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患者是在我科住院期间,由其不经意之间诉其有黄汗之苦而进行诊治,一方面黄汗病例少见;另一方面,因辨治效果满意,故予以整理与同道共同学习交流。

陈xx,女,79岁,因“四肢多关节疼痛”于2020年9月3日收入院,入院第二天查房时患者诉自2002年以来双侧腋下出汗,呈黄色,因不影响日常生活,故一直诊治其他疾病时未告知医生。由于其汗味臭,患者及家属不堪其苦,平时所换洗内衣要洗两次方能除去臭味,每天换一次内衣。为解决其内心困苦,决定先诊治患者“黄汗”。

详细询问病史,刻下症见:腋下出汗,夜间凌晨2-3点时出汗明显,色黄如柏汁,内衣染色,其味臭,畏寒,双下肢胫骨前轻度浮肿,口干不欲饮,时感心悸胸闷,胃脘胀闷不适,睡眠差,饮食正常,大小便正常,舌淡苔白腻,脉弦。

予以处方:黄芪30g、桂枝15g、白芍15g、防风15g、麦冬15g、五味子10g、太子参15g、羌活10g、独活15g、茯苓15g、白术15g、生龙骨30g、生牡蛎30g、炒酸枣仁30g、干姜10g、浮小麦50g、甘草6g,3剂煎9袋内服。

服完3剂后怕冷、汗出减少,患者喜出望外。9月11日二诊去干姜,浮小麦减至30g,再进3剂后,患者汗出明显减少,颜色已恢复正常,诸症好转;9月14日三诊继开3剂巩固治疗。

11月份电话随访告知汗出正常。

按语:

黄汗当属“汗证”,汗证病机多认为为阴阳失调,腠理不固,汗液排泄失常。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该患者出汗、畏寒、肢体关节疼痛、双下肢胫骨前轻度浮肿,舌淡苔白腻,病机考虑为营卫失调,阳虚湿蕴。《金匮要略·水气病脉证并治篇》云“黄汗之为病,两胫自冷。假令发热,此属历节。食已汗出,又身常暮盗汗出者,此劳气也;若汗出已,反发热者,久久其身必甲错;发热不止者,必生恶疮。若身重,汗出已辄轻者,久久身必瞤,瞤即胸中痛,又从腰以上必汗出,下无汗,腰髋弛痛,如有物在皮中状,剧则不能食,身疼重,烦躁,小便不利,此为黄汗,桂枝加黄芪汤主之。”再加上患者汗出日久,有伤阴耗气之故,故选桂枝加黄芪汤合玉屏风散合生脉散。阳气亏虚,水湿内停,则心悸、胃脘胀闷;阳不入阴,眠差少寐,干姜、茯苓、白术以温化水饮;生龙牡潜阳入阴,阴平阳秘,睡眠乃安;佐炒酸枣仁养心安神;配羌活、独活兼以除湿痹而升清阳;再加浮小麦敛汗止汗,非重剂无效。标本兼顾,疗效确切。

作者/狄朋桃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