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骨乃动物化石,埋藏地中,味淡,微辛,性平,最具翕(合也,敛也)收之力。凡人身阴阳将离、气血滑脱、神魂浮越之证,皆能用之。多用于心悸怔忡,自汗、盗汗,吐、便血,梦遗白浊,大便滑泄,小便失禁及崩中漏下等症。

揆其功用,不外平肝潜阳,镇惊安神,收敛固涩三者。惟《本经》和《别录》言其亦治“咳逆”、“喘息”。陈修园谓:“痰,水也,随火而升,龙属阳而潜于海,能引逆上之火、泛滥之水归其宅,若与牡蛎同用,为治痰之神品”。

张锡纯谓:“其性又善利痰,治肺中痰饮咳嗽,咳逆上气”。是陈、张二氏,均是禀《本经》、《别录》治咳逆喘息之义而阐发运用于临证耳。

牡蛎潜生海水,味咸而涩,善消瘰疬,止呃逆,固精气,治女子崩带。其功用大致有二:一为潜阳固涩,二为软坚散结。《本草纲目》言其“化痰软坚”,《本草备要》言其“咸以软坚化痰,……止嗽敛汗”。是牡蛎亦能化痰止嗽。仲景桂枝去芍药加蜀漆龙骨牡蛎汤、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柴胡加龙骨牡蛎汤等方,皆龙骨、牡蛎并用,以其性味功用相近也。虽有治惊狂、烦躁不安和烦躁、惊烦之分,然其理则一也。

我领略龙骨、牡蛎之性质功用后,从治疗咳嗽范围而言,认为此两药合用,具有独特的镇咳化痰作用。镇,是镇定、镇静;化,是软化、潜化,而不雷同于一般止咳化痰药品。

起初,我只用于夜间及黎明时的咳嗽,因人体平卧则痰涎易于上泛,况从夜半至平旦,正值阴尽阳动之期,逆气亦随阳气上萌,咳嗽遂作,故而用生龙骨、生牡蛎各15克于应服方内,结果,不仅奇效,并且睡眠亦自美焉。

又用于内伤咳嗽,虚火炎上,咯痰带血,颧红面热,胶痰着滞喉间,口干心烦,以生龙骨、生牡蛎各20克加于所服方中,疗效也如人意。

更有一些外感咳嗽,表分寒热不清,睡眠饮食尚可,惟连连咳嗽,久久不愈,服常方总不见效,我又欲用龙骨、牡蛎,然恐收住表邪,肺气益不得宜而咳甚,尝欲投又止。后思《伤寒论》柴胡加龙骨牡蛎汤证,乃少阳之邪未解,热邪内陷,热盛伤气之病机。复思徐灵胎有龙骨“敛正气而不敛邪气”一说,乃试用于外感咳嗽之难愈者。具体方法是:止嗽散随证化裁,再加龙骨、牡蛎。居然心想事成,有效无损。

至如肺痈脓尽之后及肺痨之恢复期,气阴两伤,虚阳上浮,喉干口燥,盗汗粘衣,虚烦,夜不成寐等症,于滋阴润燥方中,再增龙骨、牡蛎靖摄浮阳,收敛元气,则康复在望矣。

本文摘自《临证用药经验》,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作者/龚士澄。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