有点,我跟你讲,重点不是扎人,你怕它扎人的话,那个枕头套就要挑厚一点的布。就是你要请阿姨帮你找,就是你要自己去永乐布市什么买一块够厚的棉布,然后请阿姨帮你车一个有那个拉链的枕头套。

这样子是一个方法,但是这种枕头的方很多啦。比如说你是会头痛的话,你可以多加一点蔓荆子啊,然后如果你眼睛不舒服的话,你就可以塞一点什么夏枯草、密蒙花啊,就是其实那夏枯草啊、密蒙花啊,都是可以,(学员:密?密?密?)密是密度的密吧,蒙是蒙古的蒙哦,那这种东西就是加加减减你可以自己调嘛,那睡一觉之后其实就会有某种程度的疗效了。

那这个是上一堂课一些好像没收尾的。但是上一堂课还没有收尾的呢,还有这个阴阳毒的这个升麻鳖甲汤,我们来看一下这个卷十三的最后两条。

升麻鳖甲汤的第一个方子里面呢,是有蜀椒跟雄黄的蜀椒就是花椒。那第二个方子呢,是治阴毒的,是没有花椒跟雄黄的。那以一个最基本的中医的感觉呢,是这样子,就是如果,这个体内的,某一种我们姑且说是毒的东西,如果它发成一个比较看起来像发炎,然后身上起红斑的状况,那我们就会想像它这个毒是想要从皮肤表面出去。那这样子的话,就用雄黄跟花椒帮忙它发出去。

那如果这个人,他的症状呢,是没有呈现成身上起红斑的话呢,代表它这个毒没有想要从皮肤表面出去。那就不用用这种发表的药,就直接在里面用这个升麻跟鳖甲的药性呢,把这个毒在里面化解掉就好了。因为升麻这个药本身是一个,中药来讲,一个非常广谱的解毒药。就是从解病毒的毒,到所谓的蛊毒,嗷,这个蛊毒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也很难定论的。之类之类的,就是非常广谱的一个解毒药。

那你看他的这个症状上面的描述呢,他说阳毒发病的时候是面赤斑斑如锦纹,咽喉痛,唾脓血。今天来讲的话,最容易见到的患者是红斑狼疮。然后呢,阴毒他说面目青,身痛如被杖,咽喉痛。那这个免疫失调病还有另外一路,就是发作成这个人莫名其妙身上都在痛,所以其实,这个方子呢,以现代来讲的话,是用在这个免疫失调病是一个比较适当的用法。

但是呢,这个长年以来我们中国人不太用的这个升麻鳖甲汤呢,在我们到现代比较在着眼于这个免疫失调病之前呢,它在近代史上变得很有名的一次是因为那个鼠疫,就是黑死病啦。就是曾经在民国初年的时候这个鼠疫流行到中国来了,大概是岭南那一带。那就是他们说那个时候的病况是先是死老鼠,然后就开始死人。然后这个感染到的患者呢,就是身上起很多红斑哪,然后就上吐下泻什么的然后就很快就死亡了。你说鼠疫这个病其实是应该是细菌感染的嘛,也不是病毒啦。

那这个时候呢,后来被称之为这个“岭南四大金刚”的那几个人,我记得那个时候陈大剂陈伯坛是没有参加,大概去打麻将了哈。那这个另外三个人呢,这个黎小剂黎庇留跟谭彤晖跟易巨荪这几个人呢,他们就集合起来说,那这个鼠疫到底要怎么医。然后后来他们就觉得对着这些古经方来看,好像是对到升麻鳖甲汤。所以他们那个时候呢,就把这个升麻鳖甲汤打成粉,做成药散。

而且呢,就是升麻的量要特别加重,因为以他们开药的习惯来讲,他们觉得升麻的量以张仲景的那个剂量太小,没有办法把那个毒气化掉,所以升麻要更多。所以我们今天开升麻鳖甲汤,即使是治免疫失调病,升麻也可以多,没有关系,升麻可以下得更重。你一天的汤剂里面,有今天剂量的一两的升麻,是ok的。就那个时候呢,这个岭南三大金刚就把这个鼠疫算是扑灭得还不错啦。

所以,虽然我们今天说,现代的医术是比较进步。可是我觉得,在古时候如果以全世界的医疗水平来讲的话,那还是中国人比较强一点。也就是说,过去的几百年之中,世界上的人口应该还是中国这个地方的人口是最多的。因为有瘟疫流行的时候,中国人的这一套系统还是比较有办法想到一个招数可以对付,不会像那些好像欧洲流行黑死病,或者是欧洲流行大流感那个样子,一下子就死掉大部分的人。就是中国这边,比较有办法护住一个,好像说一定的人口,让他不要受害这样子。

那我们今天开升麻鳖甲汤其实,通常的开法呢,就是,不太放雄黄了。因为雄黄是那个,这个字到底是念,应该是念“砷”是吧?是砷化物就是多多少少是有一点那个砷的那个金属毒性在里面的了,那砷中毒的话基本上他要用防风来解毒啦。

可是,其实现在我们用起来也觉得,如果一个人他是免疫失调病他要往外发的话,你用花椒也够力了;要往里面去化解的话,就照阴毒的治法也可以啊。

那这个鳖甲的功用呢,比较是作用在所谓的厥阴血分。那就是说,你的血里面,好像有一些东西挑起一些异常的反应的时候这个鳖甲就像一个铲子一样,能够硬的把这个其他的药性铲进这个厥阴里面的血分里面去。当然,如果是我要开这个厥阴血分的驱邪的药,我可能会鳖甲跟荆芥同用。当然这不是在治阴阳毒哦,这是我说杂病的时候啦。就是因为荆芥属于是把血里面的风邪提出来的,那鳖甲铲进去,然后荆芥提出来。

这是,我们现在一般治伏邪的治法会常用的一个,一个组合。但是呢,如果你这个升麻鳖甲汤有足够的当归、足够的升麻,就是能够把以现在来讲,就是这个免疫失调的这个自己攻击自己的这个状况就是,让它平息下来。

我们之前在蛮早的时候讲到,第一次开始讲到厥阴病的时候有讲到说,其实以现在比较尖端的研究会说,这个自体免疫失调的问题是因为人体内建反转录病毒的量太大,造成那个破片段状的那个破掉的DNA太多,然后挑起的问题。然后那个时候人的免疫系统会认不得你自己是我的同类,这样子。

那这样的一个现象,为什么能够透过升麻鳖甲汤来解决呢?其实这也是,迷呀。嗷,就是,这个照理说是DNA到RNA层面的问题这个升麻跟鳖甲到底哪一味药是怎么样在作用的,我们今天其实也搞不清楚。只是在临床上来讲的话呢,有这样的患者。那你用了这个方子,多多少少都是可以得到一定的好转的。那你说它里面都有甘草,那甘草其实以同等药性来讲的话,甘草的副作用比类固醇要小。

所以,那这样子来想的话,像前面那个狐惑病的时候,其实也多多少少有一点免疫失调的调子了,那甘草泻心汤也是以甘草为主,所以就是所谓的有一点类似类固醇疗法的东西,其实中国古代就有了。只是中国古代他在整个药方的结构上面,我觉得是做得更完善、更漂亮。就是他不是,他不光是只是在用一个类似类固醇的东西去压抑你的病状,而是让你的整个身体的这个气血状况能够改善。

