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先生,51岁,青年时因劳动过度,加腰部外伤,致脊柱畸形,平素行走不便。今年8月,因身疼痛,经检查诊断为肾恶性肿瘤伴全身多发性骨转移,住院治疗期间,已不能起床,又出现不明原因发热,每日下午热起,夜间热退。医生无策,劝其出院,找中医治疗。曾找他医服中药数剂,发热依旧。

10月8日凌晨,因骨痛难忍,自服氨咖氛匹林片(即正痛片)2片,随即大汗淋漓,四肢冰冷,一直熬到天亮,来请我到家诊治。

2020年10月8日上午8点30分,一诊:患者面色苍白,四肢厥逆,冷汗淋漓,两脚拘挛,声低气怯,两目无神,脉微细欲绝,此乃大汗亡失津液,阳气欲脱之危象,当以四逆汤急温之,取中药免煎颗粒剂:附子10克、干姜10克、炙甘草6克,急冲服,一个半小时后再服一剂。

2020年10月8日中午1时,二诊:汗出止,手足逆冷好转,语言气色好转,仍有脚挛急,四肢挛缩。阳气渐复,阴液未还,以四逆加人参汤与芍药甘草汤合方:急煎人参片15克,冲服颗粒剂:附子20克、干姜20克、白芍30克、炙甘草12克,分两次间隔两小时服。

2020年10月8日下午5时,三诊:语言较前有力,手足温,汗出止,肢体拘挛解,面色泛润,病情已转危为安,开方:人参15克、附子30克、干姜30克、炙甘草15克,睡前煎出,先服1/3,留取两份以防夜间不测。次日上午患者家属说,致天明药已尽服,安睡一晚,时有鼾声,是一月以来久违的好觉。

家属也感叹中药治疗急危重证的神奇疗效。这样24小时用人参30克,附子、干姜各70克。

2020年10月9日下午3时,四诊:患者家属说:“又烧起来了,这可咋办?”患者体温虽然38.5℃,但精神气色佳,脉细数有神,是正气来复,正邪相争之佳侯,四逆加人参汤应放胆用之,再服上方,致夜热退,次日未再发热。

2020年10月11日上午8时30分,五诊:患者凌晨骨痛,家属给服氨酚待因片一片,再现冷汗厥逆之危象,以上方四逆加人参汤加山萸肉30克,下午转危为安。次日随访,见精神气色俱佳,盖被还裸露肩膀。遂转方治疗骨痹癌痛。

体会:《伤寒论》第29条,伤寒脉浮,自汗出,小便数,心烦,微恶寒,脚挛急,反与桂枝欲攻其表,此误也,得之便厥,咽中干,烦躁吐逆者,作甘草干姜汤与之,以复其阳,若厥愈足温者,更作芍药甘草汤与之,其脚即伸;若胃气不和谵语者,少与调胃承气汤;若重发汗,复加温针者,四逆汤主之。

第353条,大汗出,热不去,内挛急,四肢疼,又下利厥逆者,四逆汤主之。

第385条,恶寒,脉微而复利,利止,亡血也,四逆加人参汤主之。

《伤寒论》的条文,记录的是一个个鲜活的案例,六经传变、证候转化、并病坏病的描述如尘土飞扬、瞬息万变的战场,津液的存亡是愈病的关键,治疗贯穿始终的宗旨是“保胃气、存津液”。本案患者绝疾缠身,遍尝抗炎抗癌药之苦。发热一月,正气奋力与邪气相争,争而不胜,人体气血阴阳津液俱虚,服解热镇痛药无疑是一剂发汗骏剂,雪上加霜,津液亡失,陷入太阴。“有形之血不能速生,无形之气所当急固”,四逆汤不愧为回阳救逆之主方,能救危厄于倾刻、挽狂澜于瞬息。现代免煎颗粒剂的应用,也为抢救赢得了宝贵时间。望经方在急危重证的救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作者:王红兵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