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

这个医案拖了好久,不意间竟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肆虐人间,前几天还取笑这位朋友说:「还好你咳得早,不然在这节骨眼上可能会被抓去医院喔! 」恰逢这个时节,写下医案就教方家。

冯蘅荪,嵩山路萼卢账房。十月二九日。始而恶寒发热,无汗,一身尽痛。发热必在暮夜。咳而咽痛。

其病属营,而恶寒、发热、无汗,则其病属卫,以咳而咽痛,当由肺热微表寒所束,正以开表为宜。方用《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加青黛、浮萍。

以上医案属曹颖甫前辈。每每看别人的医案都觉得好神奇,条列症状,然后描述病机,开个药,便好了。日常生活往往没有这么好康,只能自叹医术不佳。至于这个医案是一位朋友,去年11月感冒,严重咳嗽:

Day 1:喉咙痒,有点想咳,头额两侧痛,发烧,去看中医。

Day 2:去做瑜珈,症状加重,像是再度感冒。

Day 3:

恰好相约出门,一见面就觉得他是感冒了,微微发烧,脉浮紧,无汗,后脑勺不僵,印象中有摸一下,觉得硬,那就葛根汤啰,(现在回想起来,说不定要跨到大青龙去了,只是当时烦躁证不明显)。

PS:按理说此时用葛根汤来驱逐敌人,加上白芷、黄芩黄连或石膏来清理战场。但是以病程来看,要同时清理战场恐怕来不及,话说手上也只有葛根汤科中,只能给这个。事后非常懊恼,正经地坐在面前都不一定医得好,在外头随意问证给药,实在太轻忽了。

吃了葛根汤科中,用标准的将习法,过了一个小时,没有出汗。

晚上还是烧,但没那么高温,头两侧紧眼睛后面痛,睡不着,会腰酸(按,这是偏到麻黄汤证了?)

再吃一次葛根汤科中,有流汗,前额还是痛,吃了一碗微糖微姜的粥,继续包棉被,心跳一分钟115下,轻把脉浮,体温应该有降,前额还是痛,眼球后面会痛。

10点多再喝一碗粥后,服了中医师的药,后来前额和耳朵后上方痛、眼球后面痛、脉浮好像没那么明显了。

Day 4:

昨晚怎么翻身都不好睡,前额和耳朵两侧痛,肉体也不舒适。

凌晨,感觉到胃紧紧的,早上头已经没那么痛,偏向头晕,咳嗽有痰音也能咳出大黄痰,之后还加上

腰酸、四肢无力。

早餐后吃了中医师的药。

(听对方回溯描述病程,突然想通,应该是偏向麻杏甘石汤证之类的。)

白天少少地大便两次、晚餐后水泻。

Day 5:

比昨天有精神些,咳嗽有黄痰,咳嗽的时候感觉有一点闪尿。鼻涕一直在倒流。

平常一次吃完的便当今天分三次吃才能慢慢吃完。

今天心脏还是跳得快,就算坐着也觉得喘(按:see)。

除了第一天、第二天持续烧了一阵出汗后退烧。

这两天看似病情好转,但会突然来烧一下,烧起来的体感是比前两天轻微,汗出了会清爽些。

(按:目前听起来,病邪未去,人又体虚,问题是,战场一片混乱,身体又没有足够的力气收拾)

再去看中医师,拿了新药。嘱咐我不必替他伤脑筋。

(按:真也没多伤脑筋,一个周末,2个小孩轮番感冒,外加1个嫂嫂,忙不过来。倒是这样的分享,知道证会怎么转,很有趣。)

Day 6:

有好一些,但烧还没全退。

手脚不会酸疼了,咳嗽还是有痰,但感觉没这么黄和没那么团黏,好像在清更深的痰,比较没那么长咳但也比较费力,心跳感很明显,有微微”喘”的感觉,睡觉时会翻来翻去(按:证型越来越清楚了)

汗流甚多,应该是有退烧,自摸额头感觉没热了。

原本预定明天要去日本,听到我讲另一个朋友差点客死异乡的故事,还是把机票延期了两天。

给我看了医师开的药单,说考虑要再去请医师重新开药。

(PS:先服退烧药来蒙过海关这种事情,还是建议乡亲母汤啊!)

