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某氏,六十三岁,平素身体虚弱,十七、八岁时即以长期梦遗、虚痨诸病荏苒二三十年,至老仍以虚弱之身体度日。然而屡屡轻度心悸、喘咳、不眠等症状为各西医诊断为高血压症,故年中屡服降血压药。

1968年5月某日,因其知友之丧,奔走二三日,劳累过度而感不舒服,经某西医测得血压再度升腾,遂投以降血压药。服药后半小时许即觉头眩眼花,身体摇摇然如悬空中,卧于床中而觉外界猛烈回转,同时遍身厥冷、冷汗淋漓、心悸欲绝。急延某西医注射强心剂,仍不见效。是日深夜召笔者往诊。

症状既如上述,而脉细微,经熟虑后引用《伤寒论》之“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条,用桂枝加附子汤与之。翌早往诊,则自起接待笔者,据云昨夜服药一小时后即觉身体温温然入睡,醒后汗止,各症状若失。同方连服四五剂,健胜如常。

本文摘自《中医临床廿五年——朱木通经方医案》,学苑出版社出版。作者/朱木通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