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前,我在东欧的捷克布拉格讲课,一个医生带着一个病人来找我,那个病人是霉菌性阴道炎。我说:“这个不要找中医看啊,制霉菌素就有很好的效果,内服、外用都可以。”结果那个病人笑了:“我就是布拉格制药厂制霉素车间的技术人员,我得的这个霉菌性阴道炎,是在我们车间都能存活的”。事实上所有的抗霉菌药对她都没有效。我本来是不看妇科的,但是根据她的症状,我硬着头皮开了一个清利下焦湿热的口服方子,又开了一个外洗的方子。我在那里就讲1周的课,然后我就走了。第二年春天我又去了,那个医生又带了一个病人来找我。她说:“你上次的药,病人用了1个月就痊愈了。”我很好奇,心想这么重的霉菌感染在中国都很少见,我居然治好了她的病。那个病人还把我的药推荐给全工作车间的同事用,结果大家用后都痊愈了,后来她们还组织了全厂的技术力量和国家药学研究专家来破解我的方子,看看到底是什么成分发挥了作用。我当时有点紧张,她们真要是从我的方子中找出什么东西来,从而发明创造出一种西药,那我们中医就会显得有点尴尬。结果她们一无所获,那个医生对我说:“你的药成分太复杂了,有很多都是我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她紧接着又问:“你们中国人都会打拳是吗?”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问这个,我就说:“也不全是。”她说:“你们有一种迷踪拳是吧?”我听了直想笑,心想迷踪拳哪里是拳啊!这是金庸老师小说里面的。她说:“我们西方也有拳击,直拳,勾拳,鞭拳,甩拳,这四种拳路都各有各的变数,有招有式的,但是你们迷踪拳无招无式。”我说:“对呀!”她接着说:“我们这四种拳一旦你防不住,就会被打倒,但是如果找到了防守的方式,就不会被击败。但你们中国的迷踪拳,无招无式,防不胜防。你们的中药就像迷踪拳,我们的西药就像西方的拳击,全世界平均10年才能发明一种新的抗生素,但这种抗生素用于临床不到两年就有耐药菌产生。我一直担心,照这样子的速度发展下去,总会有一天,我们的抗生素武器库会再也对付不了一代又一代的致病微生物,那时才是我们人类灾难真正到来的时候。”我陷入沉思,她的推理是非常有道理的。但是她接着说:“现在我不用担心了,因为世界上还有中国,还有那么多成分复杂的中药,即使用最高端的科技手段都搞不清楚它的成分,那么细菌、微生物自然更是搞不清它的成分,那就永远都不会耐药。”我不由得联想到我们的饮食,不也是由单味的食物上升到多味食物组成的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吗?所以我看每一个方子就联想到每一道菜。如果你叫现在的人不要再吃那个菜了,而是把蔬菜里面的各种营养素提取出来,叫他吃,他准不干!可是,西医学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走的这个路子。

我们学习中药,学习方剂,还是要老老实实地继承祖先用了几千年的经验,这些都是通过人身上的实验,得出的一个个方子,所以这是经典,这是经方。

主管医生:随着临床实践的不断磨砺,我越来越觉得经方的魅力真的很大。我们刚从学校出来的时候还比较肤浅,而深入临床用多之后真的觉得经方药简,药效强。我们要提高对经方的认识,还是要向老教授来学习,跟师学习最能启发经方的运用,老师点拨一下就能少走很多弯路。今天讲到炙甘草、大枣、生姜这些常用药,经郝老师点拨我们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受益匪浅。

