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案分享

明某,女,62岁,江西人。

2019年10月5日诊

主诉:胃痛胃胀20年余。

刻症见:打嗝不断,大便干,腹膨,肌力4(0-5),无压痛,烦躁,双下肢络脉显露。夜间口苦。口干,饮水多。平素怕冷。舌淡少苔,脉沉细。

西医诊断:慢性胃炎

中医诊断:太阴证

处方:

旋复花15g(包煎),代赭石30g,人参10g,清半夏15g,甘草10g,生姜30g,红枣15g,丁香5g,柿蒂30g,陈皮50g。

拾付。

二诊:2019年11月13日

打嗝消。五付药后大便次数增多,后五付大便正常。夜间口苦好转,口干好转。双下肢肌肤甲错,散在络脉。稍许口干,胃稍许胀。舌淡胖,苔薄白,脉弦细数。

处方:

人参10g,茯苓15g,白术15g,生姜10g,陈皮30g,枳壳20g,盐牛膝10g,丹参10g,赤芍10g,有瓜石斛20g。

七付。

后患者又于2020年3月20日照方抓药7付。

2020年6月17日,患者女儿带其亲戚看病,言及其母病情,称已愈,并表示感谢云云。

按语:

患者就诊时,打嗝不断,痛苦异常,20年来反反复复,不胜其烦。观此病人,一方面,病位在太阴,胃虚气滞,另一方面,又兼夹稍许阳明热,如夜间口苦,当然夜间口苦也可能为胃食管返流所致。其胃痛胃胀尚可忍,而打嗝不断,则急需解决,故以旋覆代赭汤降胃气,以止其打嗝,合入丁香柿蒂汤,以增强降下之力。

岭南经方大家黄仕沛教授,亦常用旋覆代赭汤与丁香、柿蒂组合,在其专著《黄仕沛经方亦步亦趋录——方证相对医案与经方问对》中便有此记载。陈皮一药,对于气滞之证,非大剂无以为功,仲景治疗胸痹胸中气塞之橘枳姜汤,径用陈皮一斤,可见量大方效显,故此处予陈皮50g行气。并嘱其多刺激攒竹穴,以减呃逆。

二诊时,言服药大便次数增多,可见旋覆代赭汤虽无泻下药,但降胃腑,自然大便通畅,大便一通,打嗝即愈,胃胀胃痛随之减轻,夜间口苦亦减。

此时证已变,不可再用旋覆代赭汤耗气,予《外台》茯苓饮,欧阳教授称此方病机为胃虚气滞水停,可解决气水阻滞中焦的情况,且方中有人参补益气阴以扶正,不致伤及中土。其双下肢肌肤甲错,络脉明显,瘀血不可忽略,予黄煌教授四味健步汤,黄煌教授在《黄煌经方使用手册》中提到,“本方为活血化瘀方,主治以腰部以及下肢疼痛为特征的瘀血性疾病”。合用此方,甚为合拍。

后患者杳无音信,7个月后,其女儿谈及其母,方知现已痊愈,故有此案,谨以记之。临证中,先辨六经,可明确疾病定位;方证对应,使得诊疗丝丝入扣,诚如欧阳教授在其著作《伤寒论六经辨证与方证新探——经方辨治皮肤病心法》所言,“先辨六经定主向,阴阳表里虚实清。次寻方证最难对,沥血呕心功乃成”。

作者:刘奇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