这样是蛮不错的。那我上个礼拜说什么,看到有一位作家写什么他的免疫失调病,然后人家介绍我看那个书,那我看他那个书里面写他中医给他开的方哦,其实就没有开到升麻鳖甲汤,那我就觉得很奇怪。因为他的那个描述,那个什么“身痛如被杖”,什么,就是很清楚就是如果你是读过《伤寒杂病论》的人,你几乎没有别的方可以开啦。噢,我就是有一点不太确定,外面的中医为什么对于这种好像非常明显,就是照着书生病的病人,可是没有照着书开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当然我不会说,什么免疫失调病一定要用升麻鳖甲汤,不是的。我觉得什么东西都是要抓主症开药,这个是最要紧的。有的时候我们上课的时候会讲到说,哦,现在大部分的高血压都是水毒型高血压,所以我们可以用真武汤怎样怎样。但是这真的只是在说一个大概,不是在说一个绝对。

像那个在开业当中医的大禹助教他前两个礼拜就有问我一个问题,就是他妈妈的高血压,她用真武汤好像没有怎么降得下去。那结果呢,他就跟我讲,他妈妈是怎么样一个状况,写Email跟我讲。那我看了之后,我就跟他打了一个电话。

我说,你妈妈的整个主症框是生姜泻心汤,就是有一点心下痞,然后容易嗝气,有食、食物的臭味。然后肚子容易咕噜咕噜响。就这是一个完美的生姜泻心汤的主症框,那这种时候你就不要去管那个什么血压高不高,你要先用生姜泻心汤,把她这个最凸显出来的第一个主症框把它拿掉。

而且你知道泻心汤能够泻心,其实它就有降血压的效果。因为你这个阴阳分裂,那个火气往上面冲,血压是会高的。那后来他给他妈妈开这个生姜泻心汤之后,那他妈妈的血压,不是很明显啦,就是开始有在降,就是有稍微有在降下来了。

但是呢,这种时候就是说,如果你一个明明白白的生姜泻心汤症摆在这里,你不管它,你说我要用真武汤去退血压。这样子走不通的哦。就是你的身体在跟你讲的话,你要听清楚,就是它第一个呈现出来最大的主症框先拿掉,然后你再拿掉第二个。

可能你这个遇到红斑狼疮或者免疫失调病患者,他在发病的时候,可能最清楚明显的主症是脸上起红斑啦,或者是身上在痛那你当然就开升麻鳖甲汤嘛。那这个拿掉以后,他说不定接下来你会发现他可能接下来有柴胡证或者什么的,那你再一层一层剥就对了。就是以这样的一个方式去开经方的话,我想会比较坦然。

而且你也不要急,有的时候我遇到那种哦,比较不常跟我碰头的人找我看病,我有的时候就会忍不住说,其实你这个状况要吃这个方,那个状况要吃那个方。然后他就觉得,这么多个方我怎么吃得下去?就是,但是,其实并不是的。我觉得我们平常开药的时候,如果你跟对方还有一定的往来互动的话,就是你先开一帖药,跟他讲说,我这个药只治你这件事,那等这件事治好了,我们再治下一件事,就像剥洋葱一样,慢慢剥。这样就,这样效果就已经会蛮让人开心了。

而且一些长期需要调补的患者呢,我想也不要急着去换方。比如说,一个脾胃虚的人,你调理他的脾胃就可以调一年。一个肾虚的人,你调他的肾就可以调一年。这些都不要急的。就是那种,好像是身体比较属于虚、劳、累的体质的人,你不要去想什么“一剂知、二剂已”“效如桴鼓”不必,那个都慢慢调就好了。那这样子的话,就是会开起药来大家心里头,我想会比较笃定一点。

然后,我们现在讲了阴阳毒之后,我们就再回到厥阴篇,好不好?我们把厥阴篇上次还没有讲的条文再往下面看,哦。我想我现在上课,因为实在是有一点想要赶进度,所以,可能上课都会,大家觉得比较没有意思,不好玩一点啊。就是在冲条文、冲进度而已了。

那上次是讲到那个11之83条的那个柏叶阿胶汤,上次讲到这个汤,那我们说这个汤因为是桂林古本后出的条文,所以临床上用的人也是比较少一点。可是呢?你看他的这个用药,柏叶是止血的,那阿胶是又止血又补血的。可是呢,干姜跟牡丹皮就是一寒一热,那这个一寒一热来讲,其实也是有这个厥阴的药法在里面。就是这个人本身他的体质可能有他寒的一面,也有热的一面。

而,以病的位置来讲的话呢,你就,你看到有牡丹皮了,你大概就会有一个感觉,就是这个人他的那个肠道的那个有问题的地方是在大肠。因为牡丹皮的作用点比较是大肠的火,不是小肠的火。如果是小肠在发炎的话,那个什么下利如鸡鸭肝的那种,那个是什么朱鸟汤,那个反而是什么,芍药跟黄连的这种结构比较能退小肠的火啊。就是小肠火归心火,那大肠火用牡丹皮比较有效。

所以,寸脉,下利是寸脉反浮数,尺中滞涩,那这个寸脉特别浮起来,其实如果以今天的把脉法的话,你这个寸脉也是把肺也是把大肠。因为肺跟大肠的脉象是同进退的。所以就是互为表里。所以这样子的话,基本上是一个大肠的厥阴病的发炎、化脓。但是呢,他,同时这个人的体质可能又是偏寒的。

所以,这种用药的技术面,就是这个条文希望是不要遇到啦。但是,如果遇到的话,还是要晓得一下怎么开。

那至于后面有一些,这个8.24到8.29条的这些,拉肚子的一些状况呢,我想,我们临床,好像今天的临床跟这种汉朝人的体质有微微的不一样啦,简单来说,就是汉朝人的体质比较阴虚,今天的人体质比较阳虚。所以整个拉肚子的那个调性会比较偏到少阴那一边,那这,这个这几条讲的状况我们今天比较少遇到。所以就先姑且不看。

那这个90条通脉四逆汤其实也是讲过了就是它是一个里寒外热,就是外面是出汗发烧,可是里面是下利清谷,那这个时候也是一个厥阴病的状况,因为它也是一个阴阳隔绝了,所以用通脉四逆,把这个阳气硬是打进这个阴的地方去。

接下来呢,91、92条,这个是厥阴病常用的这个白头翁汤了那要稍微讲一讲了。这个白头翁汤里面它的白头翁用到二两,而黄连、黄檗跟秦皮用到三两,那这样的一个用法呵,我们今天开的话,好像黄连跟黄檗喔,不太会真的开到三两哎。因为,汉朝的三两你今天开也得开一两吧,乘0.3。好像有一点多。当然,黄连、黄檗都是比较干燥的药。所以,尤其是黄连是止拉肚子很有效的药。那它也是本身就是这种苦寒的中药都是有杀菌的效果嘛。

可是呢,我们今天看这个白头翁汤的这种,它的主症叫做热利下重。就是这个人拉肚子是会烫屁股的。而且,通常不是那种大水泻啦。大水泻的那种状况可能都弄得偏寒的多一点。那拉的就是那大便黏黏臭臭的那种感觉,而多多少少可能会带一点脓血。那这个带一点脓血,如果是少阴病,还挂在少阴病的时候,是那个桃花汤,完全是寒的。那到了白头翁汤这边,它是转成真正有发炎的问题了。就是有细菌或者是原虫的感染。

