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某,女性,45岁。两个多月前因突然右耳鸣响,听力下降,伴有眩晕,遂用六味地黄丸及补肾之剂月余无效。于2009年11月5日往某医院五官科检查提示右耳鼓膜积液。又加西药治疗,耳鸣如故,徒增烦闷不寐。经友人介绍,于2009年12月4日前来求治。病者右耳鸣响如蝉,入夜犹甚,失眠不安,并有眩晕,舌淡红,苔薄白,余无特殊。

拟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加味,处方:

生龙骨30g(先煎),生牡蛎30g(先煎),柴胡24g,灵磁石30g(先煎),黄芩15g,法夏24g,党参30g,麻黄15g(先煎),桂枝15g,泽泻60g,大枣15g。

3剂后,复诊,耳鸣已除,尚间有少许眩晕。

续以前方7剂,诸症悉除。嘱再服此方一段时期,以冀巩固疗效。

按:柴胡加龙骨牡蛎是黄师最常用之方剂之一,本方见于《伤寒论》107条:“伤寒八九日,下之,胸满烦惊,小便不利,谵语,一身尽重,不可转侧。”《伤寒论》264条曰:“少阳中风,两耳无所闻,目赤,胸中满而烦,不可吐下,吐下则悸而惊。”107条柴胡加龙骨牡蛎汤证之胸满烦惊………虽未指出有两耳无所闻、目赤,然印证264条,似因果相关,弦外有音也。加入泽泻治冒眩,麻黄以温通经隧。时医治耳聋耳鸣,于耳为肾窍,便谓肾虚,动辄填精补肾,实不加辨证,徒费药铒,贻误病机已也。

本文摘自《黄仕沛经方亦步亦趋录——方证相对医案与经方问对》,作者/黄仕沛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