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辅周(1888年~1975年),少名启宇,四川梓潼县长溪乡人,当代最杰出的中医学家。

出生于中医世家。15岁继承家学,18岁独立应诊,20多岁即闻名川北,1934年悬壶于成都,1951年应聘于成都东城区联合诊所。

1955年调入中医研究院(后更名中国中医研究院,现更名为中国中医科学院),1960年任中医研究院内外科研究所内科主任,196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5年任中医研究院副院长,并当选为中医研究院党委委员。历任全国政协第三、四届常委、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国家科委中医专题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中央领导保健医等职。

蒲老的读书目录

《黄帝内经》、《备急千金要方》、《外台秘要》、《证治准绳》、《张氏医通》、《本草纲目》各一遍。

《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温热经纬》、《伤寒温疫条辨》、《伤寒指掌》、《金匮翼》、《医学心悟》各二遍。

以上只是1955年调到北京后系统读过的书目,在其一生中只是读书、临证,戒除一切嗜好,所读书目几乎包括了从《内经》、《难经》以后至清代各家的重要著作。

蒲老最推崇的著作

《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伤寒温疫条辨》

蒲老认为,学习中医应以《内经》、《难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温热经纬》为主。

他说:“《内经》、《难经》是中医理论的基础,如果没有好的基础理论,就谈不上学好临床。如果仅读点汤头、药性去治病,那是无根之木。”

又说:“《伤寒》、《温病》是治疗外感热病的专书,一详于寒,一详于热。温病是在伤寒基础上的发展。

《金匮》是治疗内科杂病的专书,其中虽有‘痉、湿、暍’等一些篇章是外感病,但终究是以内科杂病为主。后世各家皆是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学《伤寒》、《金匮》宜先看原文,勿过早看注释,以免流散无穷。”

怎样对待读书这件事

蒲老对《伤寒》、《金匮》二书推崇备至。他曾回忆说,在刚开始应诊时,由于家传的缘故,求诊的人较多,有有效的,亦有不效者。为此决心停诊,闭门读书三年,把《内》、《难》、《伤寒》、《金匮》、《温病条辨》、《温热经纬》等熟读精思,反复揣摩,深有领悟。以后在临床上就比较得心应手。

他说:“当时有很多人不了解我的心情,认为我闭户停诊是‘高其身价’,实际上是不懂得经典的价值所在。”

在蒲老的家中,除了组织上发的学习资料,全是医书。对此蒲老说:“学业贵专,人的精力有限,我的智力也在中人而已。如果忽而学这,忽而看那,分散精力,终竟一事无成。”是以蒲老数十来,对琴棋书画这些雅好,从不一顾。平生嗜于医,专于医而精于医。

蒲老临终前对其儿子蒲志孝说:“我一生行医十分谨慎小心,真所谓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学医首先要认真读书,读书后要认真实践,二者缺一不可。光读书不实践仅知理论,不懂临床;盲目临床,不好好读书是草菅人命。你要牢牢紧记!我的一生就是在读书与实践中度过的。 ”

从蒲老的用方中,可以看出,蒲老是真正的苍生大医!组方时尽量用便宜药,贵重药尽量用功用相同的便宜药代替。和现在的医生尽捡着贵药开,处方尽往大处开、贵处开,形成鲜明的对照!

资料来源:

1.蒲志兰整理:《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蒲辅周》,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

2.蒲志孝:认真读书,认真实践的一生——忆先父蒲辅周先生的治学经验。载于周凤梧、张奇文、丛林主编:《名老中医之路》,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年7月第1版,第969~985页。

作者肖相如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