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33岁,二胎妈妈。

2020年1月13日来诊诉产后一月余不慎外感风寒,服药好转后出现严重奶水不足,孩子饥饿哭叫。

她来就诊时告诉我,孩子出生后很健康,自己的奶水也很好。但是几天前不慎感冒,服感冒药两天后已无大碍,可是奶水就突然一下少了起来。孩子已经明显的吃不饱了,一到晚上就哭闹的厉害,家人给她熬了下奶的猪蹄汤,喝了后仍是丝毫没有改善,自己觉得很着急。

小S对中医很信任,经常有问题都找我调治。这次是她生产后第一次来门诊,望起来体型和以前似乎没什么大的变化,只是举止上透露着疲倦。

我问道:有不舒服的感觉吗?她答:最近不知为什么总是感觉莫名的心烦,但自己又不知因何而烦,整天有种不知所措。

从接下来的问诊中得知,她近些天的胃口很差,想吃总是吃不下,对煎炸油腻特别厌恶。问道她可有口苦,她答口不苦,但是干,喜欢喝水。还有就是连着几天夜睡难寐且烦乱更重。

了解完这些,她又告诉我本来已经停止了几天的的产后经血这两天又来了,新产不久加上这种种不适,让她觉得很疲惫。她嘱咐我说“先想办法帮我把奶水调下来吧,别的问题先不用管”,我点头应允!望舌淡舌尖微红,切脉浮细滑、重按无力。

图片1.png

为其处方:竹皮大丸

竹茹10克 石膏15克 桂枝6克 肉桂3克 甘草6克 白薇5克,三剂颗粒剂,每日一剂,分三服。

2020年1月19日第二诊时告知乳汁已大下,孩子能够吃饱,终于放下心来。烦乱几乎已无,胃口好,心情好,经血停,现唯有少许畏寒怕冷,家务劳动时易汗,略觉头昏晕,晨起手涨麻微肿感,望舌淡略有齿痕,予以五苓散三剂后续调理。

按 语

竹皮大丸载于《金匮要略》,妇人产后篇。以往对此方较为陌生,没有经验应用。遇产后少乳、乳汁不足常规辩证思路按产后多虚、多郁往往处以补益气血、通行经络的黄芪剂、柴胡剂、或民间单方猪蹄汤加路路通、鲫鱼汤等等。

本次为此患所处竹皮大丸,正值2019深圳精品经方班学习归来所遇到。记得精品班老师详解了本方能够清退虚热,益气安中。方中药物组成有清亦有温,病人有虚又有热。而适合于竹皮大丸的人,整体状态往往是偏虚弱的,其热是浮阳、是虚热。。。。。。

此患者就诊正值新产不久,主诉少乳,莫名烦乱,甚至心烦难寐,厌油纳差,疲倦乏力。所现之证与本方证颇为合拍,故药进三剂即得大效。虽未曾专事通乳,但乳汁大下,可见古方之妙。

孕妇产后(或剖腹产手术后)疲惫,阳气受损,又常常流行“坐月子”缺少必要的运动,容易化郁化热。产后的少乳、失眠、食欲差,情绪差似乎有很多使用本方的机会。正如精品班老师所讲本方不拘于妇人,不拘于产后,各类手术后或大病后中阳不振,虚烦内生,均可应用,男士亦可用到。此方立意,常态来看似乎难以理解,但其精妙之处正如许多前贤所说,寒热并用乃仲景用药一大法门。

而事后看此案患者产后气血津液偏虚,又感受外邪,虽然服药表证已解,但是很可能余邪入里化热,热迫血行,已停之经血又至,烦乱不安。而应用竹皮大丸后虚热消解,经血停止。中运得复,胃纳转佳后气血生化有源,故乳汁复下。

本案患者形体偏肥,厌恶甘腻故去原方中大枣亦获效。为以防甘滞中焦,甘草亦小于原方用量,似乎临床之中灵活取舍方为上策。

作者/杜仲利(忠丽)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杜仲利中医门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