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李某,女,30岁,2020年10月18日就诊。

主诉:咳嗽一个月。

患者一个月前感冒后出现咳嗽、少痰,输液治疗一周,效果不理想,寻中药治疗两周,视其方剂为《桑杏汤、止嗽散》加减,效果亦不明显,前来就诊。

既往过敏性支气管炎3年,每年秋冬两季易发作。

刻症:咳嗽频频,胸闷气急、咽干、痒,时咳出少量白粘痰,口干口苦,口中乏味,喜饮热水,纳可,小便黄,便溏,舌质淡,苔白,脉寸浮关尺弦。

六经辨证分析:胸闷、口苦、咽干考虑少阳,咳嗽有痰、口中乏味、喜热饮、便溏考虑太阴,口干、痰粘、尿黄考虑饮郁化热为阳明,咳嗽气急、咽痒考虑水饮上冲。

综合辨证为少阳、阳明、太阴合病夹饮。

处方予:

小柴胡汤合苓甘五味姜辛夏杏汤加石膏、桔梗。

北柴胡15g,黄芩10g,清半夏15g,炙甘草10g,茯苓20g,五味子10g,干姜10g,细辛6g,杏仁10g,生石膏30g,桔梗6g,5剂,日一剂,水煎服

2020年10月23日二诊

患者服上药5天,症状无明显改善,咳嗽气急、口干苦、咽干咽痒、依旧,早晚上下班遇冷风尤甚,舌脉同前。

患者首诊时自觉信心十足,感觉五剂本应有效,然症状丝毫未减,详细问诊得知,咳嗽是以上下班遇冷风刺激为重,在室内咳嗽较少。

咳时鼻塞、喷嚏,寸脉浮应存在太阳表症。

咳嗽、气急、咽痒考虑表不解、水饮上冲所致,咳痰、喜热饮、便溏为太阴,口苦、胸闷、咽干为少阳。

口干、痰粘、尿黄为阳明。

属太阳、少阳、阳明、太阴合病。

予小柴胡合小青龙加石膏、杏仁、桔梗。

北柴胡15g,黄芩12g,清半夏15g,炙甘草10g,桂枝12g,麻黄10g,白芍12g,干姜15g,细辛6g,五味子10g,生石膏30g,杏仁10g,桔梗6g,5剂

2020年10月30日三诊

服上方5剂,咳嗽症状大减,无鼻塞、喷嚏,痰少,质稀白,易咯出,口干、口苦减,舌质淡红苔薄,脉弦。

太阳已解,少阳、阳明、太阴仍在,予一诊处方5剂善后。

此案例由于初诊时问诊不详,没有注意到太阳表症的存在,故效果未显现,二诊通过详细问诊得知存在表未解,故改处方为表邪里饮的小青龙,效果显出。

以后临证,务必详细问诊,只有掌握患者全面的信息,才能取得更好的疗效。

作者:李东海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