一出汗就是大汗,大汗后还是会发烧,而且大汗后其实不是舒服感。

(听起来,已经发汗的方向不大对,而且发汗过度了)

Day 7:

朋友还是决定让我过去看看。

一进门的时候,吓一跳,脸好黑,自从学中医后,第二次看到别人脸这么「黑」(不是颜色上的黑,比较像是整个暗掉了)。

发烧,流汗(不黏),虚弱疲倦,黑眼圈,咳嗽,黄痰,咳痰不顺,咳的时候喉咙痛,过度用力咳嗽时带有血丝。检查起来,觉得肺部并没有堆痰。

没有浮脉。左手略紧、大。(奇怪,有时候觉得滑,有时候觉得没有)。右手略紧大,带滑,肺脉有尖尖点。整体来说,脉跳得偏快。

不会腰酸了。睡觉时也不会翻来翻去了。刚发病时,不渴,现在会口渴。手脚冰凉。

这两三天上厕所会拉肚子,大约1-2次。就是一般的水泻。

自觉脉搏跳得很快,有时有心悸。

看起来是发汗过度,但是麻杏甘石汤的证型还没跑掉,先用这个,后面再做打算。

4点吃药,约2小时后:

脸色比较没有那么黑了。手脚温。

吃药后,自觉有点头晕。咳嗽时会觉得两侧太阳穴紧。

没有流汗,皮肤微润。

右手还是脉滑,左手时有时无地脉滑,右手肺脉的尖点没有了。

舌白苔很明显。

还是咳、喘,有痰。

(PS:按理说,这个方子用得恰好时,并非发汗剂,老师讲得很清楚哩)

6点半吃药,约2小时后:

明显感到脸色红润起来,没有流汗,皮肤却也不干。

还是觉得咳不出来,咳得太用力时,两边太阳穴会痛。

有点冷,咳嗽变少,但觉得更难咳。

手脚温。

8点半吃药,约2小时后:

麻杏甘石汤,加上桔梗、生甘草。(按: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可能考虑加味桔梗、栝蒌实、薤白)

脸色更加的红润。微流汗。舌白苔有点减少。

奇怪,左右手还是有力、脉滑,左手特奇怪,有时候觉得滑,有时没有滑,两天把起来都有这个调子,看起来是体质的问题。

额头摸起来,最刚开始最烧,后来还是觉得有点烧,但是慢慢降低高点。

咳嗽变少,而且有咳意时,并没有非咳不可的感觉。

(按:刚开始来的时候,明显感到咳是有痰而咳,而且带喘,后来出现气上冲的咳,二者兼之,后来,气上冲的咳嗽比较明显。)

本人觉得晚上算睡得还不错,但是咳嗽觉得痰好像还是有点难出来。

(按:很明显是有打中,从包青天到展昭,原本是摊在沙发上持续昏睡,晚上已经能走动,也能小小聊一下)

Day 8:

一进门也是吓一跳,脸色大好,与昨日相比,判若两人,白舌苔也退掉很多。更奇的是,滑脉没有了,昨天还在为难,右寸尖尖的肺脉是没有了,滑脉虽然比较不那么强,但就是有滑脉,由此观之,虽然用药方向正确,还是要让身体有时间反应,毕竟烧那么久了。目前也没有发烧,本人也没有那种热烘烘的感觉,自觉随时可以上飞机了。

那么,就要来清理战场了:本人感觉呼吸经过喉头会感觉痒痒想咳,呼吸好像在用胃控力,太阳穴两侧胀眼睛感觉疲累略蒙。大便沉底,看不出状况,应该不是水泻、略臭。肠子还在蠕动,感觉可能还会再跑一次厕所。痰感觉其位置变高了,前天觉得在胸到胃这段,现在感觉在喉头到胸,但是就是不易咳出来。

根据本人的感觉来诊察,按在胸口咳一下,肺部应该没有积痰,脉跳得没有那么快了,右尺脉偏沉,不太确定关脉算不算紧,云门穴按之痛,膻中按是不痛,略偏左(还是右)有点痛,T5明显压痛,白舌苔有退,舌质不红。那就用《栝蒌薤白白酒汤》啰。

先喝半碗,之后咳痰变顺畅,自觉头脑清醒多了。

左右手脉更显得慢些,猜想是跟平时差不多了。

约莫过2小时再喝,

奇怪,第二次喝反而一直有气冲感,咳声又带喘,本人也觉得没么容易咳痰出来。

之后T5还是痛,呼吸浅(一直都有)。

晚饭前,想说用猛一点,用《橘枳姜汤》加味:桔梗、杏仁、枇杷叶、连翘、蝉蜕、薄荷、粉光参。

结果并没有一剂就把喉咙打通的感觉,反而觉得胃紧紧的。

晚饭后,肚子觉得痛,却大不出来,九点多伴着气的水泻。

睡前有再服用半大碗,因为会想吐无法再喝多。

T5用手指摸到就会痛。云门按压略痛。

躺下睡觉感觉比较会咳,咳痰还是不太顺,状况感觉还是比前晚好。

(按:因为隔天要去日本,不免有点急,不然应该《栝蒌薤白白酒汤》多吃个一两天,毕竟有疗效出来,加上又是相对温和的药啊!)

