厥阴篇提网:乌梅丸;厥阴温病补充:乌梅白糖汤 (附:三豆饮〕;皮癣之治疗原则:一扫光

上堂课,我跟同学推荐说可以自修的书哦。那那个金匮的教材的那个上课文字稿,上堂课我带的是连建伟教授的,那我回家才留意到,其实我个人比较喜欢大陆的张家礼教授的,所以这本同学也可以参考一下哦。有一本书呢,我是觉得同学家里面有一本呢,可以增加你的生活乐趣。

这书是大陆编的一本《历代宫廷方集成》。那你知道宫廷方就是比较不会吃死人的啦,就是什么药材做得比较精啦,因为它里面的那些什么丹丸膏散那就是比较高档一点,其实我们这个班剩下的贵妇也不多了,但是我在心里还是有想过,比较配得上各位贵妇的身份。就是可以,就你可以参考参考。

宫廷方你也不知道他的主治哦,是拿来补谁的,每一个都写得跟仙丹一样。我想应该都没有那么仙啦,就什么吃了这个药丸可以活到三百六十岁,我想应该是没有啦。但是,就他的结构上面来讲,我觉得算是安稳。所以,同学如果要配的话,说不定你每配一个方都可以翻一翻这本宫廷方,去找一找有没有一个好像比较龟毛,但吃起来会比较感觉好的药的做法,好不好,就是用来增进你的中医的厨艺用的书。这个其实还不错啦,就是这本书编的,从元朝的《御药院方》一直收到清朝的《太医院方》哦,算得上是蛮好用的一本书。

而且我在这个班上一直没有教一个东西,我最近在翻这个书哦,因为莹莹借去很久都没有怎么在真正研读哦,所以我又要回来了。我在翻这个书的时候就发现有一块地方很诱人,就是他有很多那种膏药,就是你先用麻油泡那些药材的粉末泡个十天,然后把那些粉末煎成焦焦的,然后呢再把麻油煮滚,然后准备麻油重量的0.45左右的铅丹,然后一点一点加到麻油里面,因为不能一次加多。加多他会大濮起来,那个化合之后有气泡,会整个濮掉,我们家现在已经毁掉一个洗手一个里台和一个瓦斯炉了。明天要请水电工来刮,看能不能刮得开。

那那个膏药做出来以后,你知道这种叫狗皮膏药嘛,你就把它摊在布上,就可以贴穴道。这个,因为我想有些同学是很懒得做灸的,但是你如果一个膏药贴在穴道上,而且一块膏药通常可以,好的膏药一块是可以重复使用。就是你洗澡的时候撕下来,然后洗完澡在电灯泡上烤热再粑回去。那贴回去以后,当然他的粘性会有点弱,你要用胶带什么的帮一下,但是好的膏药要快是可以贴15天的。而这十五天如果你平常洗澡以外的时间都贴在穴道上的话,其实就比你灸很多壮还要有效。(同学问就不会有烟)嗯,就不会有烟。那我觉得这些这些方式还是可以采用的。

然后我上次介绍同学书里面的有一些是日本的医书,那我要跟同学讲一下,就是,日本的医书跟现在的一般中医教材,跟张仲景的医书的这个阴阳虚实的讲法是不一样的,同学知道这件事吗?有没有提过?就是说,如果我们中国,我们中国人现在的医学,如果我说这个人阴虚,那你就会说这个人营养不良,血少,人比较干燥,就叫阴虚,但是如果日本的医书讲一个人阴虚的话,他是说这个人的体质是属阴,这个人气质是属阴,虚的。所以这个人是又阴又虚的。

你知道吧,就是他的阴和虚不是连起来定义的。所以日本人他如果说这个人是一个阴虚的人,那个人可能是要吃四逆汤。那如果我们中国人说这个人是一个阴虚的人,那这个人可能是要吃炙甘草汤。你懂这个意思吗?就是定义上是,相反的哦,不一样的向度。

那至于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里面说的虚实呢,张仲景是这样子,那个病邪哦,如果是有型的东西,叫做实。那么如果是能量上的东西,张仲景说是虚。就比如说这个人肠子里面有大便,大便是有型的,一坨一坨的,那张仲景就会说这个病人是一个实症的病人。

那如果这个人是一个栀子豆豉汤证,栀子豆豉汤卡到的感觉是气卡到,是能量卡到,并没有很实质的东西在那里,那张仲景就会说这个栀子汤症的病人是一个虚邪。这样子,所以,我们在看医书的时候,这个阴阳虚实的定义,还是会有一点不一样的哦。

我平常会说阴呀阳呀,我会说,大体上来讲,比较偏能量的叫阳,比较偏物质的叫阴,可是呢,张仲景是比较偏物质的叫实,比较偏能量的叫虚,啊,这样子。那么,接下来还有什么事情呀?噢,对了,如果你要买艾草条的话,有人告诉我说那个杏林书店它快要进货了。对对对,再两个礼拜就要进货了,说是转告,老板说大家可以去订之类的,那个牌子的艾草条。

(同学说上两个礼拜还没有)说是快要来货了。因为有人去找这种艾草条,就看到说差不多那个品质水平的艾草条,因为杏林书店不是说你一次买多少便宜一点吗?还打八折,如果同学团购的话,好象还可以,就问一次买10盒的话,他就150就给你120了嘛。

