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白豆豉汤简称葱豉汤,是晋代医家葛洪创制,见于其所著的《肘后备急方》一书。没错,就是屠呦呦发现青蒿素的那本《肘后备急方》。葛氏用药,考虑到当时人们生活水平地下及药材短缺,力求所有药物都简要易得。正如其在自序中说:“周流华夏九洲之中,收拾奇异,据拾遗逸,选而集之,使种类殊分,缓急易简”又说“余今采其要约,以为肘后救卒三卷,率多易得之药,其不获已须买之者,亦皆贱……”,葱豉汤最能体现其组方遣药简便廉效的特点。

《肘后》云∶伤寒有数种,庸人卒不能分别,今取一药兼疗者,用葱白一虎口,豉一升,水煮顿服,汗出即愈。

本方证属外感风寒表证之轻者。风寒侵袭肌表,寒性收引,导致毛窍闭塞,卫阳被遏,因感邪较轻,故其症见微恶风寒,或微发热,头痛无汗;肺外合皮毛,开窍于鼻,风寒袭表,每致肺气不宣,肺系不利,故鼻塞流涕、喷嚏;苔薄白,脉浮为风寒表证之征象。

见到上面主症的时候,你就可以毫不犹豫地去煮一碗葱豉汤来喝。葱,我们一般选择葱白,就是拨开外层比较老的叶子后,露出的内层白色的根部,是的,就是它了!注意是大葱的葱白哦,如果实在没有大葱,那就勉强用小葱来代替。中医认为:葱白,味辛,性温,能够发汗解表,“散风寒表邪”(《丹溪手镜》卷中),以“治伤寒头痛身疼”(《罗氏会约医镜》卷17)。

淡豆豉绝不是家里面炒菜用的食用豆豉。中药淡豆豉虽然也是用大豆成熟种子的发酵加工品,但是会在发酵的过程中,加入桑叶,苏叶等物,加入之物不同,作用也不同。临床应用是应注意选择。若发酵过程中加入桑叶、青蒿等物,主要用于治疗风热表证,热病烦闷等。若发酵过程中加入麻黄、苏叶等物,则主要用于治疗风寒表证等。豆豉辛散轻浮,能疏散表邪,且发汗之力颇为平稳,对感冒及时疫初起,邪浅证轻者,颇为合拍。

此外,淡豆豉还有另外一个功效——消积滞。黄元御在《长沙药解》中说到它可以“调和中气,泻湿排淤”、“肃清脏腑,甚有除旧布新之妙”。我们知道感冒期间,人体的正气趋表抗邪,无力固护于里,导致脾胃的运化机能下降,有时饮食稍微不当就会引起积滞。另一方面,饮食积滞,容易导致抵抗力下降(脾胃乃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而易患感冒,这一点在儿童感冒咳嗽等疾病中尤为多见。笔者突然想到娄绍昆老师的一个案例,在这里一并拓展说一下。

我生平第一次开中医处方的患者是我同一生产队的一个年轻农民。他因为端午节多吃了鸡蛋与棕子,出现呕吐、腹泻、腹痛等症状。西医诊为急性胃肠炎,输液后好转,但胃胀、呕逆、便溏,几个月一直不愈。看了几个中医,都认为病因是伤食,处方离不开消导化食的药物,但治疗的结果是不但无效,病情反而日益加重。他的体重三个月减少了20多斤。最后来我处求诊,我根据是患者当时的三大主症:心下痞硬、呕吐恶心、肠鸣下利,认为是半夏泻心汤类方证。“呕而肠鸣,心下痞者,半夏泻心汤主之。”这是《金匮要略》对半夏泻心汤证的经典描述。由此可知,本方证有上、中、下三部位表现,即上呕、中痞、下肠鸣,病变在整个胃肠道。再考虑他另有口疮、睡眠不安等兼症,最后选用甘草泻心汤。当时年轻气盛,认为方证丝丝入扣,必然有效。患者服了三帖药后,诸多症状明显得到改善。我高兴得手舞足蹈,仿佛找到了学习的方向。经过一个来月的治疗而痊愈。

这个伤食病人的治疗过程中没有使用一味消导化食的药,但是却能有效地治愈了这个伤食病人的胃肠炎症。四十年了,病人和我时有联系。我特别记住这个病人,因为是他的诊治成功,使我信服了张仲景的《伤寒论》,使我从实践中知道方证辨证在临床上的指南作用。

在这里要加以强调的是,我并不是一味地反对伤食病人临床使用消导化食的方药。恰恰相反,我每次遇见病人有消导化食的保和丸的方证,就毫不犹豫地给予保和丸。保和丸的方证是:口臭、厌食、嗳气酸腐、腹部胀痛拒按、便臭不畅、舌苔腐黏等等。

我原来居住社区的一个居委会主任的小孙女,六岁,咳嗽一年多,久治不愈。后来求诊于我,诊察所见,一派保和丸方证是:口臭、厌食、腹部胀不适、便臭尿黄、舌苔黄腐等等。我给予保和丸料方,三帖。第二天晚上,居委会主任来电话,焦急地说:“服药已经两天,第一天没有动静,今天连续腹泻三次,到底怎么回事?”我问:“大便臭不臭?”回答说:“臭气冲天。”我问:“咳嗽如何?”他如梦初醒,高兴地说:“已经一天没有听见她咳嗽的声音了。”我说:“不碍事,剩下的一帖药继续服用。”这个咳嗽了一年多的小女孩就这样简单地治愈了。

举这个案例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顺带强调一下积滞在儿童致病因素中的重要地位!言归正传,我们的的淡豆豉其实有两方面的作用,一则可以解表,一则可以消积滞,促进中焦脾胃气机畅顺。豆豉、葱白二药合用,药性平利,辛而不烈,温而不燥,汗而不峻。是外感风寒表证轻症者的常用方剂。

注意:本方煎煮时间不易过长,水沸后再煎煮1015分钟足矣。

本方与麻黄汤有殊途同归之妙,而且可避免用麻黄汤之多所顾忌,是对《伤寒论》风寒表证治疗的补充与发展。本方被民众熟识度很高,早已走进千家万户的生活。但是越是使用频率高,就越要强调一下它的主治,避免滥用!

主治:风寒感冒轻证。

功用:解表散寒。

症见:微恶风寒,或微热,头痛,无汗,鼻寨流涕,喷嚏,舌淡,苔薄白,脉浮。

作者:郭洁浩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