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痛治法,眼病治法补充;少阴篇:干姜附子汤,四逆汤,茯苓四逆汤

另外呢,因为这个课今天上完了之后呢,我预计就只剩四个礼拜的课了噢。所以呢,我就会要考虑到一些关于同学以后自己在家里面继续读书的一些问题。那我的想法是这样子:以各位同学学这个中医哦,伤寒论的第一年来讲的话,有一些太艰涩的书呢,可能可以先不必读,还是以这种比较平实的医案为主,会比较让大家在用药的时候有多一点的参考这样子。

那么,平实的医案里面呢,我又会觉得日本派的医案比大陆派的医案对你们来讲要好用一点。我不是在说谁的功夫高,谁的功夫低我只是以学习,就是初学者的角度来说。因为日本派的医案比较没有那么重视把脉,所以他比较是抓症状,然后再来推敲,这样的一个开药的思考。

那我想,以初学者来讲,这样的思考来说,对你们的头脑来讲是比较轻松的。那么至于说大陆那边的医案呢,它就可能会有比较多的关于病机的想法,可能是以阴虚啊,还是气虚啊,在探究他为什么会这样的这个角度在说。以初学者来说的话,可能可能会稍微,也不是不可以读噢。绝不是不可以读,只是好像会稍微有一点,现阶段来讲好像先不用探究到那个点,会比较舒服。这是你们,我觉得有一些方剂你们能随手开的熟练,这个是第一年的功课啊。我觉得比较要紧一点的。

我觉得医案来讲的话首先像,樊助教应该是很喜欢这一本吧。对,这个是从前台湾南部一位朱木通医师写的医案集,那这个在各位生活之中能够参考,能够使用的案例是比较多的。而且他的医术也比较偏日本派一点。就是他大概这个方剂,你要开的话,有这几个主症就可以开了。

那这样子的一个故事书,当然我要考虑到初学者,我不希望,就是我自己的揣想啊,就是初学者可能不是需要看那么多理论钻研的书,就是以看故事,就是你当床头书能够看的津津有味,而且你津津有味之余还愿意做一点笔记的那种程度的,就是乐趣,阅读乐趣比较高的。那我会觉得比较有希望让你能够以一个很快乐的心情继续读下去这样子。

可是这本书呢它在台湾已经绝版蛮久了,所以是不是我的这一本你们要的话,可以同学自己纠个团要不要统一的送到影印店去复制一本之类的,好不好?那就借你们自己拿去复制噢。还有呢,那这个跟朱木通同一个流派的呢,像日本那边的矢数道明,或者是大冢敬节。这两位先生的书呢,其实都算是对初学者来,对初学者来讲很适合的。而这个矢数道明跟大冢敬节的书呢,有一些是在台湾绝版了。我自己,当初还没有绝版的时候,我其实买了很多本,所以不止这两本。

那各位呢其实可以,那当然台湾版的绝版之后啊,大陆那边还是陆陆续续地在把它翻译成中文在出版。也就是早年台湾的中医划分这一系统的书籍,进来的很多。所以,如果你现在把大冢敬节跟矢数道明这两个名字放到那个市立图书馆的检索网站去找的话。那即使他这个书再重新拿入已经绝版了,那你还是很可能可以从图书馆借到,然后来看一看就是这两位先生的。我觉得是对初学者很适合的。

那当然以我们中国人的学习者来讲的话,当年的曹颖甫跟他的学生姜佐景记录的经方实验录,我这边是拿一本大陆版的,因为这边比较轻、比较薄。那它也有台湾版的,那台湾版就比较厚这样子。现在哪一个版本都买得到。而经方实验,就是大陆书,其实现在台湾好像并不难买对不对?即使是那种什么博客来网站,如果你检索一下他都可以帮你调货调过来噢。就是有一些大陆书店可以调货。

中医类的大陆书店我觉得以台北地区来讲的话,一个是那个台湾大学正对面那个巨匠电脑楼上有一个叫什么,不晓得是叫富国还是明善堂,就是它台中店叫富国,台北店叫明善堂。那个丁洲路跟罗斯福路之间的那个师大路上有一家问津堂,也是问津堂中医书比较多的书店。那还有就是季羡林书城嘛,当合路一段四十几号那个成品,老成品斜对面那里。那只是说,如这些大陆书店他就是他现场有的书你们好买,你没有的书你叫他帮你订,有的时候不见得那么方便哈。我希望大家是不要害怕简体字因为简体字你只要阅读差不多四个钟头就会习惯了。就是不必觉得太可怕,所以,曹颖甫、江佐景的这个经方实验录我觉得,以我们中国人的初学者是可读的。

另外呢,大陆那边哦,这一类的书还是颇多。我只是随便举一个,就是这边有一个书叶云柯父子整理的。就是这两位医生呢,他们是也是在临床上面,应该说爸爸了,比较在临床上面,比较多试着治病的时候用经方。然后他把他的医案写下来,那这样子的话,初学者在读的时候应该还是可以进得去的。那我就觉得这个可以。

那至于说上课讲稿的话,大陆出版的噢。我目前为止,伤寒论的上课讲稿我喜欢刘渡舟先生的。那么金匮要略的上课讲稿我特别喜欢连建伟先生的。那当然刘渡舟先生走了之后那大陆现在就是郝万山教授,那教的也是非常的,就是让人喜欢。那郝万山教授的上课稿应该,大家不要去买书,因为那个书是高度删减的版本。那个网路上可以下载完全完整逐字稿。那这几位先生的,我觉得,老实说,我也没什么好,也是不敢讲人家好或不好啊。因为人家功力在我之上哦。就是多罗嗦了显得自己很狂妄。

那至于说,有一些伤寒论里面的比较刁钻的问题呢,我是喜欢这一本,但是这一本我是说樊助教这种学了三四年的可以看一看。你们初学者就不必了。就是李克绍的书,就是三四年以后,我觉得对各位可能有一点用。就是等到你这种照伤寒论的这种,日本派的这种开法都已经开到很熟了,那李克绍的书可以让我们发现一些,我们这样子开没有效的时候可能要思考哪一个事情的反面,但是你现在正面都还没有的你就先不用想这么多了。好不好?