那这个品质的艾草条,如果你是在那个候车站哦,青山仪器行那里买哦,那个级数的艾草条在青山仪器行一盒都是270啊。270还不见得比较好用呢,所以就是有120又比较好用的,为什么要买270还比较难用的?好象成心要证明我是贵妇,我要散财一样,不用嘛,就抠一点就好了。而且艾草条是要养了,就是你先买了囤着,然后每年农历六月六号放到屋顶上去晒一天,然后再跟干燥剂一起封进乐扣盒,你这样子养个两年三年那效果就不得了了。

(同学问一定要晒吗?如果没晒会怎么样)晒比较好,吸收太阳的热。就是我们中国人晒棉被是六月六号,(同学问那那天下雨怎么办),那就挑六月五号或七号了,就是大概抓一抓吗。真的不行就挑夏至嘛,就如果你这些东西养着好的话,先买了在家里面养个几年,等到有什么事情要用,就会效果很好。因为用新艾草条它就很烫,然后那个火力就会很悍。(同学问晒的时候要把塑胶袋拆开吗),可以拆呀,(同学说可以不拆吗)拆吧拆吧,塑胶袋要拆。(同学说纸不要拆呀)。

那么,我们这个课到今天就倒数第四堂了哦,眼看着我也是进入一种紧张的状态了。但是我们中国人和日本人都有一句俗话叫“急事缓办”哦。我每次说今天要来拼进度,然后就一定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无意识的反弹哦,就开始讲一堆不相干的闲话,然后到最后进度就落后了。就是人真是跟弹簧是差不多的,不能硬来。

所以我的想法呢,就是有些事情说不定我可以依照惯例,就是如果这课要结束的时候,我还觉得有什么东西没有讲完,对不起大家的话,那就免费赠送课就好了嘛,之后我们找一个易经学会空着的,因为这个礼拜一我要继续教庄子呀,那我就继续在赠送一点收摊课就好了嘛,心情不要搞得这么紧张兮兮的。

因为这样子拼着命好象要赶课,老实说,我上课一向就原则上来讲,你在笑什么?(同学说你要说到要做到),说到什么,是补课吗?不一定会做到啊,我上次庄子课也说,哎呀,这样进度很慢,到时候送大家免费课,居然就二十堂课就打完收工了。(同学说我怕客人以为不给他)你是怕你卖盗版光盘然后人家以为你扣下几堂课。没关系,这种事情我常常说大话的,就每次都说没关系,教不完最后免费赠送,结果就教完了。(同学说你有说就好,怕被诬赖)被诬赖?没关系,被诬赖不错。

今天我们六经病的部分我们要正式进入厥阴篇。那厥阴篇我是不打算逐条教的,因为,厥阴病我大概跟同学讲一个大意,就可以了。因为他的那个逐条的部分哦,一直以来让中医的研究者哦,颇为伤脑筋。就是说,厥阴病如果你要逐条教的话,就会出现一个状况。

就是,张仲景说的种种感冒的现象,你如果是前面五条经哦,你拿到病人眼前去拿书对着他看,你都会觉得病人很乖,完全是照书生病,这是少阴病就是张仲景说的少阴病的样子,太阴病就是太阴病的样子,少阳病就是少阳病的样子。可是呢,厥阴病就是出现一个临床医师很不舒服的点,就是,他拿着书去跟病人身上找证的时候,他觉得不是病人在乱病,就是张仲景在乱讲。

所以象大陆的那个已经过世的胡希恕老教授,他都是抓主证开药为主的,就是京(大陆北京那个京)方教学,在学院里面的话,就是刘渡舟教授那一派比较会讲病机,那胡希恕教授那一派比较抓主证就开了。那胡希恕教授呢,抓主证开药这种事情做得很顺,结果呢,他到后来晚年说过一句话,厥阴篇哪,大概是错简,真正的厥阴篇只有四条。

意思是什么?意思是,其他条他觉得临床看不到。桂林本的厥阴篇是特别大块,因为桂林本的厥阴篇哦,他是包含那个宋本金匮要略杂病里面的消渴篇,就是糖尿病跟下利篇,就是肠胃炎拉肚子,跟呕吐篇,跟小便不利篇。

也就是说,厥阴病,他在宋本那个时候,因为宋本是这样子,就是先把那些竹简编成一本伤寒论嘛,那剩下的那些竹简可能到元朝才被编成金匮要略的,也不能说到元朝,至少现在我们手上有的金匮要略是元朝邓珍的版本,就是说,宋朝时候的这个在抓什么东西是属于伤寒的时候,厥阴篇就已经很多东西被丢出去了,觉得不是感冒,这个不是感冒,这个不是感冒,糖尿病怎么会是感冒,就丢掉了,就这样子把他给刮出去了。

那如果我们一开始学习宋本的厥阴篇的话,也就会觉得已经要讲的东西已经不多了。就是你如果是学宋本厥阴篇的话,你大概的感受上就是学一个麻黄升麻汤,学一个乌梅丸,学一个当归四逆汤,厥阴篇打完收工,那就是这种感觉。你实际上临床会用到的大概也就是这三个汤。

但是呢,有一点来历不明的这个桂林本啊,却把那么多那么多相关的东西呀,都放到这个厥阴篇里面来,就是说让他回到厥阴篇的怀抱,所以以我们这个伤寒论的教学的教书匠来讲,就会遇到一个有一点小小为难的问题。就是我们如果要教书的话,我们到底是要教狭义厥阴篇还是广义厥阴篇?就是厥阴篇到底要不要把那个拉肚子、糖尿病什么都收进来?还是说就只针对一个感冒传到厥阴经的症状来讲就好了?