因为白头翁这个药呢,它比较针对性强的是阿米巴原虫。那今天的人其实要得阿米巴痢疾不是那么容易的啊。就,除非你家里面养了猫狗,你每天跟它玩亲亲。不然的话,其实还不见得能感染到那么多只的那个阿米巴原虫。

就是,但是古时候的话,因为它的水啊、饮食可能没有像今天那么干净,就比较有可能会感染到,这样子。如果是阿米巴性痢疾的话,白头翁只加到二两啦,还,汉朝的二两啦,还不够。就是如果是阿米巴原虫痢疾的话,其实我们今天要开的话,白头翁都要加到现在的单位的一两那么多才行。细菌型的痢疾的话呢,秦皮的话就稍微要多一点。

当然如果,如果是你真的是得了这种白头翁汤证的痢疾,如果到西医院去检查一下是阿米巴还是,什么细菌性,通常西医院就会直接开抗生素帮你解决了,也轮不到你来喝白头翁汤了嘛,哈。那如果他开抗生素就能解决的话,那你就认了嘛,反正抗生素后遗症,以后再吃吃什么益多散什么把它修好就算了。

就怎样省事怎样好嘛。我这个人是觉得,也不用非要,就是我一定要坚持什么古法中医哦,要喝什么白头翁汤。我是觉得,我常常觉得就是,身为一个搞中医的人我觉得站在一个保险起见的想法,我是不会想要把西医消灭掉的哦。

我是觉得说,比如说你帮一个人治他的肝,如果西医院帮你检查,看他最近这个月肝功能有没有好一点?什么肝炎病毒有没有转阴性?你不是开药开得比较安心吗?就是说有很多,或者是说什么,有什么子宫肌瘤,你开药,然后西医他可以帮你照什么超音波,说什么子宫肌瘤这个月有没有缩小?这样你比较知道进退我觉得整个西医的检查系统,我觉得不要消灭是不是?就是说,都让他们来做检证,这样子,你开药比较能够放心啦,是不是?

那至于说吃药的话,就是,我就觉得吃中药的话,我的心情上是比较美食主义就是我觉得我跟中药的交情比较好,所以我比较喜欢吃中药。可是呢,你知道不爱吃中药的人,吃中药就是掐着鼻子在吃的,就觉得它好难喝哦。那还不如这个西药的药丸,一颗吞下去就好了,是不是?所以,这个大家有这种胃口上的不同喔。那我也就觉得不太方便有意见。

只是,我最近有一个朋友的太太,她是来找我看子宫肌瘤。结果我就发现,那个朋友的太太,她从前到现在,一直都是那种吃西药吃得非常乖的那种人。就是她,感冒药,那个西医跟她讲,说,几个小时要吃一次,她一定几个小时就会吃一次,一定不会乱改的那种,很乖的。结果呢,她就变成说,我,我希望能够先把她的这个厥阴区块暖起来,再来去破那些淤血什么的,哦。那结果她变成,一吃生姜羊肉汤就感冒。然后就,帮她调理身体就动不动就爆出感冒,动不动就爆出感冒。

然后那时候我才会觉得说,哦,原来这个西药的那个治感冒的那些药,好像还真不是什么可爱的东西哦。就因为我们中药治感冒,像这些伤寒论里面的方,都是要把感冒的病毒逼出去啦,就把它丢出去,消灭掉。这样子你的身体才能很干净。

可是呢,比如说,像伤寒论的感冒,比如说,这个麻黄附子细辛汤证,一直流清鼻涕。西医就会给你开一种药,让你的鼻涕停下来。就比如说,什么抗组织胺,可是,原来我们身体要流那个鼻涕,是想要把那个邪气排出去的。那他就用抗组织胺把这个东西封住了。

当然你身体里面感染一种不会让你死掉的感冒病毒,你其实也不会有什么大症状。但是那个病毒一直在那边,你的免疫系统就必须一直制造那个抗体去跟它打,打综合,也就是说,你身体里面一次又一次地感冒,然后那个西医的医法就让那个感冒病毒继续留在你身体里面。然后你身体就要不停地制造各种各样的抗体去,去跟那些病毒的力量去对消灭,这样子。这样子的话,其实从某种程度来讲,人会很累哎。

然后,等到我开始帮她调理身体的时候,我就跟她先生(?)说,哎呦,这样子的一个人的子宫肌瘤哦,你根本,破淤血的药没办法开。你一开她就全身,她一吃那种破淤血的药丸什么穿山甲啊、什么桂枝茯苓丸,她就全身不舒服。她,她那个身体的状况根本就必须从厥阴病打到少阴病,然后再这样,就是把她那个过去的累积起来的感冒全部都清掉一轮,才能够做其他的事情。

就是说,所以我,我个人是以为,就是感冒虽然是小病,在我们今天这个年代,大家也没有,也不会说常常说感个冒就死掉了。但是,但是这个东西就是,如果你的身体就是不断地在身体里面累积这种不同种类的病毒,我想终有一天会让你自己或者是你的下一代会累积到变成免疫失调病去。

对,就是这样子的一个状况,我觉得,还是我们,我们这个课程主要是上伤寒论,以这伤寒论的角度的话,我觉得这一块是要好好把握的。就是,每一次感冒你都能够用伤寒论的方法,把它医得很干净。这样子才比较能够减少未来的这个身体的负担。

不然的话,像现在,这位朋友的太太,我帮她调身体,就发现说,哦,她有想现在好累,就是,动不动,就是一补就爆出感冒,或者一补就上火。因为她身体里面病毒累积到那个量的时候,其实已经有厥阴病的体质了,就是身体里面寒热不调了,就是稍微吃点补药就会上火。就是这样子的状况呢,还是,要,要小心。就是我觉得是,学习伤寒论来讲的话,我觉得这一块是可以把握的。

至于说其他些疾病,我会觉得说,如果你能够给西医院做个检查什么的话,也不错,脂肪肝到底有多大坨的脂肪,他可以摸得清清楚楚,告诉你。那你这时候再来想说我要怎么减嘛,这个是,以检查角度来讲的话,我常常觉得以我们这种张仲景派的中医的人把脉不会真的把到像西医的仪器那么精啦。就是说,把一下,说,哦,你的肝脉不弦,说你的肝脉大概脂肪肝,这样可以。或者是血分的脉很宽大,噢,你是不是红血球不够?这样子,大概大概讲一讲可以啦。但是,要讲到非常细,就是这个人身上到底还有没有B肝带原(?)?那这个我不知道。赫赫,赫赫,这个把不到那么细了。

咳,那这个白头翁汤,它的主症是热利下重,哈。就是你拉完大便之后呢,你还觉得肛门塞塞的。就代表你那个大肠直肠都已经肿啦,就是有在发炎的状况。

如果我们,刚刚我们讲什么白头翁对阿米巴,什么秦皮对细菌,这个是比较实验室里的西医西药的讲法,哦。那如果我们用中医的讲法的话,白头翁是向上疏肝经的热气的。龙胆草这个走肝经是往下走的,那白头翁是往上走的。而它疏肝的药效,老实说喔,像我们后代方都喜欢用少量的柴胡来疏肝。但是实际上古代方子直接要疏肝经的热气的话,是用白头翁,哦。