所以,这个并不是我推荐的初学者。我会觉得,如果你的中医呢是持续的有在进步的话那像是大陆那边,陈潮祖教授,或者是台湾这边马光亚教授的书呢,大概学到第八年、第十年左右可以看。因为陈潮祖、马光亚他们开药是那种非常的阔达自在,就是你想都想不到他会开那个方。你初学者如果先看那种书的话,就会乱了套了。我觉得我们是先能够把基本盘的东西好好地固好再慢慢往上爬。这样子是比较有学习上面的效率。

那另外就比如说,像是后代方派,你说清朝的陈士铎、傅青主那一派的医术是不是也很厉害?我想也是很厉害。可是呢,陈士铎的书就是你读进去就会乱掉,因为他同一个病,他会列七八种的不同的治法。然后七八种之间微妙的差异,那个辩症点不太容易抓,所以就会变成有一点,你在学习上面,如果是初学者的话,你会翻那个书,绝对不会看到很多很多仙丹,然后到时候你开的时候不知道开哪里。那这样子也会对学习上面我觉得不是很妙。所以初学者的话我觉得第一年挣的功课,差不多这样这样就好了。不用让自己太拼。

那如果,各位还有多用功的,一些想法的话,我想说,同学,我们这个事情我觉得录在录音档里面,人家会不是很好,人家会说我是又在那边做盗版了噢。就是比如说,我只是说比如说啊,我们还有一些中医教的,我觉得是很好的老师。而那些老师他的教的整个的思考跟用药的路数,跟我这个以伤寒论六经辨证为主轴的那个想法上有不一样的。那我就觉得跟我们现在这个课堂里面分享的东西,刚好是成全一个很好的互补结构的。

那如果啊,我现在一直在顾虑被录到音啊,就是说,如果这个手头上面呢,算啦算啦,录到了人家也不跟我计较。反正这个卖的光碟都是盗版的就是,如果手头上刚好有同学有一份这位老师教的课的这个上课录音档,那是不是同学可以组一个为期差不多一年的共笔小组,就是他的课程可能这几课给你去抄笔记,那几课给你去抄笔记,那你也不用逐字稿就知道,他说什么病在什么情况下用这个方可以对不对。如果你们能够找出一个共笔小组的组头,然后你们就固定每个礼拜呢,谁谁谁就做哪几堂课,然后做出来的笔记呢,由组头统一贴到同一个档案里面,email给我的话,那我可以帮你们改一改错字或怎么样。就是什么药的名字或什么有错字我可以帮你们改了再寄过来。

那你们就会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共笔。这一份共笔它的内容可能就是跟我上课的东西就是很不一样,就较有互补的效果这样子。那我也觉得这是一个可能可行的方案哈。就是看同学如果觉得有兴趣的话,在这个课程结束以前还有一个月左右吧,你们可以想一想,要不要来进行这样的一个想法。

就比如说,像有同学我看你们上课都是用电脑在做笔记的,那是不是可以就你来当组头,然后让这些同学约好,然后把这些东西再整理起来,那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智慧资源噢。当然就是剽窃别人的智慧噢。但是我,我一直觉得学中医到今天呐,都已经十几年了。我觉得我最大的感慨就是,我到今天都还不需要创造任何东西,就是只要去摸现成的已经有的旧的东西就可以了。然后有什么东西不会医的,一个字,偷。就是从别的老师那边,或者是怎么样去偷,偷招来用。就是这样子。

我很少觉得,我需要用到自己的聪明才智去做任何事。因为就是这个范围能够光是用偷的、用捡的、用读的,我这样读了十几年了,我都觉得还是继续用偷的就好。就是没有什么好拼的。我是这样的感觉。那等到能够偷的都偷完了,大概一辈子也快结束了。

所以就是对中医来讲,我总是觉得好像我这一辈子是没有任何建树可言的。因为大家都是,都是拿前人的东西在使用它而已。那可是,我觉得如果你就老老实实,成天就是这么一回事的话,那日子也就很好过嘛就是你从头到尾都不需要用到你的聪明才智很省头脑噢。

上个礼拜我教了一个方子叫做益肝散,那是说,头脑退化的时候,比较好用的方子。那么,我上礼拜忘了讲一件小小的事情就是应为曾经有同学递纸条来说他们家的小孩晚上睡觉会磨牙,那磨牙的话,我们通常第一个是想到说阳明有热会磨牙,所以我就跟那位同学说,那不然给他吃一咪咪的竹叶石膏汤试试看。

可是呢,那只是一个阶段的试验而已噢。那如果这个小孩子磨牙,吃了竹叶石膏汤也没有好转的话,那就可能要从这个神经系统的紧张去思考。那这个时候你就可能这个给他吃一点益肝散噢。就是作一个补充。

然后呢,上个礼拜说到治骨刺的方法,那个方子我写的时候什么,用五灵脂去配威灵仙哈,那想一想觉得太不美味了。那回家有查一查书,发现一般临床,用穿山甲配威灵仙就可以了。就是穿山甲大家都比较吃得下去嘛对不对,不要吃无数大便就是差不多这样这样可以就可以。因为很多药物其实功能没有差得太远,那当然就是挑好吃的吃嘛是不是。

然后呢,上个礼拜还是上上个礼拜谈到,就是有同学的递的单子是关于青光眼加上这个瞳孔,哦不是瞳孔,加上那个视野会缩小。那这个,我说青光眼的话,一般来讲,就是可能是吴茱萸类的药哈,然后加上一点去痰的药比较会有效。

可是呢,这个视野缩小这件事情,我想还是要跟大家做一滴滴的补充,我说一滴滴的意思是说,因为我这个人在这方面没什么料哈,也挤不出什么伟大的言论。因为我其实很少医眼科。这个东西不是我很擅长的领域,所以只能够给大家一个,就基本盘是这样子的这种想法。

那这个视野缩小呢,首先你可以想的是说,跟这个人的瞳孔有没有关系?其实青光眼的视野缩小大部分是没有关系的,因为青光眼的视野缩小,通常是那个整个眼球有一点变形了,所以视野会缩小。那个并不是关系到那个人瞳孔,只是顺便讲一讲哈。就是我们中医要用药的时候,如果是治瞳孔的话,就会,有的时候会比较龟毛去看,这个人的瞳孔是缩的太小还是散的太大?

那这个用药的调节是这样子。如果瞳孔太缩小,要它松大一点,这个用的要青葙子,从前在教那个青白散的时候写过这个药名。就是青葙子是让缩小的瞳孔放大一点的。那如果要让放大的瞳孔缩小一点的话呢,那是五味子,好不好?就是这个基本盘的用药路数你们先知道一下。

当然五味子这种酸酸的药说瞳孔,你说我放一点山茱萸也是酸酸的药或者是白芍药也是酸酸的药,帮忙缩瞳孔可不可以呢?也是可以的。就是,但是瞳孔散大了你的视野会不会受影响,这个不是绝对的关系哈。就是顺便提到。那通常呢我们要让这个眼睛的这个,比如说视野变得好一点的话,我们一般的习惯用药还是用这个,先开始的时候用通常用比较补肾的药。

那补肾的药我觉得,任何这个人的五官知觉的老化,你要它老化得慢一点,那肾气丸都还是很好用的嘛对不对。那不然还有一个石斛夜光丸可以用。那可是呢,在我们的临床的资料上面就会说,因为石斛夜光丸、肾气丸都是吃那种很长期的保养的。就是如果你是石斛夜光丸的话,其实你差不多吃九个月才算一个疗程。

