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人尊称仲景为“医圣”,仲景著作《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为“医经”,“医经”里的方剂为“经方”。经方即经典之方,是后世对仲景方的尊称。

本人常用以下诸方治疗糖尿病及其并发症取得良效,现介绍如下。

1.白虎加人参汤

《伤寒论》用于治疗胃热炽盛,津气两伤之证。《金匮要略》用于治疗消渴。原文曰:“……大渴,舌上干燥而烦,欲饮水数升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

糖尿病初起或血糖控制不良时常见:烦渴多饮,多食易饥,口干舌燥,舌红苔黄等。

方用:石膏、知母清泄胃热;粳米以淮山药代之;人参用太子参或西洋参,合用以达到益气生津之功。

合玉泉散意,加天花粉、葛根、生地黄、玄参,其效更佳。饥甚,加黄连清胃火;渴甚,加黄芩清肺热。

2.桃核承气汤

《伤寒论》中用于治疗血热互结的蓄血证,是泄热逐瘀代表方。

糖尿病常出现多饮、多食、多尿,大便干燥,便秘,为胃肠燥热、灼伤阴津所致。

又多见口唇紫暗,舌质暗红,边有瘀斑。舌下静脉青紫,脉沉涩,为胃热灼伤阴血,血脉涩滞难行,以致瘀血燥热相互搏结。

方用:桃仁活血化瘀;桂枝通经活血;大黄、芒硝、甘草攻下阳明燥热内结。

全方有泄热通下,逐瘀活血之功。合增液汤意,加生地、玄参,更为对证。便秘重者,大黄、芒硝后下;轻者,大黄同煎;兼气虚者,酌情加黄芪或太子参。

3.真武汤

《伤寒论》用于治疗少阴肾阳虚衰,水气泛滥之证。

糖尿病日久阴损及阳,导致肾阳虚衰,不能化气行水,出现形寒肢冷,神疲乏力,腰膝酸软,全身浮肿,头眩心悸,小便短少,舌淡苔白或白滑,脉沉迟弱(见于糖尿病肾病、糖尿病心脏病后期)亦可见。

方用炮附子温肾助阳;白术燥湿健脾;茯苓淡渗利水;生姜助阳散水;芍药敛阴和营。合为温阳化气行水。

糖尿病往往兼瘀血者,加丹参、益母草、桂枝,通阳活血;气虚明显者,加黄芪,或再加党参,益气温脾;肝阳上亢(合并高血压)者,加钩藤、天麻,平肝息风;焦燥渴者,宗《金匮要略》消渴病篇:“小便不利,有水气,其人若渴,栝蒌瞿麦丸主之。”加用栝蒌根、淮山药生津润燥,瞿麦淡渗利水,炮附子温阳化气。共奏温阳化气利水、生津润燥止渴之功。

4.肾气丸

肾气丸是温补肾阳代表方剂。仲景用于治疗消渴、虚劳、痰饮、妇人转胞等证。《金匮要略》消渴病篇“男子消渴,小便反多,以饮一斗,小便一斗,肾气丸主之”。

糖尿病日久,病入下焦,阴损及阳,导致肾阳虚损。证见神疲倦怠,少气懒言,语声低微,四肢乏力,腰膝酸软,舌淡苔白,脉沉而弱。

方用地黄滋阴补肾;山萸肉、淮山药补益肝脾;茯苓、丹皮、泽泻协调肝脾;附子、桂枝温阳暖肾。上药共奏双补肾阴肾阳之效。

肾阳虚明显者,用肉桂易桂枝,以增温阳之力;小便多者,仿“水陆二仙丹”意,加金樱子、芡实,补肾涩精;气虚甚者,重用黄芪益气;下肢轻度浮肿者,加牛膝、车前子(性喜下行,以制黄芪之升提),仿济生肾气丸意,温肾活血利水。

5.五苓散

仲景用于治疗膀胱气化不利,水停下焦之证。《伤寒论》太阳病篇及《金匮要略》消渴病篇均有“若脉浮,小便不利,微热消渴者,五苓散主之”的论述。

糖尿病合并自主神经病变,影响支配膀胱的骶髓副交感神经及胸髓、腰髓的交感神经,导致膀胱功能异常。早期可见:偶在生气着急时,出现排尿时间延长。中期可见尿流变弱,排尿费力,排尿时间延长,多次排尿后仍余沥不尽,甚或小便失禁。为糖尿病日久,气虚及阳,气化失职,水蓄膀胱所致。

方用:桂枝通阳化气;白术、云苓、泽泻、猪苓淡渗利水;加黄芪益气。

方中黄芪重用,使收缩无力之膀胱功能迅速得以恢复。遵仲景原方之意,桂枝只宜少量,取其辛温通阳,又不耗伤阴津。

6.黄芪桂枝五物汤

《金匮要略》用于治疗血痹,即所谓:“身体不仁,如风痹状,黄芪桂枝五物汤主之。”血痹乃阳气不足,阴寒凝滞,血脉痹阻所致。本证以肌肤麻木不仁,脉微而涩为辨证要点。

糖尿病日久,气阴两虚,血脉瘀阻,肢端失养,出现肢体麻木疼痛,多呈对称性,下肢为甚。有麻木、触电感、蚁爬感,继而刺痛,甚则可呈放射性或痉挛性作痛,夜间尤剧。

仿黄芪桂枝五物汤法,自拟方:黄芪、桂枝、熟地、玄参益气养阴以治本;当归、桃仁、牛膝活血通痹治其标;另可配合外洗方:桂枝、乳香、没药、苏木、川红花,煎水浸泡外洗,以温阳和络,活血通脉。

7.酸枣仁汤

《金匮要略》用于治疗“虚劳虚烦不得眠”之证。

失眠亦为糖尿病常见症状,有的十分顽固,经久不愈。表现为难以入睡、或早醒、或睡不宁、多梦。伴头晕、头胀、心烦、精神不振、记忆力减退等。失眠常可致血糖不稳定,血糖上升。

方用:酸枣仁养血安神(用量最重);川芎调血养肝(用量其次),以清阴热;知母清热除烦(用量其次)以除虚烦;茯苓宁心安神(用量其次),以安心神;甘草和中(用量最轻)。

作者/熊曼琪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