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续命汤是宋以前治风的准绳

续命汤是系列方,在《千金要方》、《外台秘要》中以续命汤命名的方子约有20个,我们通常从《金匮要略》中认识了《古今录验》续命汤,从《千金要方》中认识了小续命汤、大续命汤、西州续命汤、续命煮散等方。但续命汤却是秦汉至唐宋以前治疗中风的主流方剂,这一点从历史文献追溯上,我们可看到华佗、张仲景、东晋陈延之、唐甄立言、孙思邈、王焘等名家都有续命汤治疗中风的记载,宋代林亿辑校《金匮要略》时,仅把《古今录验》续命汤、《千金》三黄汤以附方的形式补入,但实际上在东汉华佗《华佗神医秘传》(辽宁人民出版社1982年5月版)中有治中风的神方(与小续命汤组成相同);东晋陈延之《小品方》中有小续命汤、张仲景三黄汤(与《千金》三黄汤组成相同)、羌活汤;唐代有甄立言的《古今录验方》与孙思邈的巜千金要方》中有大小续命汤、西州续命汤、续命煮散、千金防风汤等治疗中风的记载。可惜林亿等人未将其录入《金匮要略》中,以至有后人误认为续命汤不是仲景方。从秦汉至唐宋,治中风基本是以外风立论的,《小品方卷四》中的小续命汤、张仲景三黄汤,与《千金要方》中的小续命汤、《千金》三黄汤是一致的。依此我们可看出,在秦汉、三国、两晋时期,已经使用续命汤治中风,仲景也可能使用过“张仲景三黄汤”等方治疗过中风。《伤寒杂病论》成书于东汉未年,与东晋《小品方》成书年代接近,按理《伤寒杂病论》中也应有续命汤治疗中风的内容,可能因战乱经书医籍遗失,续命汤治疗中风的章节遗失了,王叔和整理《伤寒论》时,也没收集到这部分内容,致使《伤寒论》中也就没有了续命汤治疗中风的内容。

至北宋林亿等整理《金匮要略》仅补了古今录验续命汤、千金三黄汤两张方,并且是以附方的形式补录的,难免让后人有《古今录验》续命汤不是仲景方之说!宋以后金元四家兴起,内风之说盛行,治疗中风方向偏离了仲景之道,这股“治风”影响了中医界近千年,实乃憾事!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原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针灸科老主任黄竹斋老先生重拾续命汤治中风大旗,临床上大量运用《古今录验》续命汤、小续命汤、大续命汤等治疗高血压脑出血、脑梗死等中风及后遗症,配合安宫牛黄丸、牛黄清心丸、至宝丹等以及针灸并用,取得了良好疗效!从病案中看,有中风几日至半年乃至数年者,疗程短者1月,长者半年,大部分都取得了良好疗效,续命汤为其治中风的常法。只因老先生于1960年过早仙逝,而不为后人所熟知。

二、笔者临床验案

案一:中风脑梗死

S某,男,42岁,门诊病历号:0013203。首诊:2020年7月18日。患者因头晕1周,加重伴行走不稳于2020年7月10日入住海口市医院神经内科,当时眩晕、视物眩转,恶心呕吐胃内容物3次,呕吐为非喷射性,双下肢乏力,行走左右摇晃,易向后倾倒,神志清晰,头颅MRA提示:左大脑前动脉管腔较细,所见右椎动脉细小,未汇入基底动脉,考虑变异。诊断脑梗死。予盐酸罂粟碱、马来酸桂依齐特、依达拉奉、银杏达莫注射液等治疗,头晕好转、余症无改善,而出院,经朋友介绍到门诊求治。

刻症:眩晕,双下肢乏力,左右摇晃,易向后倾倒,站立时需人搀扶,怕冷少汗,痰多,口干微渴,纳眠尚可,大便干、不畅,1~2日一行。唇暗、舌淡胖微暗、苔白干,脉沉弱,四肢肌张力正常,双下肢肌力5-级,双上肢肌力5级。体重78.5kg,身高173cm,脉博76次/分,血压145/85mmHg,追溯病史发病前几日曾有受寒感冒史。

