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卢某,男,36岁,承德市滦河钢厂工人,2005年10月28日就诊。

患者自诉已病近三载,长期慢性腹泻,大便每日3~4行,稀溏或如泔水,或呈黏液便,左下腹时有阵痛或隐痛,伴胃腹胀满,食少纳呆,乏力,体重下降等。

曾钡剂灌肠及多次纤维结肠镜检查为“慢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于镜下可见乙状结肠、降结肠及横结肠多处黏膜充血、水肿及点状小溃疡。

曾在多家医院先后应用“柳氮磺胺吡啶”等多种西药治疗,也曾服用中药及多种中西药物灌肠治疗,均无显效,今慕名前来求治。

患者面色萎黄,神疲,形体略瘦,时以手抚按左下腹处以示腹痛,舌质淡红边有齿痕,舌面两侧有青紫瘀斑,苔薄白,舌中心少许白腻苔,脉沉而弦细。

虑其患病日久,似属脾虚泄泻,然腹痛时作,舌有瘀斑,舌中尚有白腻之苔,参以脉象,当有湿浊瘀血阻于大肠之腑,肠腑气血失和,气机不利,故补则碍瘀,纯予疏利又重虚脾胃,故以往治疗罔效,当益气健脾以治本,化湿浊而祛瘀以治标,标本兼治。

自拟一方如下以试之:

桔梗30克(炒至略焦黑状),口参12克,炒白术15克,炒山药12克,莲子肉12克,炒苡米15克,枳壳15克,木香10克,红藤30克,炒元胡12克,白花蛇舌草30克,厚朴花10克,赤芍12克,神曲12克,炙甘草10克,3剂。

每剂先以冷水浸药一小时,然后水煎3次,合并一处,分早晚两次,共4次服完,每2日一剂。

二诊:服上药6天,腹痛、腹胀减轻,舌上瘀斑淡化,余症同前,守方再服3剂。

三诊:患者自诉腹痛消失,偶感腹胀,纳谷渐增,精神清爽,舌转淡红薄白苔,但泄如故,乃于方中去枳壳、炒元胡,加海螵蛸20克,诃子10克,酒炒黄连10克,连用5剂,服法同前,分10日服完。

四诊:药后诸症消失,饮食如常,仅偶于工作劳累或遇寒冷时偶有便溏,脉象和缓,乃嘱其停服汤药,避风寒,调饮食,另用补脾益肠丸,每次6克,每日2次口服,连用3个月以善后调理。

该患者观察至今已半载有余,未再复发。

2

本例患者长期腹泻,便如稀水黏液,神疲乏力,食少消瘦,乃脾气虚,中州失司,运化无权;腹痛、腹胀、舌上瘀斑、中心苔腻、脉沉而弦细,乃湿浊瘀血阻于肠腑,气血失和。

脾虚气化不利而致湿浊生,湿阻导致瘀血生而不化,反之,湿浊瘀血阻于肠腑,更致气机不利,重伤脾气,互为因果,故久治不愈。

今以参、术、莲、苡及炒山药以健脾益气,枳壳、木香、厚朴花、行气消胀以利气机,白花蛇舌草化湿解毒止泻,红藤、赤芍、炒元胡化瘀活血止痛;收效后又加乌贼骨、诃子、酒黄连以敛肠止泻,故能于短期内愈三载痼疾。

而方中之主药桔梗一味,乃余来我院行医之初,三十年前,偶遇一慢性结肠炎患者,久治不效,其人于一老中医处得一方,求我为其换方取药,余见其方亦为健脾温中止泻之品,只主药为桔梗一味,且用量颇大为30克,炮炙之法亦独特,须炒焦令微焦黑,既不可生,又不可成炭,存性入煎。

余为之更方仅数次而愈,虽非我本人诊治,然百思不得其解,考桔梗乃止咳利咽之品,何以愈大肠之疾?

后读书至《本草别录》云:“利五脏肠胃”。《药性论》云“治下痢”。

恍然而悟,盖桔梗色白入肺经,载药上行有舟楫之功,参苓白术散中用此乃上浮利气之用,而炒焦后则去其升散之性,加之肺与大肠相表里,则可由入肺改为下行大肠,加之其治肺痈开结消痈之效,理气之效,而疏利大肠之气机,消除大肠之壅结,慨然叹此老中医之才秀也。

自兹始,每逢慢性泄泻、久痢、结肠炎、肠易激综合征等疾恒用之,每获效验,至今已应用30余年,特提出供同道参考。

本文选摘自《陈雅民临证医案精选》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