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风引汤中黄姜龙,桂甘牡蛎寒滑石,赤石白石紫石膏,潜阳熄风益肝阴。风引汤出自《金匮要略》,主热、瘫、痫,临床辨证属肝热动风者,用之,疗效显著。(编辑/宁佳佳)

怎么学好风引汤

张仲景在论述风引汤的时候有一种独特的论述方式,在一般情况下,张仲景在论述方与病证之间关系的时候是先说病证表现,后说方药。张仲景在论述风引汤的时候,先说方名,然后说这个方可以主热、瘫、痫。

思考一个问题,热有几个热,第一个大的方面,就是外感热病,病证表现以热为主或者是热夹内风;第二个方面,内伤杂病,病证表现以热为主或者是热化夹风;第三个方面辨热的基本脉证或者是高热。

认识中医的高热有两个概念,一个指的是体温升高,第二种可能性,一量体温就是正常,病人就是说高热,热得非常明显,烦躁,口渴,大便干结,小便短赤,这些症状表现不一定都具备,要具备的必须是舌红苔黄。口渴应该是一个辨热的主要症状表现,是不是唯一的?不一定。为何这样说呢,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提出来,口渴非常明显,其中说了这样一句话:消渴,想一想,消渴喝水多,应该用清热的方,事实上,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多次提到消渴,其中一次提到的是五苓散,就是《伤寒论》中第71条的论述。五苓散证中口渴是在临床中辨热的一个主要方面,但不是唯一的辨证要点,唯一的辨证要点也不是摸脉象,热应该是脉象快,事实上,不一定。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提出来,脉迟要用大承气汤。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又提出来脉数的当下之,病变的证机是寒,得出来一个结论,寒邪也能引起脉象跳得快。说明摸脉象不是唯一的辨热证寒证的要点,而唯一的则是舌红苔黄,如果这个人既是舌红又苔黄,我们就把它辨为热证。

举一个例子,我在门诊上班,有一个女同志,大概就是50岁左右,身体发热,这样的症状表现,西医很容易把她诊断为更年期综合征、现在叫作围绝经期综合征,虽然语言表达不一样,但是它表述的症状表现没有区别。病人说发热,西医说是更年期综合征,就是内分泌及激素出现了异常,这个人体温不高,就是觉得热,用什么药都散发不出来,总是觉得热在内部向外蒸发。根据她的病证表现,属于内伤杂病,一看舌质红,苔黄,这样我们就应该把她辨为热。为何要选用风引汤而没有选用其他方呢?主要是一摸脉象,脉象不虚,不虚,换一句话就是实。

根据她的病证表现,她又说了这样一句话,给我们辨证提供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症状。她说整天感到热,热散发不出来。我们再想一下一个人身热是不是24小时都是热?不是的。她说只要她一热,热得她自己感觉是轻飘飘的,说明她走路不稳,她自己感觉是轻飘飘的,但是她也说了她历来没有摔倒过,热的时候全身的肌肉都是比较拘紧的,手指拘紧,类似人们所说的抽筋,并不是说每一次发热都有这样的症状,但是这样的症状伴随的比较多。我们就想到是热生风,我根据她的病证表现给她开风引汤。从西医的角度开的是调节激素的药。

我给她开药,一周基本上解除大部分症状,连续治疗一个月左右,病证得到了完全的控制,这就是张仲景论述风引汤治疗的例子。

瘫简单地说就是瘫痪。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就是活动不便,活动不便常见的有重症肌无力、肌营养不良症,或者是多发性神经炎,病证表现的特点是下肢无力,病证表现应该以热为主;第二个方面,中风后遗症的主要病证表现是半身不遂,一提到半身不遂,大家会想到《医林改错》中有一个方叫补阳还五汤,人们把这个方作为一个治疗中风后遗症的常用方。根据临床治病体会,我深深体会到半身不遂的病变证机并不局限在补阳还五汤,补阳还五汤治疗的病变证机,涉及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气虚,一个方面是血瘀,应该是气虚为主要方面。

举一个例子,我在门诊上班,遇到一个男同志,大概40多岁,高血压发展为中风,经过治疗,留下的是半身不遂,他来找我们看病的时候,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我认为对于我们辨证起到了很重要的指导意义。他说中医大夫基本上开的都是补阳还五汤,他自己觉得吃药病证没有减轻反而觉得全身沉重乏力,昏昏沉沉。

我根据他的病证表现,舌红苔黄,没有把他辨为气虚血瘀,而是把他辨为热生风,风伤经,经脉不得柔和,开风引汤,经过4个月的治疗,病人由原来坐车变成自己扶拐杖走路。又经过4个月的治疗,这个人自己能够照顾自己,不再扶拐杖,得出一个结论:治疗瘫,不要局限在一个方面。我们在临床中通过仔细的辨证,要知道张仲景所说的风引汤治疗热、瘫、痫,是治疗以热为主要矛盾方面的一个重要方。