处方:《古今录验》续命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

麻黄10g,桂枝30g,杏仁10g,干姜10g,甘草15g,生石膏20g,红参10g,当归15g,川芎15g,制附片10g,细辛6g。颗粒免煎3剂,每次半剂,开水冲,分早上、下午二次温服,避风寒、空调冷饮、海鲜、水果。

第二诊:2020年7月20日下午,药后眩晕消失,双下肢无力、行走不稳改善40%,疲劳有改善,坐下时怕摔,需人搀扶。怕冷减少,药后微微出汗,精神改善,大便日一行,舌脉同前。效不更方,守方6剂。

第三诊:2020年7月27日,药后双下肢渐有力,行走不稳、向后倾倒感改善70%,站立时可自行站起,基本不用人搀扶可自行坐下,汗多,口和不渴,咽中痰明显减少,舌上白苔消失、舌胖微暗、唇暗,脉博80次/分,血压140/80mmHg。守方加黄芪30g,6剂。

第四诊:2020年8月3日。双下肢无力、行走比上周继续改善,基本可以平稳行走,可以自然坐下,口和不渴,疲劳消失,易汗,便日一行,食眠可。脉细,脉搏84次/分。

处方:小续命汤

麻黄10g,桂枝40g,杏仁10g,干姜10g,甘草10g,黄芩10g,白芍15g,川芎15,防风15g,防己15g,制附片10g,红参12g。6剂。

第五诊:2020年8月10日。患者药后能正常行走了,可以自行爬上5楼,坐下时不用手扶能正常坐下,向后倾倒感消失,食眠好,二便正常,舌脉同前。自诉四诊开的小续命汤比前3次效更好。

处方:四诊小续命汤方加黄芪30g,24剂带药回老家休养。10月28日微信回访家属答曰:正常行走,能做一些家务,生活自理,只是有时悄悄情绪不稳定,告之家属节后复诊巩固。

按:本案患者年轻发生脑梗,与自身脑部血管变异细小有关,西医住院治疗头晕好转,但行走无力摇晃、易向后倾倒无改善,首诊施于古今录验续命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3剂即收到疗效,二诊守方6剂,三诊复加黄芪6剂,诸症日趋改善,四诊改用小续命汤效更佳,行走、下坐恢复正常,往后倾倒感消失。本案按续命汤思维治疗,麻、桂、附是主药,三药兴阳发表、破癥坚积聚、通利血脉关节,恢复脑和肢体功能。续命汤中用人参作用比党参效强,人参补精气而为麻、附、桂提供兴阳之物质基础,石膏防麻、附之兴发太过,同时能防治中风后的中枢性和炎性发热。小续命汤中改石膏为黄芩、芍药散瘀热、同时避免石膏寒凉太过,加附子增兴阳破癥坚积聚之力,并加防风、防己祛风湿、利水气、疏经道。二方从方证上比较,《古今录验》续命汤用于急性期、早期多一些;小续命汤用于中后期、恢复期期或久病年高之人的多一些,湿饮之邪比《古录验续命汤》证更重一些。当然这只是笔者的观察,不够全面,更多鉴别点尚需同道们佐证补充。

案二:脑脊髓膜炎

H某,女,15岁,门诊病例序号:0383292。首诊2020年1月14日,因头晕、视物模糊,左肢体乏力,行走向左侧偏斜10日,于2019年11月25日入住海口某医院神经内科,体查:双侧视野粗测受损,视力粗侧下降,闭目难立征(+),步态不稳。头频MRI+DWl+MRl增强显示:脑干异常多发性号,可逆性后部白质脑病改变。脑脊髓膜炎?结合临床诊断为脑脊髓膜炎。给予激素与人免疫球蛋白等抗炎、营养神经、对症支持治疗,头晕有好转,但仍视物模糊,文字看不清,行走左偏斜,乏力。住院治疗近一月,经家属要求于2019年12月13日出院。出院带药:醋酸泼尼松40mg(8粒)、QD,每周递减1片,直至停服。出院一月来,症状未缓解,经人介绍来诊。

刻症基本同出院时症状,且头晕、视物模糊加重,走路偏斜,易向左侧倾倒,后颈部怕冷,食少,疲乏无力。面萎黄、形瘦弱。口不欲饮,舌淡胖齿痕、剥苔,脉细弱。体重35kg,身高153cm。

