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和汤,出自清代医家王洪绪所著的《外科证治全生集》,为治阴疽之祖方,世有“阴疽活命丹”之称。

因其组方严谨,配方精当,受到医家们的重视,沿用于治疗一切阴证外科疾患。

近代根据异病同治的原则,亦将本方广泛用于内、外、妇、儿、五官科及其他疑难杂症,临床只要辨证准确,应用得当,常可获得满意疗效。

阳和汤方名释义

本方名为“阳和汤”,阳和者,是指春天的暖气。

《史记·秦始皇本纪》云:“二十九年,始皇东游……登之,刻石,其辞曰:维二十九年,时在中春,阳气方和起。”

中春,即仲春,意思是说,到了仲春二月,阳和之气方始升起。

《素问·五常政大论篇》亦谓:“阳和布化,阴气乃随,生气淳化,万物以荣。”

本方是外科治疗阴疽的著名方剂,具有温阳补血、散寒通滞之功,以收阴寒散、阳气和之效,犹如自然界中阳光普照,大地回春,寒凝顿消,阴霾四散,阴平阳和,万物茂盛一样,致使阴疽速愈,故名“阳和汤”。

阳和汤立法依据

疡科阴证治之大法,无出温补和阳,散寒通滞;或化痰祛湿,祛瘀通络,俾使阳回阴消,或阴证转阳。

王洪绪据其祖传秘方,验证于临床,在对阴疽病机变化的深入研究基础上,提出“诸疽白陷者,乃气血虚寒凝滞所致,其初起毒陷阴分,非阳和通腠”,不能解其寒凝;

“已溃而阴血干枯,非滋阴和畅”,不能厚其脓浆;

“盖气以成形,血以华色,诸疽平塌,不能逐脓者,阳和一转,则阴分凝结之毒,自能化解”。

他主张以“阳和通腠,温补气血”为治疗阴疽的基本原则,而以“清火解毒”与“内托”为畏,因此决不能一遇此证,不分阴阳,概以清热解毒治疗。

正如王氏所云,“夫色之不明而散漫者,乃气血两虚也”,“患之不痛而平塌者,毒痰凝结也”,或“初起之形,阔大平塌,根盘散漫,不肿不痛,色不明亮,此疽中最险之证”,均属阴疽之重症;

治疗不可“一概清火以解毒,殊不知毒即寒,解寒而毒自化,清火而毒愈凝”,“倘误服寒凉,其色变如隔宿猪肝,毒攻内腑,神昏即死”。

此外,痈疡出脓,是机体载毒外出的表现,必须气血旺盛,脏腑无损,方不致发生变证。

阴疽“毒之化必由脓,脓之来必由气血,气血之化必由温也,此可凉乎”,从脓与气血的关系,进一步说明了阴疽已溃,只能温补厚脓的道理。

若不辨证,“妄行清解,反伤胃气”,“甚至阳和不振,难溃难消,毒攻内腑,可不畏欤”,其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总之,寒为阴邪,其性凝滞,易伤阳气。若阳气虚弱,失于温煦推动之力,人体气血津液运行受阻,则阳虚阴寒之病遂生。

《内经》云:“血气者,喜温而恶寒,寒则泣而不能流,温则消而去之。”

此为王洪绪创立治疗阴疽诸方的基本学术观点,即阳和汤立方的理论依据。

阳和汤的组成与方义分析

阳和汤方,由熟地一两,肉桂(去皮,研粉)一钱,麻黄五分,鹿角胶三钱,白芥子二钱,姜炭五分,生甘草一钱组成。

其组成药物基本分为两类:第一类是温补营血药,即熟地、鹿角胶;第二类是辛散温行药,即肉桂、姜炭、麻黄、白芥子。

方中重用熟地味厚滋腻,以温补营血,配伍血肉有情之鹿角胶,以生精补髓、养血壮阳、强壮筋骨;两药合用,“补之以味”,既养血,又补阳,以治其本。

姜炭乃苦温之品,入血分,温经散寒,肉桂乃辛甘大热之品,功擅补火助阳散寒;两药合用,温通经脉,破阴回阳,“温之以气”。

麻黄散寒宣通,发越阳气,开腠祛邪,白芥子辛温气锐,性善走散,搜剔皮里膜外以消痰散结,二药可助姜、桂以散寒凝。

麻、芥、姜、桂诸温药合用,又可制熟地、鹿角胶之滋腻,使补而不滞,滋而不腻;加生甘草则解毒和药。全方共成温阳补血、散寒通滞之剂。

本方的配伍特点有二:

一为补血与温阳药物合用,形气均补。

一为辛散温通与味厚滋腻之品相伍,则补中寓散、寓通,而无壅滞滋腻之弊。

本文选摘自《难病奇方系列丛书:阳和汤》,于华芸,徐日强编著,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2005年1月。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