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某,女,27岁,2012年2月27日初诊。

主诉:头痛10余天。

病史:10天前因外出受寒感冒,开始时头痛,全身困痛,流涕。经治疗其他症状消失但头痛没有减轻,每天上午疼痛较重,自述“头似箍着了一般疼痛难受”。去医院检查诊为脑血管痉挛,口服药物及静脉点滴5天,基本没效。求治。

刻诊:头痛,整个头部都似箍住了一般疼痛,枕后项部疼痛较重,上午重下午轻,无干呕,无头晕,无汗,无口苦咽干,无口渴,无恶寒发热,眠可,纳可,二便可,舌暗苔薄白,脉寸关浮微紧,尺弦。血压145/85mmHg。

患者有高血压病家族史,父母亲都有高血压病。

六经脉证解析:头痛,无汗,舌苔薄白,脉寸关浮微紧,尺弦,为太阳伤寒证。

六经辨证:太阳病。

病机:营卫郁闭。

治疗:麻黄汤加川芎:麻黄20g,桂枝15g,杏仁12g,炙甘草12g,川芎20g。3剂,每日1剂,水煎分早晚2次服。

二诊时,患者说,药后很有效,疼痛明显减轻,比输液有效多了。还有轻度疼痛,夜晚睡不着觉。测血压:130/80mmHg。

效不更方,上方麻黄汤减量:麻黄15g,桂枝10g,杏仁10g,炙甘草6g,川芎20g。6剂,每日1剂,水煎分早晨饭后和中午饭后2次服,晚上不服。

嘱其这几天每天去附近的诊所测一次血压。后来电话告知,血压正常。头痛痊愈。

六经方证病机辨析思路

该患者是因外感诱发头痛。据患者说,以前也发作过此类头痛,但很快就好了,不像这次持续这么多天。看来这与患者血压高有关,患者有高血压病家族史,她本人曾偶尔测过血压,也曾高过,最高150/85mmHg。但因年轻不在乎,也没有服过降压药。

举这个医案的目的是想告诉大家,我们应用经方,不要被西医的病名束缚住头脑,一听说高血压病就不敢应用麻黄剂,说什么麻黄“升压”等。用经方就是要六经辨证,有是证用是方。

这个病人用了麻黄汤不仅疗效好,而且血压也正常了,说明经方用对了,营卫通调谐和了,内环境改善了,血压等指标就会趋于正常了。

《伤寒论》第35条说:“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汤主之。”麻黄汤方证病机为寒邪闭塞肌表,卫阳被遏,营阴郁滞,也就是营卫郁闭不通。不论外感内伤,凡是表现为营卫郁闭而出现头痛等症都可用之。

该案患者头痛表现为枕后项部紧箍痛,是由于血压增高,血管阻力增大,头部枕下项部肌肉反射性收缩痉挛而致。实际上也是中医所说的营卫郁闭不通的病机,所以用麻黄汤获得显效。

麻黄汤中麻黄这味药是非常重要的,在《伤寒论》《金匮要略》中含有麻黄的方子有二十多首,如麻黄汤、《古今录验》续命汤、麻黄细辛附子汤、麻黄加术汤、桂枝芍药知母汤、乌头汤等。在这些方子里,麻黄大多是用于治疗头痛、身痛、肢体不用、肢节疼痛等表现于表位的证侯。

麻黄的重要功能:一是开风寒之邪所致的卫表郁闭,使气机内通外透,以达到气血升降流通正常的作用。二是疏通经络血脉,行血破瘀,祛除邪滞。

对于麻黄的应用,不要畏惧什么升压的副作用。中医只要辨证准确了,当用则用,用好了,还有明显的降压和稳定血压的作用。

这位患者应用麻黄汤后曾有晚上睡不着觉的情况,这是因为晚上熬药而服药过晚,服时已经夜里10点多了。应用麻黄剂,一定要告诉病人,一般晚上应服的一汁,最好在晚上6点以前就服,不宜延至睡前服,以免影响睡眠。

加川芎是为了加强行气止痛之力。《本经》说川芎:“辛甘温,主中风入脑头痛,寒痹筋挛缓急,金创,妇人血闭无子。”川芎是一味治疗头痛的良药。俗话说:“头痛不离川芎”,因为川芎能上行头目,下达血海,旁通四肢,活血行气,不仅止痛,还能温阳通阳。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