处方:柴胡桂枝汤合羌活胜湿汤加减

柴胡15g,黄芩5g,姜半夏10g,党参15g,生姜6g,甘草12g,大枣20g,桂枝10,羌活10g,防风10g,川芎10g,蒿本10g,葛根20g,桑枝20g,颗粒免煎6剂,日一剂,早晚分2次冲服。

第二诊:1月21日,服药无寸效,手脚凉,舌脉同前。

处方:古今录验续命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

麻黄6,桂枝15g,杏仁10g,干姜6g,甘草15g,大枣15g,石膏9g,红参10g,当归12g,川芎10g,制附片6g,细辛3g。6剂,日一剂,分2次早上、下午5点前冲服。

第三诊:2020年3月11日。患者服第2剂药后头晕减轻,视力模糊改善,6剂服完头晕消失,视力明显改善,能看清小字,行走不再向左侧斜偏倾倒,诸症改善90%,自认为病好了,加上住乡下交通不便而没复诊,直至一周前出现恶心、呕吐胃内容物,厌食才来复诊。舌淡胖齿痕、剥苔、苔薄白,脉细弱。

处方:吴茱萸汤合小半夏汤。

吴茱萸5g,红参10g,生姜12g,大枣20g,姜半夏10g。6剂,日一剂,分2次冲服。

第四诊:3月19日,药后呕吐明显减少,但食欲欠佳,食后脐腹胀,大便不畅排便时间长,时有头晕,舌淡胖齿痕,苔薄白,脉细弱。守方6剂。患者服药期间与原住院医生联系,医生建议住院治疗,复住院一次(用药不详),出院后未继续复诊。

第五诊:8月25日,患者5个多月未复诊,直至半月前再次出现左侧肢体无力,行走向左侧偏斜,双眼视物稍模糊,疲乏欲睡方来复诊。1月前出现1次左手吃饭无力端碗,次日消失,近1月体重下降1.5公斤,行走怕摔。饮食减少时则疲乏加重,大便不畅难排,舌淡胖苔薄白,脉细弱。7月1日MRl平扫复查:与3月25日比较左侧枕叶、右侧额叶病灶较前增多。

处方:古今录验续命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二诊方),红参加至15g,12剂。服法同前。西药加服:醋酸泼尼松40mg/日,以后每周减量1片

第六诊:2020年9月7日,患者仍头晕,视物模糊,左侧肢体无力,行走易向左侧偏斜,食少眠差,舌脉同前。

处方:守原方加大麻黄至9g、附子9g、红参15g、甘草20g。

麻黄9g,桂枝15g,杏仁10g,干姜10g,甘草20g,大枣20g,当归12g,川芎10g,红参15g,制附片9g,细辛3g。6剂,服法同前。

第七诊;2020年9月14日,患者未到现场就诊,家属代诉:病情同前,无进展。

处方:守方麻黄加至12g,桂枝加至25g,制附片加至12g,石膏加至18g,加磁石30g、赤芍15g,兼制麻黄、附子之心悸、难眠之副作用,加防风10g、独活10g发表散风寒。6剂,服法同前。

第八诊:9月21日。服至第3剂药后食欲增加,头晕减轻,视力较前清晰,行走左侧斜偏减少,舌淡胖苔薄白,脉细数,脉搏92次/分。

处方:守原方麻黄加至15g、制附片加至15g,红参加至20g,石膏加至23g,加砂仁10g健脾开胃。目前患者还在观察治疗中。

按:本案患者脑脊髓膜炎西医治疗后头晕好转,但视物模糊、左肢体乏力、行走左侧斜偏无改善,首诊予小柴胡桂枝汤合方羌活胜湿汤加减治疗是出自笔者治眩晕症思路,用之无效。二诊予《古今录验》续命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6剂疗效显著,诸症减少90%左右。但患者过50余天出现恶心呕吐方才回来复诊,第三、四诊予吴茱萸汤合小半夏汤收效,之后住院又停药5月余,直至症状又加重于2020年8月25日五诊复诊,五、六、诊均予古录验续命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逐步加大麻黄、制附片、桂枝、红参、石膏用量,未见明显效果,七诊复加大麻黄12g、附片12g、桂枝25g,并加防风、独活6剂方才收效。整个治疗以《古录验》续命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为主,但因前期收效后患者未及时复诊巩固而病情反复,第八诊继续加大麻黄至15g、附片15g、桂枝25g,红参20g,石膏23g巩固治疗中,说明方与证是对应的,但患者收效后就停药可能是导致病情反复和收效较慢的原因。但这也验证了《古今录验》续命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治疗该病的有效性。