有一个病例,这是个女孩子,10岁,她是去年去世的。她出生在美国缅因州,生下来的时候两条腿是并在一起的,只是腿,脚没有,医生诊断为美人鱼综合征,认为这个孩子活不长的,父母没有放弃,不管什么畸形都要把她治好。这个孩子到7岁的时候已经做了150多次手术了,包括两次肾移植,器官再造等等。这个孩子只有一个右肾,并且是个不完整的肾,只有1/4,没有膀胱,没有尿道,没有子宫,没有阴道,没有直肠,没有肛门,有一个残缺不全的卵巢。现在医学研究,这些器官的缺失可能与胚胎发育过程中基因片段的异常有关,所以中医经典著作中的任何一句话,一个结论都够现在的科学家研究一辈子的。这个孩子的父母采用的器官再造、器官移植的方式哺育这个孩子,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这个孩子一直靠大剂量的激素维持,到了上学的年龄,她怎么上学呢?走不了路,父母为她准备了一个滑板,她就滑着滑板去上学,她非常的乐观,坚强,成了很多美国孩子心目中的偶像。后来她得了感冒,并发重症肺炎,去世了。通过这个事例,我在想,中医说肾主生长发育,主生殖,主骨,司二便。她缺失了这些功能,所以她骨骼发育异常,没有子宫,没有尿道,没有膀胱,没有直肠,没有肛门。

恐伤肾,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实例。1999年9月21日,“921”台湾大地震,造成了很大的伤亡,2000年我到台湾讲学的时候,我对我的老朋友说:“我想到地震中心看一看。”他们就把我带到南投县的山里,我们住在用木板搭成的两层的房子里,那里原来三面是河,河的对面是山,山体滑坡后,把河填没了。房东跟我说:“郝教授,去年地震前我们买了一群土鸡,现在地震后快一年了,这些鸡都没有长个子,还是那个半大的样子,也没有下蛋,过去我们喂半年就下蛋的,你说是怎么回事?”我说:“从中医理论来讲,这是因为‘恐伤肾’,肾主生殖,肾主生长发育,这些鸡都被山崩地裂,地动山摇给吓坏了,它们的‘肾’被伤到了,所以它们不长个子了,不下蛋了。”房东说:“要不把它杀了吃了?”我说:“你们好好养着,我回北京后给你们寄些补肾的药过来,看看能不能长。”后来我就寄了些六味地黄丸过去,叫他们把丸药碾碎,放在饲料里。后来他们电话告诉我,说半年后鸡就下蛋了,虽然个子没有长起来。我也很高兴,这就是中医理论在日常生活中起到的神奇的作用。

有一次我太太在厅里看电视,突然喊我快来看。我到厅里一看,是一则新闻,说的是美国佛罗里达州一个猪场的猪仔被突如其来的龙卷风卷到了空中,播音员说:“仰望高空,一群猪仔在空中飞舞。”于是把它们叫“飞猪”。播音员接着说:“这些猪仔被风卷到了几里外的地方,但是摔死的并不多。”后来人们把没有摔死的猪仔收集起来,陆续交还给了养猪场。可是从此之后一件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这些“大难不死”的猪仔,都不长个子了,也没有一只发情生小猪。这样一件在美国看似非常奇怪的事情,其实用中医“恐伤肾”的理论是非常好解释的。而肾又主生殖,当然这些猪长不大,也不能生小猪了。猪是世世代代在陆地上行走的,哪感受过在空中飞舞的感觉啊?这些尚未成年的猪哪受得了这种惊吓呢?可惜播音员没有说这个猪场的具体位置,要知道具体位置的话,我也让它们吃吃六味地黄丸试试看。

有一次我在门诊,一个妈妈带着一个看似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找我看病。为什么我说看似十二三岁呢?因为她胸部平平的,没有发育,骨架也小,身体单薄。结果当我问她年龄的时候,她说是26岁。后来我跟那个孩子说:“你暂时出去一下。”我问她妈:“这个孩子小时候是你带的吗?”她妈潸然泪下,泣不成声,对我说:“郝大夫,这是我一生的遗憾。”原来她是个电影演员,工作非常忙,经常拍戏,有时连饭都顾不上吃,孩子又小,她就把孩子放到亲戚家里。结果这个亲戚家是个暴力家庭,夫妻俩经常吵架,甚至还大打出手,所以孩子从小就受了惊吓,影响了发育,个子也长不高了。虽然后来用了很多补肾的药,但是并未见效。她26岁,从来没有来过月经,情绪也很低落。所以精神、情志因素对人的生长发育是有着很大的影响的,我们老祖宗在《内经》中早就说得清清楚楚了,现在很多人用现代科学的角度来阐释《内经》中的观点,越来越发现它的科学性与实用性。不过也有一些人用现代的观点分析《内经》,都已经走样了。好了,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