那这个厥阴经有热邪,造成的这个下腹腔的发炎,那我说下腹腔的发炎意思就包含些妇女病喽。瑩瑩好像有一次就是,有一点那个妇女病的不舒服啊。她,从前她们习惯用的都是厥阴经的暖药。就是比如说,生姜羊肉汤啦,这个什么当归四逆啦之类的。那那个时候瑩瑩呢是刚好新做了一个暖宫丹,就是就是用一些吴茱萸之类的暖药用来塞进去的那种。就她试了之后发现反而恶化。那那个会恶化,那你就知道说她这个发炎,可能是真的有热,有湿热。那我就跟她讲说,那这个要用白头翁汤,才能把这个、这个、这个区块的那个热气把它散掉。

那她,那瑩瑩喝了以后呢,我不知道,不知道在家里面鬼扯什么东西啦,好像就扯到说白头翁汤是怎么作用的。我就说白头翁这个药疏肝哪,那肝经能够疏到多高呢?因为柴胡是这样子柴胡是疏到肝经这么高就换跑道从胆经上去所以,这个柴胡是,其实是胆经药,不是肝经药啊。

那白头翁到底能够疏到多高呢?我就说,如果是以疏肝来讲的话,白头翁的疏肝应该是高到差不多期门穴那么高吧。我说不会再高了,因为再高就钻进去,然后再从肺经出来了。那这是一个,好像那个不会,没有听过这样的,会把它转到肺经去的。所以,我说大概疏到肝经期门穴那么高。

那个时候瑩瑩好像跟我讲说,对呵,就是那个白头翁的药性就差不多到期门那么高,然后就变成,走到中间,变成从打嗝出来了,是不是这样子?(瑩瑩:这里会痛。)哦,这里会痛。(瑩瑩:期门会痛。)期门会痛。(瑩瑩:期门会发黑。)哦,期门会发黑。那后来怎么好的?(瑩瑩:就好了。)就好了。哦,所以(瑩瑩:就是默默(?)会发黑。而且左右不同,左边比较黑,比较)这样子。(瑩瑩:嗯。)(学员:发黑那时候放血有用吗?)(瑩瑩:放血有用我也不要放,呵呵,这个破病呵,多吃两三包就好了。)所以就是差不多疏到期门穴那么高。

那所以,我就说,下腹腔的这个发炎,如果不是这个什么细菌性痢疾或者原虫性痢疾的话,那有一些妇女病,你就可以想想看,就是你用温补的法不行,你就要试试看白头翁汤。(瑩瑩:如果白头翁汤吃了没有效,除了没有感觉以外,就是期门会爆痛。因为,没有东西给它打。)哦,期门会爆痛哦。(瑩瑩:对,这边会很痛哦。)(学员:就不要随便乱吃。呵呵。)(瑩瑩:对,对,要,要先确认自己是不是热的状况。要确认。因为我有一次不小心误吃,痛死。)

ok,那同学,就这样啦。女生的辛酸心事自己晓得。咳咳,那哎,请说(学员:因为现在有很多形容(?)大肠息肉,那是什么样的性子会得大肠息肉?)大肠息肉我们通常用的方子是那个什么,乌梅跟白僵蚕一比一做药丸一直吃。那你会,会用乌梅跟白僵蚕的话,其实他的想法就是认为这个是有风邪。(学员:风邪。)对,就是有风纠在那边,然后让那个地方的组织被那个风气搅住,然后开始增生,这样子。

那我是觉得其实去大肠风还有一个药,就是秦艽。就是这个东西其实也是去大肠风的。那到底要怎么样一个搭配会,会比较好啊?我有,我刚你这个问题让我问得有点,我,我有点当机了。因为我虽然过去,就是息肉类的方都是用那个,乌梅跟白僵蚕为主哈。可是,其实我好像在家里面有看到一些其他的招啦,其他的招数。那那些招数我是假如有机会就想来试试看。

但是,我现在一下子想不起来有哪几招。我现在唯一想得起来就是,比如说,那个,瑩瑩不是有在帮人家配那个我之前做的那个痔疮丸嘛,那那个痔疮药丸,我在那个时间点是觉得说,哎呀,用千金方里面那些药喔,真是比较好用。就是用刺猬皮呀、鳖甲呀这些荤药哦,打痔疮,比现在那些什么只是清热的那个什么,什么正气消痔丸要有效。

可是呢,那种痔疮丸呢,就不太治疗有一种痔疮,哈。它就是,那个痔疮是,就是好像发炎的时候是痔疮,不发炎的时候是息肉。你知道,就是那个痔疮就是一坨肉在那个地方。那那个,之前我设计的那个消痔丸就不太能够对付那种一半像痔疮,一半像息肉的那种,那种东西。

因为那个痔疮类的东西,到底是比较靠在那个肛门的口子上啦,比较靠在口子上的话呢,就是,可以用所谓的枯痔散,就是让那个肉枯死。那这个枯痔散的做法呢,是拿这个马钱子,因为马钱子你吃下去,怕你这个全身抽搐而死用搽的死不了人啦。就是,用马钱子跟枯矾,就是煅过,煅明矾之后那个,就是,马钱子跟枯矾,那马钱子当然也是要砂烫过或者油炸过啦,打成粉。差不多一打,一比一打成粉。然后如果那个,你说那个息肉刚好是在你手指头哇,还够得到的地方的话,就直接沾枯痔散去涂。

那这样子的话,因为马钱子作用在肠道的祛风效果呢,其实力道又比乌梅跟白僵蚕大。当然你,乌梅你也可以知道,它可能有点厥阴病的调子,就是要把它,要带到那里去。所以,如果有一点突出来的,你摸,手指头还能够探得到的,那你用枯痔散去搽,说不定效果会更快一点。就是,姑且讲讲。

然后呢,白头翁汤的那个加减里面,如果那个里面已经拉肚子拉到很虚了,那白头翁就要加阿胶跟甘草。那这个甘草他是写生甘草啦。不过如果是气虚的话,你用炙甘草也是可以的。那阿胶来,因为白头翁汤证常常都是拉大便的时候会带血,那那个人已经很血虚啦。所以要有阿胶来补血,甘草来护住这个元气会比较好。

那至于这个后面的9.13条,它比较是讲说,一个人哪,又拉肚子,又肚子胀,又身体痛的话,他说这个时候你可能会看到他外面有一个类似桂枝汤证的感觉,而里面有一个四逆汤证。他就说,你最好要先把里面的四逆汤证医好了,再来处理外面的桂枝汤证。

那这是伤寒论的原则性的一个,一个条文啦。就是,如果是这个表里经一起有病的话,你先把里经治好,再去治表经,哈。就是这个人如果感冒,他外面是麻黄汤证,可是他已经手脚冰冷了、拉肚子了,那这个时候你先用四逆汤把他这个手脚冰冷跟拉肚子医好,然后才能开麻黄汤去发汗的。就是原则上是这样子。

那9.14条呢,是补充白头翁汤证。它是说,如果你拉肚子是口渴得不得了,一直要喝水才舒服的。那这样子可能可以判断说你这个拉肚子真的比较热性的,那这种热性的拉肚子用白头翁汤去消炎,可能比较适合。那至于说9.15条,因为厥阴病,厥阴篇的后面就是,我们桂林本厥阴篇的后面就是那个金匮要略的拉肚子篇啦,所以就有好几条都是相关要拉肚子的,那我们就稍微看一看哦,也不是说很常用的方。

