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男,41岁,因“头皮起疹瘙痒反复2年多”于2019年7月30日来诊。

病史介绍

患者形体偏瘦,面色暗黄,皮肤稍干燥,肌肉较坚紧。长期工作压力很大,来诊时喋喋不休,语速较快。患者诉2年多前开始头皮起丘疹脓疱瘙痒,自用酮康唑洗剂及中西药治疗仍反复,近一年一直在某名中医处治疗,先后予中药、艾洛松、依巴斯汀、西替利嗪、消炎止痒霜、复方蛇酯软膏等治疗后头皮皮疹瘙痒未改善,发作时奇痒无比,痒甚难寐,甚是苦恼,直言希望医生能解决他头皮痒的问题,就算是救他的命了!

现头皮多发红色丘疹脓疱瘙痒甚,痒甚烦躁。长期寐差,纳可,无明显口干苦,易腹泻,无胃胀,纳可,二便尚可。舌暗尖红苔中厚脉弦。

诊断

诊断:脂溢性皮炎;糠秕孢子菌性毛囊炎

辨证施治

患者体瘦语多,四诊合参,辨证为少阳证,方予四逆散加味。

处方如下:

北柴胡15g 麸炒枳壳15g 赤芍15g 甘草10g 荆芥10g 防风10g 龙骨30g 牡蛎30g 连翘15g,共一十四剂 每日1剂 水煎内服。

复诊

2019.08.13二诊:

药后好很多,头皮丘疹脓疱瘙痒消,患者直呼惊奇!近期时嗳气,开车时恶心欲呕。睡眠好转,但仍欠佳。

前方加蒸陈皮15g,生姜10g,合橘枳姜汤之意和胃止呕,共一十四剂 每日1剂 水煎内服。

药后较稳定,头皮偶起小脓疱微痒,胃无不适,续予前方加减巩固1月多,额头偶有新发,但程度较前明显减轻,消退较快,精神状态亦佳,每次来诊必言谢,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嘱可停药观察。

按语

患者患脂溢性皮炎、糠秕孢子菌性毛囊炎2年余,他医给予清热解毒,祛风止痒之法,头皮丘疹脓疱瘙痒不解。师以四逆散加味,治疗两周余,而获显效。治法之奇,吾人难测。

诊后师曰:此属“压力性皮肤病”。压力过大所致,临证多见。思此患者,体瘦肤色暗淡,看诊之时,话语急切不绝,已是肝郁之象;若以黄煌先生体质论,“火柴胡”体质明矣。且从事职业压力很大的工作,又作息不调,故清热解毒,祛风止痒,只治其一面;肝郁不解,病必不除。师以四逆散疏肝解郁;因寐差,加龙骨、牡蛎,重镇安神;稍加荆芥、防风、连翘,疏解风热,不治“肤”,而“肤”自治。此正是中医整体疗法之伟效。

整理:周威 刘美方 指导老师:欧阳卫权

你也可能感兴趣

1 对 “顽固性头皮痒医案”的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