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方XX,女,72岁,南江镇汤铺村,2017年9月22日就诊。

患者自述,有糖尿病史多年,平时服降糖药控制血糖,近半月来身体不适特来求治于中医。刻诊:畏热,出汗多,气短,易饥,口渴饮水多,夜尿多,双上肢麻木,大便正常,脉沉细数,舌质红,苔少,水滑舌。

诊为:阳明太阴合病夹饮夹瘀

方用:白虎加人参汤合当归芍药散、五苓散加味

药用:知母20g,生石膏50g,炙甘草6g,白参10g,当归10g,赤芍30g,川芎10g,苍术18g,泽泻18g,桂枝6g,猪苓10g,天花粉20g,淮山30g,大米30g(自办)。7付,水煎服,日一付。

02

2017年10月1日复诊:药后畏热减,自汗已,易饥减,夜尿减,口渴饮水无改善,气短,双上肢麻木改善不明显,脉沉细,舌质淡,苔薄白,水滑舌。

诊为:阳明太阴合病夹饮夹瘀

方用:白虎加人参汤合当归芍药散、桂枝茯苓丸、五苓散

药用:知母20g,生石膏45g,白参10g,炙甘草6g,当归10g,川芎10g,赤芍30g,苍术10g,泽泻18g,茯苓10g,桂枝10g,丹皮10g,桃仁10g,猪苓10g,大米30g(自办)。10付,水煎服,日一付,药后临床症状消失。

03

分析:患者恶热,出汗多,口渴饮水多,易饥,舌红诊为阳明病;气短,水滑舌,夜尿多诊为太阴病;双上肢麻木诊为血瘀;故合诊为阳明太阴合病夹饮夹瘀,方用白虎加人参汤清热生津,当归芍药散活血去饮,五苓散化气行水;药后诸症减,唯气短,双上肢麻木无改善为病重药轻,在一诊方中加入桂枝茯苓丸,加强活血去瘀的作用,疗效理想。

04

在《伤寒杂病论》第26条、第168条、第169条、第170条、第222条、以及《金匮要略·痉湿暍病脉证第二》第26条,原文中对白虎加人参汤都有详细的论述,分别载有“大烦渴不解”“大渴”“口燥渴”“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身热而渴”等证,其辨证要点是具有白虎汤证见口渴明显者。至于桂枝茯苓丸、当归芍药散、五苓散在其它病案中都有论述,读者可以互参。

05

经方医学能治现代医学的什么病呢?肯定的回答是什么病都不能治,只能治疗六种病证,即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六个证候群,《伤寒论》是疾病的总论,它不仅注意病人群体的共同特征,还将疾病分阴阳两个病性,三个病位表、里、半表半里,在辨证的基础上,根据症状反应将疾病分为六个病位,然后找到和它相应的方证治疗疾病。本患者虽然是现代的糖尿病,可在临床中出现口渴、恶热、自汗、上肢麻木、夜尿多的症状,根据“六经八纲,方证对应”的理论诊为阳明太阴合病夹饮夹瘀,辨为白虎加人参汤合当归芍药散、五苓散、桂枝茯苓丸方证,经二次诊治,药后临床症状消失。正如陆渊雷先生讲的那样“中医不能识病,却能够治病,中医的方药对疾病没有特殊的效果,对症状却有特殊的效果。”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若医者在临床中,能灵活运用“六经八纲,方证对应”的经方医学理论,就能据证用方,达到清代名医徐灵胎先生所讲的“凡医者学问,全在明伤寒之理,伤寒理明,则万病皆通”的境界。

作者:王俩宜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