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回家,和父亲又聊起了中医,谈起了学校里西医老师说:“中医的三根手指能看出什么病?根本就不科学,就应该废除。”父亲一听,激动的说:“他说的根本不对,中医看病从诊断到分析到用药都是有章法可寻的,并且能治病,治好病,中医的疗效是客观的事实。啥是科学?客观事实就是科学。”下面我再讲几个最近的案例,目的是让你相信中医,千万不敢听个别西医老师的话,把咱们几千年来留下的宝贝给丢掉。

案一:小儿不自主眨眼

李某,男,6岁半,去年来诊,不自主眨眼一年余,夜惊,舌红,苔薄白,脉弦。西医治疗乏效。咱分析一下,用中医理论来讲,肝开窍于目,小孩纯阳之体,肝常有余,肝火旺盛,火热生风是主要病机。当时开方小柴胡加石膏汤加龙骨牡蛎,疏泻肝火,镇惊安神,用药十剂,诸证悉平。我想问问这个病如果让西医来看,抽动秽语综合征?用氟哌啶醇行吗?副作用大不大?

案二:顽固三叉神经痛

本村一嫂子,女,68岁,患三叉神经痛已数年,在某某大学附属医院手术治疗不满两年,疼痛又发,痛苦异常,伴胃脘不适,舌红,脉弦。名老中医夏度衡老先生认为此病病机为肝阴不足,肝风内动,上扰头面,并创立了四味芍药汤,方中重用白芍、牡蛎,柔肝潜阳熄风,芍药、甘草柔肝敛阴止痛,加丹参活血通络止痛。此病人用夏老的四味芍药汤合小柴胡汤,十剂即愈。我想再问问,吃中药和手术相比,中医的优势难道不明显吗?

案三:空洞型肺结核患者长期腹泻

余某,男,33岁,曾因糖尿病,空洞型肺结核反复住院多次,半夜拉肚子已数年,面暗唇青,身体消瘦,口干,舌红,苔黄腻,脉沉弦。咱分析一下,大病久病面暗唇青,阴证明显;半夜腹泻,阴寒内盛;口干苔黄腻,阳热之证;故此病为寒热错杂的厥阴证,方选乌梅丸加减。用药十剂即大效,用药二十余天,腹泻已好八九成。咱们想一下,西医遇到此类错综复杂的病例如何治疗?

案四:一侧耳聋四年

张某,女,45岁,右耳聋4年,吃西药无数,乏效,月经量少,腰疼,腿凉,有小产史,舌尖有瘀点。咱中医辨证既讲病因,还讲病机,也讲方证,此病人有小产病史,产后多虚多瘀,况且又有月经量少舌有瘀点等血虚血瘀的表现;腿凉,机体阳气不振,风寒外袭;关于耳鸣,一方面阴血不足,无以充养窍道,一方面寒凝经脉,窍道不利。处方生化汤合四物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减,病人服药到第十天微信告知,失聪四年的耳朵又听到声音了。我在思考,这病如果让西医来看,服用维生素类药中不中?

案五:一侧面颊自觉吹风感

陈某,男,56岁,左侧面颊有吹风感,已一年余,西医院住院数次不效,舌质淡红,苔薄白,脉弦紧。开方麻黄附子细辛汤合黄芪桂枝五物汤加丹参、桃仁,服药40付,症状消失。中医认为有风吹感,一是机体阳气不足感受风寒之邪,二是气血不畅,所以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温阳驱寒外出,用黄芪桂枝五物汤加丹参、桃仁,调和营卫通达气血,因方、证、病机对应,故显奇效。咱再思考一下,西医如遇此病该咋治?效果行不行?

……

中西医各有优势,理论体系不同,不能用西医思维来衡量中医,中医文化是祖先留下的宝贵财富,我们应该相信中医,努力学习中医,要让疗效为中医代言。

听完父亲的话,我学习中医的步子更加坚定了。

作者/王希擘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