可是呢,如果你这个补肾的药哈,吃了到第二个月但三个月哦,你还是觉得没有一点点的好转的感觉的话,那你就要考虑你可能用药的时候要开始用些疏肝的药来帮忙了。就是,补肾是基本盘。可是补肾补到你觉得到第二,然后第三个月就是一点都没有好转的时候,你就要想到用疏肝的。

那我今天我也不讲很复杂的,就是太花俏的疏肝药我也不讲,我们拿现成的东西来说噢。就比如说你疏肝药可以选择一个逍遥散,逍遥散呢,如果要对眼睛好的话,里面的生姜可以不放。但是呢你可以放什么呢,也是大家听得很熟悉的药,就是逍遥散可以去掉生姜,放一点菊花,放一点石菖蒲,这就会比较开窍明目。

从疏肝的角度去讲。那如果你要比较滋阴的话,我们一般滋肝血瘀的是加味逍遥散是加这个栀子跟牡丹皮。可是如果你是要治眼睛的话,那这个加味就不必加单枝,你加味可以加什么呢?加女贞子,或者是枸杞子。女贞子就是这个女人很贞烈的儿子噢。就是贞子,就是……那个。那这个就是用女贞子、枸杞子这个组合,来调理关于眼睛的领域的肝阴噢。当然我现在讲的都是非常的皮毛哦。只是以一个退化保养来讲的。

问:……

答:对对对。石斛夜光丸它的整个结构这样子做出来之后哈,它以疏肝的力道来讲,并没有那么充分。那直接用逍遥散,以疏肝为主轴,再挂一点是可以的,可以一起,你也可以就是,我觉得现在我很怕同学就是吃药吃太凶哈。所以你吃逍遥散的期间,你石斛夜光丸停两天我觉得也无所谓。就是以初学者来讲就是一次只吃一种药比较能够感觉出来,我吃的药效果到底到哪里了,对于你吃十种药的话,有效或没效你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问:那个肾气丸要停吗?

答:肾气丸不用停啊。肾气丸是长期调理用的噢。那所以,大约是这样子。所以这是上一个礼拜的课稍微作一点小小的收尾噢。因为现在是处在赶课阶段,所以好像很多东西还没有讲就觉得,不行了,要下课了。就陷入一种自暴自弃的状态。那么我们现在呢还是到少阴篇噢。那接下来的课我就觉得同学辛苦哈,会很沉闷,因为我要赶课。所以就是一条一条就念过去的样子。好像不怎么有趣的样子。

那我们上次有讲到这个黄连阿胶汤,就是如果你的顽固型的失眠是很烦躁的,你就要考虑用。那这个心烦啊,那讲到这个烦的感觉,我想我们学伤寒论的时候啊,一定要很清楚两个字在定义上面的不一样。就是“烦”这个字跟“燥”这个字的不同点在哪里。因为他张仲景写的时候常常是烦躁烦躁一起写。

可是我们如果拆开来说的话,那各位同学,烦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烦是一种心情很不舒爽的感觉。就是你非常有意识的,就是听这个音乐你觉得心情不爽,那这个音乐让我很烦,那听这个人讲话觉得心情不好,觉得这个人让我觉得很烦,是不是?就是非常有意识的感觉到不舒爽的感觉。这样子叫做“烦”。

那“燥”呢,如果单用一个燥字的话,是指这个人会有不自主的小动作。就是他本人呢,好像已经呆呆的,没有在想什么了。可是呢他一直在抖身体,一直在颤动。就是他主观意识没有什么感觉的,但是会有很多不自主的小动作。

那至于说烦躁一起来的话,我觉得你也可不可以说张仲景常常会习惯性的连用,可是我们在读伤寒论的时候啊,就需要去认知到一下。就是说,什么样的烦躁是在说那个烦的感觉,什么样的烦躁是在说燥的感觉。

就比如说哈,阳明病的时候,其实很多时候那个病人都是很烦的啦,因为阳明病是偏热的,那这个热火这样烧上来,人是很烦的。但是少阴病的烦躁呢,就很多时候,那个人其实是着重在“燥”这件事情。就是他已经没有太多的意识了。可是他的身体在抽蓄,身体在乱动之类的。那那个是以燥为主。

那么伤寒论里面呢,大部分的烦,像是阳明病的承气汤的烦,太阳病栀子汤的烦,这些烦呢,大部分都跟这个人有热有关系。可是还是有一些例外。就是说,当你的正气被邪气纠缠住的时候,人也会很烦。就像是,从前教桂枝汤的时候有一条,说你喝了桂枝汤之后,凡烦不解者,就是喝了桂枝汤之后反而全身都觉得很烦,很烦。那个是你的正气一下子不能把那个邪气扯掉。所以被弄得很烦。

那小柴胡汤的明确反应之前也可能会先发烦,那也是少阳的药要作用的时候,要把那个邪气逼出去的时候,它有一点扯不掉的时候,你的心情会烦,就是你的心很乱、很不爽。那伤寒论里面呢,最烦的是什么?朱鸟汤症不是伤寒论里面第一烦,伤寒论的最烦是吴茱萸汤症。

就是你这个人呢,如果吴茱萸汤它是发沉,少阴病的话,那个人就是整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哇,就完全受不了了。就是你说他多痛苦,他说不知道,我就是很痛苦。就是他不会跟你讲我很烦。因为你知道现在病人不见得读古书的,你不要等着他说“我烦躁欲死”噢。他会跟你讲我快要受不了了,活不下去了。像这种时候常常是挂到吴茱萸汤症,这是最烦的。

而有的时候呢,这个病人他虽然啊,有体质上的那个邪气是有热的,可是呢,那个热啊,没有烧到心,没有烧到头的时候,那个人即使有热,也有不烦的时候。就比如说,大陷胸汤证,这个我完全根本没有跟你们讲这个汤哈,大陷胸汤是这个,当你的那个肠管破掉了,那个脓啊,弥漫在整个腹腔里面的时候形成的。今天是叫做弥漫性腹膜炎嘛。可是,因为这个,西医这边给他起个名字叫腹膜炎哈,可是西医自己也觉得很心虚。

因为人的腹膜就像保鲜膜一样,也不会发炎的啦。就是那个烂脓刺激到腹膜,所以人痛得要命。你一摸他的肚子就剧痛,其实不摸也是痛的你在打滚嘛。那这个大陷胸汤是你吃的时候,它会从肠道,从那个洞把那些脓又抽回肠胃道里面排掉,然后那洞挨关起来。一个很奇怪的汤!当然希望有机会不要用到哈。但是呢,大陷胸汤证的那个人呢,即使是剧痛得在床上打滚,那他烦不烦?他不烦。就是他那个烂脓在肚子里面,那个火没有烧到心,所以他也不烦。他痛得要死,可是心情上不是烦的。是清清醒醒的在这里剧痛。