那我个人是比较喜欢用广义厥阴篇的角度来看待的这个篇章。但是,我这只是以一个做学问研究上面的判定,觉得这东西有相关性的。可是并不意味着,我在临床上面,已经可以把厥阴篇用到非常顺手。我不得不跟各位坦诚这件事。

因为厥阴篇很多小暧昧的地方,因为你知道厥阴肝经对不对,走这里,走这里,走到脚趾头,走到脚的大拇指。有的时候呢,我的学生,尤其是女学生,象莹莹跟他们的学姐学妹那一褂,他们用这个厥阴篇治这个妇女病什么就比我开得好。因为她们吃药有一些她们自己的经验法则。那她就会跟我讲,叔叔,你少我们一个器官嘛,你不懂。这也是嘛,我常常会说,我班上有一个女的助教,放这边其实是很幸运的。

因为女同学可以跟她私下讲一些自己的状况,因为女同学要你跟我讲,说老师不好意思,我阴道烂掉或者怎么样,就是听起来可能她不会很好意思讲。可是这种病其实很多人会有。所以,这样的情形,我觉得女生的部分,厥阴篇我觉得我只是教一个大概的框架,可能详细要自己揣摩。而我说详细要自己揣摩的难处就是,我从前这个课刚开始不久的时候啊,我有一次,几乎花了一整堂课在讲什么厥阴病跟什么人体内建反转录病毒的关系那个东西是不是?

那那个东西呀,如果以今天西医来讲的话,不是常常会发作成什么自体免疫失调病吗?那么,如果我们要把它放到西医的系统来看待这个厥阴篇的话,就等于是说,张仲景的厥阴病的治疗方法,是要把人体这个已经是在DNA层面的那些讯息,转录成RNA层面,再吐到细胞外面,然后再排除掉。

这个如果你跟一个西医讲说我们伤寒论是做这件事,西医会不会觉得你是神经病?因为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就是以目前的科技思考会觉得这是不可能的。而到底怎么样,伤寒论里面到底哪一味药,是能够让DNA层面的讯息反吐到RNA再吐到细胞外面?这个我们今天没有任何研究报告成果可以讲的啊。

我们只能说,在临床上,是曾经见过,有人那糖尿病被医成一场大感冒,他感冒治好了,然后他糖尿病就治好了。如果那个糖尿病是第一型糖尿病的话,那就是自体免疫失调糖尿病啦,就他的身体里面的细胞因为内部杂讯太多,所以把他的胰岛细胞当成敌人,他的免疫力过度旺盛,去攻击他的胰岛细胞,照成胰岛素不足,这个叫做I型糖尿病嘛。那第一型糖尿病治疗的诀窍其实就可以说是在厥阴病里头了。

那当然说第一型糖尿病你说我不要会治,完全交给西医可不可以呀?也可以了,因为他就是没有胰岛素而已嘛,你就打点优思林什么的,也就可以降下来,一辈子也还安稳。那糖尿病这一块哦,最不可爱的,比较是第二型糖尿病,是我们东方人比较多的,就是我们东方人的糖尿病大概九成都是第二型,不是第一型。西方人比较是第一型多。多也没有多很多,只是比较上来讲。

那第二型糖尿病呢,用我的讲法,我觉得我因为我是教中医的,很多说法都不是真正的科学上的精确,只是象征性的讲法。用我的讲法来讲的话,第二型的糖尿病呢是自律性神经型的糖尿病。就是这个人很爱担心,很会紧张。那这种担心紧张,他的交感神经就会很紧张,那紧张了之后呢,他的肾上腺这个髓质素就会分泌,就是我说好象火灾要搬冰箱了,要提高血糖。

就是人常常担心、焦虑、怕东怕西,就是每天在那么守着,看小孩的成绩单来了会不会让我的心很痛,这种事情让人焦虑焦虑的时候,其实人的肾上腺素就会让人的血糖升高嘛,那这样子因为自律神经的失调,造成肾上腺髓质素的分泌而提高到血糖。

在我们台湾哦,很讨厌的就是说,西医这边治疗的时候,还是用第一型糖尿病的治疗法在治疗。可是呢,第二型糖尿病的人,他如果被投以降血糖的药物的话,那他的自律神经就会更紧张,那怎么办,血糖降了,我们没有兵怎么作战?万一火灾了我不是没有办法搬冰箱了吗?然后又会让肾上腺去更努力分泌肾上腺素,然后去提升这个血糖跟那个西药去杠。

那这样子杠的结果呢?就变成台湾的西医哦,开始多了一句俗话,就是,哎呦,你有糖尿病哦,你要小心哦,十年之后就会肾衰竭哦,就要洗肾嘛。就是说你这个肾哦,用这个降血糖的药跟他杠上的时候,你那个肾就处在每天都高度疲劳的状态,那差不多十年左右就累坏了。

所以,如果你是所谓第二型糖尿病的话,一开始胰岛素这个优思林缺乏的话,那你要想办法在自律神经的世界,柴龙牡,桂龙牡把自己调到很舒服,很放松,就是所有让你担心的人,就全部写在纸上画叉叉,然后去死去死。就是你总要想个方法让你不要牵挂那么多事情嘛,是不是?之类之类的哦,这是以糖尿病来讲。

