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以下简称“第六版”),新版诊疗方案中医治疗部分有了明显改变,透露出两个信号:1、通过一线临床医生的临床实践,中医药诊疗模式日渐成熟,诊疗制度逐渐健全;2、中西医结合诊疗大显神威,各有所长,优势互补!下面,小编将主要变化的四个方面逐一与大家分享。

1、参照西医分期调整临床治疗分期

新版方案虽延续上一版对疾病全过程的分期,将中医治疗分为医学观察期和临床治疗期(确诊病例),但有一个很重要的变化是参照西医分期将临床治疗期由初期、中期、重症期,调整为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恢复期保留。

具体而言,对证型做了如下调整:轻型对应上一版的初期,增加了“湿热蕴肺证”;普通型(湿毒蕴肺证、寒湿阻肺证)是新增加的分型;重型对应上一版的中期,增加了“气营两燔证”;恢复期在肺脾气虚证的基础上,增加了气阴两虚证。

2、单列清肺排毒汤

在新版《方案》中,临床治疗期中单独推荐清肺排毒汤的使用,在临床中可结合患者实际情况合理使用,对于治疗轻型、普通型、重型患者,甚至是危重型患者都有良好疗效。

2月17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的新闻发布会上,首次公开对河北、山西、黑龙江、陕西四省开展“清肺排毒汤”救治确诊患者临床观察。结果显示,目前10个省57个定点医疗机构的701例患者使用清肺排毒汤,其中有130例治愈出院,51例症状消失,268例症状改善,212例症状平稳没有加重。对有详细病例信息的351例病例分析统计,在服用清肺排毒汤之前,有112例体温超过37.3℃,服药1天以后有51.8%的患者体温恢复正常;服药6天后,有94.6%的患者体温恢复正常;有214例患者伴有咳嗽症状,服药1天以后,46.7%的患者咳嗽症状消失;服用6天以后80.6%的患者咳嗽症状消失。同时对其他症状,如乏力、纳差、咽痛等也有明显的疗效。在这351例患者中,所有的轻型、普通型患者没有一例转为重型或者危重型;22例重症患者中有3例治愈出院,8例转为普通型;共有46例治愈出院。

以上数据显示了清肺排毒汤对治疗新冠肺炎具有良好的临床疗效和救治前景。

3、尤其注意方药剂量

第六版诊疗《方案》中在【中医认识】方面,相比第五版,多加了一句话:涉及到超药典剂量,应当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原文如下:

本病属于中医「疫」病范畴,病因为感受「疫戾」之气,各地可根据病情、当地气候特点以及不同体质等情况,参照下列方案进行辨证论治。涉及到超药典剂量,应当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仝小林院士这样解释:“新冠肺炎是一个全新的疾病,治疗方面都需要探索,包括剂量,应该根据病情由医师决定用量。观张仲景的用法可知,医生临证时可根据病情灵活掌握用量,特别是急危重症。”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剂量使用可以不照搬药典,但必须要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在仝小林院士主编的《方药量效学》中就提到:中医的方剂、汤药在运用剂量上应该是有梯度、有剂量域的,而不应该千篇一律,都是9~15g。(戳链接看具体文章:中医方药的剂量,不能千篇一律!)

4、列出多种中药注射剂

新版方案在喜炎平注射液、血必净注射液、参附注射液、生脉注射液的基础上,根据多省市治疗方案,首次增加了热毒宁注射液、痰热清注射液、醒脑静注射液、参麦注射液,并附上了重型、危重型中药注射剂的具体用法,以便于西医使用,同时也给医生治疗重症、危重症更多的选择。

原文如下:

中药注射剂的使用遵照药品说明书从小剂量开始、逐步辨证调整的原则,推荐用法如下:

病毒感染或合并轻度细菌感染:0.9% 氯化钠注射液 250ml 加喜炎平注射液 100 mg bid,或 0.9% 氯化钠注射液 250 ml 加热毒宁注射液 20 ml,或 0.9% 氯化钠注射液 250 ml 加痰热清注射液 40ml bid。

高热伴意识障碍:0.9% 氯化钠注射液 250ml 加醒脑静注射液 20ml bid。

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或/和多脏器功能衰竭:0.9% 氯化钠注射液 250 ml 加血必净注射液 100 ml bid。

免疫抑制:0.9% 氯化钠注射液 250ml 加参麦注射液 100 ml bid。

休克:0.9% 氯化钠注射液 250 ml 加参附注射液 100 ml bid。

从这次对新版《方案》【中医治疗】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大刀阔斧的修改完全响应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不断优化诊疗方案,坚持中西医结合”。

中医和西医是在不同社会文化背景下发展起来的两种医学体系,在应对疾病方面各有所长,应坚持优势互补。

张伯礼院士在之前新华网的专访中也重点提到:“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药可以全疗程、全方位发挥作用,但我还是提倡中西医结合治疗。”他说,“中医西医各有所长,各有侧重,优势互补,协同取效。治疗此次肺炎目前尚无有效药物,主要是支持和对症治疗,中西协同救治病患就显得尤为重要,“要一切以病人受益最大为原则。”

本文来源:部分内容参考健康报记者王潇雨 、王宁对仝小林的采访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