不晓得同学有没有遇到那样西医院住院的,就是腹膜炎的那种患者啊,就是很痛的。那我爸爸是老西医嘛,那他都是叫这种患者他不叫腹膜炎,他故意念成“腐膜炎”,就是腐烂的那个烂膜膜在肚子里。他也不太喜欢用腹膜这两个字噢。因为有点不合逻辑这样子。那所以呢,以少阴病来讲的话我觉得,有的时候张仲景说到烦躁的时候,在少阴的实症的状态呢,他是比较偏于在讲这个燥这个东西,就是身体不自主的这种抖动、颤动这种现象。那说到的的确确是烦的,那是吴茱萸汤症。

就是这个地方稍微跟同学顺一顺。我不知道,因为有的时候课讲到现在,我已经统掉有些东西是我讲过的哦。就像阳明病里面,张仲景说心下是指我们的胃,说胃中是指我们的肠,就是你一定要相信,就是汉朝的这个解剖学是不发达的,就是人的这个所有的内脏位置什么都是乱,大家就随便空想科学一下就是大概这样的感觉。

那这个黄连阿胶汤呢,就是以心烦为主症。那你说它,有的时候它也可以治到这个皮肤病啊之类的。因为你知道我们说皮肤会长藓,或者容易起白屑屑,大部分的时候呢,是会,以中医的理论呢石灰挂到血虚生风这件事情。问题就是,这个血需要怎么补?这个风啊要怎么祛?用药的轻重之间老实说是有一点难拿捏了。

比如说,你说这个人皮肤病我用当归补血汤加上消风散,那这个理论上是,就又补血又祛风嘛是不是?可是呢,有时候这个最基本盘的药啊,用起来闹闹的。或者有一些比较猛的中医他会把消风散里面一些祛风、散风的要开到很重很重这样子。然后补血的药里面再多加更滋阴的药,就是有的时候那个皮肤,你那个药性就有一点透不到那种感觉。

所以这个光是一个消风散,就有轻飘飘消风散,跟猛爆消风散这个不同的等级的开法噢。因为有同学就问牛皮癣的问题。所以这个再过一阵子,等教了乌梅丸我还是会教的。但是呢,像是日本的矢数道明的医案里面呢,就常常说。他治这种皮肤的藓症,他常常用一个方叫做温清饮,那也是比较补血祛风的方啊。大路子是这样子。

但是偶尔的时候,他如果遇到这个人,就是好像,每天都好像个很中间走的地方特别干燥,心烦烦的,舌头红红的。那他就用这个朱鸟汤来治。那反而效果会比较好。因为,鸡蛋黄、阿胶、芍药这些东西滋阴效果往往就会胜过很多补血方。

那当然这个东西的治法像是大陆的陈潮祖教授,他治这个廯类的东西,他倒是常常用这个乌梅丸煎汤剂。因为他说乌梅丸里面那些东西都是消风沙虫的,解毒杀虫的东西,你如果把它煎成汤剂,然后能够发的话,也是一样能够治。就是路数是很多,所以,我觉得这一件事情上面来讲是有一点乱噢。

但是,我之前在教大黄蛰虫丸也在说,就是你如果要治皮肤癣的话,大黄蛰虫丸还是要乖乖吃三个月。因为你那个廯一旦长厚了,那个廯那个部分的肉都已经变质了,跟你的本来的组织都已经有一定淤到不通了,所以大黄蛰虫丸吃三个月比较安心。因为它能够让那个淤住的微血管松开。那这样子的话,药效才能够到。

那今天都不是在讲牛皮癣专辑啦,只是随便带到一下,是不是?黄连阿胶汤,就是如果你能够抓到这个人心烦的主症的话,其实有可能治到蛮多有的、没有的事情这样子。

那下面的附子汤我们已尽讲过了教真武汤的时候就讲过了。那这个附子汤是两条嘛,一个是整块背啊在发冷,而你的嘴巴又不渴,这是一个可以用的主症框;那第二个主症框就是手,身体的那个关节什么都在痛就好像麻黄汤症那个痛,只是你的脉是沉的,不是浮的,那就用附子汤。那再来就是妇人篇里头,就是这个女人她如果有流产的体质的话,有的时候要用附子汤补强她的代脉,可以预防流产哈。

那接下来二十六条也是讲过的,就是少阴病的时候血分太寒,身上有扯痛的感觉的时候,用当归四逆汤原方噢。这个扯痛感知道吧不动不痛,动了会痛。那当归四逆汤我也跟同学讲过,就是治到的东西太多了就是有的时候如果这个脉正合的话,我想,现在随便说吧,像富贵手这种都用当归四逆汤来治啊,哦就是你这个地方血气到不了,当归四逆汤也是可以用的。那如果是女性同胞可能会多一点就是如果你是那个长期的容易手指冰冷的话,那当归四逆汤也是你一个调养的时候可以用的方子。

再来这个二十七条的这个桃花汤。这个汤我觉得是蛮重要的汤,可是呢,却不是一个常常会用到的汤。怎么讲呢,就是桃花汤啊,他的存在呢,差不多是这个拉肚子的一个过渡期。就是你知道少阴病或者是太阴病拉肚子,常常都是比较偏寒性的水泻,那这样子,拉着拉着拉着拉着,噢。他如果还是在理中汤症的时候就是拉稀嘛,拉水,那到了四逆汤是下利清谷,可是呢,如果,比如说这个四逆汤或者真武汤症的这个泻肚子一直拉一直拉,那肠胃一直很虚寒,他终究有可能拉到肠膜开始破裂脱落。

所以这个时候呢,他拉出来的大便就会从,这个大便基本上还是比较寒性的水泻,如果则这个,如果这个大便变成热热臭臭烫烫XX的,那就已经从少阴又挂到厥阴的白头翁汤去了。所以这个X,桃花汤症只是一个过渡的地方,那这个过渡的地方呢,他因为冷泻到,长期,好几天都在冷泻,冷泻到肠膜被刮下来了。肠膜下来你大便就会看到有那种,好像那个水煮蛋白的那种东西,然后呢里面就会开始有血丝,这样子。那这样子的冷泻到出血的时候,那桃花汤是很重要的。那这个也是张仲景的方里面用白米用的比较多的,而且理论上也是煮的比较久,就是先煮就是比较多的米,比较煮得久一点,让它入下焦祛湿。

然后呢,这个赤石脂呢,用一斤。赤石脂是,我们经常说,红色高岭土嘛。我们之前教那个赤石脂禹余粮汤的时候有讲过,赤石脂是用来焊接气血的,就是怕他这个人的元气从肠道这边要脱掉,所以要用赤石脂来焊接气血。那这样子的话就用重一点,因为它不是很毒的东西噢。

