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某,女,46岁,农民。初起头晕目眩,心悸不宁,肢体困倦,逐渐卧床不起,畏光惧明,将自己关在黑房子里面,门窗紧闭,如此竟达4年之久,饮食、二便均在暗室之中。她为什么要将自己关在房子里面呢?第一,她不能见光,她说一见到光线,眼睛就要胀出来;第二,她不能动,她说每天胸中闷痛,好像有大水撞心,像河水撞到石头上那样凶,稍微动作则这种症状明显加剧,如果躺在床上不动就稍微好一点;第三,她恐惧害怕。如此4年多,不能开窗,也不能点灯,四年来给她看病的医生已有数十人。家属找到我的时候,我还不太敢去,因为早就听说有这样一个病人,而且很多医生都没有给她看好,那时候我还年轻,当然不敢去,但是家属一定要我去,于是就去了。

诊时见患者声音洪亮,神智清楚,耳朵很灵,吃饭、睡觉、大小便都正常。我就要人抬她出来,但病人说如果抬出去就会死掉,于是我只能叫人强行把她抬出屋外。为什么定要抬出来呢?第一,我要看人;第二,我要望面色;第三,我要望舌苔。刚刚抬到门口,病人就大呼心中难受,待抬出屋外,患者大喊:“我要死了!”喊了两三声,突然不喊了,也不动了。当时我也很紧张,一摸四肢厥冷,但把手放在鼻前发现还有气息,于是扎了两针合谷,灌了一点姜水,大约一分钟后苏醒了。醒后就呼天喊地,说眼睛要炸了,心脏要炸了。查舌质淡红,舌苔灰白,脉象弦而且一息有五至。

在床上待了4年的病人,居然是弦而数的脉,这意味着什么?“大水撞心”、眼睛欲裂,而且还有恐惧,这是什么病呢?我突然想到,病人讲水往上撞,但未必是水啊,而且发作欲死,马上就联系到了《金匮要略》中讲到的奔豚病:“奔豚病,从少腹起,上冲咽喉,发作欲死,复还止,皆从惊恐得之。”所以说中医的经典著作是我们的基础和工具,一定要熟,如果我没读过《金匮要略》,或者读得不熟,是不可能马上想到的。病人没读过《金匮要略》,她不可能按照书上进行描述,但她所描述的症状不正是气上冲心、发作欲死吗?想到奔豚后,就马上想到张仲景治疗奔豚病的三个方:桂枝加桂汤、苓桂甘枣汤、奔豚汤。用哪一个呢?桂枝加桂汤是治阳虚奔豚;苓桂甘枣汤是治水饮脐下悸动,欲作奔豚;奔豚汤是治肝气上逆奔豚。

奔豚汤治疗什么症状呢?张仲景讲“奔豚,气上冲胸,腹痛,往来寒热,奔豚汤主之”,但是这个病人没有往来寒热。患者没有畏寒肢冷,而且脉象弦数,所以肯定也不是阳虚。是水饮吗?舌苔并不滑,脐下也没有悸动,所以不是水饮。于是又想回到奔豚汤,为什么病人眼睛那么胀,而且又明显地畏光呢?见光则目胀欲脱,这不正说明肝气上逆吗?肝开窍于目,脉象弦而数,所以这三个症状应该是属于肝气上逆的奔豚汤证,于是就开了奔豚汤。

奔豚汤主药是李根白皮,李根白皮药店里没有,但农村里有的是,到处都是李子树,于是当场就挖,并且重用每剂药里面放一两,开了一个完整的奔豚汤:归、芍、芎、半、葛、芩、草、生姜,再加李根白皮。考虑到她的舌苔灰白,抬出门的时候呕了两次,虽然没有呕出来,但还是有呕,于是加了一味茯苓化饮。当时开的处方就是完整的奔豚汤加茯苓,嘱服5剂后一定要将病情告诉我,因为这个病很怪,我也动了脑筋,想看看效果怎么样。但5剂药后病人家属没有来,等病家再来的时候告知已经服到第8剂,诉8剂药后,患者已自己从房子里面走出来了。

治好这个病使我自己都大吃一惊,因为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经方效果这么神奇。通过这个病案我反思到,中医的理论跟中医的临床,是有很大距离的,我们读了书并不等于就会搞临床。我当年读书读得很不错,当时是读一本背一本,后来背《伤寒论》,背《金匮要略》,背完后去当医生,读了这么多书以后去当医生,居然看不好病,这说明读书跟临床是有距离的。

张仲景原文描述的是:“奔豚病,从少腹起,上冲咽喉,发作欲死,复还止,皆从惊恐得之。”可是病人临床上的表现并不一定都是这样的,像这个患者说大水撞心,眼睛欲脱,也是奔豚。所以临床和理论是有距离的,这个距离需要我们在临床实践中自己去缩短,自己去融会。把理论融会到临床中,用理论指导实践,定要经过一个过程,如果没有这个过程,不可能当个好医生,更不可能成为名家。

本文摘自《当代经方名家临床之路》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