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驹老师回复:皮肤痒,只是一个症状,正邪交争于表的时候可以表现为身痒。如《伤寒论》第23条:“太阳病,得之八九日,如疟状,发热恶寒,热多寒少,其人不呕,清便欲自可,一日二三度发。脉微缓者,为欲愈也;脉微而恶寒者,此阴阳俱虚,不可更发汗、更下、更吐也;面色反有热色者,未欲解也,以其不能得小汗出,身必痒,宜桂枝麻黄各半汤。”

说明了汗不出所导致的身体痒,那么汗出来了,身体就不痒了,给我们指出了从发汗解表去治疗皮肤痒,所以皮肤痒有表证的存在,当然也有不是表证的身痒。是不是属于表证还要结合表证的诊断标准。

后世经常说,疏风止痒,疏风才能治疗的痒,就是表证的痒。因为疏风的药物都是属于表证解表发汗的药物,如荆芥、防风等,所以疏风止痒的痒是属于表证。如《医宗金鉴·订正金匮要略注》曰:“风寒之邪,相搏于表,郁于皮肤经络,则令人身痒而发瘾疹也”,也都明确指出身痒当解表。

身痒多为表证,临床从表论治,收到良效。冯世纶教授临床常以桂枝汤加荆芥、防风,仿桂枝麻黄各半汤之意,微微发汗调和营卫,使邪气随微微汗出而散,收到满意疗效。

作者:马家驹

微汗解表治荨麻疹

荨麻疹是一种常见的过敏性皮肤病,有20%左右的人在一生中患过荨麻疹。其损害皮肤表层,表现为红色葡行边缘、中央苍白的团块皮疹,有时可融合成巨大风团。荨麻疹临床表现为大小不等的局限性风疹块损害,瘙痒剧烈。

因身痒是荨麻疹临床常见症状之一,故属于瘾疹范畴。《黄帝内经》认为“诸痛痒疮,皆属于心”:李中梓《医宗必读》认为“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故医家多从热、从血治疗,多采用养血活血、清热消风之法,如四物消风散等。

临床实践中以张仲景《伤寒论》六经辨证思想为指导,采用经方治疗荨麻疹,取得了一定的疗效。

患者董某,青年妇女。慢性荨麻疹2年,反复发作,身痒明显,初服西替利嗪等效果尚可,后来效果不佳。近来发作频繁而瘙痒难耐,就诊我处。症见身痒色红、无恶风寒,自汗出、乏力,慢性鼻炎史10余年,近来常有鼻塞,口中和,大便前干后溏,排便不爽。月经量少,痛经,腹凉,脉沉,舌暗苔薄裂。

经方采用六经辨证,强调先辨六经,继辨方证,其身痒、鼻塞,虽然没有恶风寒症状,仍属太阳表证。大便前干后溏、月经量少、痛经、腹凉,脉沉、舌暗苔薄。

此为太阴里虚寒而气血不足。自汗出,肤痒色红,考虑兼有阳明内热,故辨证为太阳太阴阳明合病,予以桂枝二越婢一加术姜赤豆当归苡仁汤:

麻黄10克,桂枝10克,白芍10克,生石膏45克,生薏苡仁30克,当归15克,赤小豆10克,生白术20克,苍术10克,干姜6克,炙甘草6克,自加姜枣。7剂水煎服。

服药后汗出偏多,但身上舒适,身痒、鼻塞明显减轻。药后三天月经至,痛经亦较前明显减轻。患者感到满意。二诊时,荨麻疹局限上肢,偶有发作,考虑表证已明显减轻,予以调理太阴为主,兼以祛散余邪等治疗。

分析:患者无恶风寒症状,似乎表证不显,但该案患者有慢性鼻炎10余年,近来常有鼻塞,故身痒与鼻塞同为表证,虽有汗出而不惧麻黄。此案之自汗出,一方面有表,一方面也是阳明里热迫津液外泄的缘故。故而以桂枝二越婢一汤微汗解表, 同时兼以治里,是为表里同治。药后汗出,风邪随汗出而解,故身痒、鼻塞能明显减轻。

在《伤寒论》中,张仲景对身痒- -症论述精详,明确指出了身痒当属于表证。如《伤寒论》第23条:“太阳病,得之八九日,如疟状,发热恶寒,热多寒少,其人不呕,清便欲自可,一日二三度发。脉微缓者,为欲愈也;脉微而恶寒者,此阴阳俱虚,不可更发汗、更下、更吐也:面色反有热色者,未欲解也,以其不能得小汗出,身必痒,宜桂枝麻黄各半汤。

正邪交争于表,欲解而不能解,故身痒,加之鼻塞- -症,更是六经太阳病之明证,有表当解表,故而顺应人体祛邪本能,因势利导给予桂枝二越婢一汤解表, 从而使身得小汗出,而达表解邪散痒止的目的。又如《医宗金鉴·订正金匮要略注》日:“风寒之邪,相搏于表,郁于皮肤经络,则令人身痒而发瘾疹也”,也都明确指出身痒当解表。身痒多为表证,临床从表论治,收到良效。临床运用时,常以桂枝汤加荆芥、防风,仿桂枝麻黄各半汤之意,微微发汗调和营卫,使邪气随微微汗出而散,收到满意疗效。该案因表里合病,故以桂枝二越婢一汤加减,同时表证明显,故用麻黄10克发汗解表散邪,但因有苍术、生石膏等佐制,汗出不多,故仍属微微发汗法。

身痒临床多见于表证太阳病,也可是表里合病的太阳阳明合病,甚至是单纯里证而无表。临床上荨麻疹的治疗需遵循仲景六经辨证原则,有表当解表,表里合病则表里同治。

《中国中医药报》2013年8月26日 第005版

作者:北京中医药大学 马家驹、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 张广中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