赤石脂还好,就是它,它都以一担、一斤那一斤我们今天可以开个差不多四两五两都可以噢。反正叫药房给你打细呗,那一半煮在它药汤里,然后一半就是用药隔着这个泥巴这样喝下去。那当然干姜是暖肠胃的噢。

那桃花汤呢,你要说它的履历表非常漂亮的是,大陆那边的确是有经方医生光是用桃花汤就治好过大肠癌。但是我觉得这也是少数的例子噢。就是我们如果要说大肠癌的通方的话,其实是用桃花汤去挂那个白头翁汤,就是厥阴经的热毒要用白头翁汤去清。然后里面的那个不好的东西呢,要用那个肠痈的那个薏苡附子败酱散去把那个,里面的那个脏东西再清干净点。但是我现在说的都是很没有把握的治法。因为这个东西呃还要看整个人的体质的这个寒热啊等等。

我不需要给你们一个什么超级有用的那个方子。只是说有的人用这个方,有的人用那个方。就是,大约是这样子的路数。所以呢我想说桃花汤呢,同学,你可能会没有机会用到,可是还是要知道一下,因为你真的遇到那个拉肚子一直不好,拖了好几天的人他差不多差不多虚寒到那个点上,就会出现桃花汤症,就是开始带血丝哈。好,所以,稍微知道一下。

问:这个小孩也可以吃吗?

答:小孩可以。就是,但是不用给他那么多吃泥巴啊,小孩就减量一点。就乘以0.1左右就好了。

这个,当然它这个28条就是啊,在补充桃花汤的辩证点。因为只是下利便脓血这件事情,白头翁汤也会治下痢脓血,所以以主症这样来讲有点粗,所以它就讲小便不利,下痢不止便脓血症,就是它一开始就是有少阴病的调子,它的尿尿就已经不太行的,这比较是肾脏的泌尿的这个功能没有很好,然后一直在水泻水泻,然后水泻到后来开始带血了,那这样子就是比较适合的情形。

那至于说它29条,少阴病下利便脓血可是足阳明,那这个,因为到底是足阳明经的哪个一穴道,到今天还是有争议的,所以呢,我们姑且这样想好了啊,如果这个人是很虚寒的下利便脓血的话,那你灸一灸足三里,或者灸一灸关元那同时是有帮助的,就是小小有一点帮助是可以的。

那再来30条呢,哦对,前面桃花汤我想跟同学要讲的就是说,我们之前曾经大约的把伤寒论里面拉肚子的方子顺过一遍,那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是同学在思考的时候,就是要把每一个方摆对位置。这样明白吗?就是差不多这个阶段是用桃花汤,可是如果这个人他用桃花汤又没有治好,又多拉了五六天。那他可能少阴病变厥阴病,就变成白头翁汤症。就是他在主症框会有一点微微的不一样。就是少阴又传到厥阴去了。

那还有就是,单纯的不拉稀,就是不是水泻到出血,而是他就是,比如说,肠胃道有出血。那大便就不一定是拉肚子的,可是大便里面会带血的,那那个的话直接用肠胃道的止血药,那那个是黄土汤,用灶心土来处理的一个方。所以就是说主证框多一点少一点,就用的药是不一样的。就是大家心里头每个药它使用的版图,我们要把它区分清楚啊。

那再来30条呢,也是我们这个治少阴病嘛,这个常常会遇到的一个方子,就是伟大的吴茱萸汤啦。这个少阴病,吐逆手足逆的烦躁欲死的吴茱萸汤主治。那吴茱萸汤的主治,通常这个病人就是在那边哦,我快要受不了了,我好痛苦。这些话就会讲出来了。那如果他不讲的话,你也会看到那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滚来滚去,那么,至于说,是不是一定要有吐又有拉呢?其实不是那么一定。

吴茱萸汤哦,如果你是感冒变成吴茱萸汤的时候呢,只要你是手脚冰凉,加这个人滚来滚去受不了了的时候的那种烦躁呢,大概就可以用了。好,那么这个东西啊,讲轻一点就是治烦躁了,尤其燥字都不必了,就是烦了,烦得要命。

可是讲重一点是这样子,就是少阴病有时候啊,这个人他的那个肾功能啊,弱到要产生尿毒的那个阶段啊,会出现很明显的吴茱萸汤的那个证治,就是肾脏啊当机啊,不会动啊。那他的这个身体里面代谢不掉的这个血液毒素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们中国人的说法只会说吴茱萸汤症。

清阳之气被浊音之气粘住,那如果你用西医的说法,说不定他身体里面有一些代谢不掉的化学物质啊,快要产生尿毒了就是他的肾衰竭的前驱期。那这个时候你就要赶快用吴茱萸汤把他治好。那当然,如果以这个不是很用功的同学的家常来说的话,吴茱萸汤症会出现,这个汤症会出现在什么时候啊?就是你感冒的时候,还有不小心吃了肾气丸的时候,就是肾气丸把那个感冒黏住,往里面一粘,就会出现这个症状了。

学生问:“感冒不可以吃肾气丸?”老师:“那三阳感冒不可以吃肾气丸,因为肾气丸就是往三阴经拉的,如果你是太阳阳明少阳病,它会把它整个扯进去。所以三阳感冒的时候就不可以吃肾气丸。那吃到了的话,就常常会变成吴茱萸汤症。就是这个邪气被黏住了,所以这个时候要用吴茱萸汤把它解掉。

那接下来的一整串,少阴喉咙痛,扁桃腺发炎的六个方,我们上次我们都已经先提前讲掉了就是我们眼前呢,就可以跳过就好了。那接下来呢,就要跟同学来讲啊,什么白通啊,四逆啊,通脉四逆啊,白通加猪胆汁啊,或者是什么四逆加人参啊,这几个方剂的总的结构,好不好,它的条文我们也是一条一条看过去啊,但是我们先讲一个,我们从整个基本盘慢慢这样堆下来。

首先呢,我们现在拿的课本是,桂林本的伤寒论。那么桂林本的伤寒论呢,四逆汤是四味药,就是这个干姜、炙甘草、生附子和我们现在放党参啊,不放人参啊。可是宋本伤寒论里面的四逆汤是只有三味药的,它是不放人参的。就是这个东西你先知道一下,就是以后在网络上随便逛相关的资料的话,看到四逆汤的话,你会至少就是知道说,这个甘草干姜附子的三味药也是对的,有人参的四味药的也是对的。就是伤寒论的版本不一样。

那么至于说,要不要加人参呢,我是觉得,加也不错,就像大陆我记得应该是刘泸州老教授吧,他就觉得四逆汤可以加人参,因为如果这个人处在拉肚子的状态,有参比较能够补津液,不会让他拉干掉。而且加党参又补气又补津液,对这个药的药性也没有伤害啊。所以不妨这样子用。