那9.15条它说,如果一面拉肚子呢,一面是会有餍语的状况,就是讲话是语无伦次的。那你就要考虑这是阳明病的里面有干的大便结在里面。所以这个拉肚子呢,是因为你的身体哦,打不出那些大便,所以才在拼命用拉肚子,想要推东西出来,可是推不出来的一个代偿反应。

那这种时候呢,如果有这种餍语的现象,这是一个实热的状况,那还是要用小承气汤,把里面塞住的东西打出来,这个拉肚子才能停。那这个要不要说是厥阴呢?也不见得啦。这不如,阳明病的一个例外,一个例外的情况。

那9.16条呢,其实不是在讲拉肚子,它是说你拉肚子之后,就是拉起肚子以后哦,你的心越拉越烦。那这个心烦的话,以张仲景的药法就会想到,可能是用泻心法,可能是用栀子。那么怎么分呢?他说,这个时候呢,按之心下软者,哦,这个ruan字,虽然他写的字现在写ru,但是从前差不多就是这样,这样子的一个字的,我认为它长这样子一个字。

所以,你说是ru也对,说是wan也对。也就是你,如果你的心很烦,你按你的心下,没有痞症的话,那这个药不是用泻心法,那这个心法是用栀子豆豉的法。

那它说唯虚法,为什么要说虚法呢,就是,我们上次有讲过,说张仲景讲到虚实的意思的时候,就是你没有具体的东西给它打的时候,就,就称之为虚;那有一坨实在的东西,像前面那个餍语那个,有东西要它打的是实。所以,这样子按一按,这肚子没有说,按起来有特别的感觉的哦,胃的地方没有特别的感觉,代表是能量上的热,那这个用栀子豆豉汤。

凡是张仲景的书写到栀子汤的时候呢,都会讲到说什么,如果这个人吐了之后就不要继续喝。可是实际上喔,栀子汤系,吃下去喔,二十个病人里面有十九个都是不会吐的。少数会吐的呢,是那个,他的那个热邪,已经刚好有沾到他的胃液或者什么东西,就是他的身体里面有一些胃里面的水,或者什么东西有跟那个邪气有沾到。所以,这个汤在操,运作的时候,那个有具体的东西它过不去,才会吐。所以,大部分的情况吃栀子汤是不会吐的。

所以少部分的人,刚好有一点点东西沾到有形的这个胃里面的东西的时候,会吐一下。那这个其实,也不是一个很关系到拉肚子的一个病了。我们只能说就是,如果拉肚子的人越拉越烦的话,你要知道用栀子汤去退这个烦。这些条文教起来其实乱没意思的哦,因为临床上面很少遇到啦,就是知道一下,就教完了我想你们回家也就忘掉了,大概就这种感觉。

那9.17条呢,是就算有教我也不知道大家会不会用这个方哈。就是,他说“下利腹痛,若胸痛者,紫参汤主之。”就是一个人哪,拉肚子的时候,通常是肚子痛,那可是呢,有没有病人呢,是拉肚子的时候反而是胸口痛的?很少,可是呢?如果这个拉肚子的病人是胸口痛的话,看这个紫参汤哦,半斤紫参,三两甘草恐怕这个患者是有肺癌啦。就是当他的这个肺里头有癌的肿块的时候,他的大肠就会拉肚子,可是痛的地方还是在肺。

那这样子的话呢,紫参这样子喝的话,其实就,我们之前有教过泽漆汤,就等于是中医的化疗药啦,就是你一直喝这个紫参汤,一直喝,喝到那个肺里面的肿块开始有一点缩小了,那个大肠的状况才会能够改善啦,嗷。所以说不定这个是比较偏向这个肺癌的人的拉肚子的一个状况。而且临床上来讲,会下利胸痛的,通常也是肺有病的人,不是大肠有病的人。

那那9.18条这个诃利乐散。这个诃子这味药呢,倒是,有机会会用到的。我们一般开药都,现是写诃子,不用它古时候的名字。那这个张仲景的书里面有这个诃利乐也是让人觉得有一滴滴的疑惑。因为现在的考据上来讲诃利乐这个药好像是唐朝的时候才正式传进中国的,所以,汉朝,但说不定,因为汉朝的时候佛教都已经来了嘛,说不定已经有带进来的,但是到底不是一个本土的药。

那诃子呢,他说如果你气力,什么叫气力呢?就是,你呀,在拉肚子的时候拉出来的水呀不如拉出来的屁多。有没有同学有,偶尔会遇到,就是拉肚子的时候普鲁普鲁普鲁普鲁是屁多,不是水多。那这个屁多的这个状况喔,如果你要用中医的看法来讲的话,是肠子里面有痰。那这个肠子里面有痰的话,给肠子化痰很好用的药是诃利乐。

那他说诃子这个十颗烤过以后打成粉,用这个粥喝下去,我想你们不要这样子,用那么多。我,你们如果要用这个诃子打粉要用,用稀饭吞的话,大概吞个两公克到三公克,就比较是用很凶了,不要用整整十颗这样一次吞。从前我有一个学生,我那时候没有用过这个药,他,他,他很好气力,我跟他讲说,你就用诃利乐散吧,反正你只有这个方可用了。结果他说,喝了之后吓死他了。就是,因为,诃子虽然,虽然以总结的药性来讲,是一个涩药。

可是呢,诃子在涩之前,其实是一个通药。也就是它会先让你把能够放的屁都放完。呵,他拉,诃利乐这样磨成粉,那么多的诃利乐磨成粉用粥喝下去以后,那个大便那个喷屁的那个状况,好像火箭要发射一样,呵呵,这个太凶啦,噢,不可以,就是,这样子用的话,那个病人一次就已经吓到了。因为那样子喷屁的话,有的那个肛门会破掉,那是很可怕。

但是你说,为什么诃利乐这个能够,特别能够化肠子里的痰呢?就是中,本草书里头是这样说啦,说这个有的时候航海的船哪,会遇到一些海那个海水已经变成果冻状了。他说刚好那个地方有鱼群聚集喔,加上那个什么底下有海草滋生哦,那个鱼的胶质跟海草的胶质烂到一团哦,那个航行的船有的时候会遇到一个海域一块海面是果冻一样,开不过去的,那就被粘在那里了。

那那个时候就要拿诃子撒在海水里面,然后那个海里面的那个果冻状就全部都散掉,哦。就是诃子是在航海上是这样用的一个东西。那所以就是,你如果是这个肠子里面有痰的话,诃子这样子吞下去,那个痰就消失化水,然后就猛喷一堆屁,然后那个,然后把那个痰全部都喷出来,然后就结束。这样的一个方子。所以,说有用还是蛮有用的啦。但是,稍为用小量一点。

好,那现在都八点了,我们下课二十分钟。

接下来呢,九十一九十二条,这个是厥阴病常用的这个白头翁汤了哦,那要稍微讲一讲了。白头翁汤里面哦,他的白头翁用到二两,而黄连黄柏跟秦皮用到三两。那这样的一个用法哦,额,我们今天开的话好像黄连跟黄柏哦不太会真的开到三两诶。因为汉朝的三两你今天开也得开一两嘛,乘0.3,那好像有一点多。当然黄连黄柏都是比较干燥的药,所以尤其是黄连是止拉肚子很有效的药,那它也是本身就是,这种苦寒的中药都是有杀菌的效果嘛。