但是如果以糖尿病的症状来讲的话,你症状合了,不管是第一型第二型,你要不要吃肾气丸来保养,这都是可以的,这是另外一边的说法。那我每一次要教到厥阴病呢,我大概自己都会觉得很心虚啦,因为虽然我自认为,我比其他的教伤寒论的老师,对厥阴病有更多的感情,但是实际上来讲,我觉得,我临床接得到的病人,顶多是妇女病的范围。人家如果是很强悍的厥阴病,我还接不到。所以有时候用药的分寸,我只能说尽量去找一些相关的研究报告跟同学们讲,但是我自己的临床这一类病人我有的时候是真的接不到。

那这个,这一次中间放一个二二八的假,结果这个假日之间呢,我今天一直在说闲话,太好了,今天心情非常悠闲,有备无患。这2.28这个假期之中哦,我也遇到一个有点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平常对于台湾比较新的小说家的作品,其实我没有那么爱看。就是说,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象我这个世代的小说家,比如什么骆以军写了一本《西夏旅馆》,在书店翻到第几页我就觉得不行,我的头脑是看好莱坞大片的头脑,不知道看那么复杂的东西,就是这种小说家他这种自己的私房美学,我觉得我进不去,所以我觉得我对于这种现代的小说,一向是有一点敬而远之啦。可以这样说,就是不得其门而入的。

那结果呢,有一天好象是礼拜六日的报纸哦,就是有一些书评,偶尔会有一些小专栏书评。有一本书的书评呢,刚好写的人是我一个高中的学弟,在评论这本书。那书评是我学弟写的啦,那我稍微注意一下,哦这个书这个书,但也没有想到要拿来看。然后呢,又过了两天,我一个小学同学的夫妻哦,来找我复诊,就是看他们的身体状况调理得如何。

结果呢,我那个同学的太太啊,又跟我讲起这个书,我那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它是同一本书。她说台湾有一个女作家哦,得了又是风湿病又是干燥症,她跟我说,杰中你应该看看她的书,因为她的书写得非常的详实哦,吃什么中药西药都有讲什么的,然后你可以当作医案来参考。然后等到我礼拜五跟我小学同学吃饭的时候呢,他就把这本书带来,厚厚的五百页哦。然后说,我太太说你可以拿去看,就拿来给我。

那个小说当然以故事内容来讲,我还是完全不得其门而入,就是觉得谁是A,谁是B,什么样,我不是很理解了。而且那个小说家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吸引力了,因为她说她写完这本小说以后她的病也好了八成,就是可能她写作有某种疗愈的效果哦,我也不知道。

但是,她就写她这个病的这几年的过程,那结果她的病就是所谓的免疫失调病嘛,那结果我看她里面,当然她里面的药,中医开的药方,其实整本书500页我一页一页翻,有没有中医开的药方,结果看到一个生脉散,而且生脉两个字还写错。翻到后面看什么柴胡桂枝干姜汤,我就觉得没关系,就是中医只是在开心安的。其实以用药来讲我完全没有学到东西哦,很辛苦的看这个跟我同年龄的一个女作家这样很痛苦的病这几年的事情。

可是呢,我觉得很有收获的一件事情就是说,这个自体免疫失调病的患者哦,刚好这种心态的作家写东西还真是不含蓄,就是她眼睛干到眼皮怎么烂,阴道怎么烂,然后怎么样通通讲得很清楚。然后手是如何的痛法。然后我就把她所有的病况,从头到尾翻过一遍我就觉得,哇,这个人真是在照书生病哦。

就是完美的厥阴病加上百合狐惑阴阳毒,我就觉得原来生这个病她真的很痛苦,因为她身体,西医叫什么类风湿性关节炎,就是身体莫名其妙的痛哦,痛得很难受这个样子。那这个东西就是张仲景那个阴阳毒里面写的身痛如背杖呀,面赤斑斑如锦纹啦,就是那个免疫失调病的一个现象,你知道。

那你说红斑狼疮这种病,免疫失调病,用治阴阳毒的升麻鳖甲汤有没有治好过的例子呢?中医的临床是有的。所以,这是蛮值得珍惜的。就是,到了我们这个世代,所谓的免疫失调病的人越来越多了,是不是?我觉得有些事情很难责怪,比如说糖尿病是细胞内部杂讯太多造成的免疫失调这件事情,都还是很尖端的西医才在讲的话。就是老西医还在那边不是很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是这个还是现代科技还在发展中的研究,就是所谓基因研究层面的东西。

但是呢,象这个自体免疫失调病这种事情,我想,也是非常进步的研究,才会讲到,这个什么人体内建反转录病毒的量过多造成片断性的破碎DNA太多,引起细胞不能辩论出你同一个身体里面人的细胞,认不出你是人,自己的眼睛花掉了,所以看对方觉得他不象人,这样打过去。就是自己的细胞认不出你是人的那种现象,就自己细胞,自己免疫细胞攻击,吃自己的现象。

这样的疾病呢,现在一般江湖上流行的保养法则,你有没有听过,就是这种免疫失调病的患者会听到很多江湖传言,他这个江湖传言是什么?哦,我是免疫力过渡旺盛,所以我千万不能吃补,我吃了黄芪当归就会死翘翘,吃了灵芝增强免疫力我就完蛋了。有没有听过这种话?(同学说连苜蓿芽都不能吃)因为这会增强免疫力,不得了,我免疫力太多了。

我跟你讲,免疫细胞瞎掉和免疫力太多是两回事哦,你知道吗,就是他认不清楚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这并不代表你的免疫力是过强还是过弱哦。可是呢,一般江湖层面的传言的层面是这样子在讲的,是又不能吃黄芪又不能吃灵芝,吃了苜蓿芽就会完蛋。因为血液过渡粘稠,所以要吃抗凝血的西药。抗凝血的西药一吃,你就会说中药里面所有活血化瘀的东西都不能吃,不然我的皮肤底下会出现血斑,会喷血,会血流不止。对不对,就是这些花招全部都出来了。

可是这个东西啊,他到底是一个所谓的次级知识,你知道,就是一个不是很完整的认识到这个疾病的一种知识。然后呢,女作家好就写说,于是呢,西医还没有给她开类固醇啦,因为类固醇开了也有点凶啦,就给她开降低免疫力的药。请问,若君啊,降低免疫力是什么药?(同学说降低免疫力?)因为她的书上写说是开奎宁,我爸听了说奎宁是治疟疾的吧?我觉得是不是这个女作家又听错字了?