那么我们如果以四逆汤当做主轴啊,来讲接下来这几个方的话。首先,四逆呢,如果是问它是要治什么的话,一定是治四肢厥逆嘛,对不对,那就是手脚冰凉,是不是,那我记得以前同学提过一个方子是说,他一年四季都手脚冰凉,那这个时候呢,你就要看一看你的手脚冰凉呢,是整段的,还是只是手指头的。如果是,手指头特别冷呢,那那个是当归四逆加味汤。那如果是冷的感觉有到手肘,脚冷要冷到膝盖呢,甘草干姜党参附子的这个四逆汤。

可是啊,这样在赶课的时候还是要说闲话嘛,好像不说闲话同学们会睡着啊,我不要乱揣测你们的心意啊,但是同学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情有点奇怪,就是四逆汤这个方子的名字,有一点在张仲景的取名字的逻辑里面是有bug,就是比如说,你心火太旺,对不对,用泻心汤,那那个汤的名字是讲它的治疗效果,整个胸口结起来,用陷胸汤把这个胸口打平掉,那那个陷胸汤也是讲效果。那这个如果大便不通用承气汤,把你的大便能够接下来,是讲效果。

可是四逆汤是整本书里面唯一一个以症状命名的方,所以这是一个有一点怪怪的地方,那这个怪怪的地方是有两个解法啊,就是一个是日本人他们抄过去的伤寒论。四逆汤他们抄什么啊?回逆汤。就是他手足厥逆了,它让你恢复那个手足不要厥逆的状态,恢复这个逆的状态。所以这个四字在日本版的伤寒论是个回字。这个抄的版本上是这样子。

那另外呢,就是在唐朝的一些方书啊,比如说,孙思邈的《千金方》,还是王韬的《外谈秘药》这样的一些方书,他们抄到这些方的时候呢,是当归四逆汤叫四逆汤,然后呢,甘草干姜附子这个四逆汤呢,叫四顺汤。那当归四逆汤叫四逆汤,是对的。因为当归四逆汤是因为阴阳不相顺,就是阳气离开你的血脉,对不对,你要出去乱跑一跑,把这个拉回来,所以是四逆,把阳气抓回来的,往里面抓的,说逆是可以的。

那但是呢,四逆汤呢这个甘草干姜附子的四逆汤,叫四顺汤。让你这个因为冷而缩起来的手脚能够,当然这个客观呢,感觉手指比较冷,或者是整段的来分别当归四逆还是四逆不同啊,那以辩证点来讲的话呢,有的时候当归四逆汤的人啊,他的主观感受比较麻木。就是当归四逆汤症的人啊,他有时候手指冰凉到一塌糊涂就别人摸到,他本人就是“有吗?有吗?”他不太有feel,但是这个甘草干姜附子的四逆汤,他的那个感觉就是,自己会觉得天哪手脚好冰冷。就整个要缩在棉被里的那种感觉。

当然这个感觉呢,又跟麻黄汤的那个恶寒不一样,因为麻黄汤那个恶寒呢,他整个人裹棉被他可以发烧发到39度哦,没有客观的冰冷可言哦,这样能够明白吗?那这个主观觉得的冷,其实麻黄汤比较多。但是,那你说怎么分,脉沉还是脉浮嘛。四逆汤是脉沉的,那麻黄汤是脉浮的。

那如果,中间还有个桂枝附子汤,桂枝加附子汤,就是汗口没有关起来,但是还是觉得很冷的,那是桂枝加附子汤。然后,所以这个少阴病的这个倒数第三条,他就写,少阴病脉沉者即温之,宜四逆汤。那这一条我想是个很基本盘的打法,如果你真的得了少阴病,什么事都不想做了,然后你就好像脉是不是沉得很里面。马上用四逆汤暖身,这是一个正治法。

那么四逆汤的用药呢,用的是我们基本来讲的话,甘草干姜附子那如果这个汤啊,没有附子的话,是甘草干姜汤那甘草干姜汤是治什么?治肺冷是不是?就是肺要暖,不要让它暖得太凶。用甘草让干姜慢慢暖透上来,就是治咳嗽肺冷的时候用的甘草干姜汤。那如果没有甘草呢,那个汤叫干姜附子汤,干姜附子汤是这个太阳篇里面出现过一次,那干姜附子汤呢,同学们看一眼第七卷的第三十条。

这个干姜附子汤呢,也是我们平常没有常会用到的一个方,但是,以讲道理来讲,大家知道一下。就是如果一个人,他是在治疗感冒的过程啊,被人家乱医一通,就是又先吃了泻药,然后泻了之后不太对,然后又给他又发汗。

那这个时候又泻了之后又发汗,那你,就刚刚同学听了觉得有点好笑,但是我们的家人其实很会这一招啊,就是感冒了之后就要先补充维他命c,先果汁狂喝对不对,然后又说什么要泡热水澡要发汗,就常有啊。这个又泻又发汗之后啊,我们之前讲到太阳篇的时候,不是讲到太阳篇关系到人的营气卫气嘛,脉管里面运行的是营气,脉管之外的是卫气。那它可能会形成一个状况,就是这个人的卫气啊,整个被打散掉了。

当一个人的卫气整个被打散掉的时候呢,就会出现一个现象,他说什么呢,是昼日烦躁不得眠夜而安静,不呕不渴,无表证,脉沉而微,身无大热,就是这个人他并没有什么高烧啊或者是脉浮那种邪气的反应,但是相对来讲呢,这个人就是白天的时间呢,整个人心很乱,很不舒服。然后到了晚上他就平静下来。

那这个时候张仲景他的思考是这样子,就是我们的营卫之气啊,白天来讲卫气会出来做事,到了晚上卫气就会回到营气里面去修养去了,那也就是说当他的卫气受损的时候,他白天出来一些卫气出来就会想要打架。可是又没有力气打赢。所以就会不舒服,整个人很不爽快。可是到了晚上呢,这个卫气回去休息了,那就是什么啊,两国交锋暂且休兵的状态,然后整个人就哦,就没什么感觉,其他他难过只难过白天。那这个时候就赶快要把附子的阳气和干姜的暖气推到人体的表面去补充这个卫气。

那这个时候是不用加甘草的。而且附子因为是以补为主,不是以破阴为主,所以用炮附子就可以了,就是甘草干姜汤是快速的补强这个卫气。那当然也可以反过来问啊,那如果这个人是白天很好,晚上很难过呢?会不会有?也会有,那这个时候就不是卫气病而是营气病了,那营气病张仲景没讲。

营气病是傅青主、陈士铎的书里讲,是拿那种滋阴的地黄汤之类的东西啊,里面加可以从阴分里把邪气逼出了的荆芥穗、鳖甲的东西,那这个当然是比较少一点啊。那这个干姜附子汤,我们在用药的时候是这样子,如果你用附子的话,如果你用药是单用附子,基本上这个人不会有很热的感觉。

比如说,真武汤用炮附子,那真武汤的力道是运行你身体的水气。但是并不会因为吃了真武汤之后全身热烘烘,就不会有这个,那附子比较是运行,那如果你用生附子,它是逼退你的寒气。但是呢,你本身也不会太有热的感觉。可是呢,附子加了干姜之后呢,这个药下去人就会有热的感觉了。而干姜附子汤是喝下去之后,这个阳气或者暖气就会逼到,走到人的表面去强你的卫气,这个最外层的防护罩,那你就知道,以这个气的精粗来讲的话,干姜加附子是不是还是太粗了一点?因为比较精柔的气会进到埋管里面,比较粗糙的气会到外面去嘛,是不是?