可是呢,我们今天看这个额,白头翁汤的这种,他的主症叫做热痢下重,就是这个人拉肚子就会烫屁股的,而且通常不是那种大水泻啦。大水泻的那种状况可能多偏寒的多一点。那拉的就是那个大便黏黏臭臭的那种感觉,而多多少少可能会带一点脓血。那这个带一点脓血,如果是少阴病。他还挂在少阴病的时候,是那个桃花汤,是完全是寒的。

那到了白头翁汤这边,他是转成真正有发炎的问题了哦,就是有细菌哦或者是原虫的感染。因为白头翁这个药呢,他比较针对性强的是阿米巴原虫。那今天的人其实要得阿米巴痢疾不是那么容易的就是除非你家里养了猫狗,你每天跟它玩亲亲,不然的话,其实还不见得能够感染到那么多只的那个阿米巴原虫。就是,但是古时候的话,因为他的水啊饮食可能没有像今天那么干净哦,就比较有可能会感染到这样子。

那如果是阿米巴性痢疾的话,白头翁只加到二两啦,汉朝的二两,还不够。就是如果是阿米巴原虫痢疾的话,其实我们今天要开的话,白头翁都要加到现在的单位的一两那么多才行。那细菌型的痢疾的话呢,秦皮的话就稍微要多一点哦。那当然如果,如果是你真的是得了这种白头翁汤证的痢疾,如果到西医院去检查一下是阿米巴还是什么细菌性,通常西医院就会直接开抗生素帮你解决了,也轮不到你来喝白头翁汤了嘛,哦。

那如果他开抗生素就能解决的话,那你就认了嘛,反正抗生素后遗症,以后再吃什么益多散什么再把他修好就算了,就是怎样省事怎样好嘛。我这人是觉得,也不用非要说是我一定要坚持什么古法中医哦,要喝什么白头翁汤。我常常觉得,就是身为一个搞中医的人哦,我觉得站在一个保险起见的想法,我是不会想要把西医消灭掉的哦。

我是觉得说,比如说,你帮一个人治他的肝。如果西医院帮你检查看他最近这一个月肝功能有没有好一点,什么肝炎病毒有没有转阴性,你不会开药开得比较安心吗?对不对。有时候有很多,或者是说什么,有什么子宫肌瘤你开药,他是西医,他可以帮你照一个什么超音剖,说什么子宫肌瘤这个月有没有缩小。这样子你比较知道进退对不对。

我觉得整个西医的检查,检查系统我觉得不要消灭是不是。那就是说都让他们来做检证,这样子这样子你开药比较,比较能够放心嘛,是不是。那至于说吃药的话就是,我就觉得吃中药的话,我的心情上是比较美食主义就是我觉得我跟中医交情比较好,所以我会比较喜欢吃中药。可是呢,你叫不爱吃中药的人吃中药真是掐着鼻子在吃,就觉得他好难喝哦,那还不如这个西药的药丸一颗吞下去就好了,是不是。

所以,这个大家有这种胃口上的不同哦,那那我也就觉得,不太不太方便有意见哦。只是哦,我最近有一个朋友的太太,她是来找我看子宫肌瘤。结果我就发现那个朋友的太太她从前到现在哦,一直都是那种吃西药吃得非常乖的那种人。就是她感冒药,那个西医跟她讲说几个小时要吃一次,她就几个小时吃一次,一定不会,一定不会乱改的那种,很乖的。

那结果呢,她就变成说,我希望能够先把她的这个厥阴区块暖起来,再来去破那些淤血什么的哦。结果她变成一吃生姜然后她就感冒,然后就帮她调理身体动不动就爆出感冒,动不动就爆出感冒,然后面的时候她会觉得说哦,原来这个西药的那个治感冒的这些药好像还真不是什么可爱的东西哦。就因为我们中药治感冒,像这些伤寒论里面的药方都是要把感冒的病毒逼出去的,就把它丢出去,消灭掉,这样子你的身体才能很干净。

可是呢,比如说像伤寒论的感冒,这个麻黄附子细辛汤,这里一直流青鼻涕。那西医就会给你开一种药让你的鼻涕停下来,就比如说什么抗组织胺(西药名,音译),对不对。可是原来我们身体要流那个鼻涕去想要把那个邪气排出去的,那他就用抗组织胺把那个东西封住了。那当然你身体里面感染一种不会让你死掉的感冒病毒哦。你你其实也,你其实也不有什么大症状。但是那个病毒一直在那边,你的免疫系统就必须一直制造那个抗体去和他打打综合,对不对。

也就是说,你身体里面一次又一次地感冒,然后那个西医的医法都让那个感冒病毒继续留在你身体里面,然后你身体就要不停地制造各种各样的抗体,去,去跟那些病毒的力量去坠消灭,这样子。那这样子的话,其实从某些程度上来讲,人会很累耶。

然后,等到我开药方帮她调理身体的时候,我才发现说,哎哟,这样子的一个人的子宫肌瘤哦,你根本,破淤血的药没办法开。你一开,她就全身,一吃那种破淤血的药丸什么穿山甲什么桂枝茯苓丸,她就全身不舒服。她,她那个身体的状况根本就必须从厥阴病打到少阴病然后再这样子,就是把她那个过去的累积起来的感冒全部都清掉一轮,才能够做其他的事情。

所以我,我个人是以为就是说感冒虽然是小病,在我们今天这个年代,大家也没有,也不会说常常会感个冒就死掉了哦。但是,但是这个东西就是,如果你的身体就是不断地在身体里面累积这种不同种类的病毒,我想终有一天会让你自己,或者是你的下一代会累积到变成免疫失调病菌,所以就是这样子的一个状况,我觉得,还是我们,我们这个课程主要是上伤寒论嘛,对不对。

那以一个伤寒论的角度的话,我觉得,这一块是要好好把握的,就是每一次感冒都能够用伤寒论的方法,把他医得很干净。这样子才比较能够减少未来的这个身体的负担。那不然的话,像现在这个朋友的太太,我帮她调身体,就发现说,调起来真的好累,就是动不动,就是一补就爆出感冒,或者一补就上火。

因为她身体里面病毒累积到那个量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有厥阴病的体质了,就是身体里面寒热不调了,就是稍微吃一点补药就会上火哦,就是这样子的状况呢,还是要,要小心。就是,我觉得是,学习这块说来讲的话,这一块是可以把握的。

那至于说其他一些疾病,我会觉得说,如果你能够给医院做一个检查什么的话,我觉得不错,对不对。脂肪肝到底有多大头的脂肪,他可以摸得清清楚楚告诉你,对不对。那你这时候再来想说我要怎么减对不对。

这是,这个是以检查角度来讲的话,我常常觉得哦,以我们这种张仲景派的中医的人哦,把脉哦,不会真的把到像西医的仪器那么精啦,就是说,把一下说,哦,你的肝脉不显,说你的肝脉大概脂肪肝,这样子可以,或者是血分的脉很宽大哦,说你是不是红血球不够,这样子大概大概讲一讲可以啦哦。但是要,要讲到非常细,就是这个人身上到底还有没有B肝代元,那和这个我不知道,呵呵呵。这个把不到那细啦哦。