(同学说是奎宁,现在很多人都在吃这个药。就是跟很多人都很熟,问他们是什么感觉,他们说去看风湿免疫科,他们就说是自己的细胞去攻击你的组织,然后医生就会开奎宁这个药。她说为什么会发现这个药可以治这个状况,可是病人完全没有讲。)真是不好意思,叫你教我这么多,好象我该去付学费给你,真是抱歉。就是我爸爸这种当院长副院长的反而搞不清楚,你知道吧。

(同学说,新的)新的,是奎宁。可是呢,自体免疫失调造成的好象富贵手的病,如果你在经方开什么啊?当归四逆汤,几贴就医好了。柴龙牡?(同学说让他不要这么紧张)哦,紧张不紧张那个算虚劳,我们今天在讲厥阴和阴阳毒。就是以厥阴的脉络来讲的话,当归四逆加味汤治富贵手类的病很快。也就是说厥阴要把你用得对盘的时候那个病人真的会有明显的好转。

那至于为什么好转呢?我们中医是用一个极端象征性的说法,中医非常模糊象征性的说法呢,就是厥阴病,肝经的厥阴风木之气就是负责让人的阴跟阳能够合二为一的一种黏胶。那代表性的药物呢,一个是乌梅,一个是当归,因为当归是能把气抓到血里面,等于让阳进入阴里面,是不是?那这些这些药物呢,他在以中国医学思维框架里面,让这个人的阴跟阳能够互相合一而综合,他就不会有阴阳分裂,阴阳打架的现象。

那这个厥阴病主证框里面说的这个阴阳打架的现象呢,那就是今天这个西医说的这个免疫失调病。但我这样子讲是非常之粗糙,不可信赖的中医理论,就是你们当作是文学性的象征物听一听就好了。但是那个比如说女作家,她吃了西医开的降低免疫力的药,那她就变成,处于另外一种状况的恐慌症,就是生怕自己会得感冒,因为已经没有免疫力了,一感冒就要死翘翘了。

这个很辛苦,就是这边打一下,那边又歪掉的感觉。所以我就觉得各位同学要有一个觉悟。如果你有这个免疫失调病的话,以我们现在地球上有的医术来讲的话,你还是要练习看看,看能不能用到厥阴药法,或者百合阴阳毒的药法,把这个状况扭转回来。因为,你药开到对的时候,你整个好起来的感觉,比西药的感觉好太多了。

那因为,还是病发的时候那个花样还是很多了,如果你身体莫名的这边痛那边痛,那当然还是用升麻鳖甲汤嘛。那鳖甲也是走厥阴的,。你如果你只是有一点点轻微的阳不入阴,那你可能吃肾气丸就可以好很多了。那或者是,你有很明显的上热下寒的症状,那麻黄升麻汤。寒热错杂,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这是乌梅丸的主证。你如果能把握到这些药的药法,其实,我个人是觉得免疫失调病,以长期的调理来讲的话,不是长期,是效果稳定,而且蛮能够把这个免疫失调病倒逼成一场感冒收功的,应该是升麻鳖甲汤,或者是麻黄升麻汤。那个效果比较帅。

只是这个时候,倒逼成一场大感冒的时候,你要会收功哦。要能够把这个感冒,从第六关打到第五关,打到第四关这样打出去哦。据说通常是会打成小青龙汤证的东西。你要会收摊,因为这个东西你一旦逼出来了,就是怎么逼出来的我完全不能够理解。但是一旦这个DNA层面的东西逼成感冒了,你就要能够把这个感冒清干净。往往你打得好的话,那可能你的第一型糖尿病就痊愈了,你的免疫失调病就痊愈了,哦。

当然,若军是药剂师哦,我也不能叫你犯法,就是主治医师开奎宁,你拿给他当归四逆汤啊,不行啊。所以大家也是私底下偷偷知道一下就好了。以这个广义的厥阴病来讲,就象糖尿病的种种症状是常常挂到厥阴病的。那么,我们再把这个六经病的框架,说回五脏的话,厥阴经是人的肝经和心包经,所以呢,厥阴病呢,如果以肝经来讲的话,你说张仲景治厥阴病的那些方,是不是能保肝啊?其实从某个角度来讲,是可以。

象乌梅丸它其实它主轴的作用呢,是让阴跟阳能够黏在一起。可是,的的确确是有人有肝病的,他吃了乌梅丸让他这些主证,但我们开仲景方是照主证哦,不是照医生说你得什么,西医检查得什么病。但他吃乌梅丸把这些阴阳错杂的主证修好的时候呢,诶,他也可能拉出一堆黑大便,他的肝病好了。

