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某,男,75岁,于2020年11月3日清晨5点出现剧烈头晕,恶心,不能转侧,全身大汗。经急诊送往医院后,CT显示 :“桥脑,双侧基底节区,双侧丘脑,多发性脑梗塞 ”。

我于上午10点去诊,症见:肢体困重无力,不能转侧,头晕、恶心剧烈,胸闷,腹胀,口干不欲饮,小便频急,苔厚,脉浮紧滑。

立即给予双侧劳宫,太冲透涌泉针刺,后恶心、胸闷即轻,但头晕仍然较重。患者精神状态尚可,语音清晰,遂开处方:茯苓30克,白术20克,桂枝15克,炙甘草12克,清半夏20克,生姜6片。3剂,水煎服,一天3次。

二诊:患者及家属大喜,症状明显减轻,已经可以下床活动。

三诊:头晕基本消除,患者出院心切,已能平步回家。但考虑脑梗部位特殊,仍嘱住院观察。

《伤寒论》第67条曰:“伤寒若吐若下后,心下逆满,气上冲胸,起则头眩,脉沉紧,发汗则动经,身为振振摇者,茯苓白术甘草汤主之”。该病例特别有意思,去诊病的时候,患者不能动头,头只要稍微一起来就头晕恶心的厉害,只能眼睛看着我。患者脑梗面积不大,没有严重的肢体活动以及语言障碍,但患者表现出来的症状其实就是体内的排邪反应,争而不胜则为病。用药也应该根据人体六经排邪之势,调整人体状态。经方宏观统筹,因势利导,真的可以一剂知,二剂已。也正如仲圣所言:“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作者/路公昕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