那这个白头翁汤,他的主症是热痢下重哦。就是你拉完大便之后呢,你还觉得肛门塞塞的。就代表你那个大肠直肠啊都已经肿了,就是有在发炎的状况。那如果我们,刚刚我们讲什么白头翁对阿米巴什么秦皮对细菌,这个是比较实验室里的西医西药的讲法哦。那如果我们用中医的讲法的话,白头翁是向上疏肝经的热气的,哦。龙胆草这个走肝经是往下走的,哦。

那白头翁是往上走的,而他疏肝的药效,老实说哦,像我们后代方哦,都喜欢用少量的柴胡来疏肝,但是实际上古代方,你直接要梳肝经的热气的话,是用白头翁,哦。那这个厥阴经有热邪,造成的这个下腹腔的发炎,那我说下腹腔的发炎意思就包含一些妇女病咯。

盈盈好像有一次就是,有一点那个妇女病的不舒服哦,她,从前她们习惯用的都是厥阴经的暖药,就是比如说生姜羊肉汤啦,这个什么当归四逆啦之类的。那那个时候盈盈呢是刚好新做了一个暖宫丹,哦。就是就是用一些吴茱萸之类的暖药用来塞进去的那种。结果她试的时候发现反而恶化。那个会恶化那你就知道说她这个发炎可能是真的有热,有湿热。那我就跟她讲说,那这个要用白头翁汤哦,才能够把这个区块的那个热气把他散掉。

那盈盈喝了以后呢,我们不知道,不知道在家里鬼扯什么东西啦,好像就扯到说白头翁汤是怎么作用的。我就说白头翁这个药疏肝啦,那肝经能够梳到多高呢。因为柴胡是这样子的哦,柴胡是梳到肝经这么高就换跑道从胆经上去啦,对不对。所以这个柴胡是,其实是胆经药不是肝经药啊。那白头翁到底能够梳到多高呢。

我就是说如果就是以疏肝来讲的话,白头翁的疏肝应该是高到差不多期门穴那么高吧。我说不会再高了,因为再高就钻进去,然后再从肺经出来了。那这个好像那没有听过这样子的,会把他转到,转到肺经去的哦。所以我说大概疏到肝经期门穴那么高,那个时候盈盈好像跟我讲过,对哦,就是那个白头翁的药性差不多到期门那么高,然后就变成走到中间变成这种打嗝出来了,是不是这样子。

这里会痛哦,哦这里会痛,期门会痛,期门会发黑,那后来怎么好的,就好啦,就好啦,所以,就是默默会发黑,而且左右会是不同,左边会比较黑,这样子。发黑那个放血有用吗?放血有用我也不要放,这么痛的地方,多吃两三包就好了。

所以就是差不多梳到期门穴那么高。那所以我就是说,下腹腔的这个发炎,如果不是这个什么细菌性痢疾或者原虫性痢疾的话,那有一些妇女病,你就可以想想看,就是你用温补的法不行,你就要试试看白头翁汤。我用白头翁汤吃了,没有效,除了没有感觉以外,就是期门会爆痛,因为没有东西给他打,期门会爆痛哦,对哦,这边会很痛哦。要先确认自己是不是热的状况,那要确认。因为我有一次不小心误吃,痛死。OK好,那回来制造那这个女生的辛酸心事那可能自己晓得。

那请说。那现在有很多人大肠息肉,那是什么样的情形,会大肠息肉。大肠息肉哦,我们通常用的方子是那个什么乌梅跟白僵蚕一比一做药丸一直吃。那你会,会用乌梅跟白僵蚕的话,其实他的想法就是认为这个是有风邪。对,就是有风纠在那边,然后那个地方的组织被那个风气搅住,然后开始增生,这样子。

那我是觉得,其实去大肠风还有一个药哦,就是秦艽,就是这个东西其实也是去大肠风的。那到底要怎么样一个搭配会比较好哦。嗯,我又,我刚刚你这个问题问得让我有点,我有点当机了。因为,我虽然过去就是息肉类的方都是用那个,嗯,乌梅跟白僵蚕为主哦。

可是其实我好像在家里面有看到有一些其他的招啦,其他的招数。但那些招数我是假如有机会就想来试试看,哦。但是我现在一下子想不起来有哪几招。我现在唯一想的起来的就是,比如说那个,盈盈不是有在帮人家配那个,我之前做的那个痔疮丸吗,对不对。

那那个痔疮药丸,我在那个时间点是觉得说,哎呀,用千金方里面那些药真是比较好用。就是用刺猬皮鳖甲这些荤药哦打痔疮比现在那些什么只是清热的那个什么,什么镇痉消痔丸要有效。可是呢,那种痔疮丸呢,就不太治疗有一种痔疮哦,他就是那个痔疮是,就是好像发炎的时候是痔疮,不发炎的时候是息肉。

你知道,就是那个痔疮就是一坨肉堆在那个地方,那那个之前我设计的那个消痔丸哦,就不太能够对付那种一半像痔疮一半像息肉的那种那种东西。那因为那个痔疮类的东西到底比较靠在肛门的口子上的,对不对。那比较靠在口子上的话呢,可就是可以用所谓的枯痔散,就是让那个肉哦,枯死。那这个枯痔散的做法呢,是拿这个马钱子,因为马钱子你吃下去怕你这个全身抽蓄而死,用差的得死不了的,你知道吧哦。

就是用马钱子跟枯矾,就是煅过,煅明矾之后那个,就是马钱子跟枯矾,那马钱子当然也是要沙烫过或者油炸啦哦,过打成粉,差不多一比一打成粉。然后如果那个,你说那个息肉刚好是在你手指头哦,才够得到的地方的话,就直接粘枯痔散去涂哦。

那这样子的话,可能又,因为马钱子作用在肠道的祛风效果呢,其实力道又比乌梅跟白僵蚕大。当然,乌梅你也可以知道他有可能有点厥阴病的调子,就像他要把药带到那里去。所以,如果有一点突出来的,你摸,手指头还能够探得到的,那你用枯痔散去擦,说不定效果会更快一点,就是,姑且讲一讲。

然后呢,白头翁汤的那个加减里面哦。就是如果那个人已经拉肚子拉到很虚了,那白头翁就要加阿胶跟甘草哦。这个甘草他是写生甘草啦,不过如果是气虚的话,你用炙甘草也是可以的。那阿胶来,因为白头翁汤正常他都是拉大便的时候会带血,那这个人已经很血虚了哦,所以要用阿胶来补血哦,甘草来护住这个元气会比较好。

那至于这个后面的九十三条,他比较是讲说,一个人哦,又拉肚子又肚子胀又身体痛的话,他说,这个时候哦,你可能会看到他外面有一个类似桂枝汤证的感觉,而里面有一个四逆汤证。他就说,你最好哦,要先把里面的四逆汤证医好了,再来处理外面的桂枝汤证哦。那这是伤寒论的原则性的一个一个条文啦哦。

就是如果是这个表里经一起有病的话,你先把里经治好再去治表经哦。就是这个人,如果感冒,他外面是麻黄汤证,可是他已经手脚冰冷了拉肚子了,那这个时候你先用四逆汤把他这个手脚冰冷跟拉肚子医好,然后才能开麻黄汤去发汗的哦,原则上是这样子。