所以呢,我们在用到四逆汤的时候,上面就要加一味甘草。这个经方派的医家,讲到这个,四逆汤的甘草的时候呢,都很喜欢这么说,他说就好像啊,你如果一块煤炭啊,放在风里面干烧,那就很快就烧完了,可是如果你有了甘草,就好像你把一块煤炭埋在炉灶的那个灰里面一样,那这样子,第二天你扒开那个灰,那个煤炭还没有烧完。就这样子,很温和的让它这样子来温暖你的下元哦,下焦。

所以,四逆汤的这个药法呢,我要讲的就是,如果同学真的是有身体比较偏寒的这种体质,那你可以慢慢一周一次,或者两周一次,煎一小碗四逆汤做一个保养,那这样子,以驱寒的效果还是不错的,虽然他用生附子,但是你有干姜有炙甘草,你煮得久一点,你煮超过一个半小时,基本上还是安全的。就是这是一个可以用的保养方。

有一段时间,我在开补药的时候,发现这个人是体质太寒而补不进去的时候,我倒是先会给那个人吃一点生附四逆汤的科中,那个时候我们有一起做生附子的科学中药啊,生附四逆汤的科中,把他的寒气逼散一点。然后他的补药比较容易进去,这是一个方法。当然通常这个人脉很沉,而且沉得有一点硬梆梆的,那你用了这个破阴的生附子之后,他的脉就会从那个硬梆梆的脉变成那种很虚的那种松垮垮的脉。那这个时候就可以补了。

那这是一路。那另外一路,就是厥阴病会讲的,这个人体质上是寒热错杂的,那就是要用乌梅丸把他在这种寒热错杂的现象收掉,他的暖药才能补得进去,不然他就是补了之后他就是一直上火,但是冷的地方还是冷,这是以厥阴病来讲的。

那另外一个常常补不进去的情况来讲就是柴胡龙牡症,就是这个人是交感神经过度亢奋,你一补,他交感神经就卡到,没办法补,他的身体没办法放松下来吸纳这个补性。就是我们一般来讲不讲那个淤血肝血什么啊,最常用到的补药的那个卡到的就是这三路啊,比较多。

那这个四逆汤,这个以平常感冒的主症来讲,这几天讲过下利清谷如果你拉肚子的时候啊,是这个,昨天吃的饭粒啊,都还有完整的形状在这个稀大便里面的话,那当然是要用四逆汤啊,来处理。哦,对了,刚刚,我这边黑板上啊,抄的一个方子是这样子,我平常常常在讲说啊,吴茱萸汤的头痛是我们常常遇到的头痛。

那么,吴茱萸汤的头痛,都是伴随着某种程度的烦,所以,你要问吴茱萸汤症的头痛,你要怎么问?你头痛有没有痛得想撞墙啊?就是重点是,头痛加想撞墙。就是,那个人有头痛痛到想撞墙那个烦的感觉是适合吴茱萸汤的。然后呢,就是又头痛又犯恶心,吐酸水的,有没有?你有没有听到过有人头痛痛到想吐的?有啊?!吴茱萸汤证,那都是吴茱萸汤特好用的地方。也就是刚好这个世道啊,大家生冷食品吃很多啊,就是吴茱萸汤证的头痛比较多啦。

那这是比较多的一种,那这边,好像我没有跟同学把这个头痛的版图整个整理一遍,所以想说趁这个机会跟大家顺一顺。就是,还有一种头痛也是我们常遇到的,就是血虚头痛就是,你头痛了,那有个头痛,你就要问他说,头痛之前有没有熬夜啊,如果你是一直熬夜所以头痛的话,那就是血虚而生风,头痛总是有风吧,是不是?

那你就主轴的药要开当归补血汤,那你可以在里面加一点点的川穹茶飘散的科学中药,因为川穹茶飘散的好几条经的祛风它都有。那这样子就是补血为主,微微的祛风。那这样子,血虚的头痛,以这个样子还满好医的。那就是主要要这个人好好休息,吃好一点,睡好一点,

那另外呢,如果我们要以六经辨证说头痛的话,那虽然太阳经是走在后面,走在我们后脑勺。那如果你后脑勺不舒服,你想也不要想就是葛根,那不是葛根就是附子,那就是有的时候那个肾气太弱了,上不来,也会变这样。那你就看看那个脉,是比较偏葛根的脉还是偏真武的脉。

然后呢,如果是侧面的话,我觉得同学可能想说是少阳,但是其实不见得,就是偏头痛啊,临床来讲,太阳病桂枝汤多。就是你真的那个风邪入了太阳的话,比较发成晕眩或者是耳朵流黄水之类的病。就是他的那个作用不以头痛呈现的多了。所以,少阳比较发成是昏。如果还是偏头痛的话哦,那桂枝汤的几率还是高一点。

那阳明经头痛,用白虎汤的头痛是哪里?眉毛中间的痛,这个地方的痛用阳明经的药。那如果太阴病的头痛呢?那就是整个头啊好像戴了一个钢盔一样,就是整个头啊,头盖骨啊重甸甸的,那当然这种头盖骨重甸甸的感觉呢,你理中汤里可以多加一个升清的药,比方说加荷叶,出淤泥而不染的荷叶,就是把那个清气升上来,把闷住你的这个正气能够透上来,所以整个头闷闷的重甸甸的,这个头痛呢,常常是从太阴病来治。

那至于少阴病,是这样子,如果是麻附辛的这个头痛呢,常常是痛在脑壳里面,那个叫,就是用细辛的头痛,往往是痛在里面。像吴茱萸汤的头痛,你会觉得,你知道,那个是偏头痛,就是在脑的头盖骨外面的。可是麻附辛的头痛,这个可能,你们有没有遇到过,比较少,就是你突然觉得头,脑子正中间那个地方刺痛一下。那个一下子剧痛,把你吓一跳,有没有有过?可能有人遇到过啊,就是那个一下子脑子里面忽然的刺痛感。那个是麻附辛。这是少阴。

那厥阴病的头痛呢,常常是挂到乌梅丸,当然也有挂到当归四逆的,也有,就是你看脉症嘛。那乌梅丸的头痛呢,通常是痛在正顶心,上痛巅顶,下痛阴部的那个是乌梅丸在主治的。因为厥阴经是跟督脉在头顶有交汇的,所以厥阴经的头痛,厥阴病的头痛,热气就冲到顶上去,然后寒气掉到下面。所以这个时候,厥阴病是正顶心的痛,这是以六经来说头痛的状况。

