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叶石膏汤见于《伤寒论》397条:“伤寒解后,虚羸少气,气逆欲吐,竹叶石膏汤主之。”用于感受寒邪后病变转归的治疗上,虽然大热已去,但气液受伤,并有余热未尽。方中竹叶、石膏清热除烦以去热邪,人参、麦冬益气生津以补正虚,甘草、粳米和中养胃,半夏降逆止呕,并行人参、麦冬之滞而调和胃气。今将竹叶石膏汤加减用于癌症术后患者及植物神经功能紊乱患者出现的虚烦内热、久治不愈症效果显著,今报道如下:

1、癌症术后虚烦内热证

例1.胃癌术后 罗某某,男65岁,于1992年6月2日就诊。胃癌手术后4个月余,体瘦,神疲乏力,纳差,胃中灼热,嘈杂,泛恶,痞满胀痛,心烦口干,舌暗红、无苔,脉细弦微数。症脉合参,此属胃阴虚致虚烦内热,法拟养胃阴,清热除烦,方以竹叶石膏汤加减:淡竹叶10g,生石膏30g,北沙参15g,麦冬12g,石斛12g,法半夏6g,淮山药10g,生甘草10g,地骨皮10g,天花粉10g。服4剂,脘腹灼热减半,痞满泛恶亦减,嘱其再服10剂而阴虚内热诸症全除。

按:胃癌术后,胃阴大伤。阴虚则内热致胃中灼热,心烦、口干;气阴两伤,胃气上逆,气滞不畅则痞满胀痛,嘈杂泛恶。此例用竹叶石膏汤清热除烦,又增北沙参、麦冬、石斛滋养胃阴,法半夏、淮山药、甘草降逆和胃,诸药合用,胃阴大救,内热可清,而使诸症全减。

例2.肺癌术后 金某某,女,68岁,于1992年9月10日就诊。肺癌术后2个月,体瘦,食少,干咳,气短,胸部痞满灼热,烦躁,口干少津,舌暗红而尖红、苔微黄少津,脉细数。脉症合参,此属肺阴虚致虚烦内热证,治拟养肺阴,清热除烦,方用竹叶石膏汤加减:竹叶10g,生石膏20g,南北沙参各10g,黄芩10g,桑白皮10g,天花粉10g,天门冬10g,银柴胡10g,地骨皮10g,浙贝母10g。服7剂后,胸部痞满烦热等症减轻,嘱其再服7剂,燥热诸症全除。

按:肺癌术后,肺阴大伤。阴虚则内热,故症见胸部痞满烦热、口干少津,肺阴虚肺气失于肃降,致干咳、气短、舌尖红、苔黄少津、脉细数等阴虚火旺之症。此例既用竹叶石膏汤清热除烦,又用南北沙参、天花粉、黄芩、桑白皮以清养肺阴,再以地骨皮、银柴胡以除烦热,因此效果显著。

2、植物神经功能紊乱虚烦内热证

例1.肝都化热 方某某,女,60岁,于1991年9月就诊。平素因家庭琐事,忧虑重重,腹部灼热,胀满,大便干结不畅20余年,伴盗汗、心烦不寐。经检查,体温、心电图、胸片、血象等均正常,长期服用中西药无效。西医诊断为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察其舌,舌暗红,诊其脉细弦。症脉合参,属肝郁化热,热灼伤阴,下移大肠,腑气不畅,法以疏肝清热除烦,佐以通腑,方用竹叶石膏汤加减:生石膏15g,竹叶10g,麦冬10g,生甘草10g,柴胡6g,郁金6g,枳壳8g,生大黄8g(后下),浮小麦10g,莲子心10g。服7剂后,腹部灼热减轻,大便畅通,胀满已减,嘱其以此方去大黄再服10剂后,虚烦内热症除。

按:情志不畅,日久肝郁化热,热则伤阴,阴虚则内热,热移大肠,致腑气不畅,症见腹部灼热、胀满、大便干结不畅,故以竹叶石膏汤清热除烦,又加大黄泻热下行,再配以柴胡、郁金、枳壳疏肝理气,郁解热除,腑气得畅,故虚烦内热症尽除。

例2.阴虚火旺 江某某,女,70岁,于1992年10月15日就诊。心烦失眠,口干舌燥1年余,小便灼热,淋沥不尽,舌质偏红少苔,脉细数,经西医各项检查未见明显阳性体征,诊断为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症脉参酌,属阴虚火旺,膀胱气化失司,拟滋阴降火,导热除烦,方用竹叶石膏汤加减:生石膏20g,淡竹叶10g,麦冬10g,木通10g,灯心草10g,车前草10g,黄柏10g,生甘草10g,知母8g,鳖甲10g,地骨皮10g。服7剂后,小便灼热已减,淋沥不尽消失,心烦失眠亦随之而减。

按:患者年已古稀,阴液渐损,阴虚则内热,热下移膀胱,气化失司至小便灼热,淋沥不尽。故用竹叶石膏汤清泄虚热,又用木通、车前草、灯心草等导热从小便出,故奏效甚速。

本文摘自《江西中医药》,1993年02期。作者/洪燕。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