那九十四条呢,是补充白头翁汤证。他是说,如果你拉肚子是口渴得不得了,一直要喝水才舒服的,那这样子可能可以判断说,你这个拉肚子是真的比较热性的。那这种热性的拉肚子用白头翁汤去消炎哦,可能比较适合。

那至于说九十五条,因为厥阴病,厥阴篇的后面就是,我们的桂林本厥阴篇的后面就是那个金匮要略的拉肚子篇啦哦。所以有,有好几条都是相关要拉肚子的,所以那我们就稍微看一看哦,也不是说很常用的方。

那九十五条他说,如果一面拉肚子呢一面是会有谵语的状况,就是讲话是语无伦次的。那你就要考虑,就是阳明病的里面有干的大便结在里面。所以这个拉肚子呢,是因为你的身体哦,打不出那些大便,所以才在拼命用拉肚子想要推东西出来,可是推不出来的一个代偿反应。那这种时候呢,如果有这种谵语的现象,这是一个实热的状况哦,那还是要用小承气汤,把里面塞住的东西打出来,这个拉肚子才能停哦。那这个要不要说是厥阴呢,也不见得啦哦。这不如说是阳明病的一个另外,一个例外的情况。

那九十六条呢,其实不是在讲拉肚子。他是说你拉肚子之后,就是拉起肚子以后哦,你的心越拉越烦,那这个心烦的话,以张仲景的药法就会想到,可能是用泻心法,可能是用栀子法。那么怎么分呢,他说,这个时候呢,按之心下软者哦,这个软字,虽然他写的字虽然写“濡”,对不对。

但是从前差不多就是这样子的一个字嘛,有一点像长这样子的一个字哦,所以你说是濡也对,说是软也对啦哦。也就像你,如果你的心很烦,你按你的心下没有痞证的话,那你就知道不是用泻心法。那这个心烦是用栀子,栀子豆豉的法。那他说为虚烦。

为什么要说虚烦呢。就是我们上次有讲过,说张仲景讲到虚实的意思是说,你没有具体的东西给他打的时候,就就称之为虚。那有一坨实在的东西,像前面那个谵语那个有东西要他打的是实。所以,这样子按一按,这肚子没有说按起来有特别的感觉的,胃的地方没有特别的感觉,代表是能量上的热,那这个用栀子豆豉汤哦。

那凡是张仲景的书写到栀子汤的时候呢,都会讲到说什么,如果这个人吐了之后就不要继续喝。可是实际上哦,栀子汤系,吃下去哦,二十个病人里面有十九个都是不会吐的。那少数会吐的呢是那个,他的那个热邪哦,已经刚好有沾到他的胃液或者什么东西,就是他身体里面有一些胃里面的水或者什么东西有跟那个邪气有粘到,所以这个汤在操运作的时候,那个有具体的东西他过不去才会吐,所以大部分的情况吃栀子汤是不会吐的哦,只有少部分的人刚好有一点点东西粘到有形的这个胃里面的东西的时候会吐一下。

那这个其实也不是一个很关系到拉肚子的一个病哦。我们只能说就是,如果拉肚子的人越拉越烦的话,你要知道用栀子汤去退这个烦。这些条文教起来其实乱没意思的哦,因为临床上是很少遇到啦,就是知道一下,就教完了我想你们回家也就忘掉了,大概是这种感觉。

那九十七条呢,是,就算有教,我也不知道大家会不会用这个方哦。就是,他说“下利,腹痛,若胸痛者,紫参汤主之”。就一个人啦,拉肚子的时候通常是肚子痛嘛,对不对。那可是呢,有没有病人呢,是拉肚子的时候反而是胸口痛的,很少,对不对。

可是呢,如果这个拉肚子的病人是胸口痛的话,看这个紫参汤哦,半斤紫参三两甘草哦,恐怕这个患者是有肺癌啦。就是当他的这个肺里头有癌的肿块的时候哦,他的大肠就会拉肚子,可是痛的地方还是在肺。

那这样子的话呢,紫参这样子喝的话,其实又,我们之前有教过泽漆汤,又等于是中医的化疗药了。就是你一直喝这个紫参汤,一直喝,喝到那个肺里面的肿块开始有一点缩小了,那个大肠的状况才会能够改善啦。所以说不定这个是比较偏向这个肺癌的人的拉肚子一个一个状况哦。而且临床上来讲,会下利胸痛的通常也是肺有病的人,不是不是大肠有病的人哦。

那那九十八条诃黎勒散哦。这个柯子这味药呢,倒是,额,有机会会用到的哦,我们一般开药的现在写柯子,不用它古时候的名字。那这个张仲景的书里有这个诃黎勒哦,也是让人觉得有一点点的疑惑,因为现在在考据上来讲哦,诃黎勒这个药好像是唐朝的时候才正式传进中国的,所以汉朝,但说不定,因为汉朝的时候佛教都已经来了嘛,说不定已经有带进来的,但是到底不是一个本土的药。

那柯子呢,他说,如果你气利,什么叫气利呢,就是你呀,在拉肚子的时候拉出来的水啊不如拉出来的屁多,有没有同学有偶尔会遇到,就是拉肚子的时候噗咯噗咯噗咯,是屁多不是水多。那这个屁多的这个状况哦,如果你要用中医的看法来讲的话,是肠子里面有痰。那这个肠子里面有痰的话哦,给肠子化痰很好用的药是诃黎勒。

那他说柯子哦的,这个十颗烤过以后打成粉,用这个粥喝下去。我想你们不要这样子,用那么多哦,你们如果要用这个柯子打粉要用稀饭吞的话,大概吞个两公克到三公克这个药性就很凶了哦,不要不要用整整十颗这样一次吞哦。从前我有一个学生,我那时候没有用过这个药,他他他刚好气利,我跟他讲说,你就用诃黎勒散嘛,反正也只有这方可以用。

结果他说喝了之后,吓死他了。就是因为柯子虽然,虽然以总结的药性来讲是一个涩药哦,可是呢,柯子在涩之前其实是一个通药,也就是他会先让你能够把能放的屁都放完。这个他拿诃黎勒这样磨成粉,那么多诃黎勒磨成粉用粥喝下去以后,那个大便那个喷屁的那个状况,好像火箭要发射一样,呵呵。这个太凶了,不可以就是这样子用的话,那个病人一次就已经吓到了,因为那样子喷屁的话有的时候肛门会破掉,那是很可怕。

但是你说,为什么诃黎勒哦,这个能够特别能够化肠子里的痰呢,就是中,本草书里头是这样说啦,说这个有的时候哦,航海的船啦会遇到一些海那个海水已经变成果冻状了,他说刚好那地方有鱼群聚集哦,加上那底下有海草滋生哦,那个鱼的胶质跟海草的胶质烂到一团哦,那个航行的船有的时候会遇到一个海域哦,那一块海面是果冻一样,开不过去的,那就被粘在那里了。

那那个时候就要拿柯子散在海水里面,然后那个海里面的那个果冻状就全部都散掉哦。就是柯子是在航海上是这样用的一个东西。那所以就是,你如果是这个肠子里面有痰的话,你柯子这样子吞下去,那痰就消失化水,然后就猛喷一堆屁,然后那个,然后把那个痰都喷出来了,然后就结束哦,这样的一个方子。所以说有用还是蛮有用的啦哦,但是稍微用小量一点。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