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诊:2020年10月2日,对门邻居,男,77岁。

胃癌全切术后十余年,肠代胃修复术,现无大便20余日,无食欲,卧床无法下地,恶心重,稍食则吐,全身麻,咳嗽,有白痰,量少难咳,梦多,革脉,神差乏力,骨瘦如柴,腹部皮脂率底,舟状腹,肠道疑似有宿便硬结。

前至省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查有胸腔积液,呼吸系统炎症明显,行肠道导泻3次未见明显大便,恶心、无食欲治疗后未缓解,卧床持续,医患双方沟通后,为老人后续不太痛苦,带导尿装置出院,回家自行常规护理,日常服用乳果糖及相关消炎药。

10月2日辩证:功能衰微态,邪气未去,胃气将决。

处方:红参4克,干姜6克,炒白术6克,炙甘草 6克,连翘6克,炒苏子6克。6付,早中晚餐前服。

二诊10月7日:述服前方后再无恶心无法进食情况出现,日食半流食四顿,共计四小碗,自述服前方后大量排白痰,痰易起易咳,咳后舒畅,脉弦软。

10月2日前小理中方去炒苏子,变为1号方,分俩顿早、中餐前喝,6付。

2号方晚餐前服:党参9克,炒白术12克,茯苓12克,陈皮6克,炙甘草6克,炒苏子9克。6剂,每剂加4片姜、4个枣为引,另每剂加9克松子,晚餐前喝一顿。

三诊10月14日:食欲比前大可,可吃面条,稠拌汤,少许肉,上半身麻轻,家人略扶可自己在床上平挪自己,腹部皮脂率比前好,导尿装置拆除,可自行排尿,脉弦始有力(嘱咐每天自行起身6次,晨家人给摩腹60次)。

1方:10月7日1号方小理中,早、中服,6付。

2方:枳实9克,薤白9克,桂枝6克,姜半夏6克,全瓜蒌 9克,生姜4片,3付。

四诊10月16日,近40余日未通的大便今已通,述15日开始欲排便,后大量排出褐色便,再排出黄便,触诊腹部硬结无,肠略胀气,自述腹略不适,嘱咐注意肚子保温,排便时家人帮助揉腹,辅助排便。

作者:田建杰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