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

明代医药学家普遍用杏仁来补益。

例如:

吴旻《扶寿精方》日用仙酥丹,“补百损除百病”。方由莲肉、柏子仁、杏仁、胡桃仁、枣肉、砂仁、酥油、白蜜等组成。

《太医院经验奇效良方》用“家杏仁”制杏仁酥,“治万病”。

李中梓《医宗必读》有一治嗽补虚方,药用胡桃肉、杏仁、山药、牛骨髓、白蜜。

《重订瑞竹堂经验方》补精膏,“常服壮元阳,益精气”,方由牛髓、胡桃、山药、杏仁、蜜等组成;杏仁煎,“治老人久患肺喘、咳嗽不已”,方由杏仁、胡桃肉等组成。

需要指出,只有甜杏仁才有补虚之功,而甜杏仁与目前中药房所提供的苦杏仁是不同的品种,功效截然不同,需注意识别。

仙鹤草

仙鹤草来自民间中草药,《滇南本草》又称“脱力草”。《现代实用中药》介绍治脱力劳伤的经验方:用仙鹤草一两,红枣十个,水煎,一日数回分服。

谢海洲说:“在南方春耕时,用此草喂养水牛,能使水牛体强力壮。”

著名老中医干祖望贡献毕生最有心得的经验方三仙汤,用来治疗原因不明的疲劳综合征,药用仙茅、仙灵脾、仙鹤草三味。

茜草

茜草临床应用历史悠久。

《神农本草经》认为茜草“补中”。《名医别录》也认为茜草“久服益精气、轻身”。然而李时珍对茜草补虚功效表示怀疑,曰“恐未可凭”。

最早记载茜草治疗体虚病证的是《黄帝内经》,当时用茜草合鲍鱼、乌贼骨治疗血枯病,相当于产后大出血所致的继发性闭经。

笔者常用茜草治疗白细胞减少症,疗效较好,且大剂量服用未见副作用。

桑叶

桑叶又名神仙叶。

夜间盗汗多属阴虚,《神农本草经》记载桑叶治“出汗”。

《丹溪心法》也有此说,用桑叶“焙干为末,空心米饮调服,止盗汗”。后世医家如傅青主、程门雪都特别推崇用桑叶止盗汗,笔者在临床上屡用屡验。

桑叶还能滋养肝肾。《本草纲目》说桑叶“明目,长发”;“久服轻身,聪明耳目,令人光泽”。《医级》用桑叶、黑胡麻制成桑麻丸,治疗肝阴不足、眼目昏花。

楮实子

楮实子临床上应用较少,但历代本草学著作大多肯定其补虚之功。

《名医别录》:“主阴痿水肿,益气,充肌肤,明目。”

宋代《日华子本草》:“壮筋骨,助阳气,补虚劳,助腰膝,益颜色。”

明代倪朱谟《本草汇言》:“健脾养肾,补虚劳,明目。”

清代陈士铎《本草新编》:“补阴妙品,益髓神药”;“阴痿能强,水肿可退,充肌肤,助腰膝,益气力,补虚劳”;“明目”;“悦颜色”;“轻身壮筋骨”。

车前子

徐灵胎在《神农本草经百种录》一书中指出:“凡多子之药皆属肾,故古方用入补肾药中”,“车前多子,亦肾经之药。”

《丹溪心法》创五子衍宗丸治疗肾虚阳萎不育症,药用枸杞子、覆盆子、菟丝子、五味子、车前子,其中用车前子就因为其补肾之功。

明代张时彻在《摄生众妙方》中称赞五子衍宗丸为“古今第一种子方”。

银花

明代医家李中梓在《本草通玄》中认为银花既有“散毒”作用,又有“补虚”功效。

清代陈士铎特别喜用银花,在《本草新编》中也认为银花有补虚之功,但话讲得很圆滑:“攻毒之药,未有不散气也,而金银花非惟不散气,且能补气,更善补阴”;“但少用则补多于攻,多用则攻胜于补。”

若疑金银花为长年益寿之药,则不可。

笔者在临床上也常用银花。银花以解毒见长,且药性平和,故无论虚实皆可用,适应证广泛。

甘菊花

甘菊花又称真菊花。

陶弘景说:“叶可作羹食者为真。”《本草纲目》也说:“食品须用甘菊。”

陈士铎《本草新编》称赞甘菊花“可以久服,既无火盛之虞,又有添精之益,实可为娱老之方也”。

杞菊地黄丸是滋补肝肾的延年益寿名方,其中含有甘菊花。慈禧太后生前喜服“菊花延龄膏”,单用菊花一味。

叶上珠

叶上珠也是民间草药。

关于叶上珠的功效,《四川中草药》:“清热除湿”。《陕西中草药》:“清热解毒,消肿止痛”。而《民间常用草药汇编》却记载:“补虚弱。”

五加皮

五加皮具有祛风湿、壮筋骨功效,兼有祛邪与补虚双向作用。

《千金方》五加酒治疗“虚劳不足”;宋代《卫生家宝方》五加皮散通治腰痛;明代《保婴撮要》五加皮散用来治疗“四、五岁不能行”;《本草纲目》五加皮酒统治“一切风湿痿痹”。

《全国中草药汇编》根据现代药理研究结果,指出五加皮 “有抗关节炎的作用,并有镇痛作用”,又“可延长小鼠游泳时间”。

以上,笔者初步总结了鲜为人知的具有补益作用的中草药。尽管迄今为止中医界尚未对这些中草药的补益作用定论,但作为科学工作者终究是需要通过研究来弄清楚的。

本文选摘自《松杰医论医话》,冯松杰著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