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子夫主任中医师,从事中医临床,教学40余年,对治疗男性病,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现擷其龚老运用天雄散,治疗男性病的经验,介绍如下:

天雄散方出自《金匮要略·血痹虚劳脉证并治》篇。方由天雄、白术、桂枝、龙骨四味组成。具有补阳摄阴之功,治男子失精,腰膝冷痛。龚老谨守其补火,益精之病机,治疗男性病,获得良效。

遗精

例1:李某,男,32岁,已婚,干部,1989年12月7日初诊。

患者因房劳,反复遗精已2年余。曾服丸药治疗好转,近因出差过劳,病情加重。现诊,睡后无梦而遗,每周3~4次,严重时临厕努便也会滑出清稀的精液。伴有头昏乏力,腰酸膝软,形寒肢冷,腰及小腹,前阴不温。尿频、尿清,舌质淡胖嫩,有齿痕,苔白滑,脉沉细弱,尺尤甚。此为肾阳虚损,精关不固。治宜温肾益气,涩精止遗。以天雄散加味:

附片10g(先煎),白术15g,肉桂6g(后下),煅龙骨15g,补骨脂10g,覆盆子10g,淫羊藿10g,芡实20g。日1剂,水煎服。

服药10剂后,遗精基本控制,每周仍有1至2次,头昏乏力、形寒消失,但仍觉小腹冷,前阴不温。服药见效,继服7剂,病已痊愈,舌质淡胖嫩已转近常,脉沉细见起,尺仍弱。原方进7剂,以资巩固,后随访未见复发。

按:本例遗精因房劳而起,《证治要诀》指出:“色欲过度,下元虚惫,泄滑无禁。”龚老认为,遗精以肾为根,首责肾阳,阳乃生命所系,阳气虚衰,命门火微,精关不固,而致遗泄。治遵《医宗必读》”独因肾病而遗者,治其肾”。方中以附片、肉桂、淫羊藿温肾益气为主,以龙骨、补骨脂、覆盆子、芡实补肾固涩,白术除湿益气,配肉桂和中健脾,补下焦阳虚,诸药合用,力专温肾益气,涩精止遗。前后共服20余剂,治获良效。

阳痿

例2:熊某,男,42岁,已婚,工人,1989年11月10 日初诊。

患者结婚10余年,性生活较频。从1980年起每年有2-4次滑精。近2年因工作紧张,劳累,渐感体力不支,常有头昏身倦,腰膝酸软,怯寒腰冷,小腹不温,阴头寒。半年来性能力差,最近阴茎举而不坚,致使不能交合。食纳尚可,大便溏,小便频,舌质淡嫩,苔白,脉沉细弱,右尺尤甚。此为肾精亏耗,命门火衰,治宜温补下元,振阳起痿。以天雄散加味:

附片10g(先煎),白术15g,肉桂6g(后下),生龙骨15g,补骨脂15g,淫羊藿15g,肉苁蓉10g,巴戟天10g,枸杞子15g。日1剂,水煎服。

服药后7剂,阴茎能坚,能交合,但时间短,祛寒腰冷,小腹不温,前阴寒有好转,继前方,再进10剂。药后诸证平复,为巩固疗效,继服5剂。后随访未见复发。

按:本例阳痿,如《广嗣纪要》所说:“纵欲无度则精竭,精竭则少而不多。精竭于内则阳衰于外,痿而不坚,举而不坚,坚而不久。”《景岳全书》认为:“男子阳痿不起,多由命门火衰,精气虚冷。”为其主要病机。在治疗上,龚老认为,因肾亏而痿者,只须温肾补火。并注重肾为水火之脏,体阴用阳之特点,用药配伍当遵景岳,“善补阳者必阴中求阳,阳得阴助则生化无穷,”疗效更捷。方中天雄散,加淫羊藿、巴戟天、肉苁蓉以补肾助阳,益加补骨脂与白术共补先后天之阳,枸杞子补肾益精,旨在阴中求阳,诸药合用,力专补肾、壮阳、起痿。药仅20余剂,获得疗效。

前列腺炎

例3:周某,男,45岁,已婚,工人。1989年10月21日初诊。

患者腰酸膝软,尿频,尿后白浊,已2年余。前列腺液检查:卵磷脂小体(+++),白细胞0一3/HP。直肠指诊,前列腺较饱满,稍有压痛。诊断为慢性非细菌性前列腺炎,前来中医就诊。诊见,腰膝酸软,神疲乏力,形寒肢冷,性欲差,小腹,会阴部胀痛,尿频尿急,尿后余沥,时在尿道口滴出粘液,大便溏,舌质淡嫩,苔白润、脉沉细弱。此为肾阳虚损,气化不利。治宜温肾壮阳固精,以天雄散加味:

附片10g(先煎),白术15g,肉桂6g(后下),生龙骨15g,山萸15g,五倍子10g,补骨脂10g,菟丝子15g。日1剂,水煎服。

服药7剂后,尿后余沥,尿道口粘液已除,腰膝酸软,小腹、会阴部胀痛好转。服药已效,继原方,加吴萸3g,温冲任以助阳,进7剂,以资巩固。后以中成药肾气丸调理,1 年后随访未见复发。

本文摘自《福建中医药》,1993年第3期,作者/邹定华

你也可能感兴趣

1 对 “龚子夫运用天雄散加味治疗男性病的经验”的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