案三:重症肌无力(眼肌型)

S某,女,58岁,北京人客居海口,首诊:2020年7月25日,右眼睑下垂伴疲劳4年,在北京某医院确诊为重症肌无力(眼肌型),予每日3次服溴吡斯的明300mg(5片),病情好转,但减药或停服则病情加重,因此四年来一直服用嗅吡斯的明维持治疗。

刻症见:右上眼睑肌轻度下垂,眨眼不自如,头晕疲劳、口干欲饮,双下肢轻度浮肿,右后跟酸痛,右小腿紧胀,食眠尚可,大便难,1~2日一行。舌淡胖,苔白腻,脉细。

处方:补中益气汤合真武汤加味。

黄芪60g,党参20g,白术15g,当归15g,陈皮10g,升麻10g,柴胡10g,甘草10g,制附片10g,茯苓20g,白芍15g,天花粉15g,枳壳15g。四剂,凉水浸泡40分钟,煎开1小时,以附片煎煮后煮熟煮透不麻嘴为度,分3次温服。

第二诊:7月30日,药后下肢肿、口干渴减轻,疲劳有改善,大便较前通畅,但余证未改善,舌胖淡红,苔腻,脉细。

处方:《古今录验》续命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减当归、川芎、石膏加黄芪、独活、牡蛎。

麻黄6g,桂枝30g,杏仁10g,干姜5g,甘草10g,党参20g,制附片10g,细辛3g,独活15g,黄芪60g,生牡蛎30g。四剂,煎服法同前。

第三诊:8月7日,药后右眼眨眼较前自如,疲劳明显改善,右后跟酸痛、右小腿紧胀感消失,大便日一行,较前通畅,怕空调冷风,舌胖苔薄腻,脉沉。溴吡斯的明已减为每日180mg。

处方:小续命汤加味。

麻黄9g,桂枝30g,杏仁10g,干姜10g,甘草10g,黄芩10g,白芍15g,防风15g,防已15g,制附片10g,生牡蛎30g,党参20g,黄芪60g。5剂。煎服法同前。

第四诊:8月14日,诉8月7日药效不如7月30日药,舌脉同前。与7月30日方麻黄加至9g,并加肉桂10g。5剂。

8月23日后返回北京,继服5剂,疲劳消失,右眼眨眼比原来灵活自如,溴吡斯的明减为每日120mg,回京后服此方口咽干燥,便干,太“上火”。嘱其在方中减去干姜、肉桂,加生姜5g继续服用。

两周又继服10剂后,自觉服中药比服西药溴吡斯的明舒适,逐停服西药,坚持每周服四至五剂中药维持,至国庆前自觉无不适,右眼眨眼自如,食眠可,大便日一行,舌淡红干,苔薄黄。已停服溴吡斯的明,嘱其该病需要坚持服药服足3个月以上,病情稳定后方逐步减药、停药观察。

按:本案重症肌无力(眼肌型)并下肢轻度浮肿,首诊按常规思路补中益气汤治疗,因脚肿合方真武汤,除疲劳、脚肿稍有改善外,余证均无变化,二诊改为《古录验》续命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减收效,因患者无瘀血证而去归、芎,无热证而去石膏,因湿郁气不足而加独活除湿、黄芪补气利水,有合用《千金》三黄汤之意,重用桂枝30g,加生牡蛎是防麻黄与附片的心悸、失眠之过。三诊改用小续汤加味,效不如二诊。四诊复用二诊方,麻黄加至9g,并加肉桂10g,增大破癥坚积聚之功,药后诸症继续改善,回京继服5剂,嗅吡斯的明减为每天2片,北京气候比海口干燥,服此方口咽干燥易“上火”而去肉桂,干姜改生姜,再服10剂诸症消除,眨眼自如而停服溴吡斯的明。

有意思的是本案一诊用常规补中益气汤合真武汤加味治疗,疗效不明显,二诊改用续命麻黄剂见良效,进一步说明麻黄在续命汤系列方中的重要性,麻黄在续命汤中的破癥坚积聚的作用是无可代替的,加附片是增强麻黄此功用,加大桂枝剂量,并加磁石是防麻附之心悸、失眠之过。续命汤系列方也不是不能加减的,按药证加减是可行的。