那这是以肝经来讲。那以心包经来讲的话,你知道人的膏肓区块,就是这个胸腔里面扣掉肺脏的地方,就是肉体心脏的位置,这边粘着一些脏东西。那你用厥阴药法,有的时候也会治到人的肉体心脏这个地方的心脏病。那当然,伤寒论的六经传遍,最后一关是厥阴嘛,那所以说病入膏肓,我们伤寒派说病入厥阴,其实意思没呀差很远啦。是这样子。

(同学说,我以为心脏旁边有浓痰,要吃瓜蒌实)瓜蒌实那个心脏旁边的痰呢,是指冠状动脉里面的痰。那厥阴病药法打的,乌梅丸打的痰呢,是黏在心脏外面的痰。就是胸腔里面心脏外面的痰。

这个,说是心脏有痰。瓜蒌实是打冠状动脉里面的痰。这样的一些事情,还有自体免疫失调病还有什么,日本人叫胶原病,强力胶的胶,那胶原病好象是这个人的一些组织,一些小地方,会开始,怎么讲?象征性的讲法原来应该是液体的东西它变成果冻状了。对,这样子要让那些微小的组织,他有时候发展得比较过火的就变成多发性硬化症,什么硬皮病之类的东西。

那这个东西呢,你要化那个东西,你的身体里面的液体哦,变成异常的粘稠的话,那还是升麻鳖甲汤好用。只是升麻要多一点。就是这样这样的厥阴病的打发。那你说,如果我们姑且相信张仲景的这个广义厥阴篇,就是说这个厥阴病关系到这个肝经,哦。

你说这个人的,我们今天说的糖尿病了,古时候的人是说消渴,就是说这个人一直口渴,可是喝水这个水好象没有被吸收,马上变成尿,所以又口渴又一直要小便,这个是标准的肾气丸症啦。那你吃了肾气丸之后,那肾气丸只是在治疗你的能量上的阳不入阴而已,可是,你肾气丸证在吃肾气丸,你这个口渴小便尿多一定会好转,无论是第一型或者是第二型的糖尿病,因为第二型糖尿病的人肾也很虚啊,也可以吃肾气丸。

那治了之后,他的整体的状况都会得到好转,可是同样这个血糖高哦,如果你是吃西药来控制的话,他就会留下一个后遗症,就是这个人的厥阴经依然没有好。也就是说,他如果是用西药控制血糖的话,他的跟厥阴经相关的,我们从上面算下来,眼睛还是容易退化,容易眼底出血,容易白内障。然后下来,这个肝经下来,阴道还是容易,阴部跟阴道还是容易病变,以男人来讲的话,还是容易阳痿啦。

然后呢,再往下走,脚的大拇指还是不一定逃过截肢的风险,就是中医非常虚玄的一条厥阴经,那依然是病在那里,是不是?所以我们,可以说就是说是一条厥阴经的病,就好象是这条厥阴经的能量不够,有一个中医时常讲过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有一次家里面哦,电视机是插头坏了,结果呢,这个师傅来修理的时候,跟我换这个换那个,不知道收了我多少钱,到最后隔壁水电工才跟我说你这是插头坏了。

这个事情是有点麻烦的,我们是希望这条厥阴经的能量能够调好。那另外就是,厥阴病我们那时候教当归四逆加味汤的时候也讲过,说风邪一入厥阴的时候,有时候一发作,西医诊断是叫什么?盲肠炎啊,就是你的这个地方,阑尾开始发炎了。那么,那以整体的体质来讲的话,你也可以说厥阴病跟阑尾这个系统呢,管到你的整个下腹腔的整个免疫力的品质的好坏。

也就是说,有一个中医的江湖传闻,就是说,比如说割过盲肠的人哦,就比较容易在晚年的时候呢,是死在大肠癌上面的。就是阑尾这个地方,厥阴经被划掉一刀,拿掉一个东西的时候,它整个下腹腔的免疫力还是会乱掉。所以呢,我是觉得,如果一个人已经是很严重的大肠癌哦,那当然是搞起来是很麻烦的。可是你要知道哦,一个人在得大肠癌之前的五年到十年之间,其实他的厥阴病的主证框都已经是很明显了。

比如说长期这里有一点软便会烫屁股的问题,那个就是白头翁汤证,那个厥阴证,就是有湿热之气聚在厥阴。或者是他长期有那种糖尿病的种种症状,嘴巴干啊,性功能不好啊,然后大腿内侧没有力啊。就是他在变成大肠癌之前,其实很多厥阴病的主证框已经非常的明显了。那我就觉得,我们学中医希望就是很多事情就是在他还不是很严重的时候就能够好好预防。

那刚刚随便聊到,富贵手都有可能已经是厥阴病了,因为富贵手你用个非常非常粗糙的中医理论框架来说,是这个人的热气浮在上面,下不到脚底,所以他才会那个热气不能到脚底涌泉去,所有就冲到手心劳宫去。这也是阳不入阴的现象。

(同学说免疫力的问题,象是干癣也是免疫力坏掉?第二次内部,那个也算厥阴病嘛?)干癣哦,皮肤的干癣是这样子,干藓或者牛皮癣,我一直在这个课堂哦,我一直在说下堂课要教干藓和牛皮癣,然后说不行,要再往后放两堂课。因为,如果我们要说干廯牛皮廯是这样子,我大概跟你们讲一个大纲。就是通常人会长廯,我们中医的第一个思考是,这个人是不是血虚所以有风气进来。就是,因为血虚,所以皮肤有风邪进来造成的。

