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乃勤,62岁,乡镇局驻站人员。1987年10月17日急诊。患者于昨晚1时许,睡梦中突然剧烈心跳惊醒,随觉脐下有气上攻,呕吐痰涎不止,头痛、眩晕,不能自持,觉整座房屋如走马灯相似,旋转不停,心中恐惧,闭目宁神亦无济于事。约10余分钟后稍好,移时又发作如前。天亮后请西医检查,心脏、血压正常,诊为美尼尔氏综合症。

询知患者一生嗜酒如命,痰湿内蕴。近来郁怒伤肝,致痰随气升,犯胃则呕,凌心则悸,上冲清窍则眩迷。且患者高年,肾亏于下,冲脉不守,冲气夹痰饮上攻,故见上症。诊脉沉滑,舌胖苔腻。考痰饮之为病,其本在肾。肾虚则命火衰,脾胃失其温煦,则饮食不化精微,化为痰涎。

饮属阴邪,子时阳气大虚,阴气独盛,故病作。《金匮》治饮有三方:“支饮苦冒眩,泽泻汤主之。“卒呕吐,心下痞,膈间有水,眩悸者,小半夏加茯苓汤主之。“干呕,吐涎,头痛者,吴茱萸汤主之。“本例病人,三证悉具,当三方合用。更加紫石英、生龙牡、活磁石温肾镇冲,协调上下。

泽泻90克,白术36克,野党参、吴茱萸各30克(开水冲洗7次),炙甘草15克,生半夏、茯苓、紫石英、生龙牡、活磁石各30克,鲜生姜30克,姜汁20毫升,大枣20枚。

浓煎,缓缓呷饮,呕止后每次200毫升,3小时1次,日夜连服2剂。

10月18日再诊,已能下床活动,腻苔退净,唯觉腰困如折,予原方去吴茱萸(性燥烈,为开冰解冻圣剂,只可暂用)加肾四味,滋养肝肾,又服3剂而愈,追访2年未犯。

按:美尼尔氏综合症,一般认为起因于植物神经功能失调,导致迷路痉挛,继而使内淋巴液产生过多,吸收障碍,致迷路水肿,内淋巴压力增高,内耳末梢器缺氧、变性而成本病。病理、病机虽了如指掌,但无有效疗法。

本病相当于祖国医学之“眩晕”。其病因病机,古人有“无虚不作眩,无痰不作眩,无火不作眩”之论述。根本之点,在一“虚”字。由虚生痰,为本病之主因。或肾阳虚,火不生土,脾失健运,痰湿内生;或肾阴虚,五志过极化火,津液熬炼成痰。痰既成则随气升降,无处不到。入于经络则疼痛、麻木、瘫痪、结核;入于肌腠则凝滞成痛;犯肺为咳、为喘;凌心则悸;犯胃则呕;冲于上则为眩晕;入于脑络则为痰厥、痫、痴呆、昏迷;流于下则为鹤膝、骨疽。

总之,痰生百病,怪病多痰。中医之“痰饮”,包罗甚广。凡人体上下内外各部,头脑五官,脏腑肢节,切由整体失调,导致局部病理渗出物、赘生物,皆可从痰饮论治。内耳迷路痉挛、积水,自也包括在内。《金匮》关于痰饮病人的病因、病机、症状的描述,与现代内耳眩晕病,可说十分契合。

篇中三方,实为本病之特效疗法。泽泻汤泽泻利水排饮,使水饮从小便而去,白术补中燥湿,以杜绝生痰之源,使痰饮不再复聚。小半夏加茯苓汤降逆止呕,利水化饮。吴茱萸汤暖肝和胃,降逆补虚,温化寒饮。三方合用,使浊阴下泄,清阳上升。吴茱萸更擅解一切痉挛,迷路之痉挛解,积水去,耳窍复清虚之常,其症自愈。

余治此症,约200多例,用此方者约占2/3。若久病五脏受损过甚,则又当随证辨治,不可执一。

本文摘自《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作者/李可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