前一段时间,有一个病人是偏瘫。根据辨证既有热,热还是比较明显的,又有虚又有瘀。我给他开了两个方,一个风引汤,一个补阳还五汤。让病人这样服药,即早上服风引汤,中午服补阳还五汤,下午服风引汤第二天早上服补阳还五汤,一天三次,交叉服用,大概经过1个月左右的治疗,病人有明显的恢复,说这样的话就是告诉大家在临床中用方,具备什么样的证机就要用什么样的方。

再一个方面,脑炎、脊髓灰质炎会不会引起瘫?脑炎这样的瘫从我们中医认识,它的病因病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以热为主。再举一个例子,也是在今年上半年,有一个小孩子大概就是六七岁,他是脑炎经过治疗出现有部分后遗症,后遗症其中一个方面是走路不太方便,第二个方面是说话不太方便,这个小孩子来找我们看病的时候,他的病史时间不长,根据他的症状表现仍然是以热为主,用风引汤,经过积极的治疗,到目前为止恢复得还是相当满意的,只要积极地再治疗一段时间,我想脑炎的后遗症能够得到进一步的改善,说不定能够恢复得像正常人一样。

痫很容易就想到是癫痫;再一个方面不局限于癫痫,在临床中遇到一些疾病,就是发作性神志障碍,用风引汤同样能取得良好的治疗作用。

用药要点

学习风引汤要知道方药的组成,下面我们简单地考虑一下用药要点,大黄是泻热熄风;石膏、寒水石是清热益阴熄风;龙骨、牡蛎是潜阳熄风;滑石渗利湿浊;赤石脂、白石脂固涩收敛熄风;紫石英重镇熄风,潜阳安神;干姜、桂枝辛散温通透经;甘草益气缓急。

配伍关系

现在我们看一下大黄和桂枝,它们的配伍关系是相反相畏,相反一个是寒,一个是温;相畏,就是指一种药物能制约另一种药物的弊端,这个相畏与十九畏的“畏”虽然是一个字,含义却有很大的区别,桂枝制约大黄,大黄制约桂枝。石膏与寒水石的关系属于相须配伍;大黄与石膏、寒水石的配伍属于相使配伍。我们要搞清楚龙骨、牡蛎是相须,什么是相须?就是它们的关系比较密切。大黄、龙骨、牡蛎是相使关系,什么是相使关系?一个方面是主流,一个方面是协助,另外一个方面兼顾其他方面。干姜和桂枝是什么关系?赤石脂、白石脂属于什么关系?一家人关系,相须为用。滑石和甘草属于什么关系?滑石是利湿的,甘草是生津的,它们之间的关系我们要搞清楚。紫石英、龙骨、牡蛎属于相使关系,干姜、桂枝与石膏、寒水石,它们的关系是相反,相反起什么作用?寒得温清热不凝,温得寒温通不助热。滑石、赤石脂、白石脂属于相反相畏,搞好关系至关重要。我们还需要了解它们之间用量的关系。比如说治疗热生风,大黄与桂枝怎样调配比例关系呢?谁应该起到主流呢?大黄与桂枝的关系告诉我们泻热与通经的用量关系;石膏与寒水石告诉我们治疗热盛的关系;大黄与石膏、寒水石用量的关系,告诉我们泻热与清热之间的用量关系;龙骨与牡蛎之间的关系告诉我们安神与潜阳必须重视用量调配;大黄与龙骨、牡蛎呢,告诉我们泻下与潜阳安神之间的关系,它们的关系对于我们学习应用都是非常重要的。

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个病例,高血压的主要病证表现应该是头痛,头晕,急躁,大便干结,乏力,手足麻木,遇到这样的病人,我们辨证为肝热上扰生风。我当时给她开了一个风引汤,加了一个黄芪,这里边大家发现一个问题,说的是赤石脂、白石脂,方中用的药没有白石脂。因为现在药房赤石脂、白石脂是不分的。当你去药房的时候,看到赤石脂,赤石脂里面有点白,说明赤石脂、白石脂,从今天的应用来看没有截然地炮制开,仍然是混在一起用,它们的作用应该是大同小异,没有本质的区别。我给开了这个方,经过一周的治疗,病人的症状得到了明显的好转,经过多次治疗,最后血压基本上恢复到正常范围之内,辨证的精神是什么?根据急躁把病位辨为肝,舌红是热,又根据大便干结,小便短赤辨为阳郁,乏力手足麻木辨为虚,所以用风引汤加黄芪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本文摘自《跟王付学经方》,作者/王付。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