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肝肾阴虚证是指由肝肾阴液亏虚,阴不制阳,虚热内扰所致的证候。以头晕目眩、耳鸣健忘、口咽干燥、失眠多梦、腰膝酸软、五心烦热、盗汗颧红、遗精经少、舌红少苔、脉细而数等为主要临床表现,见于石淋、劳淋、尿浊、便秘、瘿病、耳鸣、眩晕、心悸、痹证等病症。六味地黄丸是大家广知的主要处方,但并不能涵盖本证下的所有病症,今天就为大家介绍一个他方治疗的验案。

杞菊地黄汤加味治疗耳鸣

郭某,女,67 岁。2015年9月2日初诊。

主诉:反复耳鸣1年余。

病史:1年来,时觉耳内鸣响,声如蝉叫,夜间为甚,昼日轻减,发作之时,听音尚无影响,虽经高压氧治疗后缓解,然终未能消矣。平素头晕目糊,夜寐不佳,口中异味,偶有心悸,胃纳可,二便调。素有子宫切除及胃切除史。

查体:舌质暗淡,苔薄白,脉弦细。

中医诊断:耳鸣。

辨证立法:肝肾阴虚为基本病机,清窍失养为阶段病机。治以滋肝益肾、通络宣窍,基本病机、阶段病机标本兼顾。

处方:杞菊地黄汤加味。

枸杞子30g,白菊花12g,大生地30g,怀山药30g,山萸肉12g,白茯苓12g,粉丹皮12g,建泽泻12g,石菖蒲15g,炙远志10g,五味子10g,生龙骨30g,益智仁15g。水煎服,7剂。

二诊:2015年9月9日。服药1周,夜间耳鸣如蝉稍减,心悸未作,夜卧安宁。此肝肾阴液不足稍有缓解,清窍渐有濡润之象,当守原意再进。上方去远志、龙骨、益智仁,加桑椹子20g,7剂。

三诊:2015年9月23日。上方连进2周,耳鸣大减,头晕亦缓,夜能安睡。药证合拍,当再予原法击鼓再进。上方加煅磁石30g,7剂。

按语:王晖认为,耳鸣之辨先分虚实。一般以昼重夜轻或听音模糊为实证、昼轻夜重或听音清晰为虚证,故本案患者以虚证为主。

本案患者耳鸣兼有头晕目糊、夜寐不佳、偶有心悸诸症,可概括为肝肾阴虚、虚阳上扰,清 窍失养、心神不宁之证,又以肝肾阴虚、虚阳上扰为基本病机;

清窍失养、心神不宁为阶段病机,故初诊以滋肝益肾、通络宣窍之法,杞菊地黄丸合耳聋左慈丸出入治之。二诊时,患者虽耳鸣减,心神宁,但基本病机未变,故仅予原法出入,随证去远志、龙骨、益智仁,加桑椹子;三诊时,患者诸症大为改善,故再加煅磁石潜镇以增加疗效。

本文来源《全国名老中医王晖病机类证方验》。作者:王晖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