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男,23岁,四川绵阳人,6月2日就诊。

面部痤疮一年多,加重一周前来就诊。

患者一年前脸上开始出现痤疮,反复不断长,最近一周加重,听人介绍微信上寻求治疗。

现症状如下:高廋个子,面颊,尤其是下巴处有很多痤疮,痤疮红肿,熬夜和吃甜食物加重。面部油腻,脸有洗不干净的感觉。不怕冷,不发热,正常穿衣服,出汗较少。饮食正常,有时有口臭,口苦,喝水,吃饭纳差。小便黄,大便稀,不成形,粘。阴囊潮湿。舌质淡红,舌淡红,中间黄腻,没有脉诊。

辩证为:阳明湿热太阴寒湿,方用麻杏苡甘汤加茵陈四苓散。

药物如下:生麻黄6克,杏仁20克,薏苡仁30克,炙甘草10克,猪苓20克,白芷15克,茯苓25克,炒白术20克,泽泻15克,茵陈20克,酒黄芩15克,白蔹15克,藿香20克(后下)。6剂,每剂浸泡30分钟,煎煮40分钟,分三次喝完。

6月10日二诊:就效果,基本资料同一诊,一诊处方6剂。

6月18日三诊:由于吃了辣的,痤疮增加,痤疮鲜红,口臭,烦躁,小便黄,失眠。在一诊处方上加栀子豆豉,6剂。

6月25日四诊:患者亲自来康和堂中医馆面诊,面部痤疮高突出,按压疼痛,痤疮有脓点,皮肤油腻,爱出汗,舌质淡红,舌苔淡白,舌苔中见有指甲盖那样大一团黄腻,有齿痕,口苦,小便黄,吃饭正常,脉弦滑数。

辩证为:阳明湿热太阴寒湿证,方用麻杏苡甘汤加茵陈四苓散加排脓散,

药物如下:生麻黄6克,杏仁20克,薏苡仁30克,炙甘草10克,枳实20克,赤芍15克,白芷15克,桔梗12克,茵陈15克,猪苓20克,茯苓30克,炒白术30克,泽泻20克,白蔹15克。6剂。

7月5日五诊:痤疮消失多半,脓点消失,继续四诊处方6剂。

后来又面诊了几次,临床症状消失而停诊。

点石成金:出汗较少,面部油腻,口苦,舌质红,舌苔淡红,中间黄腻,表不解,里面湿热证,麻杏苡甘汤;口苦,大便稀溏,阴囊潮湿,茵陈四苓散汤证。

作者:邓文斌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