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某,女,33岁,网诊。患者数月来口腔有异味。晨起自感舌苔厚,舌头腻腻涩涩的,感觉不舒服。无口干口苦。腹部撑胀。老想打嗝,但打不出来。心烦,脱发明显。四肢凉。大便2至3日一次。小便正常。舌诊:舌面粗糙,苔白。

辨证:少阳阳明病

处方:大柴胡汤

柴胡12克,黄芩10克,姜半夏20克,陈皮30克,枳实10克,大黄5克,厚朴12克,苍术10克,茯苓15克,甘草6克

服用两剂后患者症状加重。心口和喉咙更堵,想打嗝,打不出来,腹痛,肚子咕噜的响,大便拉不净。仔细问患者。

患者到秋冬季胃部这些症状就会出现,已经有两年多了,平时不能吃寒凉食物,食后会腹痛。用手揉揉腹部症状会好转。哎呀!自己辨证错误,这是典型的太阴病,胃虚寒症呀,以前在临床也多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错在什么地。

这次终于明白。患者无口干口苦等热像。秋冬季症状出现,食凉后症状加重这是里寒证。大便2-3日一行,但大便不干。揉腹后症状减轻这是虚证。食后撑胀,舌苔白考虑内有停饮。应该用茯苓饮呀!

处方:茯苓饮加减

茯苓15克党参15克白术25克枳实10克陈皮30克甘草6克半夏20克砂仁9克木香10克豆蔻10克

服用两剂后症状缓解。在治疗过程中,错误有两点

1、问诊不仔细症状搜集不完整。

2、辨证错误,还是按以前经验给药,不是按伤寒六经辨证。用方不准确。

深深地体会到老师说的经方效果好,但辨证必须准确,如出现错误,会使症状加重。深感自己医术甚差很远呀。继续努力吧!

作者:刘燕芳

你也可能感兴趣

5 对 “虚证误按实证治疗体悟”的想法;

  1. 伤寒中风,医反下之。其人下利日数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鸣心下痞硬而满。干呕心烦,不得安。医见心下痞,谓病不尽复下之,其痞益甚。此非热结。但以胃中虚,客气上逆,故使硬也。甘草泻心汤主之。

  2. 六经辨证的路子没有错,错在医生辨错了病症。腹胀,舌苔白厚,四肢凉,分明是太阴病,怎么会是阳明病呢?阳明病应该是一派热象啊!还有,没有口干口苦,少阳病又是从何说起呢?

  3. 甘草泻心汤肯定不合适。甘草泻心汤证是伤寒误下,致胃中虚,客气上逆,下利日数十行,这些症状在这里是对不上号的。

  4. 茯苓饮载于《金匮要略》附方,由茯苓、人参、白术、枳实、橘皮、生姜六味药组成,主治心胸中有停痰宿水,心胸间虚,气满,不能食,消痰气,令能食。
    茯苓饮大概合适,可是怎么又把温胃散寒的生姜给省去了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