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田兴国

余尝治一患者,哮喘反复发作二十余载,每逢季节更换时加重,冬季尤甚。犯病时胸部憋闷气喘,甚则不能平卧,自觉痰多阻塞气道,痰气上壅,咳吐黄痰,质稠而粘,不易排出。常靠氨茶碱、抗菌素和激素维持治疗,然仍反复发作,故前来就诊。

察其形色,面黄消瘦,喘促气短,唇有疮痂。脉浮微滑,舌质淡红,舌苔黄腻。此乃肺胀,热重于饮。治以越婢加半夏汤加味治之。

方用炙麻黄9克,生石膏30克,炙甘草6克,生姜9克,大枣7枚,半夏10克,川贝9克,葶苈子(熬)12克,杏仁10克,射干9克。三剂,水煎服。

闲时学生中有谓用小青龙加石膏汤治之,何不用?余曰:“二方虽同治饮热俱见之肺胀,然各有侧重。《金匮要略》曰:“肺胀,咳而上气,烦躁而喘,脉浮者,心下有水,小青龙加石膏汤主之”。既云‘心下有水’,说明小青龙加石膏汤证是以饮邪为主。因饮为阴邪,故用细辛、干姜、半夏,温药和之,以散寒涤饮;因兼郁热,复加少量石膏治之。

观此患者,胸部憋闷,烦热口燥,痰多色黄,质稠而粘,唇有疮痂,舌苔黄腻,脉象浮滑,此为肺胀热重于饮无疑。若用小青龙加石膏汤,更有麻黄、桂枝配合细辛、干姜,则有伤阴动阳之弊病。依据‘寒者热之,热者寒之’之旨,宜越婢加半夏汤加味治之。

方用麻黄、石膏宣肺清热;生姜、半夏、川贝降逆化痰;甘草、大枣调中健胃。配合葶苈大枣泻肺汤者,正合《金匮要略》之‘支饮不得息,葶苈大枣泻肺汤主之’之意,泻肺气以逐痰饮;复加杏仁、射干佐上方以宣肺平喘。全方具有启上泻下,清肺涤饮,宣降肺气的功能,使肺气清,饮邪除,则肺之升降功能趋于正常,故以本方治之。”

越三日,患者复诊,服药后胸闷气喘减轻,吐痰较前清利,色白,时或吐黄痰。前方既效,毋用更方,复以上方三剂治之,患者诸证悉减。后继续用上方加减调治三周,患者基本痊愈,可参加一般劳动。

本文摘自《北方医话》,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