案四:中风后遗症

D某,女,74岁,病历号:0418296,2020年9月15日首诊。主诉:左侧肢体乏力、跛行、屈伸活动受限近5月。患者于2020年4月18日晚在家看电视时突发眩晕、视物不清,呕吐胃内容一次,左侧肢体疲软无力,汗多心悸,当即送省人民医院急诊,经头颅CT、MRI等检查,诊断为高血压、急性脑梗塞,收住神经内科,予降压、抗凝、降脂、改善微循环、对症等治疗18天出院,出院后因左侧肢体乏力、不能行走,上肢僵硬难抬举、活动不利而入往我院康复科,予针灸、按摩、肢体功能锻炼、降压改善微循环等治疗,肢体功能有改善而出院。后经病友介绍于2020年9月15日就诊。

刻症:左侧肢体麻木无力,拄拐杖方能缓慢跛行,左上肢抬举不过肩,手指僵硬屈伸不利,左下肢踝关节轻度浮肿,神情纳木,语言含糊不清,口不干饮少,身体疲乏沉重,食眠尚好,大便日一行,舌胖微暗红,苔白,脉细弱。肌力:上下肢5级一,肌张力不抗进。体重65㎏,身高155cm。

处方:《古今录验》续命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防己黄芪汤加减。

麻黄6g,桂枝30g,干姜10g,甘草10g,生石膏15g,当归尾15g,川芎15g,淡附片10g,细辛6g,防风15g,防己15g,白术20g,黄芪60g,茯苓30g,泽泻20g,颗粒3剂,日一剂,分2次冲服。

第二诊:9月19日,患儿代述:药后行走能力有改善,说话含糊减轻,精神改善,能与家里人说一些话。守原方6剂。服法同前。

第三诊:10月14日,自行步入诊室,左上肢可自如上举伸直,左踝关节浮肿消失,语言口齿伶俐清晰,记忆力好,能清晰表述自己的当时发病住院经过,自感一身轻松,生活完全自理,在家自己做饭,只有外出时心里有点不踏实方才带上拐杖,纳眠可,大便调。舌胖微暗红、苔薄白,脉浮但重按无力。

处方:《古今录验》续命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

麻黄6g,桂枝30g,干姜10g,甘草15g,生石膏15g,党参30g,当归尾15g,川芎15g,淡附片10g,细辛6g,防风10g,防己15g,桑枝30g。颗粒剂6剂,服法同前。

10月20日微信回访家属:情况良好,病情进一步改善中。

按:患者脑梗塞近5个月,仍遗留左侧肢体偏瘫跛行,首诊予古今录验续命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因体胖舌胖、下肢轻度浮肿减党参加用防己黄芪汤、茯苓、泽泻益气利水,加防风祛风寒助麻黄兴阳除湿。3剂初显效,二诊守原方6剂。三诊时共服9剂而大显效,患者首诊时除左偏瘫外,神情木纳、言语低少,三诊时弃拐杖而言语滔滔不绝,记忆超好而能清晰表述发病时间、地点及当时情场,两次住院、出院时间,让笔者大为惊讶!这也是我验案中恢复最好的一例,9剂药就见到良好效果,笔者一般会合方麻黄附子细辛汤助《古今录验》续命汤破癥坚积聚,因脚肿加防己黄芪汤、茯苓、泽泻。加防风、防己也有点小续命汤的影子在里面,三诊因脚肿消而减白术,黄芪、茯苓、泽泻,加防风、桑枝祛风通络促进肢体功能恢复。治疗中整个加减可参考《本经》和黄煌教授《张仲景50味药证》而展开,事实说明续命治中风疗效是真实不虚的。

案五:急性脑梗死

C某,男,84岁,首诊2020年10月11日。因3小时前突发头晕、左侧肢体乏力、视物模糊、黑朦而收住院。既往有脑梗塞病史3年、糖尿病史17年。近10年来总感疲乏无力、头晕欲睡。入院后家属请我去中医会诊。