所以,血虚生风通常是第一个思考的,那这个时候,你治廯的药,我们第一层的用药呢,就是用这个什么,比如说什么当归引子之类的补血的汤。然后祛风的药我们会用消风散。可是我们一般时方消风散那个推皮肤的风的力道又不够强,所以可能里面有几味药要加到蛮重的,比如说就是浮萍要加重一点,刺蒺藜要加重一点,就是要用那种比较能够把皮肤的风逼出去的。这补血是一路,祛风是一路。

那当然,你说养血而祛风的方,到底是要哪个方其实就很不一定,有的人可能当归补血汤吃一吃就好很多,有的人可能要吃到当归饮子、地黄饮子,或者有一个日本人常用的方叫温清饮。有的人呢,是需要用到朱鸟汤,朱鸟汤。还有一路的廯的患者,是要用到我们厥阴篇的乌梅丸煎汤剂。就是他的皮肤底下其实是有一些不太干净的这个湿气的邪气。

那那个邪气呢,用乌梅丸煮汤剂,它里面的药物刚好又有桂枝,又有黄连黄柏什么的,还有花椒。他可以逼到皮肤底下,把那个皮肤底下的毒气散掉。(同学说我那个朋友他是怕热的,好象是热性体质),那他的,你的热性他是一个,因为你知道怕热的人不叫热性体质,怕热的人是阳虚得不得了才会怕热,这是,因为人是气虚才会不耐热。生脉散这种解暑的方是以补气为主。

所以怕热并不意味着他阴虚,所以天气冷的时候他还在发燥热,那你才能在想他到底是阴虚还是厥阴。如果发燥热是从头燥热到脚底,他这样是阴虚。那如果他发热,是上面半身燥热,脚还是冷冰冰的,那就是厥阴病了,是不是?这个东西,我觉得很多东西,我们伤寒论有一些基本盘的观念,你就要一个一个跟那个人对对看。先不要急着有什么先入为主的观念,我从前教书的时候常说一句话。

就说我看病怎么会用得到智能呢?就是这个病人呢,他来这个问题,我就全部都会用消去法嘛,这个状况就不是用这个方,那个状况就不是用那个方,消到最后就也只有这个方可以用,我有什么自由可以讲?就是帮人看病是最没有自由的。就是不要用到智力,不要你自己想他可以用到这个,就不要觉得,多问几个问题就可以把其他用不到的方删掉。

那当然很多方是我们还没有学到的方嘛,全部删了就无方可用,然后就说,不好意思,请你回家等我三年,等我医术进步再来医你,这样也是可以的。就不要逞强,我常常觉得不要逞强。尤其最近网路常常在盛传,某某名中医过世这种故事,我倒觉得很多东西是惹不起的,就你治了很多人身体上的疾病哦,但是,他身体上疾病背后的能量的东西,你不见得惹得起。就是,如果他得这个病是好像老天爷要他反省某种东西,或怎么样的话,那你硬是把他治好的话,还是会有能量上的伤害。

就是,解决别人的问题这件事情,在庄子里面是非常不认为可取的。庄子是认为,你要解决要解决原因,不可以解决结果哦。你解决结果反而是在从恶哦。就是人家把事情搞坏了,你帮他收这个烂摊子,让他可以轻松过关,这是从恶哦。所以,当然我不喜欢你得什么病都说你做了坏事,我不是这样子,不是这样子死脑筋的人。但是,我是觉得,跟各位讲一句老实话哦,我其实教书哦,从前到前一阵子,我常常在埋怨我这个宝贝陈助教的医术不够好。就是我那个时候,就是觉得同样跟我学中医,陈助教学得最久,为什么每次开药都孬孬的,就是我开3克,他就只开1克,就是那种医术很孬,不爽利,就是没有那种大刀阔斧的行家风范。

可是呢,等到我真正看到樊助教那种医术很好的助教出来的时候,我就开始觉得,陈助教这么做,比较明哲保身,比较安全。就是樊助教我看经常在惹一些惹不起的东西。一下就踩到地雷区去了,就是你医术太好,有时候会撞上一些好象不太妙的东西。

所以我就觉得各位学中医要以自保为优先,不要太轻易的惹到一些病人。因为我常常觉得病人是你惹不起的。很多病都牵涉到一些,因为我又不是什么超能力者,灵能力者,我又看不到。但是我觉得,感受上是觉得很多人背后是有不太妙的东西。那那个,我觉得那种东西我都惹不起。

所以就小心为上哦。我刚刚岔到这里,我已经不知道我原来讲哪里了哦。我这个课本来就在那边乱讲一通,所以这个岔题已经让我完全迷失了。我记得刚刚是讲到糖尿病富贵手还有什么?廯,对,讲到廯,这个才廯那边岔出来的。我要讲回廯这条主线。就是廯这个东西,我上次就觉得说让去湿热之毒,你每天一两土茯苓煮水也是可以啦,那你用乌梅丸煮汤剂也是可以啦。这是以湿热之毒。

但是这个东西还是以血虚生风受邪这个角度在讲廯这件事哦,那么,廯这件事,我常常也会跟同学讲这件事,就是如果你长的这个皮肤廯已经有一定厚度的话,你记得要吃三个月的大黄蛰虫丸。因为,那个皮肤的廯如果已经有一定厚度了,他的那个组织跟你的健康的组织之间根本已经塞住了。你的很多药的药性根本过不去的。所以你要吃大黄蛰虫丸三个月,把这个微血管的血融掉,这样廯才会好。当然有一些人是光吃大黄蛰虫丸他的廯就好了。有的,至少我就遇到过两个。