那这个,我补充的这个所谓的liyu汤呢(听不清),有一些天麻当归防风,这些都是,你想也知道这些都是干嘛的啊,这些都不是什么奇怪的药物啊。治头痛啊,祛祛风嘛,总是会有的,但是如果你有头痛啊,你也不一定是痛里面还是痛外面。可是你就是觉得那个头痛顽固得不得了,而且你吃了吴茱萸汤,没有缓解呢,那你就要想象呢,这可能是一种比较讨厌的脑内风湿。

那这个时候就要用重剂量的土茯苓。就是剔骨收风啊,还是土茯苓好。所以这个是要补充的,那土茯苓剂哦,在这个结构里面呢,临床的报告是对脑瘤很好。就是你真的被西医验出来,你脑部有肿瘤的话,如果那个肿瘤是血管肿瘤的话,那你抵挡汤做药丸或者长期吃大黄蛰虫丸就可以了。但如果那个是比较恶性的脑瘤啊,那土茯苓这个祛湿散毒的效果,微量来讲,它不厉害,可是呢一次用一两,土茯苓这个药就好像很急一样的没什么毒性,就是天长地久吃下去,它终究会把脑瘤里面的那个毒气散掉。

所以这个是用药的,怎么讲,这一个是用药的高方。因为有些药,打肿瘤牌,打得虚得要死啊,所以会很难过。那土茯苓就没有这个问题。那中国人吃土茯苓的期间呢,最好不要喝茶,可是一直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不要喝茶,就是说土茯苓跟茶有一点冲。

然后民国初年的时候啊,这个张山林啊,南北二张的张山林,因为你在吃重剂量的土茯苓的时候,你喝茶会掉头发。可是呢,我到今天啊,开土茯苓剂,我从来没有看过掉头发。因为这样讲也是张山林一个人的,所以呢,就当他百无禁忌好了。就是这样的一个药啊,当然土茯苓这一味药呢,它是红得很晚的药。

就是从前,在明朝以前,中国没有梅毒,那等到梅毒通过这些外国来的船,在港口上岸了之后,开始有这个梅毒的患者,烂得乱七八糟了之后,整个鼻子都烂掉之类的。那一开始中国人治梅毒,是用这个轻粉,就是水银的化合物来治。治过之后整个人关节也受伤,骨髓也受伤这样子,那也不知道为什么,中国人那么天才,那就提出来说土茯苓可以治梅毒。那还真的是可以。

就是他长期这样子,每天至少一两,当然如果有在发炎发烂的时候要加重剂量的那个黄芪、金银花、皂角刺,这个去清这个发热发炎的。那如果是残余的这个梅毒螺旋体的话,那就土茯苓每天一两,一两煮水当茶喝。就这样一直喝一直喝。然后到最后可以清干净。

现在治梅毒是用盘尼西林啊,所以我曾经是有人问,感染梅毒了,有没有中药可以医?那我就说,你有没有钱?就是你如果每天一两土茯苓,四两黄芪,一两金银花这个剂量,你有钱买药的话,你就吃中药。没有钱就去打盘尼西林,就是我是这样子说。这种事情,我很现实的。

但是有些人,他身体很虚,他打了盘尼西林,他清不干净,所以他还是要回来喝土茯苓。但是我的确是曾经遇到过有患者,我就是叫他每天大剂量的土茯苓,一两土茯苓煮二两黄芪,就是这样子煮水一直喝。那个时候真的会觉得中药很神奇,他那个梅毒,从他感染到的那个地方,他就说,好奇怪那个毒真的是从他感染到的那个点一直流脓出来,然后排这样,倒逼出来。就是怎么进去的就是怎么出来。那就是这样子。然后那个人到后来,还是医疗失败,要到西医院去打盘尼西林。

你知道,他完全不是中药没有效,而是,我觉得人生病真的是要积德。就是他吃到已经都快要完全好了。那他要出国,那我叫他到明通用科中去调一罐吃,然后就带着吃,就把这个剩下的打干净,结果呢,那个时候明通配药从来不出错的记三检,就在他那一罐出错了,少掉一味,我好像记得少掉土茯苓还是什么。然后他就出国期间就复发了,我就觉得这个好像平时不积德啊。从来不出错的一家店就在那一次给你出包啊。这样子状态。

我就是觉得,他这种病还是不要得比较好,万一要是得了的话,治疗来讲这个中药还是可以的,就是比较花钱还有花力气。我又扯远了,我要说的是,土茯苓就单一味,每天一两土茯苓煎水啊,就当茶喝,有的人他的牛皮癣啊,连喝两个月就痊愈了。就是身体里面弥漫的这个,飘来飘去的那个毒。土茯苓还是厉害。那你硬要钻硬要打,这个药不厉害。可是就是这种,钻到哪里,就清到哪里,这种飘飘渺渺的力量,这个土茯苓很厉害。

我是因为有同学问牛皮癣的问题,所以我才这样讲的。同学发问(听不清)老师:“你要治头痛还是治牛皮癣?”那如果治头痛的话,如果是顽固性的头痛。那五碗水煮一碗水也可以,那三碗水煮一碗水也可以,当然要盖过了。很平常的煮法。那这个diyu汤有很多加减味,像何首乌有的加有的不加。一天一碗,因为这个药不毒的,所以每天吃就好了。大概你煮三次,头痛就可以收工了。治头痛它很快。

治牛皮癣,就单一的土茯苓,每天一两煮水喝。可能喝一两个月,你如果喝五天没有好,你也会觉得这个路数不对吧?学生:“土茯苓一定要买生元的?”老师:“土茯苓一定要买生元的?我们不能帮生元打广告。”我跟你讲真的,因为土茯苓这个药很诡异,你讲的是对的。即使是同一家药局进的土茯苓每次长相都不一样,煮出来味道也不一样,那个汤也不一样。

就是不知道哪种野番薯来代替。就是土茯苓这个药的品质,不是莹莹今天在讲。一百年前到今天每一个中医师都在讲。就是张锡纯好像也在抱怨,马光远也在抱怨,这个煮出来是什么东西。用过的都抱怨说好像买到假货。

学生:“老师,那单味药用多少水煮呢?”老师:“我觉得常识范围就好了嘛。因为你每天喝的比较多,我觉得你可以煮个一煎就足够了,因为一两土茯苓就是一把对不对,如果你有煮二煎的话,一煎也不用煮太久啊,盖得过煮几滚,然后你如果觉得药性没有逼出来,你再煮个二煎不就好了吗?”大概这样子就可以,因为是长期调理的药,然后本身又是不那么讲究的药。就是这不是经方,所以就没有那么考究。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