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查体套餐的普及,很多朋友逐渐认识了一个新名词“幽门螺杆菌”,医生说这是个不好的家伙,它是能生存在我们胃里的唯一的病原微生物,在一类致癌物质清单中。而很讨厌的是,它不容易根除,却很容易复发。

根据对幽门螺杆菌感染的胃炎患者临床症状的观察,多数属中医的寒热错杂证,通过对中医经典方剂的挖掘和整理,发现半夏泻心汤之“辛开苦降”的治疗方法,针对寒热错杂证胃炎疗效显著,不仅可根除幽门螺旋杆菌,还可以从根本上改善脾胃功能,使其不易再复发,举例一二,共同学习。

例 1

L女士,55岁,退休,中等身材,营养良好,自述平素无明显不适感觉,偶有饮食生冷或饱食后出现胃脘胀闷感,大便略稀,不成形,舌淡红苔白,脉小滑,右关略弱。查体发现幽门螺旋杆菌感染阳性。医生告知可以抗生素三联治疗,也可以暂时不治疗再观察,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寻求中医治疗。

2019年7月9日初诊处方:半夏泻心汤加桂枝

姜半夏15g,干姜9g,黄芩10g,黄连3g,党参15g,桂枝10g,大枣15g,炙甘草10g。6剂,水煎200ml,分早晚两次空腹温服,日一剂。

7月16日复诊:1周内未出现胃脘部不适感觉,大便好转。上方继服6剂。

7月23日复诊:胃肠感觉良好,周身轻松,大便略成形。上方继服6剂。

7月30日复诊:胃脘无不适感觉,可以适当少量吃生冷的食物,大便成形,自述从来没有感觉如此轻松,每天跳广场舞打太极拳完全不觉得累。带中药6服收尾巩固。嘱中药服完复查幽门螺旋杆菌。

2019年8月6日复查幽门螺旋杆菌:阴性。停服中药。

2020年8月31日查体,幽门螺旋杆菌:阴性。

前后共服24剂中药,一年未再复发,患者非常高兴的感叹:“没想到吃中药还能治好这个幽门螺旋杆菌病”。

例 2

L先生,48岁,在职,胃胀伴反酸、烧心20年,加重1年,平素饭局较多,酒量较大,冷食或者凉啤酒后容易腹泻,晨起口干口苦,脾气急躁,反酸烧心下午加重,大便粘。舌深红苔白厚腻,脉弦,右关滑,沉按无力。血脂正常,血糖偏高,FBG:8.0mmol/l,胃镜:慢性非萎缩性胃炎伴糜烂,胃窦部粘膜隆起。查:幽门螺旋杆菌感染阳性。担心病情进一步恶化,经朋友介绍来看中医。

2020年8月4日初诊处方:半夏泻心汤加柴胡、枳实。

姜半夏15g,干姜9g,黄芩10g,黄连10g,党参15g,柴胡15g,麸炒枳实15g,炙甘草10g。6剂,水煎200ml,分早晚空腹温服,日一剂。

8月11日复诊:1周内出现3次反酸,仍有下午烧心感觉,胃脘部痞胀不适感觉减轻,大便粘略轻。舌深红苔厚腻,脉弦,右关滑,沉按无力,上方继服10剂。

8月25日复诊:反酸胃胀明显好转,口干苦减轻,大便基本成形。舌深红苔略厚腻,脉弦滑。上方加草果10g醒脾化湿,继服10剂。

9月1日复诊:反酸、胃胀完全消失,口干口苦消失,中间出现一次饮酒后轻度烧心,后自行缓解,大便不粘,成形,舌红苔薄,脉小弦滑。带中药7服收尾巩固。嘱中药服完复查幽门螺旋杆菌。

2020年9月8日复查幽门螺旋杆菌:阴性。FBG:5.5mmol/l。

胃部难受感觉没有了,患者情绪也变得不那么急躁,要求继续服用中药,以期彻底根除胃窦部病变。

按语:

半夏泻心汤是《伤寒论》记载治疗胃病的第一首方剂,主要治疗寒热错杂的“心下痞”,方子中既用热药,又用寒药,为调理寒热的代表方剂。《伤寒论》载:“但满而不痛者,此为痞,柴胡不中与之,宜半夏泻心汤”,《金匮要略》载:“呕而肠鸣,心下痞者,半夏泻心汤主之”。本方的特点是“辛开、苦降、甘调”,病位在胃、胆、脾,辛开胃滞(半夏、干姜)、苦降胆火(黄连、黄芩)、甘调脾虚(人参、大枣、炙甘草)。

案例1的病人偏于脾阳虚多一点,故减少了黄连的用量,加了桂枝通阳、驱寒、降冲逆。案例2的病人偏于肝火、湿热多一点,故加大了黄连的用量,并加柴胡以解少阳之郁滞,加枳实破结下气。

伴随着现代人生活方式的改变,工作、生活的压力不同程度的困扰着每一个人,情志的影响会通过“木克土”的途径影响脾胃的运化。而饮食肥甘厚味、肢体运动减少则直接损害脾胃的功能,导致越来越多的人受到脾胃疾病的困扰,脾胃功能不足是感染幽门螺旋杆菌的主要原因,根除幽门螺杆菌的感染主要是靠改善和恢复脾胃自身的气机升降功能。“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故改变病原微生物赖以生存的内环境才是永久根除的长远之计、绿色疗法。

作者/ 魏芹 济南市中西医结合医院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