从前我中医班就有一个学生,他的廯怎么治都治不好,很贵的那种驱风的汤,什么蛇肉煮的那种汤啊,都吃了没有好。大黄蛰虫丸吃三个月好了。那还有一个是我的朋友的朋友的妈妈,就是动了西医的什么手术之后开始长廯,那这个大概是淤血型的,所以她就吃了大黄蛰虫丸三个月,廯也就退掉了。所以,大黄蛰虫丸在治廯这个事情上面,也是不可,就是不可或缺的了。

不过呢,你还是有一个点从另外一个角度你要知道,就是,所谓的异位性皮肤炎,他有的时候也是长得象廯一样嘛,是不是?可是,这个异位性皮肤炎啊,往往是我们说劳病跟逸病这个向度,逸病的问题。也就是,这个人真是副交感神经过度旺盛造成的免疫力过强,而这个不是刚刚讲的那个免疫力攻击自己的免疫失调病哦,那个逸病是免疫力过强打外面过度用力的,那个是副交感神经过度旺盛病。我跟你讲这个逸病造成的过敏现象,就象很多人是小的时候气喘得很凶,一点点什么东西吸到了他就气喘了。

可是长大了之后开始过得压力比较大的生活了,要考联考了,交感神经开始紧张了,他的那个过度旺盛的免疫力就开始下降了,就不气喘了。所以很多人气喘是只气喘小时候,那很多人的过敏也只过敏小时候,很多人的皮肤病也只是病小时候,长大了皮肤病就好了,那这些是逸病。

其实逸病才是真正的免疫力过盛。今天说的免疫力攻击自己的,那个是厥阴病,或者是百合狐惑阴阳毒。好不好,这个分类上。至于这个逸病要怎么治呢?我也很难定义哦,就象小芳助教原来异位性皮肤炎还蛮凶的,就是身上一块一块粉红的。

那上次我那个朋友啊,吃那个什么天雄汤里面掺了乌头中毒了,那个药退回来那小芳助教就拿那个乌头汤喝了把自己麻倒了。麻倒一次,那个异位性皮肤炎就少一大块。超级祛风药啊。(同学说很惊险啊)那也是他的机缘到了,刚好有毒药给他喝嘛,这个很难讲哦,那你说他那个是逸病,还是祛风药有效呢?

就是,本来那个祛风药是要用蛇肉,就是有一点毒的蛇肉,什么,蛇肉是什么?乌梢蛇白花蛇就比较没有毒,我记得,好象是白花蛇几乎是不毒的蛇,乌梢蛇有一点毒,蝮蛇比较毒,就是(zhugi)常用的。那蝮蛇如果煮汤啊,真的把你毒倒了。那就,其实蛇你也知道它的毒是在毒囊,不是在蛇肉里面哦。可能肉里面多少还有粘到了。那就是蛇肉的效果跟乌头的效果到底哪一个比较好,这个也很难说。

所以这个祛风邪的药,你要用到那个层级,这一直是我觉得很难拿捏的。就是你到底是那个消风散,那个浮萍用重一点,或者什么用重一点就可以祛到那个风呢?还是你祛这个风啊,要用到蛇肉才能逼出去。还是要用到刺蒺藜和苍耳子才能逼出去。还是要用到乌头才能把这个风邪逼出去。这个是每一个患者都不一样。

那至于说养血这一路哦,就是说,你的血到底是炙甘草汤可以补起来呢,还是,用黄连阿胶朱鸟汤就可以补得好,还是用当归补血汤比较好,那这个也是非常之不一定。就是你要看到那个病人啊,把个脉啊,就是稍微做一个判断,就是要找其他主证。等于说治血你要问说,你会不会失眠啊,你会不会熬夜啊,就是很多东西都要问过一轮,然后加加减减。然后看他那个廯的厚度。

象不厚的廯,你呢,去那个照相馆哦,买那个生石灰干燥剂,因为这个东西一定要用新鲜的生石灰,就是,你知道生石灰干燥剂买回来那个石灰是很新鲜的生石灰,然后拿一个钵子,把生石灰磨成粉。然后呢,这个,另外去买,跟生石灰同重量的雄黄,那个,雄黄一瓢羹,磨成粉的生石灰一瓢羹,倒到一个小碗里头,加一点水,调成泥状。

如果是不严重的廯的话,那个,那个药一定要现调现敷哦,因为它,就是它化合的当下有那个成分,你放久了,雄黄石灰你装在同一罐就没有用了。装在同一罐他就没有立刻加水混合它有一股臭臭的味道冒上来,称它有那个臭味的时候,涂一个象这样差不多一块钱铜板这么厚,掴在你那个廯上面。如果是不严重的廯,两次就好了。但是严重的话你还是要用大黄蛰虫丸去什么打通你的血管啊….什么的。

所以这个廯的问题,到底是厥阴,还是血虚,还是风邪,还是逸病,这个有很多个向度。就是同样一个廯,是有点讨厌的。这个雄黄加生石灰的这个方呢,方的名称叫一扫光。就是你给他扫一次这个廯就掉光。那其实这个一扫光是干嘛的,你知不知道?是古时候用来挽面的。

就是说啊,你那个一扫光,因为雄黄石灰都是很便宜的东西嘛,就是,你就,一大汤匙雄黄,一大汤匙石灰,掴在一起,你要除腋毛或什么的,你就刮一坨上去,然后洗一洗,腋毛就掉光了。(同学说痛吗?)不痛,不痛。

当然西药也有,屈臣氏也有卖西药除毛膏嘛,但是就是说,你用雄黄石灰比较便宜啦,不过就是臭臭的。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