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杏石甘汤

组成:麻黄5~15 杏仁10 石膏15~45 生甘草10

功效:清肺止咳

适应症:肺热壅盛。咳喘哮鸣,痰黄粘稠,舌红苔黄,脉洪数。

煎服法:石膏先煎

用法心得:始载于《伤寒杂病论》。

灵活运用的原则

1 辩证使用的标准:只要痰、鼻涕等分泌物颜色变黄,即为适应症

2 麻黄和石膏的比例为1:3

3 辨证加减尤为重要。痰多色黄加瓜蒌、贝母,口干鼻燥加沙参、麦冬,

4 肺与大肠相表里,加入酒大黄3~5g几乎成了习惯,而不管有无便秘,如有便秘可酌量增加。

《伤寒论》中是用本方治“汗出而喘”之表热迫肺证。张锡纯认为:“方中之义,用麻黄协杏仁以定喘,伍以石膏退热,热退其汗自止也。复加甘草者,取其甘缓之性,能调和麻黄、石膏,使其凉热之力溶和无间以相助成功。”张氏并指出:“若其证非汗出且热稍重,用此方时,原宜因证为之变通,是以愚用此方时,石膏之分量恒为麻黄之10倍……”张氏的见解确系经验之谈,尤其是提出麻黄与石膏用量的比例,是具有临床意义的。柯韵伯根据太阳表寒郁热的病机演变和本方药物配伍的基本原理,指出麻杏甘石汤是“大青龙汤之变局,白虎汤之先着”,概括地提出了三者的鉴别,言简意赅,值得借鉴。

以肺经为病位、以郁热为病机,是本方临床运用之基本依据。尽管历代医家及现代临床广泛运用本方治疗各类病症,但仍未脱离上述原则。

麻杏石甘只诉咽痒,少咳少痰。口不干,咽不痛,苔不黄,舌不红,胸不闷,气不促,痰不黄,鼻不塞,头不痛。这等案子,最是烦人。问及缘起,盖三四月前,无故突作咽痒,稍咳,并无外感。杂药乱投,或有小效,终无大用。甚为所苦。观其人金火形质,肺病最多。脉之右寸浮而实,乃知风邪郁于咽系,伏而不散。余脉冲和有力,故取发散之法,重剂透之:

麻黄6克 杏仁10克 石膏15克 炙甘草6克 蝉衣15克 荆芥10克 当归6克 桑白皮15克

三剂咳止,三剂痒去

问曰:蝉衣本轻药,何用重剂?

答曰:重剂力急,轻则力缓。方其邪实,何惧哉。且药过常量,则流行经脉,正吾所意也。

又问:当归宁入血脉耶?

答曰:岂不闻当归可以化痰哉?

咽痒而咳,皆是风寒为患多。观其人阳明之体,意郁闭为甚,行开散法,麻杏石甘三剂。未料一剂下啜,咳嗽陡增。再观舌脉,方知大误。苔白而舌暗,右寸浮而不实。体气虽重于阳明,然邪未从热化,仍属寒闭。故咳而声不壮,面不赤,当以三拗加味。然终究未敢再用麻黄,乃以杏苏散出入,未知后效。自此更知麻杏石甘重于“实”字,右脉不旺不可轻尝。

凡外感咳嗽,有咽喉肿痛或咽部不适者,伍老皆用银翘马勃散(金银花、连翘、马勃、射干、牛蒡子)合程国彭“止嗽散”加减。取其疏散风热,利肺解表。如为外寒内热型,则用麻杏石甘汤合止嗽散(荆芥、紫菀、陈皮、白前、桔梗、百部、甘草)来治疗。

1.急性荨麻疹以麻杏石甘汤加浮萍、乌梢蛇、乌梅为基本方,随证加减,治疗急性荨麻疹48例。结果痊愈34例,好转11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达93.7%<19>。对于顽固性荨麻疹,在麻杏石甘汤原方基础上,恶风加防风、黄芪,肠胃积热加大黄、黄柏,此起彼伏者加剌蒺黎、金银花,湿疹加苦参、薏苡仁,血虚加生地、首乌,治疗14例。结果痊愈12例,显效、无效各1例<20>。

2.盗汗 有系误用温阳助热,致邪热蕴肺、蒸液外出而盗汗加重,故选用该方治疗

《伤寒论》中是用本方治“汗出而喘”之表热迫肺证。3.治眼病姚芳蔚认为,本方在眼科的适应范围很广,诸如瞳神干缺(急性虹膜睫状体炎)、鹘眼凝睛(眼球突出)、土疳(麦粒肿)等症,在某种情况下都可应用本方治疗。姚氏的经验,应用本方必须眼部症状剧烈,身体健壮,且绝大多数伴有头痛、发热恶寒,或但热不寒、口渴、小便短赤、烦躁不安等全身症状,如不具备上述病症者,则不宜应用。

4.治遗尿症彭宪章以宣肺清热为主,或佐以养阴祛痰之法,用本方加味,肺阴虚加沙参、麦冬,脾胃虚弱加山药、谷芽,挟痰加桔梗,肺气上逆加苏子。

5.治鼻渊鼻渊有人认为是肺移热于脑,成为脑漏鼻渊,所以,治疗仍应清泄肺热。陈玉铭治疗1例,以本方加地龙,连服7剂,头昏脑胀消失,鼻孔通畅,嗅觉恢复而愈。福建省人民医院五官科报道,用本方加地龙,治疗鼻渊11例,治愈3例,显著进步4例,进步4例。服药少者4剂,最多达160剂。

近一段时间,我处(山东淄博)感冒人群,麻杏石甘汤证的居多,一般症状均为:无发热或低烧,干咳或咳稀痰,咽喉肿痛,或伴有咽喉闷胀,呼吸困难。

某女40岁,山东滨州人,月经刚走,不慎受到风寒,咳嗽不止。打点滴六天,不愈,吃西药一周,不见效果,激素都上了,病情反而加重。

来我处诊治。

咳嗽不断声,自诉咽喉闷、胸闷,喘气难,扁桃体发炎肿大。问诊:不恶风、寒,不发热;面诊:脸色灰白无光泽,眼白浑浊兼有红血丝,舌淡,胎薄白。脉诊:心、肺脉动数、滑。触诊:胸部、胃部无压痛。

诊断:风寒束肺,久治不愈化火,寒包火。

处方:麻黄30 炒杏仁泥30 生石膏45 炙甘草20 桔梗15 山豆根12 板蓝根12.一剂,水煎,分三次服用。

病人恐是肺癌,看只开一剂,担心不愈。

我告诉病人,喝两碗就差不多好了,第三碗看症状再说。病人不信,要求在我处煎煮服用。一碗下去,病人咽喉、扁桃体肿痛消失,呼吸顺畅,咳嗽间隔时间延长。两小时后进服第二碗,一个小时只咳嗽了一声,其他症状消失。

病人相信了我说的话,嘱咐其明早喝第三碗。

第二天,病人发来短信:神医神药。

五天后询问病人,身体健康。

以我的用药经验,麻黄的量,南方人,一般根据体质用3–6克,一次的量,北方人9–15克,石膏的用量,需要摸脉看,视里热的不同而用。

而麻黄和石膏的比例,主症不同,比例不一样,所治亦大相径庭。楼主细研伤寒论,会发现其中的奥秘。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