Day 9~13:

日本旅游期间,有水泻问题,有带理中汤加减吃。

活动没问题,肩颈僵硬和腰酸而已,饥饿感也正常,体力也还好。

Day 14:

气色看起来还可以,只是觉得有点虚。

T5、云门还是压痛,但明显改善。

左右手的滑脉俱无,只是右关明显浮紧,甚至于觉得有点尖尖的,这个应该是体质问题,要另外算了。

还是开栝蒌薤白白酒汤+生半夏。

Day 15:

昨晚好睡,没有咳醒,起床后没有热烘烘,咳嗽排痰顺利。

有点拉肚子。

Day 16:

早上拉了肚子。

昨晚睡觉咳了3-4次,痰不多,感觉口干略略有点不知怎么形容,或许是苦的感觉。

自觉没有那么虚弱。

下午嗳气严重甚不舒服,晚餐前服了半夏泻心汤又好了些。

(之前就有给半夏泻心汤科中,因为平日就有此证,吃一点应急)

Day 17:

继续吃栝蒌薤白白酒汤,想说之后再从脾胃来调。

Day 18:

亲戚来访,过度使用了喉咙,吃了好几片饼干甜食,喉咙有灼热感且吞咽有异物感,之后还水泻。

(按:之前去日本,美食没少吃,这会儿听起来,吃喝得很愉快,珍珠奶茶、咖啡都喝了,美食大概也没省着吃。)

Day 1920:

喉咙不太痛了。今早拉肚子。昨晚还是夜尿。

今早比较不咳,痰量也减少。整体约剩3分。

用理中汤合生脉散,再加桔梗、甘草,煎剂。

Day 26:

右手脉滑,改用温胆汤加减

Day 28:

橘枳姜 合 茯苓杏仁甘草汤,试试看。

整体来说,有改善,可是就不完全好,变成不三不四的咳嗽,自己都搞得没耐性了。

Day 35:

已经认不出是那一种证型的咳嗽,那就用《咳嗽扫尾11味》试试。

没好,疑似用了山寨的冰片,喝了还想吐。

Day 38:

昨晚睡觉时觉得反胃有点想吐,整晚都觉得反胃睡不好。

早上觉得胃胀没有食欲,还拉肚子,水泻。出门前吃了两瓢理中汤粉。

与朋友相会,吃了…..(按:听起来沿路一直吃东西呀!),胃重到腰杆挺不直,且一直放屁,好像又想拉肚子。

晚饭时间,还是没食欲和反胃、有点要发抖的感觉。

(按:听起来,又感冒了。)

晚上line问诊:没头痛,但觉得有点晕;自把脉不浮(但考虑平频率偏沉,所以待考虑),手脚酸疼,但不确定是否因为练瑜珈或感冒,自觉可能因为感冒。恶寒,睡一下后好多了。汗出。不觉得有后脑勺僵。

Note:直觉是半夏泻心汤证,但晚上复习功课,有心下痞(胃很不舒服),有表证,加上拉肚子,看起来比较像是胃(消化系统)中虚,加上有外感,刘渡舟教授说要「表里双解」,理当用桂枝人参汤。

Day 39:

昨晚睡前有些些嗳气,睡时有出汗,早上已退烧,没有反胃感,吃粥没有不适感,身体懒,头有些胀胀的。

下午过来:

微微发烧,没有拉肚子了,头胀(两旁太阳穴),手脚不凉,恶风,后脑勺僵(摸起来很明显),肚子很凉,手脚酸软(这感觉是桂枝汤证了)。略带浮脉,不是很浮,右手比较明显。

舌头略水滑,没明显的苔。

方用《桂枝人参汤》加厚朴、杏仁。

吃药1小时后:

左手差不多,也是缓的脉,右手相对不浮了,变得缓些,头胀好一点,吹风比较没有刺痛感,手脚酸软好多了。

觉得头胀从两额移到中间,不确定为什么,先不管。

按:外感的部分应该是好了,只是体质明显中焦虚弱,有寒有湿,不是一个桂枝加人参汤可以解决,此外,脾胃不好的人通常心脏也容易有问题,都需要调理。

按:之后还是有不三不四的咳嗽,还发了唇疱疹,擦药有改善,去南部玩了一趟,反倒是好了。不记得过了多少天,咳嗽好了(?),反而是一直有鼻涕倒流的问题,给苓桂朮甘汤+桔梗,有改善,过年前停吃,年后复吃,反而鼻涕倒流更严重了。想想,因为朋友要正式去看中医,还是就让中医师接手吧。

肺炎?

图片说明:前几日拜访科中小哥,虽然初次见面,却像是久别重逢,话匣子是一盒又一盒。当然聊了很多关于药材的话题,小哥更是搬出许多自慢产品,再一次让我体会到,中药最重要的是气味,外表来看,有人说A好,有人觉得B才美,但是一闻气味,大概意见就会一致了。照片中放了两种(北)杏仁,都说是北杏,然而色白的那一款,几乎没有气味,炒得略黄的,一打开来,杏仁味扑鼻而来,甚是滋润。按理说杏仁不必炒,仲景爷爷说去皮尖就好,估计是为了怕皮尖有残留(毒性),所以多了这道工序。

转自《一个台湾妇女的微博》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