刻症:头晕眼朦,视物不清,左侧肢体软弱无力,扶行入院,反应迟顿,言语少,发热,怕风微恶寒,口不干饮少,眠欠佳,无恶心呕吐,大便1~2日一行。伸舌时舌体向左侧歪斜、舌淡微暗红、边有齿痕,苔腻微黄,脉细沉。

查体:T38.2℃,R21次/分,P90次/分,BP:110/78mmHg,神志迟顿,精神欠佳,形瘦,体重50kg、身高170cm,左下肢肌力Ⅴ-,肌张力无抗进。急查血,随机血糖13.5mmoI/L,颅脑CT提示双侧基底节放射冠区多发腔隙性脑梗塞,脑萎缩,排出脑出血。

入院诊断:急性脑梗塞、糖尿病。当时在病床前会诊时,患者卧床,西医尚未治疗。

处方:《古今录验》续命汤合方麻黄附子细辛汤,因患者发热38. 2℃,重用生石膏70g。

麻黄6g,桂枝20g,杏仁10g,干姜10g,甘草10g,生石膏70g,党参30g,当归15g,川芎15g,制附片6g,细辛3g。3剂,冷水浸泡40分钟,煎开1小时,以附片煮熟煮透不麻嘴为度,取汤液600mI,不断频服。

第二诊:10月13日晚微信和电话询诊,家属代述:11日下午抓药急煎后,予患者不断频服,当天晚上即退热,体温36. 2℃,BP120/85mmHg,第3日无明显头晕眼朦,左侧肢体疲软无力明显改善,已正常起床活动,睡眠食欲都不错,大便前2日未解,今日排便1次。

处方:守原方生石膏减为60g,麻黄加至9g,制附片加至9g,细辛加至5g,3剂,煎服法同前。

第三诊:10月18日,患者头晕疲乏轻微,视力和行走恢复到发病前,能独立行走,生活自理,饮食睡眠正常,无口干苦,不欲饮。舌体仍向左侧歪斜、舌淡微暗红、边有齿痕,苔腻微黄,脉细沉。

处方:守原方生石膏减为30g,麻黄加至12g,制附片加至12g,桂枝加至30g,党参加至50g,并加砂仁10g,肉桂10g,独活15g,6剂。煎服法同前。

21日晚微信寻访,家属告知父亲无头晕视物不清了,行走有力,全家人都为父亲恢复良好而兴高采烈!继续服药观察中。

按:患者高龄84岁,急性脑梗塞3小时,眩晕视朦,左侧肢体无力,伸舌左歪斜,发热38. 2℃,若在三甲医院中医是没有机会介入的,幸笔者多点执业这家一甲医院,有良好口碑,患者为院长父亲,第一时间请笔者中医会诊,首诊合方3剂,生石膏重用70g,当晚即退烧,3剂大效。二诊、三诊因热退逐减石膏量,加大麻黄、附子、细辛量,以增强破癥坚积聚之功,疏畅血脉促进脑和肢体功能恢复,并在三诊中加大党参至50g补虚,为麻附兴阳破癥坚提供物质基础,加砂仁固中焦脾胃,加独活除风寒湿邪气,更有利于麻附破癥坚积聚,10月21日晚患者服3剂药尚未服完6剂,头晕目眩基本消失,左侧肢体有力了,独立行走生活自理,目前患者尚在服药巩固中。

在五个验案中,海南候炎热、腠理开泄多汗,比起北方寒冷地区,麻黄、附片的用量均不大,桂枝重用,这是地域之故,北方麻黄、附片的用量应该要大一些。

续命汤系列方治风疗效真实不虚!尽早使用效更佳!只惜宋以后治风偏离了仲景之道,误使今人治中风不会使用续命系列方!可叹!千古圣方在中医的“主流”教学、临床治疗中竞然不见其踪影,误使今人认为中风后遗症是“理所当然的”,治疗基本是靠后续康复!君不见有多少中风及其后遗症仅靠康复而愈?秦汉以来至宋,华佗、仲景、陈延之、甄立言、孙真人、王焘,谁言续命汤是虚方?续命汤乃真方也!近代黄竹斋老先生,续命汤为其治中风之常道,屡用屡效!熟读黄煌教授《张仲景50味药证》、《中医十大类方》和《本草经》是学好用好续命汤系列方的基础,这里的方证相应是我们用好经方的保证。

作者/王晓云 海南省中医院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