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中医的问诊,基本依然遵循《十问歌》的问诊顺序。而《十问歌》的开篇第一句,就是“一问寒热二问汗”。畏寒怕热分阴阳,有汗无汗辨表里。各种类型的出汗症候,大部分都属于西医学疑难杂症的范畴,但是在中医看来,却是有章可循、有法可依的优势病种。

20200611 上午

该患者是一名53岁的中年女性,以“反复多汗半年余”为主诉前来就诊。患者主要症状就是多汗,且出汗时自觉有热气外出,关节冷,口干。舌红,苔黄腻,脉滑。

为进一步明确诊断,毕主任为其行包括葡萄糖测定、肾功能、电解质、肝功能组合在内的一系列检查,均未见明显异常。

故西医诊断多汗症,中医诊断脾肾亏虚证。由于患者面色蜡黄,形容憔悴,颇有“怨妇”之貌。加之患者月水已绝,精血亏虚,阴虚火旺,虚火上炎,体内有虚热蒸腾,故致汗出不固。

由此,毕主任考虑到《金匮要略》中有言:

“妇人年五十所,病下利数十日不止,暮即发热,少腹里急,腹满,手掌烦热,唇干口燥。”(二十二)

“妇人少腹寒,久不受胎;兼取崩中去血,或月水来过多,及至期不来。”(二十二)

故以温经汤为主方进行加减,具体处方如下:

制吴茱萸5g 酒当归10g 川芎10g

炒白芍15g 北沙参15g 桂枝10g

生姜10g 牡丹皮(白)15g 炒甘草10g

姜半夏15g 麦冬20g 生地黄15g

醋乌梅15g 酒萸肉15g 肉桂3g

温经汤原方温经散寒,养血祛瘀。现代研究表明该方有类雌激素样作用,能极大的改善中年妇女绝经前后的身体失衡状态。

毕主任考虑到患者多汗的症状、阴虚火旺的病机,故易人参为北沙参,同时加入生地代替阿胶,以增强全方养阴清肺、益胃生津之功。

入醋乌梅、酒萸肉,以寒热共调、补益肝肾。最后少入3g肉桂,以补火助阳、引火归原。诸药合用,共奏滋阴养血、清热敛汗之功。

由是处方7剂,嘱患者药后复诊。

20200702 上午

患者服药后,症状无明显改善。刻下依然多汗,自觉有热气外出,关节冷,口干,入睡困难,舌质红,苔黄腻,脉细。

毕主任细细观察,其眼睑略肿。诊间测量血压得140/90mmHg,追问之下,患者坦言,其既往有高血压史,故将西医诊断修订为多汗症加高血压,中医诊断不变。毕主任考虑到《金匮要略》及《伤寒论》中有言:

“风湿脉浮,身重,汗出恶风者,防己黄芪汤主之。”

——《金匮要略·痉湿暍病脉证治第二》

“风水,脉浮身重,汗出恶风者,防己黄芪汤主之,腹痛者加芍药。”

——《金匮要略·水气病脉证并治第十四》

“太阳病,项背强几几,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14)”

——《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

该方证符合患者“身重”“汗出恶风”“关节冷”等病症,加之患者有水饮的表现,毕主任认为其为黄芪体质,表现为多汗证候,故以防己黄芪汤为主方进行加减。又因患者既往有高血压病史,故合入桂枝加葛根汤以解肌升清、通利头目。具体处方如下:

防己20g 黄芪60g 生白术30g

炒甘草10g 生姜15g 葛根60g

桂枝15g 赤芍15g 知母15g

炒酸枣仁10g 川芎10g

方中重用黄芪、白术等药物,合防己黄芪汤益气祛风、健脾利水之意,旨在利患者虚汗自小便而出。又加入葛根、川芎、桂枝等药物,生津舒筋、通利头目,以兼顾患者合并高血压的病症。赤芍、知母等药物养阴清热,镇惊安神,配合炒酸枣仁养血柔肝、安神助眠,望调理患者睡眠状态。

由是处方10剂,嘱患者药后随诊。

20200715 上午

是日患者复诊,表示症状同前,略有改善。

毕主任再三考虑,认为该患者病程日久,且多汗症病机复杂,涉及诸多脏腑器官的协调作用,往往迁延难愈。许多医者发现几个疗程效果不显,信心受挫,遂改方易方,极易导致失治误治。

故毕主任坚定信念,守方继进,考虑患者存在寒热错杂证候,在前方基础上更加入15g黄连,其余皆不变,续投该方10剂,继续随访其药后疗效。

20200902 上午

时隔两月余,患者再次复诊,自述之前的药方服完后诸证均有显著改善,月余未再发作,故未尝再来复诊。不料昨日症状再次发作,时有双手,腰背部,膝关节出热气感,汗多,出汗时自觉有热气外出,关节冷,口干,寒热敏感。舌质红,苔黄腻,脉细。

毕主任分析,患者在之前一月症状改善后未再复诊,没有及时续方,巩固病情,遂导致病情反复。事实上,防己黄芪汤的效果已经明显体现,患者月余未再发作,不禁让人慨叹经方之神妙。

故本次复诊,毕主任继续依照之前思路,续投前方10剂,希望能帮助患者进一步巩固病情,调理体质,从源头上治好困扰她多年的多汗之症。

作者:胡淳淳

南京中医药大学17级中医学八年制(本硕连读)在读

指导老师:毕礼明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