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治疗急症的作用,是不容置疑的。因为仲景的经方本身就是在应对“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的急症肆虐过程中形成体系的。

条文中除大量急症内容外,明确标出“不治”“死”“难治”等急重病情的随处可见。“急下之”“急温之”等抢治要求也常随方而出。近代在经方基础上,创制了治疗急腹症的系列方;在治胸痹方基础上创制了治疗心肌梗死的救治方。运用经方治疗各类急症病人的报道,更是时常见诸于杂志,所有这一切,都说明经方对急症的救治作用不仅原本具备,并且极蕴潜力。只是由于中医急诊阵地的萎缩,这些快利的“枪”,因此变得有些锈迹。而作为中医临床工作者,是有责任擦去这些锈迹,用好这些快枪的。当然,这需要从一病一症的治疗开始。

1988年6月,张姓女,14岁。腹痛时缓时急1个月来诊。疼痛部位在脐上偏右侧,剧时整个脐上部均痛,延及右肋下,曾两次痛至休克。西医查肝功、血象、B超无有价值之阳性体征发现。曾有洗肉水样尿,表情呆滞,反应迟钝,言语吐字不清,疑为血卟啉病。曾先后静脉滴注葡萄糖酸钙、氯丙嗪,并数次肌肉注射杜冷丁,但均稍见减轻,过后如故。昨晚又痛至休克,其家长送来我处要求中药治疗。

观其身体虚弱,面色苍白少华,语声低微不清,神情淡漠呆钝。六脉细数无力,舌体胖大,舌边齿印,舌尖稍红,苔白厚腻。本例病程逾月,脉细声低息微,证属虚寒无疑。而虚寒腹痛者,未有不与脾肾相关,故诊为脾肾阳衰、阴寒内盛之腹痛。

《伤寒论》316条云:“少阴病二三日不已,至四五日腹痛…真武汤主之。”故用真武汤合吴茱萸汤加味。《伤寒论》中用吴茱萸汤凡三次,虽然均不言治腹痛,但其所针对的肝脾肾虚寒“证”,本患证候本质与之完全相同。而《本草纲目》言吴茱萸能治“阴毒腹痛”,《别录》则说该药能治“腹中绞痛”。仲景用其组成的吴茱萸汤,在加生姜以增强温散之力的同时,加入了人参、大枣,从而有了温中而散寒、补中以泄浊的作用,极符合该患者久病虚衰的病机。

仲景条文,常是病案举例似的,并不包括该方的所有症状,要害是把握“证”的相同。因此,不选《金匮要略》治寒疝之方,而选本方与真武汤联用:

炮附片20克,生姜10克,炒白术10克,茯苓15克,白芍30克,吴茱萸10克,党参30克,大枣20克,炙甘草10克,延胡10克。

暂开1剂。

次日来诊,服上方后昨晚起一直未剧痛,平时疼痛亦减轻,精神转好,反应较灵,续方1剂。三诊时疼痛更减,昨下午已进饮食。疼痛轻微,且局限于脐上右侧。脉较前有力,舌苔白,舌中心部黄而带黑,再服3剂,疼痛基本得止。

我在漫漫临床之路摸爬的数十年中。敢于从不推诿和拒治各种疑难与急重症患者,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因为掌握着经方法宝。而持经方“利剑”腰斩顽疾,又进一步增强了我研习经方的兴趣和发掘经方宝藏的决心。以上所举,虽然仅是一鳞半爪。却真切反映了只要坚持不懈力探求,就能不断地获得经方的神奇疗效。

本文摘自《当代经方名家临床之路》,作者/刘方柏。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