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南京那天,老Z女儿来信告诉我她父亲服汤药后持续多天的高热没了,自汗也止了。来台北后第3天,又收到她短信,告诉我不仅体温正常,食欲明显好转,而且腹泻也止了。

老Z今年50多岁,一个多月前发现胰腺占位,手术后十余天就开始发热,每天发热,持续20余天,最高达40度,有两次寒战异常,拥厚被三床仍嘎齿有声,每天发汗严重,日更衣四五次。但检查无炎症迹象。术后体重锐减10余公斤,可能是胰腺手术的原因,每天大便不成形或腹泻。那天我到病房看他,精神虽尚饱满,但脉洪大而搏指,但重按无力,两小腿肌肉萎缩而无浮肿。正气明显不足,虚劳重症。我用的是桂枝汤加人参。桂枝10克、肉桂10克、白芍20克、生甘草10 克、生晒参15克、干姜10克、红枣30克。服药后当夜即无发热,3天后原方加麦芽糖50克、生晒参加至20克。从目前情况看,病情尚稳定。桂枝汤加人参方的退热止汗效果满意。

当时,我见多汗高热脉洪大,曾考虑过使用白虎加人参汤,但白虎汤证多身热面白便干结者,且其病或是外感暑热,或出血,或消渴,而老z病谱不合,而且面色黄而灰暗,其体也不合。也曾想用黄芪建中汤,后按其小腿,肌肉萎缩且无浮肿,就此排除;那为何不用五苓散?五苓散所治疗的蓄水证,老z不呕不渴,且无浮肿,也不在选择之列。当时,方证立判,没花几分钟。

我临床看病,用得比较多的是直觉思维,眼前先浮现数方证,然后逐个比照,最后选其最合适者。这种看病方式,要求医生精神饱满,方证方能跳得出,认得清。据说,清末苏北名医赵海仙必定大烟抽足以后才诊脉;大塚敬节先生晚年看病,需要喝葛根汤提神;我也曾经看到,日本京都坂口弘先生在进诊室之前,双手沐面,然后伸臂扩胸,嗨嗨大喝几声,精气神振足了才行。我给老Z看的那天,正是午睡后,所以,一看就准。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