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感病说起来简单,很多老百姓认为不用看医生,也能把外感病治好。是的从现代医学角度来说,感冒本身就是一个自限性疾病。正常情况下,只要注意休息,用药或不用药,一般一到两周。就能自己痊愈。现在治疗感冒的药品,琳琅满目,有纯西药的、中西结合的、纯中药的。按照说明书口服,偶尔再配合一下输液,一个感冒的治疗就根本不成问题。

我们在临床中会发现总有一小部分感冒,做上述的方法治疗不管用,有的甚至到医院住院治疗也不能好,有的各种检查都做了查不出问题,就是感觉不舒服,或者低热或咳嗽。究其原因不外以下几种:一、体质太差,二、有积食病,三、治疗不当;按中医的说法就是平时烦劳过度、欢喜食肥甘厚味、或者痰湿水饮;积久化热或压力过大、情志不舒、导致肝胆火旺或阳气虚弱;易感外邪,如果当时治疗欠妥,很容易迁延难愈。这就是迁延难愈感冒病的病机,下面我们来说一下如何诊断。

首先要注意观察病人的体质,比方说柴胡体质、或者桂枝体质。第二是问诊,这一点非常重要,由于疾病的症状不典型,需要我们仔细询问病史。观察病人的寒热喜好,或从家属那里了解病人的隐私生活习惯、情绪变化、收集个别细微的变化;在临床症状和体征来帮助我们诊断。习惯以六经体系对这个病进行辩证、或用三焦辩论不能完全涵盖病机和病证。在临床中,单纯一经的病很少,往往都是几经合并,寒热错杂,虚实错杂。总体来说,以少阳病为主,有少阳兼有太阳病、少阳阳明合病、有三阳病合太阴和少阴病。以三阳合病多见。

其中、少阳和太阳病比较容易辨别。就拿少阳病来说,比如说口苦、咽干、目眩,往来寒热、默默不语饮食;心烦喜呕、胸胁苦满,再加上一些拓展的症状:有规律的疼痛、肢体的冷热、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的症状,柴胡带上的寒热酸胀麻痛。并发系统的病变以及粘膜病变,便可考虑用柴胡类方。无论病程多久,千万不要忽略太阳病,即便是一个月、两个月,只要见了恶风寒、鼻塞流涕、身痛的;根据有汗或无汗酌情加入麻黄桂枝解表。一般如果不是体质太虚或者汗出太多,我习惯加入少量麻黄1~5克,服药后注意护理,这样的目的一方面,既防止麻黄用量过大带来副作用又可以达到发汗的效果。

临床上最难把握的是阳明病,我们所能见到的只有口干口渴、脉滑、大便干。即便这样还夹杂着阳虚、血虚、阴虚等症状。直接影响我们使用阳明剂的几个阶段。这时候怎么办?我们要敢用石膏就用石膏,敢用大黄就用大黄,见到阳虚的同时用四逆汤,见到气虚就补气、见到血虚就补血,有是证用是药;我们所要注意的是根据情况调整寒热补泻药的比例就行了。

慢性病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规律,感觉到他们只要有不舒服,就上医院做检查。所以他们有很多检查报告,但是他们的检查报告我们必须要看,包括原来给他们治病的医生的方案和用药也要看。不要因为原来的方案没有效果就不闻不问。这样可以避免我们重蹈覆辙,同时别人的失败以后也能帮助我们成功,那就以上的论述来分享几个病例。

案例

患者, 女 , 66 岁

主诉现病史:头晕眼雾,口苦心烦耳鸣,睡眠不好,偶尔口干,小便黄次数多,恶寒脚手凉,流鼻涕,大便稀次数多舌暗红苔白腻脉沉弦滑右手无力。

既往史:高血压糖尿病脑梗病史

血压:120/80 mmHg

诊断:三阳合病

处方:柴胡25g、黄芩10g、法半夏10g、党参15g、甘草10g、麻黄10g、生姜10g、大栆15g、桂枝15g、白芍12g、葛根30g,共3剂。

这个发热的病人,口苦、喜热饮是少阳病证;恶寒、脚凉、流鼻涕是是太阳病证;因为大便稀、小便黄判断为三阳合病,用小柴胡汤加葛根汤,服药后痊愈。

案例

患者,男 , 26 岁

主诉现病史:夜间盗汗五年。一月前发热经县人民医院CT和血常规检查无异常,现午夜睡觉时出汗,口渴口干心烦,小便黄偶尔遗精,无恶寒,大便稀纳可眠可,左手弦滑右缓滑无力

诊断:盗汗

处方:当归10g、生地黄10g、熟地黄10g、黄芩10g、黄连10g、黄柏10g、黄芪20g、生石膏30g,共6剂。

这个病人一开始也是感冒,大概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检查各方面都正常,有五年盗汗史。最后我用的是当归地黄汤,服药后症状消失。

案例

患者 , 男 , 56 岁

主诉现病史:心里急口干口苦一月余。一月前感冒,一周前输液后略好转,现乃心里急口干口苦心烦,呼吸发热,偶尔咽喉发痒,轻微头蒙,不欲饮食,恶心,微恶寒有时寒热往来,睡眠不好,小便黄大便正常,舌暗淡苔黄腻脉弦滑左寸略浮。血压140|80 mmHg。

诊断:三阳合病

处方:柴胡25g、黄芩10g、法半夏10g、党参15g、甘草10g、麻黄10g、杏仁10g、生姜10g、大栆15g、生石膏40g、苍术10g、厚朴10g、陈皮10g;共6剂。

这也是一个感冒病人,当时感冒一个多月了。输液效果不好。判断是三阳合病,服药后效果不错。

案例

患者 , 女 , 48 岁

主诉现病史:间歇性眼痛有晕听力下降十余年。发作眼痛头晕听力下降,心里发急,烦燥,不能听燥音,感冒或上火时加重,夏天或受热时发作较多,偶尔口苦,经色暗有血块量多,经期腰痛,白带多,舌暗红苔薄黄,脉沉缓略弦右手无力。

诊断:鼻窦炎(胆火上扰清窍)

处方:柴胡25g、黄芩15g、法半夏10g、党参15g、甘草10g、连翘30g、金银花20g、紫花地丁20g、蒲公英20g、野菊花15g、生姜10g、大栆10g、川芎10g,共10剂。

这个病人本身不是一个外感病,鼻窦炎有十多年的时间。他这个表现的是心里发急、烦躁、不能听噪音,偶尔有口苦、口干、口渴的症状。结合舌苔和脉象的话。服药后症状有明显改善。

本文摘自经方之鱼,作者/王振勇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