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列一

欧阳XX,男,48岁,南江镇高南村人,2017年12月9日就诊。

患者自述,有高血压病史多年,近几月来右手肱骨部胀痛,夜间加重,受寒痛甚,口中和,脉沉细微,舌质淡,苔白腻,边有齿印。

诊为:血痹症夹饮

方用:黄芪桂枝五物汤合五苓散

药用:黄芪20g,桂枝10g,白芍10g,大枣10g,生姜20g,苍术10g,茯苓10g,泽泻18g,猪苓10g。10付,水煎服,日一付,药后病愈。

案列二

欧阳XX,男,79岁,南江镇东街人,2019年11月6日就诊。

患者自述,半月前开始左手肱骨部胀痛,手指麻木,无寒热,口中和,大便正常,偶有夜尿,脉沉细微,舌质淡,苔薄白,唇紫。

诊为:血痹症

方用:黄芪桂枝五物汤合桂枝茯苓丸加味

药用:黄芪60g,桂枝10g,赤芍10g,大枣10g,桃仁10g,丹皮10g,茯苓10g,鸡血藤10g,土鳖10g,威灵仙10g,当归10g,川芎10g,地龙6g,红花3g,生姜20g。7付,水煎服,日一付。

结果:患者当时配药3付,药后显效,于9日再配4付,药后痊愈。

分析

《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第六》第2条:“血痹阴阳俱微,寸口关上微,尺中小紧,外证身体不仁,如风痹状,黄芪桂枝五物汤主之。”其病因是“夫尊荣人,骨弱肌肤盛,重因疲劳汗出,卧不时动摇,加被微风,遂得之。”由此可见,是运动量少的人,因汗出当风,感受外邪所致,由于人的体质不同,常合并水、瘀的自身中毒的兼夹症状。

案一因舌苔白腻、舌边有齿印诊为水湿内停,故合用五苓散。案二因唇紫为瘀血内阻,故合用桂枝茯苓丸加味,其方同时含有时方补阳还五汤之方义,因兼夹症不同则合方也不同,据症合方,两个患者都取得好的疗效。

总结

黄芪桂枝五物汤即是桂枝汤去甘草加黄芪,为什么要去甘草而加黄芪呢?胡老在讲《金匮》中讲得很详细,因血痹的治疗是宜“针引阳气”让气外达,快药不用甘草,因为甘草为甘缓药,如调胃承气汤为缓下剂用甘草,大小承气汤为峻下剂则不用甘草。所以这里黄芪桂枝五物汤是让阳气尽快出表,所以要加上黄芪而不用甘草。在临床中,根据血痹证的不同兼夹症,随证出入合方用药加减变化,如果血虚水盛则合当归芍药散,如果水湿重,则合方五苓散,如果有血瘀则合桂枝茯苓丸等等。

另外黄芪这味药,根据经方医学理论指导下分析,主要用于表虚证,特别是恶风的患者,不是后世讲的黄芪补气,经方学者细验之。

作者:王俩宜 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博爱中医门诊部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