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绛雪园古方选注》卷上言:“建中者,建中气也。名之曰小者,酸甘缓中,仅能建中焦营气也。前桂枝汤是芍药佐桂枝,今建中汤是桂枝佐芍药,义偏重于酸甘,专和血脉之阴。芍药、甘草有戊己相须之妙,胶饴为稼穑之甘,桂枝为阳木,有甲己化土之义。使以姜、枣助脾与胃行津液者,血脉中之柔阳,皆出于胃也。”

【组成】

生白芍18g、桂枝9g、炙甘草6g、生姜9g、大枣4枚、饴糖30g

【用法】

五味水煎两次,取汁,兑入饴糖,分两次温服。原方六味,以水七升,先煮五味,取三升,去渣,内饴,更上微火消解,温服一升,日三服。

【主治】

虚劳里急。腹中时痛,得按则痛减,舌淡苔白,脉细弦而缓;或心中悸动,虚烦不宁,面色无华;或四肢酸楚,手足烦热,咽干口燥。

【方义体会】

“虚劳里急”为体内阴精阳气俱不足。尤在泾说:“欲求阴阳之机者,必求于中气,求中气者,必以建中也。”此方为温建中脏而设,故名“建中”。方中以饴糖为君,味甘平,性温而滋润,益脾气,缓急痛;辅佐以炙甘草、红枣,增强其甘温益气健脾之用。与辛甘温的桂枝、生姜相伍,起辛温补阳之用;与白芍同用,有酸甘补阴缓急痛之效。且桂芍相伍,调和营卫,姜枣同用,调补脾胃。此方重用补以甘药之药,合补中宫、灌四旁之理,使中气建、化源充,则五脏有所养。且阴阳兼顾,营卫俱补,补而不闷,温而不燥,确系以阳生阴之法,确有以能促质之效,临床应用十分广泛。

【临床应用】

一、气血两虚贫血者

其症多有心悸气短,心烦意乱,食少中虚,兼见手足冷,脉弱无力。

二、孕妇贫血症

例:张某,女,29岁。妊娠六月余,诊见头眩、心烦、心悸、夜不眠安,动则短气。食后腹中虚满,午后四肢酸楚,嗜睡。其面容苍白,脉滑而无力。投以小建中汤,令其频频少量服用。半月后,诸症若失,饮食有增。

三、再生障碍性贫血

例:魏某,女,33岁。患者头晕、乏力,食欲不振,消瘦,紫斑,牙龈出血,月经量很少。两年前,曾住某医院,诊断为再生障碍性贫血,经输血及激素治疗,病情有所稳定。出院后不久,诸症再现,检查:红细胞2.10×1012/L,白细胞3.5×109/L,血色素7g,血小板45×109/L,诊其脉象细弱,舌苦薄舌质淡。余与小建中汤炖服鹿角胶、龟甲胶、当归、五味子、黄花、黄鼠狼肉,令其制成丸剂服用。经治四月余,精神、饮食均很好,皮肤出血点已不明显,牙龈出血已止。遂化验检查,血色素10g,红细胞3.50×1012/L,白细胞6×109/L,血小板90×109/L,后长期随访,病情稳定。

四、慢性肝炎

例:患者张某,男,41岁,有肝炎病史。证见:右胁疼痛月余,每饭后发作,伴四肢乏力,纳差,失眠。触其六脉皆沉细无力,按其两胁隐隐作痛。治疗以小建中汤,今服三剂。服后疼痛缓解,再配以疏肝理气活血的方药与小建中汤交替服用,服药四轮,疼痛消失,饮食如常。

中焦为气血生化之源,肝病后期往往以中虚为病,故以仲景小建中汤,建中养营,补之以虚,使肝有所养,其痛自愈。

五、重病恢复期

治疗重病患者恢复期,全身倦息不适,中虚烦闷,饮食不佳,或血虚者,服用此方最为适宜。

六、产后血虚症

例:刘某之妻,37岁。因产后失血过多,自觉头晕、头痛、心悸、失眠,同时有潮热自汗、不思饮食、疲倦无力等。迄今产后月余,诸症日渐发展,故邀余诊治,诊见:面色㿠白无泽,言语短气,脉沉细弱,舌淡红少苔。治以小建中汤加黄芪20g、当归12g,五剂。服后,自汗减,饮食增,再以归脾汤调治数日而愈。

七、虚寒性胃痛、头晕、脉细者

八、气血久虚,遗精、自汗者

九、小儿瘦弱、偏食者

十、消化性溃疡

例:周某,男,45岁。患十二指肠球部溃疡五年,身体消瘦,面色黄白,食欲很差,饮食、劳累、心情稍不遂意,心口疼痛即刻加重,常常心口痛,夜不能寐。用西药解痉、止痛药后虽可暂缓疼痛,但病终不能愈。余诊其脉细弦,舌淡苔白,施以黄芪30g、生白芍18g、桂枝9g、炙甘草6g、饴糖30g、生姜9g、大枣4枚,水煎饭前服。令其反复服用,每日一剂。患者服用半月后,饮食精神均有好转,心口疼痛减轻。后又以上方隔日一剂,服用二十余日而痊愈。两年后病情稍有反复,自用其上方数剂而安。

本文摘自《门纯德中医临证要录》,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作者/门纯德。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